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2: 宴会进行时(一更)
    三月二号,是夜。

    温家可谓是热闹,早在半个月前,整个别墅被翻修一遍,草坪被修剪得平整,颜色艳丽的花团放在小径的两边,形态各异的花木盆景,让人赏心悦目。

    大厅内,水晶垂钻吊灯散发着柔黄的光,黑色的大理石地板亮如镜子,室内装饰尽显雍容华贵,大灯小灯开着,更是亮如白昼。

    温舒韵天未黑便已经回来,今日的她穿着一件米色背心长裙,胸前和裙角是黑色镂花设计,独具特色,带着几分飘逸,更将她雪白的肌肤衬托得淋漓尽致,脚上踏着十厘米细高跟,显得身材高挑,凹凸有致。

    微卷的长发披肩,妆容清淡,眼尾修长,杏眼清澈,粉嫩莹润娇嫩,一看便觉得十分乖巧,又不觉得小家子气,给人很舒服的感觉,一下便能吸引别人视线。

    “二小姐。”

    “二小姐回来了?”

    “二小姐好。”

    …

    佣人见她回来,纷纷开口。

    还有些新来的佣人,压根没见过温舒韵,不过对她演的电视剧倒是十分喜欢,此时见到真人,心底也是十分激动。

    “你们好。”温舒韵弯了弯眉眼,顺道说上一句,“辛苦了。”

    话落,往楼梯走。

    “二小姐变了好多。”佣人见她走远,立刻凑在一边窃窃私语。

    “对啊,浑身都充满了自信。”另一个回答,眼底染上羡慕,“衣服真好看,我喜欢二小姐,感觉比大小姐演技好很多,也很火。”

    “别乱说话。”年长一些的轻斥了一下,那个佣人一惊,连忙看了看周围,低头快速做着手上的工作,一句话也没敢再乱说。

    像这种大户人家,最忌讳的就是在背后嚼舌根。

    她们在温家做事,知道肯定比常人多,二小姐前段时间还和家里吵了一架,温老太太可气得不轻,她们只是普通的佣人,哪敢乱站阵营。

    这话要是被温昕悦听到,起了点什么心思,遭殃的还不是她们?

    温舒韵走到二楼,遇到了温老太太,对方难得对她笑了一下,还说一句,“回来了?”

    “恩。”她点点头。

    “这是什么?”温老太太看见她手上提了一大盒东西,虽隐隐猜到是什么,但还是提问出言。

    “是给弟弟买的一些衣服,还有一对手镯。”她如实回答。

    温泽熙出生这么久,她也没来看一眼,的确有点不合适,所以也便买了这些东西,算得上第一次见面吧,准备点礼物是应该的。

    温老太太似乎特别满意她的做法,难道好脾气讲话,“上去吧,小宝刚洗澡好。”

    简单交流两句,温舒韵便上去了。

    果然,冯琳生了儿子,温老太太的态度就变了很多,这样也好,最起码这个孩子在家里会受到重视,不会因为性别或者母亲的家庭背景而受到轻视。

    推开门,月嫂正在给婴儿换衣服,冯琳坐在一边,今天她穿上了一条藏青色的旗袍,盘着头发,脖子上挂着一条珍珠项链,颗颗小巧,散发着光泽,右边手腕上是一个翠绿通透的玉镯子,无名指则戴着一个偌大的蓝宝石戒指,珠光宝气的,不用想,这段时间一定过得滋润。

    见有动静,冯琳往门口看去,见是温舒韵,嘴角笑意顿了顿,似乎已经很久没看到对方,她有些生疏了,快速缓了一会,站起身来,热络道:“回自己家你买东西回来干嘛?”

    “也没买什么。”温舒韵将袋子递了过去,目光落在床上的小家伙身上,他蹬着腿,被穿上一条大红的裤子,嘹亮的哭声传来。

    “二小姐一回来小少爷就闹了,看来是知道姐姐回来了。”月嫂看向温舒韵,笑着说这么一句,“要不二小姐来抱抱他?”

