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3: 温昕悦自食恶果(二更)
    乔海瀚到来之时,温舒韵已经感觉到不对劲,自然也重点观察温昕悦,对方好似很高兴?似乎还带着一些急不可耐的激动?

    前一世,为什么她最后会和乔海瀚订婚?按理说,乔家那样的家室,应该看不上温家这种家世的女孩子,订婚她为什么不知道?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订婚?为什么乔家会同意?

    一切一切,就像个谜团,她一点头绪都没有。

    “乔少不会对你有意思吧?”田柒倏然想到一个可能,转头看向温昕悦,语气惊讶中带着一丝羡慕。

    温昕悦不是她们这群人当中长相最好的,却最有气质,举止落落大方,那副样子真是让人学都学不来,加之,林家在身后扶持,与乔家差距就没有她们这么大了。

    “对啊,虽说以后不会掌管乔家,但光他在乔氏的股份就够很潇洒生活,要是能抓住乔海瀚的心,日子还是过得很舒心的。”章雅点点头。

    温昕悦没有反驳,许是女人的小心思作怪,心底还有些小窃喜。

    乔海瀚之前就是在追求她,这话说得也没错。

    虽说身世她很满意,但为人太花心,不是她理想的另一半,而且太难掌控,她懒得和他玩心计,谁知道对方会在外面招惹多少人?

    想来想去,其实还是林浩这类人最好,只可惜…

    “不过比起乔海瀚啊,我还是中意靳绍煜,他现在可是乔氏的执行总裁,之后可是妥妥的家主。”李苑一脸花痴,压低了声音,“你们不知道,以前啊,乔海瀚可是内定的总裁人选,就是因为靳绍煜的经商能力太强,乔老爷子才重点培养,以后自然是前途无量。”

    “得了啊。”章雅推了她一下,笑着打趣,“乔海瀚都看不上你,你认为靳绍煜能看上你啊?就他那种身世能力还有脸蛋,你居然还有勇气肖想?”

    “别打断我做梦!”李苑也上前打了她几下,嘻嘻哈哈玩闹着。

    “不是吧?”,田柒盯着温舒韵那个方向,惊讶出声,“乔海瀚居然去找温舒韵?昕悦,你着妹妹能力强啊。”

    话语间,带了几分幸灾乐祸只有她心底清楚了,以往温昕悦明明不是最漂亮的一个,却在宴会上出尽风头,眼下有人抢了风头,她看热闹其实也很起劲。

    温昕悦也望过去,垂着的手握了握,勾起一个柔和地笑,“乔少和小韵看着挺配的。”刚说完,抬起手边的果酒喝了一口,垂下的眼眸闪过寒光。

    有靳绍煜这层关系,她相信乔海瀚对温舒韵是有兴趣,对于她的计划,自然是相当有利。

    乔海瀚的喜欢可不是什么好事,她正愁没借口脱离,这下倒是解决了她一个难题,真是一举多得。

    见她如此说,田柒也不再自找没趣,转移了话题。

    此时,在她们视线的那边。

    温舒韵看着乔海瀚,语气淡淡,“不好意思,这里有人了。”

    “是吗?那叫她去别处坐。”乔海瀚眉头都没皱一下,直接就坐下来,侧身看向她,似笑非笑,“温二小姐,来者是客,这个态度可不对。”

    说着,眼睛还上下瞄着她,这个女人,打扮一下,看起来温柔恬静得很,一看还能勾起他内心的保护欲,让他对那个晚上的记忆都出现了恍惚,险些都被她骗过去,以为是个手无寸鸡之力的小女人。

    哪是小女人?分明是小辣椒。

    不过他喜欢,辣椒爽啊。

    “作为主人,是要给客人让座的,乔少,您慢慢坐着。”温舒韵脸上笑意不变,话语却没那么客气。

    那天晚上她就已经和他撕破脸皮,现在也没必要装下去,看着对方贼眉鼠眼的模样,很伤眼睛也影响她一会的胃口,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别走啊。”他好不容易逮到个机会,见她又要走,情急之下,伸手便要去拉她。

    “别碰我。”一道寒冷刺骨的光芒从她美眸射出,对上他,一点都不留情,声音很低,气势却迫人,“收起你的歪心思,别让温昕悦拐入坑了。”

    若是到现在,她还不知道是谁搞的鬼,白瞎了她这么久一直防着温昕悦。

    乔海瀚显示一怔,而后嘴角噙起一抹笑意,“温二小姐看来是误会我了,我需要好好解释一下。”

    他被温昕悦拐入坑?

