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8: 未剪辑版曝光
    王香花声色俱厉,“你再给我说一遍!别以为你嫁给好就给我目中无人,我告诉你,你嫁得再好,照样是我冯家的外孙女!”

    冯勇也跟着点头,劝说着,“小韵啊,你这就很不对了,多像你妈学学。”

    他一向享受被人伺候习惯了,自从冯琳嫁入温家,每个月都按期打钱回家,他就算不工作,也过得十分逍遥,现在妹妹靠不住,温舒韵也嫁入豪门,他觉得自己滋润的日子还能继续,自然不容许对方这么反抗。

    女孩子嫁得再好,还不是女孩子。

    温舒韵眯着眼,突然就嗤笑出声,“学她什么?学她养着一群吸血鬼?”

    冯勇听着,脸色骤变,“你说什么?!”

    他本事没有,脾气大着呢。

    “贱丫头!”王香花咬着牙,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我今天就要教训教训你!”

    说着便要往前走,温舒韵也不退,凉飕飕来了一句,语气警告,“你最好给我好好想清楚,你们现在住的房子,每个月的消费,到底是谁在付,敢动我一下试试,我立马让人把你们全都丢出去!”

    此言一出,王香花还没反应过来,冯琳第一个先炸了,连忙拦住自己的母亲,温舒韵可不是开玩笑,这个女儿可不是以前那个性子。

    若是现在被赶出去,她可一点收入都没有,那是要睡大街的。

    冯勇也怔了,a市的房子一套值好多钱,就是租房他们都租不起,自然明白事情都重要性,急急出声讨好,配笑着,“小韵,你外婆的性子谁不知道?你别和她计较,别往心里去啊。”

    “我不知道。”温舒韵一点面子都没给,沉声道,“做客就应该有做客的样子,既然住我的房子,那就给我安分一点。”

    性子?

    可笑了,她为什么要去忍受别人莫名其妙的性子?

    众人脸色难堪,尤其王香花,不上不下,她倒是想要发泄怒火,可温舒韵要是真将他们赶出去,那他们去哪?这里住一晚酒店居然要几百块,就是在抢钱。

    憋了半天,她黑着脸道:“你怎么能对你妈这样说话,啊?这么不孝!怎么生出你这样的女儿,作孽啊作孽!”

    温舒韵真怀疑她下一秒就会坐在地上鬼哭狼嚎,神情冷冷看了看她,又转头看向冯琳,“母亲还是还是合格一点比较好。”

    话未落,往外走去。

    她今天来这里就是个错误,即便再放不下那个小家伙,直接让医生上门就好了,没必要来这里受罪,况且,里面还有一大家子,之后能躲多远会躲多远。

    电梯刚打开,冯希踏着高跟走出来,看见她,停了一下,“小韵?”

    “表姐。”温舒韵对冯希印象还挺好,对方大学也是在a市上,当时还是冯琳资助,不然以冯家那种情况,怎么可能会让一个女孩子来上大学?

    当时冯希也一直在兼职,与她走得就比较近一些。

    她对这个勤奋向上的表姐还是比较有好感的,但已经很久没见,不过看对方穿着职业套装,一副女强人的模样,看来过得还是比较好。

    “恩,是我。”她点头。

    “来看表姑吗?”冯希又开口,询问着。

    温舒韵没回答,看了看手表,“表姐,我还有有点事,就先走了,下次见。”

    “好。”冯希也不会多问,看着对方走进电梯,这才忘门前走去。

    她在a市工作了几年,有自己的住处,今天刚好有空,便过来看看。

    门没关,她有些疑惑,推开门,正好撞见冯勇扬起手,一巴掌将杨春晓甩到一边,大怒,“给我装傻,要你有什么用?!”

    她瞳孔一缩,大喊了一声,“妈。”

    快速冲向前,一把将杨春晓护在她身上,对上冯勇,“你做什么?”

