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2: 还不如小姐会伺候人
    乔海瀚说着,毫不吝惜把她往床上甩去,压住就开始脱衣服。

    温昕悦由一开始反抗,到最后逐渐放弃了抵抗,男女力量还是悬殊,挣扎吃苦的只能是她自己,结果最后,乔海瀚还丢出一句,“滋味是不错,不过我觉得温舒韵肯定应该比你好多了。”

    闻言,一股股恨意掩盖了她,乔海瀚却头也不回走出去,“扫兴,还不如小姐会伺候人。”

    外面大门一关,车声传来。

    她抓着被子,身子又开始发冷,拿出藏在床底的药,开始往嘴里塞,眼底是蚀骨的怨恨,她气得咬破唇瓣,果然,乔海瀚只是为了羞辱她。

    一定要好好记着,她全都不会放过!

    深夜。

    城市的另一个角落,夜晚生活才刚刚开始。

    “黄尊”酒吧小包厢内,许瑶看着不断灌酒的席贤瑞,忍不住开口劝阻,“别喝了,你别喝了,再这样下去就醉了。”

    席贤瑞对她说的话置若罔闻,又打开一瓶,往嘴里灌着,没带停歇。

    “别喝了。”她直接站起来上前,夺过他手里的酒瓶,放在一边,怒道,“你这样又有什么用呢?她已经嫁人了,已经怀孕了!你们不可能了!”

    他没说话,双手抱住头低低垂着,一句话没说。

    许瑶看着这样的他,还是忍不住心软了,上前轻声出口,“你别这样,再喝下去你会酒精中毒的,万一被媒体知道,又有负面影响了。”

    “我就那么糟糕吗?”席贤瑞慢悠悠抬头,眼神涣散看着她,自嘲一声,“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去纠缠她?忍不住才答应?”

    温昕悦对媒体的解释,直接把他贬得一文不值。

    “我就那么贱,一直要往上凑是吗?”他突然喊出声,怒火滔天,“才分手多久?结婚?怀孕?我简直就是一个小丑!”

    任何一个男人都忍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还是自己喜欢了那么久的女生。

    “不是不是。”许瑶安抚着他,“你很优秀,只是她不懂,不是这样的。”

    说完,在心底默默说了一句:在我心底,你比任何人都优秀。

    席贤瑞也不知道有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只顾着摇头,一脸自嘲,浑身充满了颓废的气息,全然没有在舞台上光鲜亮丽的模样。

    一个没回,另一个也不敢继续说,就这样对坐着,很久很久。

    许瑶看看时间,推了推他,小小声道,“我们该回去了,太晚了。”

    席贤瑞眉头动了动,没继续说话。

    “你睡了吗?”她眼神担忧,只好走到他身边,又叫了他两下,还是没反应,她只要拉起他一只胳膊,抗在自己肩上,轻声道,“席贤瑞,你忍忍啊,你送你回去。”

    两人歪歪扭扭往外走,幸好都带了口罩,走的是小后门,没人认出来,好不容易回到车上,她又叫了叫他,“席贤瑞,你家在哪啊?”

    叫了几声,没应,她又将他手机拿出来,准备打电话给经纪人,结果要密码解锁,权衡了半天,她为难说了一句,“那我先带你回家啊。”

    酒店自然是不能去,被拍到麻烦就大了。

    席贤瑞没回答,头瞥到了一边,许瑶也替他系好安全带,而后缓缓启动车子。

    折腾了一番,可算到家。

    随着《阴阳相隔》的大火,她也跟着水涨船高,被公司安排进单身公寓,设施还算齐全,可算有了属于自己的小空间。

    许瑶将他放在床上,费力又将他鞋脱了,帮他把被子盖好,而后走进去浴室,将毛巾染湿,端出来的时候,将毛巾拧干,坐在床边,看着他紧闭的眼,英俊的脸庞此时十分柔和,睡得也十分安稳,让她动作有些犹豫。

    这么亲密的动作,她从未想过。

    都醉了,哪还有什么意识?她叹了一口气,附身过去,毛巾刚敷在他脸上,身下之人直接一拉,她扑倒在床上,席贤瑞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酒气扑面而来。