    她虽说没在这家做几天,但最会的就是察言观色,在她看来,冯琳的确是有福之人,命好,一个小三上位,不仅生了温舒韵这么优秀的女儿,现在还生了个儿子,地位也算稳固了。

    温舒韵看着小小的一团,轻摇了摇头,“我就不折腾他了,也不会抱。”

    那么小的一团,皱皱软软,再说,现在他可是整个温家的掌中宝,若是出了一点差错,她可赔不起。

    “不会我可以教你。”月嫂看着她,接话着,据她观察,温舒韵在温家地位也高,这样的人自然是要交好。

    “李嫂,小韵不想抱就别强迫她,现在嘉宾也要到了,你抱着宝儿和我一起下去吧。”冯琳打断两人的对话,站起来,整理了一下旗袍,又在镜子前细细端详了一下自己。

    “是,太太。”月嫂抱起温泽熙,跟在她后面。

    冯琳走到温舒韵面前,停了下来,放软了语气出言,“既然都回来了,那就和我一起下去?也好顺便带你去认识一些人。”

    温舒韵望着她,觉得很无奈,其实冯琳可恨又可悲,嫁入温家二十几年,怕是第一次以温太太的身份参加这种宴会,想让她在身边,不过是为了壮胆罢了。

    既然来都来,她没拒绝,也便点了点头。

    下楼之时,冯琳微微昂起了头颅,陆陆续续又宾客到了,她看向前面一个微胖的女人喊了一声,“庞太太,来这么早啊?”

    “温太太,恭喜啊。”周娟转头,也走上来,先是去看了看月嫂怀中的孩子,笑得眯眼,又抓着小孩乱挥舞的手,赞赏道,“长得真俊啊,一瞧就像你家文杰,小手有劲得哟。”

    “可不是嘛,最会闹腾了,哭声最响,这一个月我都没睡好觉。”冯琳话语虽嫌弃,可笑意却掩盖不住。

    “小孩子都这样,长大一些就好了。”周娟说着,看向站在一边的温舒韵,眼底划过一丝惊艳,不动声色上下瞄了一眼,又笑道,“小琳啊,你这女儿是越来越漂亮了,以后这儿子呀,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希望这样。”冯琳也跟着看了温舒韵一眼,眼底越发满意。

    此时温舒韵站到笔直,亭亭玉立,脸上挂着浅笑,眉目清丽,带着矜持柔软,看起来很有亲和力,让人忍不住靠近,一看便觉得很听话乖巧。

    “叫舒韵是吧?”周娟询问出声。

    “阿姨叫我小韵就好。”她声音清脆,回答着。

    “很好听的名字。”周娟点点头,未等她话音落,温昕悦从不远处走来,叫了她一声,“庞阿姨。”

    几人转头,温昕悦挂着得体的笑意走过来,礼貌道:“好久不见,您越来越好看了。”

    “你的嘴也越来越甜了。”周娟笑意更深,眼角纹又露出不少。

    女人嘛,都喜欢受到赞美,尤其是上了年纪的女人,似乎更想得到一份肯定,

    “小韵也回来了呀?”温昕悦看向温舒韵,问着,眼底一闪而过错楞,以往的宴会,对方永远是打扮朴素躲在角落里,如今这般打扮,夺人眼球得很,也让她内心嫉妒泛滥。

    “回来有一会了。”温舒韵脸色未变,柔柔回答着。

    此番回答,直接让温昕悦脸色骤变,冯琳倏然一紧的心又开始恢复跳动频率。

    温舒韵与温家闹的风波不小,圈内人多少也是知道一点,温昕悦刚刚那番话暗指对方已经很久没回来,终于回来一次,而温舒韵则直接说她回来一会了,直接把她话转换了意思,使人理解成是问她什么的时候回来的。

    温昕悦表面功夫做得好,温舒韵应付得好,也没人起疑。

    周娟又说了两句,也便离开了。

    冯琳又接着带温舒韵与其余人客套,来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大厅也开始热闹起来,一盘盘糕点被端了上来,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表姐。”李娜儿穿着粉色小洋裙走过来,叫了温昕悦一声。

