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5: 宣传片拍摄
    清晨。

    山里薄雾环绕,郎朗的读书声从教室里传出来,两层的教学楼,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只有三个班,仅有四个乡间教师。

    温舒韵今天气色好了很多,她穿着白卫衣加牛仔裤,下面搭在一双板鞋,浑身洋溢着青春活泼的气息。

    沈映蓝也起得很早,下楼时,她走了过来,将一个玻璃罐递给了温舒韵,轻柔道:“这是山民自己研制的果子,如果你胃口不好的话,可以吃一吃,就会好一些。”

    “谢谢。”温舒韵接了过来,礼貌与她说着。

    这般受照顾,她自己都不好意思,但又不知道怎么去拒绝对方。

    “没事,怀孕本来就辛苦,会好好照顾自己。”沈映蓝话语温柔,叮嘱着她。

    “我会的。”

    “恩。”

    简单对话完,也便前往教室。

    教师里正在上课,老师正在领读,普通话并不标准,但却充满热情。

    三个教师中,一对夫妇,一个支教留下的老师,还有一个已经达到退休年龄,却一直在教书的老太太,与几人说明情况,拍摄工作也便开始了。

    屋内,学生整齐坐在教室里,并没有像大城市的学校一样身着校服,好些穿着破旧的衣服,缝了很多补丁,今天是星期一,学生脖子上还带着皱巴巴的红领巾。

    对于外人,他们也表现出来好奇,圆溜溜的大眼往外看着,眸里干净清澈,充满着好奇。

    “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个新老师,一个非常漂亮的老师,大家想不想见她?”李梅脸上扬起笑,冲着下面的孩子说着。

    “想!”奶声奶气的声音,带着期待。

    “那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温老师好不好?”李梅又出口。

    “好。”

    接下来就是一片参差不齐的拍掌声。

    温舒韵从门口走了进来,她手上还带着一本课本,是前几天就已经开始预习的,正好接上他们的教学进度。

    许是太漂亮,即使打扮再普通,她也是能将效果穿出名模的感觉,加之还未显怀,又是一脸柔和的模样,学生一下便骚动起来,纷纷看向她,更大胆的会直接开口,“老师,你好漂亮啊。”

    温舒韵站在讲台上,轻笑出声来,“是吗?那老师很开心。”

    “老师,我也觉得你漂亮。”

    “我也是。”

    “很漂亮,比我姐姐还漂亮。”

    …

    到底是低年级的孩子,一听老师这么说,七嘴八舌开口。

    温舒韵嘴角翘得更加厉害了,十分不害羞将他们都表扬了一遍,也不知道是不是表扬起了作用,个个都坐得很直,将手端端正正放在桌子上,目不转睛看着她。

    见此,温舒韵也放松了心态,将课本翻开,拿起粉笔,在黑板中央写了一个“树”,然后写上书名号,放下粉笔,开始上课。

    这个场景她演练了数次,还是忍不住紧张,所幸还好,能控制,稳了稳声,“同学们,今天我们…”

    她在里面上着课,导演在摄像,许欣儿不断选着角度拍照,而后发给周尘。

    本来这个周尘也应该跟过来,但温舒韵的众多工作要安排,他还要忙更重要的事情,加之靳绍煜在,所以也便没来。

    一节课四十分钟,温舒韵上下来,后背都是汗,她回答着学生问题。

    “老师,大城市的树也和我们这里一样吗?我们这里有好多好多树,李老师说大城市的树很少的。”一个小女生站了起来,对她说着。

    她口中的李老师就是李梅,一个下来支教就一直留在这里的女老师。

    温舒韵听着她的话,心底处被撞了一下,李梅刚刚与她说过的话在耳边回响。

    这群孩子,他们对大城市无比向往,但有些人,一辈子都走不出这座大山,祖祖辈辈一直留在这里,处在深山里,信号不好,交通不便,几乎与外界失联。

    “对啊,大城市的树很少,没有这里这么好看,你们要好好读书,以后就能走出去,上大城市上大学,能认识更多的同学朋友。”她徐徐诱导着。

    “那我要好好读书。”那个小女生坐下来,一脸憧憬。

    “好。”