    许瑶倒吸一口气,看着近在咫尺的他,清亮的眼底通红,带着血丝,泛着她看不懂的情绪,没等她仔细观察,他猛地俯下身来,吻得急切火热,丝毫没给她喘息的机会。

    “席…席贤瑞…”她推着他,断断续续叫喊着他的名字。

    席贤瑞欺压在她身上,加重了这个吻,将她所有的话吞入口中,舌尖相缠,辗转反侧着。

    许瑶只觉得大脑混轮不堪,推他的动作停了下来,抓住他的衣领,被动迎合着,他的手一路往下,解开她的衣服,伸到她衣服里面,让她倏然一惊,用尽力气推开他。

    席贤瑞全然没防备,被推开来。

    她像是受到惊吓般直接坐起来,动作慌乱又跑下床,还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唇瓣,轻装镇定道,“你、你喝醉了,先睡一觉吧。”

    话音未落,步伐凌乱往后走,“啪。”一声,将房门关上。

    席贤瑞也坐起身来,眼底越发清醒,目光落在地上的盆里,又抬眼看看屋内的场景,淡蓝色的主色调,主卧狭小,布置温馨,看了看身上浅色的被子,脑里又想起刚刚的行为,轻呵了一声,躺下睡了。

    另一边。

    许瑶逃了出来,站在客厅,心脏砰砰砰不断剧烈跳动的声音传入耳,手抬起,摸着唇瓣,那炙热的温度仿佛还在,被他触摸的地方,好似要烧起来一般,面色泛红无比。

    ——

    “春晓啊,你怎么还在家?”王香花看着在拖地的杨春晓,“今天不是上班去了吗?一会迟到可是会扣钱的。”

    闻言,杨春晓加快了动作,回答道,“放心吧妈,这里离得近,半个小时后就到了,我先把这里拖完。”

    虽说在这里她要干家务做饭,但比家里的农活来说,已经好太多,空闲时间还能做做家政,她手脚麻利,所以接活多,儿子马上要上大学了,又是民办,花费自然多,指望不上冯勇,她只能自己努力一些。

    “赶紧赶紧的。”王香花不耐烦讲完,往沙发上坐,看向啃苹果的冯妮,皱了皱眉,“吃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毕业都多久了,还不出去工作?你这个死丫头。”

    苹果多贵啊,一个都半斤了。

    “让我缓一下嘛。”冯妮接话着,将果核扔到垃圾桶里,凑过去道,“奶奶,我过段时间可能就找到好工作了,您先别急嘛,到时候我好好孝敬你。”

    “就知道偷懒,我还不知道你?”王香花虽这么说,但语气好了很多,看来是被哄得不错,下一秒又板着脸,“说得好听,你看你那个姐姐。”

    “姐姐最近压力可能有点大,您跟她计较做什么?再说,姐姐每个月都拿钱回家,我以后争取比姐姐拿得多,好好孝敬奶奶你。”冯妮挽着她的胳膊,说着。

    见王香花脸都笑成菊花,冯妮心底不屑,她要是混出来了,可不会像冯希那么傻,这个家有什么好的?重男轻女,令她厌恶。

    但她比冯希好的一点,她会讲话,哄好几人后,日子过得虽比不上冯易璟,但也很滋润了。

    “对了,奶奶,舒韵表姐怎么这些天都不见过来啊?”冯妮又挑起话题,询问着。

    一说起这个,王香花沉了脸,“说那个死丫头做什么?现在能耐了,瞧瞧说的都是一些什么话?还是说要把我们撵出去,再有钱也白搭。”

    “奶奶,你不能这么想啊,或许表姐对我们有什么误会。”冯妮转了转眼睛,刚要出口继续说,见杨春晓还在,便吞了后半句。

    “能有什么误会,她就觉得自己飞上枝头了,看不上我们了。”杨春晓冷哼一声,不以为然,话落,看向杨春晓,语气不善了,“你怎么还没去?迟到得扣多少钱?”