    “你给我走开,我今天要好好教训这个婆娘!不打她不长记性!”冯勇人高马大,脸上青筋暴起,粗着嗓音说着。

    “希希,赶紧让开,大人的事,小孩子插什么手?”王香花也一脸不满。

    她对这个读大学月薪还上万的大孙女还是多看上两分,温舒韵也就对杨春晓好一些,这个女人,不劝阻还要坏他们好事,自然是要好好教训。

    冯希扫过众人,看着他们习以为常的神情,就连自己的妹妹,也是一脸不敢言躲在一边,心别提多寒了。

    她是老大,杨春晓时隔六年才生了冯妮,而冯妮和冯易璟却只隔了一年,自从她懂事开始,就格外心疼母亲,自从冯琳嫁入豪门之后,生活好起来,她还是忘不掉记忆深处的艰难日子,更受不了母亲当牛做马为这个家却半分不讨好。

    杨春晓捂着脸,小声哭泣着,推了推她,“希希,妈妈没事,你坐一边去,听话。”

    “妈。”冯希拉着她就往外走,气急败坏,“走,现在跟我走,他们不要你,我养你!”

    “死丫头。”冯勇一下上前抓住冯希,恶狠狠道,“一个个都跟我横是不是?好啊,横啊。”

    话还没说完,抬手又是一个巴掌,重重落在冯希脸上,她的脸被甩到一边,耳边都嗡嗡作响,踉跄几步,往后倒去。

    “希希。”杨春晓顾不了自己了,哭喊着往她扑去。

    王香花也连忙拉住冯勇,她这个儿子还在骂骂咧咧着,似乎想将两人狠狠揍一顿,可她心底清楚,温舒韵若是靠不住,以后还要靠这个孙女,一个孙女刚毕业,一个孙子还在上三本,全家可都仰望着这个孙女,自然不能多多得罪。

    “打死你们信不信?跟我横,再给我顶嘴一个试试,有几分本事了,走,往哪走?这辈子都别走!”冯勇猩红着眼,暴怒着对两人。

    “希希。”杨春晓抱着冯希,也不敢说话,只是护着她面前哭着。

    冯希擦了擦嘴角的血,一点眼泪都没留,怒视着冯勇,眼底闪烁着恨意,目光又从冯妮身上扫过,对方往后缩了缩,没敢对上她的眼。

    “再给我说一遍,有本事再说一遍?”冯勇看着她这幅样子,气又压不住了,王香花险些拉不住,连忙叫冯琳来帮忙,两人还要死死拽着。

    “希希,跟你爸爸道歉,快点跟你爸爸道歉。”杨春晓哭着催促她,生怕冯勇又动手打冯希,眼泪哭得更凶了。

    冯希就是一动不动,看向她的事情情绪还变了一点,语气坚定,“妈,跟我走吧。”

    她不知道是什么让杨春晓还一直在这里,忍受着这些,为什么不能走呢?为什么不能干脆一点,一定要没有尊严在这里受罪?

    “希希,别乱说话。”杨春晓连忙制止她,还轻轻打了她两下,有些急了,“你这个孩子在说什么?怎么能这么说话?”

    听着,冯希只觉得悲凉,有些骨子里刻的东西,无法改变,就像冯琳一直对娘家的付出,就像冯勇他们理所当然的接受,就像杨春晓不断咬着牙,却有的容忍度。

    她自己站起身,盯着红肿的脸,气势却不弱,“如果我再发现你打我妈,我一分钱都不会拿出来,一分都没有。”

    冯勇刚被温舒韵吓住,心底正恼火,冯希是他孩子,又这么与他说,怒火熊熊烧起,咬牙切齿,“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打死我啊!”冯希披头散发,也豁出去了,指着窗户,撕心裂肺吼着,“打死我啊,你今天如果再打我,就算不死,我也从这里跳下去!”

    她的表情一点都不像开玩笑,脸色扭曲着,似乎带着必死的决心。

    这一幕,让冯勇都有点怂,这要死真死了,他以后名声可怎么办?一分钱都拿不到,这一次也是听说冯琳已经有了自己一套蛮大的房子,所以才搬过来,想过城市人的生活,再也不想在山沟沟,自己的女儿也在这边,再怎么着也能滋味生活,谁知道温舒韵这么靠不住!

    这要是冯希再出事,那可就难办了。

    冯妮也感觉事情严重了,连忙也挡在冯希面前,“爸,你在干嘛?别对妈妈和姐姐这样。”

    她对冯希还是有感情,虽然相差年龄比较大,但对方工作之后,还是会给她好多零花钱,让她生活很滋润。

    “哼!去做饭!”给了一个台阶,冯勇也就势下来,冲杨春晓吼了一句,“这都多少点了?是不是想饿死我们?”