    “老师…”

    …

    午间。

    教室的外面是一个简陋的厨房,烧水做饭,四个老师轮流来做。

    他们家都离得很远,有些要步行一两个小时才能到,所以中午都是不回去,自然就要在学校吃饭,两荤一素,关爱基金会和国家都会有补贴,所以吃得还算好。

    今天吃饭的人比较多,许欣儿和几个工作人员都在帮忙。

    温舒韵站在旁边的树荫下,闻到油烟味,她又有点难受了,打开玻璃盖,将一个酸果放在嘴里,往上冒的酸水被压抑了一些。

    “怀孕初期会难受一些,过段时间就好了。”许微顶着大肚子走过来,看着她说着。

    温舒韵望着她,单薄的身子顶着圆溜溜的大肚子,脸色略带黝黑,她和她丈夫都是乡间教师,而且还是两个大学生。

    “恩。”温舒韵点点头,看向她,“你这样很辛苦吧?”

    怀着孕,还要每天上课,她的确是比较佩服,至少,她做不到这样。

    “我啊。”许微摸了摸肚子,望向正在玩闹的那群孩子,轻声道,“我也是从大山走出去的孩子,如果没有村里人的帮助,我也走不出去,所以就想回来了。”

    “如果没有知识,他们更难走出去,再说,我的家就在这里,我爱的人也在这里,所以没什么好委屈的。”

    至少现在,这个决定她没有后悔过。

    温舒韵点点头,脸上露出笑意,将瓶子递到她面前,“要不要吃一个?真好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决定,她也不会以自己的标准去衡量任何人,对方脸上的高兴,是发自内心的那种满足和自豪。

    许微婉拒了,好一会,才缓缓说出一句,“谢谢。”

    “恩?”温舒韵愣了愣。

    “谢谢你们还能关注到这里,也谢谢你们能关注到这些孩子,宣传片放出去,对他们来说,很可能就是莫大的帮助。”许微说着,转头看向她,神情认真,“我知道你的名气很大,宣传片放出去之后,社会上会有更多的爱心人士关注到他们,有些孩子,就算他们学习很优秀,成绩很好,但根本就读不起书,他们付不起生活费,交不起学费,有了助学金资助,他们才能更有希望走出去。”

    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那么**裸。

    温舒韵听了,心底不是滋味,张张嘴,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她无力反驳,也无法改变,而且,即便改变这一个,全国还有无数个这样的山区,在山区里的孩子。

    “温老师,给你。”刚刚那个女孩子爬到她面前,双手捧着一个糖果,童真的大眼望着她,小心伸手到她面前,“这是李老师上个星期给我的奖励。”

    “老师不吃,你吃。”温舒韵蹲下身子,将她凌乱的头发理了理,轻声说着,“老师不喜欢吃糖,你替老师吃好不好?”

    “好。”她笑着,语气稚嫩,小心翼翼又将糖果藏了起来,重新看向她,语气忐忑,“老师,你会走吗?你会一直在这里教我们吗?”

    没等她回答,对方垂着头,一脸失落,“好多老师都走了,都没回来了。”

    温舒韵听着,喉咙里像是被塞住了棉花,一时无法回答。

    这里的条件太艰苦,有些只是好奇来体验,有些支教本就有时间限制,有些或许有决心,但还是不够坚定,这里留不住人。

    “赶紧去吃饭,别人都去排队了。”许微催促着小女孩,她转身,看到其他人都在排队,加之老师的话又比较有威严,所以也便小跑了过去。

    见此,温舒韵松了一口气,不然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是要走的,后天就会离开,或许也不会再回来这里。

    许微离开之后,温舒韵盯着那些孩子,一直看着他们,眼底情绪涌动,直到许欣儿唤她,这才回过神来,看向对方。

    “温姐,小烟怎么辞职了?我一个人在这边好无聊。”许欣儿看向她,问出了自己的疑惑,甘小烟不仅辞职,还联系不上了,以往还有个伴,现在就只剩她一个人,而且,还在深山里,干什么都不得劲。

    “可能是有了更好的去处或者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吧。”温舒韵神色未变,这般开口解释。

    “上次她才跟我说,很难找到待遇这么好的了,我也觉得是这样,温姐人也很好啊,再说,辞职为什么要失联?以后又不是连朋友都不能做。”许欣儿是个掩盖不住情绪的人,所有的情绪都表现在脸上,此时她语气布满,似乎抱怨着甘小烟的无情。

    到底共事这么久,怎么能这样呢?