    “妈。”

    杨春晓还未回话,冯易璟走了出来,伸手揉了揉他的头,走过去她手中的拖把,“妈,我来拖,你先去吧。”

    “没事,就差一点了。”杨春晓说着又要抢过来,对方却侧着身子,笨拙动起手来。

    “男人碰什么拖把?多不吉利。”王香花赶快站起身来,催促着冯妮,“这个死丫头,赶紧拖地去,整天就知道偷懒!”

    冯妮不情不愿走过去,还未走到冯易璟直接将扫把塞到她手里,挑眉道:“二姐的确太闲了,这地我也不会拖,你就来拖吧。”

    说着,转身对杨春晓道:“妈,我正要出去,送你过去吧?”

    “好,我去准备一下。”杨春晓也不推辞,应下来,转头又对冯妮道,“妮妮,不拖也可以了,妈一会回来拖。”

    冯妮瘪瘪嘴,没回话。

    “妈,他哭了,好烦。”冯琳急躁的声音传来,王香花皱皱眉,也往房间走去。

    “你就不能替妈分担一下吗?”冯易璟见没人在,语气不悦对她冯妮出口,“整天还要别人照顾你,还好意思。”

    “别说我,你又好得到哪里去?”冯妮也不客气,直接怼了回去,“妈这么辛苦是为了谁?还不是你要去上什么三本?要是你不去,整个压力就会小很多,有本事你别去啊。”

    冯易璟脸色倏然涨红,说不出话,又气又羞,紧握拳头却一句话也反驳不出来。

    冯妮见此,心底划过一丝快感,微昂下巴,愤愤道,“还不是因为你,就是因为你是男孩,所以我们都得忍让你,我考上大学,只能去大专,就是为了你,而你呢,三本还要去,一年学费那么高…”

    她正说着,杨春晓从里面走出来,赶忙停住,这话她也只敢对冯易璟说,对方不会告状,若是让王香花知道,还不将她剥皮,这个孙子就是她的宝贝,砸锅卖铁也得送去!

    “怎么了?”杨春晓走过来,看着儿子神情不对,担忧道,“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去看看?妈一个人也能去的,没事。”

    “没事。”冯易璟偷偷吸了几口气,一种无力感席上来,偏生半点办法都没有,摇摇头,拿过她的包,“妈,我送你过去。”

    两人离去之后,冯妮随便拖了两下,便把拖把收起来了。

    王香花没多久也走了出来,冯妮看到她,连忙过去拉着她,小声道:“奶奶,我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王香花任由她拉倒沙发上,疑惑出口。

    她此时心底正烦着,冯琳脾气越来越差,对待那个小的也越来越没有耐心,动辄打骂,她看着心情也复杂,实在是烦,还想着干脆送人得了。

    “舒韵表姐不是娱乐圈的吗?而且还是云影娱乐公司的一姐,奶奶,我想进娱乐圈。”她凑近了一些,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那个光鲜亮丽的舞台,她垂涎很久了。

    能被那么多人追捧,想起来就让她激动无比。

    “什么?你去演戏?”王香花皱着眉,“那个东西有什么好的?”

    “奶奶,你知道表姐现在的片酬多少吗?”冯妮又继续放出诱饵。

    “多少?”王香花一脸不在意,“那是她那个老公捧她,你又没有,看她现在那副心高气傲的样子,你能讨到什么好?”

    “一千万以上。”冯妮说出数字,“她的一部剧,绝对不会少于这个数,奶奶你想想,还有代言,还有演出,各种,那都是白花花的钱。”

    “看不上我又怎么样?你看我姐,学历那么高,还是只领着上万,表姐只要能让我进去那个圈子,我随便接剧,小小的代言也好,钱还不是哗啦啦的来?”

    “房子,车子都能买。”

    “真赚那么多啊?”王香花也被吓住了,想不到温舒韵那个丫头片子居然这么赚钱,冯妮哪怕只赚几万一个月,那也是一大笔入账了,孙子的学费就不用愁了,说不定还能买房子,娶城里媳妇。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诱惑。

    “我骗你干嘛?”冯妮说着,见冯勇了出来了,指了指他,“还有爸,我们全家在这里生活这么艰难,她可以给爸找一份工作,乔氏那么大,还不是她一句话的事情?”

    “这样的话,我们家就都有工作了,在这里生活就会越来越好,做一个城里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