    笑话。

    就对方那点心思,他不过假装不知罢了,对方那点小聪明,还比不上他任意一个情人呢。

    “我不需要听。”温舒韵站起身来就要走,一个服务生端了着盘子走到她面前,上面放在两杯果酒,模样有些面生,不过温家今天聘请了很多临时工,不认识也很正常。

    可…

    温舒韵余光瞥见她用力得泛白的手指,眼底若有所思。

    对方与她对视之时,连忙别过眼,眼神飘散,带着期待、忐忑、慌张…

    “那天的事还真是对不住了,这样吧,喝了这杯,不计前嫌?”乔海瀚也站起身,率先一步拿起两杯酒,递到她面前,微微放低姿态,说着。

    那个服务生将头又放低了一些,抓着盘子的手更加用力,离开的脚步更加匆忙。

    温舒韵语意不明笑了一下,接了过来,小喝了一口,脸色又沉了沉,红唇吐出一句,“乔少还真是想太多,我很记仇。”

    话音未落,抬着酒直接转身离开。

    乔海瀚倒是料到她这脾气,眼底兴趣越发浓烈,抬起果酒,又喝了几口,望着她离去的方向,喉结耸动了几下,又低低笑了几声,以往觉得温昕悦更有味道些,可现在看来,也只是无趣做作罢了,倒不如温舒韵,真是个表里不一的女人,让他对她床上的一面更加好奇。

    温昕悦看着温舒韵将果酒喝了下去,浑身每个细胞都在兴奋叫嚷,仿佛下一秒就能看到她的丑态,将她狠狠从高处拉下来,让她坠入地狱,而自己,就以胜利者的姿态欣赏她的狼狈。

    她自然没那么傻,让温舒韵在这种场合出丑,到时候肯定会被深究,她要的是对方在乔海瀚的手里,慢慢、慢慢颓废,直到一蹶不振,毁掉此生。

    许是太兴奋,她直接拿过服务生托盘上的果酒,喝了几口,眼底不断盘算着,下一步她该怎么让温舒韵与乔海瀚待在一起?

    一会药性发作,温舒韵发情找错对象可就很难办了。

    角落里。

    刚刚那名服务生手不断发抖着,“二、二小姐,她已经喝下去了,我不是…”

    “行了,你走吧,一会她追究起来,你可逃不掉。”温舒韵直接冷声打断她话,对于加害她的人,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她都不想去原谅。

    “好好,我现在走。”那个服务生一听,更加慌了,丢下托盘就往小后门走。

    温舒韵眸里含着讥笑,转身又走进了洗手间,不放心又接着漱了几下口,虽然已经吐出来,但难保没有吞进去一点,也不知道温昕悦放的是什么东西,温昕悦比她想象的还要心急,可不能让她失望。

    紧接着,她慢悠悠又开始补妆,细细涂着口红,换了一个橘红色,看起来好像也不错。

    “小韵,你怎么在这呀?”温昕悦的声音传来。

    温舒韵补妆的手顿了顿,唇角弯了一些,紧接着又板着脸,语气说不上好,“你不是希望我回来吗?怎么?我不能回来了?”

    “不是,妈正在到处找你呢,说有事和你说。”温昕悦保持着笑意,不断放柔了声调,“你还是去看看吧,说不定有什么急事,就在二楼的客房。”

    “找我为什么要去客房?”温舒韵狐疑看向她,盖好自己的口红,放入包内。

    “庞太太也在,所以就去了客房。”她表面镇定,心底实际急得要死,好不容易将乔海瀚骗了过去,若是温舒韵不早点过去,那么计划很可能就泡汤了。

    “哦。”温舒韵应下,“二楼哪间房来着?你带我去吧,太久没回来了,认不清了。”

    语气说不上好,态度嚣张,丝毫没把她放在眼底,甚至带着两分狂妄和目中无人,温昕悦心底不断在隐忍,还是笑着出口,“好,不过我们要快点去,我一会有事。”

    她就不信,一会她还能得意得起来!