    杨春晓擦了擦眼泪,看了看冯希,哄了她一句,往厨房走去,好似这一切都没发生过。

    冯希收敛神情,直接丢出一句,“我说的话不作假,好自为之。”

    抬起脚就往外走,头都不回。

    冯勇看着冯希,熊熊怒火往上升,又看向厨房里的杨春晓,黑着脸,轻哼了一声。

    ——

    温舒韵推掉了工作,安心在家养胎,而靳绍煜却忙了起来,婚礼的事情在准备,温家人自然被排除在外,她也不想在意那么多的世俗眼光,乖乖听他的话就好。

    自从两人关系曝光之后,名气爆升,平日里,在家无聊,她也会发一发自拍,有时候附上自己做的小吃食,与粉丝互动一下。

    傍晚,靳绍煜下班还没回来,她做了一些小蛋糕,拍了照片,更新了微博。

    温舒韵v:“心情晴朗,小蛋糕做得很成功,开心。”

    下面是一张蛋糕的自拍和她一张素面朝天的自拍,睁大眼看着镜头,俏皮可爱,美眸清澈无比。

    现在她微博的粉丝量已经突破三千万,粉丝评论特别快,短短几分钟,已经几百条了,她闲着没事,就会翻一翻,偶尔评论一下,今天也是如此。

    结果,打开评论,今天画风有点突变。

    爱的就是你:“你们还记得综艺被剪掉的部分吗?越看越不对劲,要求公开原视频,不要剪辑版,要看要看!”

    我和你的过往:“对啊,不说这件事我都忘了,快点快点,我一定要看到原视频,老靳一定是做了什么不能被播出的事情,哼!”

    一个好女生:“剪掉还不少,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腹黑靳,快点给我放出来!哼!不然不会原谅你的!坏人,简直太坏了。”

    靳靳的我男神:“虽说我应该站在老靳这边,但这件事真的不能,要求放未剪辑版@最佳搭档官方微博@最佳搭档官方微博@最佳搭档官方微博,重要的事情要@三遍!”

    …

    两人曝光,事情不断袭来,网友虽说也在意这件事,但之前发生的事情更加严重,如今事情告了一段落,这件事就被翻了出来,呼吁的声音可以前所未有的大。

    温舒韵看着这些微博,冷汗也是跟着直冒,脑海里似乎还在回想,他们在最后一期节目上做了什么?被剪辑的到底是哪个部分?

    好像…好像没太过分吧?

    而后,她觉得这事还是等靳绍煜回来再商量比较好,似乎不太好解决,哪曾想,对方还未回来,网上未剪辑版倒是先曝光出来。

    挂在热搜上,前三都是,她不看见都难。

    怎么突然被曝光了?温舒韵紧缩眉头,怀着忐忑的心情点开。

    这是一个完整版视频,工作人员还十分贴心告诉网友被剪掉的是那个部分,温舒韵根据提示拉到那个部分。

    靳绍煜被叫醒,他神情一脸不悦,走到她房间,一开始没动作,工作人员对他一再暗示,他不情不愿走上前,弹幕上慢慢的字幕。

    “傲娇的老靳啊,此时心情很不好啊。”

    “内心活动:打扰我小公主睡觉?杀无赦!”

    “啊啊啊,之前看觉得是不高兴,现在看明显能感觉到他是心疼了好吗?心疼小公主要被叫起来。”

    “老靳好帅好帅,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帅气。”

    …

    温舒韵心底一紧,对于那个晚上的事情,她记忆是很模糊,甚至不知道靳绍煜怎么就上她的床了,现在一看,那个家伙都做了些什么?

    之间屏幕上,靳绍煜刚刚弯下身,她看到自己动了动,呼吸都止住了,又看见自己将头埋在枕头里,一副不高兴的模样。

    “怎么了这是?”靳绍煜温柔似水的声音传出来,在寂静的房内回荡,温舒韵盯着屏幕,脸色不争气红了,倏然涨红,火辣辣的感觉,别提多要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