    “来了呀。”温昕悦扬起浅笑,看向她,“饿了没,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用了,我和我妈一起来的,一会就要回去了,你又不是知道,就走个过场。”李娜儿摇摇头,凑近她说着。

    温家与李家的关系也就一个温昕悦连着,这次还是小三生了儿子,若不是碍于这些年他们没亏待温昕悦,李家人也不会来,也就卖个买面子而已。

    “恩,若是不喜欢就早点回去吧,睡早点。”温昕悦看向她,眼底露出一丝纵容。

    “表姐,她儿子都生出来了,你以后可要怎么办?会不会被人看不起啊?”李娜儿话语中透露着关切,打小温昕悦就疼她,而且她姑姑早就死了,心底对这个表姐也是十分同情,两人年纪又不差很多,她有什么事也喜欢和她讲。

    温昕悦眼底一下黯淡些许,沉默一会,牵强道:“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情,我没事,你好好照顾自己就可以了。”

    “那你受委屈怎么办?”李娜儿一看她的样子,更加气愤了,当下就道,“表姐,他们要是欺负你,你就回李家,我让爸爸和哥哥教训他们!”

    “哪有那么严重?”温昕悦轻笑,“好啦,要是不想待着过一会就走吧,路上要小心。”

    “好的。”

    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温昕悦心底的郁闷慢慢消散了一些,眼底一眯,冷嗤一声。

    这些年对在李家身上付出的心血,让她得到了一个大靠山,温舒韵有什么?

    想踩在她头上?做梦!

    温舒韵陪了冯琳一会儿,温文杰走过来将温泽熙抱走了,冯琳自然不会错过这个证明自己身份的机会,连忙跟在他身边,所以她也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短短十分钟,已经好几个人过来搭讪,她心底直叹气,看来没把握好尺度,一不小心把自己打扮得太安分柔顺了,不过看到温昕悦是不是投来隐忍的目光,倒是解气得很。

    对方向来故作清高,无论穿着还是打扮,风格清冷,透露着优雅高贵,恨不得时时体现自己大家闺秀的气质。

    一颦一笑,都像是模板似的,不出一点差错。

    殊不知,过于刻意,便会让人心底不舒坦,更不会产生亲和力,交流间让人放不开,得时刻注意着举止谈吐。

    她向来不喜欢这种场合,这次来,一是来看看小家伙,二呢,网络风波还没过去,既然说了要回来就不会食言,更不会给温昕悦重新抓住她把柄的机会。

    好好隔阂一下温昕悦,看着对方吃瘪,她的心情好像也不错。

    在温家这个圈内,她也没认识什么人,以往都有温昕悦在,她是众星捧月的公主,哪容得下她?为了自己生活过得舒心,而且这个风头她也不想抢,现在不一样了,她倒是想抢啊,让对方尝尝不好受的滋味。

    之前,她说与温家断绝关系,温昕悦不是喜欢当好人吗?那么她就让她当这个好人,回来其实也还好,让温昕悦也试试被冷落的滋味。

    正想着,靳绍煜短信便发了过来,“什么时候回来?去接你?”

    “不用,还要好一会吧。”她手指点了点,回复着。

    很快,那头又发过来一条:“好一会是多久?”

    “我也不知道,好无聊,陪我聊天。”

    “温舒韵,你要是敢勾引男人,后果你知道的!”