    “恩。”温舒韵漫不经心回答,手上动作并没加快。

    “还是快点吧,我这边还有客人要招待。”温昕悦催促着,还看了一眼时间,应是太急,她觉得自己心跳开始加快,浑身发热,呼吸都不太顺畅。

    想到温舒韵的下场,心底更是酣畅,莫名就烦躁起来。

    “走吧。”温舒韵跟在她后面,向楼梯口走去,又上了二楼,走向最里面一间客房,在门口停了下来,温昕悦轻声道,“就是这间,你进去吧,我还要下去招呼客人。”

    温舒韵上前,扭动了两下,语气不悦,“你骗我吧?又搞什么鬼?怎么打不开?”

    “怎么可能?”温昕悦也急了,转过身,此时她的白皙的脸蛋上泛着不正常的绯红,上前就扭了一下,直接就打开了,语气不满,“这不是…”

    正说着,身后猛地被大力一推,房门被打开,她狠狠往前扑去,跌在地板上,温舒韵快速扫了一眼屋内,瞳仁一缩,快速上前将门关上,往前小跑,到楼梯口处,已经能看到人,又缓缓停了下来,侧身盯着那扇门。

    温昕悦摔得有些懵,铁青着脸,温舒韵居然敢推她!

    正准备起身,房间内传来粗重的喘气声,让她心底狠狠一颤,起身便要往门口跑,乔海瀚直接上前抓住她,此时,他脸色通红得不像话,眼底带着血丝,浑身温度滚烫,西装外套已经被脱去,领带被胡扯了成死结。

    “你敢给我下药?”乔海瀚急促喘息着,带着阴鸷。

    “不,不是、不是我…”温昕悦彻底慌了,拼命摇头,大叫着,“放开…救…”

    乔海瀚怎么可能让她喊?

    将她扔在床上,伸手死死捂住她的嘴,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身子燥热已经忍不住,温昕悦好歹也是他一直垂涎的对象,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皮肤很好,白皙娇嫩,吹弹可破,是他现在唯一“解渴”的源泉。

    “不…求求你…”温昕悦艰难吐出一句话,眼泪喷涌而出,带着无助和绝望,拼命摇头。

    乔海瀚直接牵制住她,裙子一扯,撕了下来,急不可耐。

    “不…”她死死挣扎,却还是抵不过,此番举动,倒是激起她的药性,没多久,在神色迷离中放弃了抵抗,眼神越发涣散。

    温舒韵等了半天,抿了抿唇,骨气勇气又往里走,见门一直没动静,左顾右盼一会,像做贼似得,悄悄趴在门上,听着里面不可描述的声音,睁大了眼眸,眨了眨眼,脸蛋渐渐红了起来。

    心正悬着,手机突然想起,她被吓了一跳,连忙往回走,到了楼梯边,这才掏出来,见是靳绍煜,接起来的第一句话,“干嘛?吓死我了!”

    一颗心都要被吓出来,第一次偷窥这种事,她羞涩很紧张好不好?

    那头,靳绍煜站在窗前,单手插兜,听到她的语气,拧着眉,“这语气,你做什么亏心事了?”

    “没事啊。”温舒韵说着还望那边房门看了几眼,没动静,应该没被发现吧?两人战况这么激烈,应该没有听到。

    回答得有些敷衍,靳绍煜不乐意了,“什么时候回来?”

    “不是还早吗?”她看了看时间,“才九点半。”

    “十点半我去接人,要是见不到,我进去逮你。”完全没给她机会拒绝,他直接丢出一句。

    “我这边还有事没办完…”她放软了声调,“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我打电话给你再过来好不好?”

    “事情?”靳绍煜说着,脸黑了,从唇齿间溢出一句话,阴森森的,“你又背着我做了什么?”

    去参加这种宴会,走走过场就回来,现在跟他说有事情?

    ------题外话------

    各位小可爱,五一快乐,今天更新完毕(~ ̄▽ ̄)~

    看在虐渣渣的份上,给冬季月票好不好?月票月票想要月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