    再者,温舒韵现在与靳绍煜都曝光了,还有小宝宝,她难道没有和她一样的心思,想看两人后续发展,期待小宝宝的降生吗?毕竟,女神和男神在一起了,而且,温舒韵对她们很好。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我们管不了,只能做好自己。”温舒韵缓缓开口,轻拍了拍她的肩,“去吃饭吧,多吃点。”

    “温姐一起?”她抬头看向她,似乎没觉得这样又什么不妥,温舒韵很随和,一点都没架子,在剧组的时候,经常与她们一起吃饭,吃的东西也一模一样,完全没特殊。

    “我胃口不好,你去吧。”温舒韵说着,皱了皱眉头,往嘴里又塞了一颗酸果。

    许欣儿还想说什么,见靳绍煜端着碗往这边走来,她点点头,也便离去。

    温舒韵看着她的背影,终是没把真相告诉她,甘小烟如何了,她自然知晓,做错了事,就应该承担起后果,她也不是圣母,没有那么大的包容心。

    学校的院子内,工作人员坐了两桌,学生小心翼翼端着餐盘,往教室里走去,一片热闹,她看着此景,情绪涌动。

    靳绍煜给她做的是昨天的吃食,这一次,应是他自己捏的,大小不一,看起来也歪歪扭扭,一点都没有昨晚看起来那般,但她还是给面子吃完了。

    当天,关爱基金会官方微博更新。

    一段话,四张照片。

    “这里有最美的自然坏境,也有最朴素的笑容和最天真的微笑。”

    第一张是深山的全景,那零散分布的村庄,是一大片翠绿中的最显眼的景象,第二张,村民挑着箩筐,行走在陡峭的山路上,第三张,孩子们在黎明背着书包,黑灯瞎火往学校走。

    最后一张,则是温舒韵站在教室里,上课的场景,她脸上扬着亲切的笑意,宛如一个大姐姐,还做出举手的动作,与台下的学生互动着。

    温舒韵与靳绍煜一直都是热搜话题,这个微博发出来之后,网友留言自然是不少。

    天上人间:“准妈妈很棒,秒变大姐姐呀,韵韵我超喜欢你。”

    就是不喜欢:“怎么没有帅靳,不开心,我不开心啦!要看帅靳!没为什么没有?”

    今天你想我了吗?:“地处深山,彻底开发或者修路都不太现实,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们学习环境改善一点,生活条件再好一点,孩子们,努力吸取知识吧!”

    …

    在这条微博发出之后,关爱基金会紧接着又发出了物资和金钱捐赠项目。

    全国的贫困县,深山里的留守儿童,他们的现状,网友都可以看到和了解,可以进行网上捐赠,也可以进行物资捐助,不要的衣服和用品,只要还能用,到达一定量,关爱基金会的自愿者或者工作人员免费上门取物,消毒或者加工后送往需要的地方。

    如此,有效进行二次循环使用。

    借着这股风,掀起不小的热潮,毕竟,在大城市,丢弃的衣物还是很多,只要打包好,不需要麻烦自己,留下住址和号码就好,还能献爱心,好些人愿意去做。

    宣传片还未播出,已经取得了一个较好的效果,甚至好些人自发做起了自愿者,加入了公益事业中。

    ------题外话------

    早安,想不要脸求票票,(*^▽^*)

    月票榜等于推荐,冬季最近更新少拿不到推荐了,o(n_n)o哈哈~

    投一张月票?看冬季可怜兮兮的眼神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