    莫名其妙给她发了这么一句,温舒韵眉眼弯了弯,脑海里都能想到对方的神情和语气。

    “温小姐?”旁边一道声音传来,拉回她的思绪。

    温舒韵抬头,看向对方。

    “方便我坐这吗?”那个男人抬了抬眼睛,询问出声。

    “不好意思,我朋友坐这了,她去洗手间了,很抱歉。”温舒韵没有犹豫,直接拒绝出口。

    男子面色未变,点了点头,“没事,是我打扰了。”

    他在一旁观察了她许久,自然知道她没什么所谓的朋友,一直都是一个人,既然对方委婉拒绝,那么他也就不自找没趣了。

    另一处角落里,几个女的围在一起。

    “诶,你这妹妹这狐狸精模样招男人喜欢啊。”一个女人将视线从温舒韵身上收回来,对着温昕悦说。

    “我看也是,看起来挺温顺,一看就是良家少女,我妈刚刚还跟我打听了一番,想介绍给哥呢。”章雅喝了一口鸡尾酒,慢悠悠说着。

    “什么?”温昕悦皱眉,样子有些吃惊,实际内心嫉妒无比。

    章雅可只有一个哥哥,名校高材生毕业,就是性子有些木讷,她不是很喜欢无趣的人,但硬件条件非常好,也是章家以后的继承人。

    “得了吧,别看她那样,娱乐圈水深着呢。”田柒看着自己手上艳红的指甲,接话着,语气不屑。

    “那不一定,昕悦不是好好的吗?我妈就喜欢她这个性子,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哥也在啊,还偷偷在看她,估计也有兴趣。”章雅一副随意的神情。

    “还别说,刚刚我堂嫂观察温舒韵,倒也是愣了愣,说看着舒坦。”另一个女生也附和着,看向温昕悦,笑道,“你这个妹妹倒是变化很快。”

    温昕悦扯起一抹牵强笑意,“对啊,小韵性子就是比较温顺一点。”

    她哪怕心底酸楚泛滥,也不会在这几个人面前动小心思,虽是朋友,但她们不是林安菱,说多很容易漏马脚,何况,她一向鲜少在外人面前贬低温舒韵,一直都是好姐姐的形象。

    “这个性子好啊,招男人喜欢。”章雅又附和着,刚还想说点什么,便看见门口一阵骚动,抬眼往过去,略微吃惊,“那不是乔少吗?他怎么来了?”

    话一出口,便觉得不对。

    乔家和温家是有着巨大的差距,但这么说出来,就有些偏低的温家的意思了。

    她看向温昕悦想要开口解释,对方却早已转头看向门口,目光落在乔海瀚身上,嘴角上翘着,似乎还有些兴奋。

    兴奋?

    据她了解,温昕悦的男友应该是席贤瑞那个小鲜肉吧?

    这怎么有些奇怪?

    “最近父亲和他有些往来,所以也就邀请了,没想到他真的能抽空来。”温昕悦收敛情绪,出口解释着。

    将温文杰搬了出来,与乔海瀚肯定是生意的往来,觉得多数人肯定是觉得乔氏和温家合作,这样一来,温家的地位又升了一些。

    乔海瀚今天穿着规整的黑色西装,严谨沉稳,将身上那股桀骜不驯的气息遮盖不少,看过去还真有几分商业精英的模样,衣冠楚楚,又是一副整人君子的模样。

    一见他来,温文杰连忙迎上去,语气里惊喜难以言喻,“乔少,你来了?”

    那日他就随口一说,没先到对方还真来了。

    乔海瀚挂着谦和地笑意,看了看冯琳抱着的婴儿,开口道:“恭喜啊温总。”

    “里面请,里面请,照顾不周还请多担待。”温文杰连忙让出一条路,作为很有礼又不卑微的模样。

    乔家在那里摆着,在场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可置信,看温家自然也是高看两眼,冯琳虽说小户出身,但嫁入温家二十几年,自然知晓乔家是什么存在。

    放眼整个a市,上流社会中的上流社会,虽算不上百年望族,但经济实力足以堪比任何绝大多数名门,是数一数二的豪门。

    想着,她将怀中的孩子抱得更紧,头都抬了不少,要找机会暗示温文杰,他们这个儿子啊,就是他们的福星,一出生就带着好运气,以后温氏在他手里,肯定会越来越壮大!

    ------题外话------

    二更两点呐,今天是一号,听说月票榜好上一些,你们要不要送我上去待半天?还没上去过…。(*/w\*)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