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4: 是不是你们把她带走了?
    靳绍煜看了一眼,这里治安算不上好,车流也没有规则可言,又是在对面,他看了一眼,开口道,“你就在着等我,我过去。”

    “阿煜,我和你一起。”她拉住他的手,“我不想一个人。”

    只有在他身边的时候,她才觉得特别有安全感,尤其是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这样虽然显得有些矫情,但她也不管那么多了。

    “乖,在这,车太多了,带着你我不放心。”靳绍煜这般安抚着她,她也只好站在原地,目光落在他的背影上,直直望着。

    后来网友还专门截取出这一幕,配上字幕,调侃小公主就是“望夫石”。

    靳绍煜一走,一辆车子停在她的前面,车门拉开,两个黑衣人走了下来,带着墨镜和白色手套,对着温舒韵道:“请跟我们上车。”

    温舒韵本能往后退了退,眼底充满警惕,望向不动声色的工作人员,心底隐隐松了一口气,知晓这是剧组的安排,但还是摇摇头,“我不上,我要等阿煜回来。”

    “抱歉了。”两个黑衣人直接架着她,往车上塞,她挣扎了一下,对方力气的确挺大,两面夹击,她很难动弹,加之又是剧组安排,她想到肚子里面孩子,只能安稳下来。

    着急看向靳绍煜的方向,对方已经进入店内,她已经看不到他了,柳眉紧缩,她往后靠了靠,前面还有一台摄像机在拍摄,她叹了一口气,眉宇间担忧,“你们这样阿煜会担心的。”

    摄像师咽了咽口水,装起哑巴。

    对方何止会担忧?

    昨晚这个环节还是讨论到半夜,原本就已经设置好,偏偏嘉宾是这两人,靳绍煜到哪都要牵着她,所以出现了犹豫,但各种场景和环节都已经设计好,不是说改就能改。

    最后还是决定按原来的计划进行,但是保护温舒韵的人员要多一倍,若是她出了什么事,靳绍煜还不得生生将他们剥皮?

    温舒韵知道自己现在也问不出什么情况,手撑着窗边,看向外面,风景不断略过,她没有说话。

    与此同时。

    靳绍煜拎着袋子从店里出来,习惯性望向对面,发现早已经没有了她的身影,他瞳孔一缩,往对面就狂奔,险些就撞到车了,一辆轿车紧急刹车,他理都没理,一直往那头跑。

    到了刚刚她站的地方,早已经没人。

    他走了一段路,一个店铺一个店铺往里看,还是没看到人,脸上带着慌张。

    “她去哪了?”靳绍煜情急之下,看向背后跟着他的工作人员和摄像师,阴沉着脸,隐忍着怒气,“是不是你们把她带走了?”

    这些他们当然不会回答,靳绍煜胸口剧烈起伏,拳头紧拽着,青筋暴跳,在一旁的人都有些瑟瑟发抖,怎么感觉对方随时都有可能打人?

    小心脏砰砰一直跳。

    靳绍煜不断往前走着,步子快得摄像师小跑才能跟上,换身都透露着他很生气、非常生气。

    其中,一个工作人员还要盯着巨大的压力,快跑上来,将任务卡交给我靳绍煜。

    对方原先压根没理他,甚至,他都感觉到靳绍煜不想录制,想要翻脸的意思,刚刚还差点被车撞了。

    可谓是冷汗直冒。

    若是搞砸了,整个剧组的人都别想有活路,这一次可是一个爆点,要是真没了,估计他们导演都得气吐血吧?

    跟了一段路,靳绍煜看了一圈,停下来,看着他手中那张任务卡,冷哼一声,接过来,语气中透露着咬牙切齿,“你们最好给我保证她没事!”

    他现在当然不能说话,心底也是泪流满面。

    保证啊,他们必须保证,就是死也要护住温舒韵,不然他们跟着分分钟完蛋,一根头发都不敢让她伤着,好多人跟在后面保护呢。

    对方接下之后,他便退下了,跟在暗处。

    靳绍煜打开任务卡,上面是七个任务,分别要去买七种当地吃食,而且,这七种吃食还要在指定商店购买,因为对方也会给你一颗珠子,证明你买对了。

    集合七种颜色的珠子,俗称“七龙珠”,任务也算完成,可以回酒店。

    时间是三个小时。

    因为回独家酒店的公交车末班车就是五点钟最,错过之后就只能打车回去,而这笔费用是十分昂贵的,每个人手里的资金十分有限。

    若是打车回去,明天还有任务要完成,资金不足很可能代表着任务会失败,所以为了五点之前能回去,每一次人都要争分夺秒。

    温舒韵在离刚刚那条街三公里的地方也被放了下来。

    比起刚刚那个地方,这里相比没什么热闹。

    她也收到了一个任务卡,完成的标准和靳绍煜是一样,既然在同一个地方,买的东西都是差不多。

    没等她将任务卡看完,车子已经走了,留下她一个人怔了怔。

    “要去买吗?”她自言自语,将背后拿了下来,从里面拿出保温瓶,喝了几口之后,又装了回去。

    这一次没有将背包再背到后面去,而是往前背着,掏了掏裤兜,脸上又变了变,“阿煜给我装钱的是昨天的裤子?”

    两边都掏了一下,确定没有,她又打开背包最外面的小包,将零钱拿了出来,数了数,一共是二十三块,她先将五块五搭车的放好,然后又把其余零钱放在另一个小包。

    一切准备好后,她又在包里捣鼓了一下,穿上防晒衣,一把小伞又拿了出来,打开撑着。

    此时正是太阳最烈之时,这里又地处高远,紫外线极强,晒得皮肤发疼,她往前走着,一会又停下来,看向身后的摄像师,“阿煜在哪?”

    摄像师:“…”

    也没等他有反应,她又接着开口,“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

    “…”那你还问。

    “逗逗你。”温舒韵突然笑了,眯着眼,语气正经了两分,“你们这样阿煜真的会生气的。”

    看节目的时候,粉丝不得不佩服她,说得很准,靳绍煜不是真的很生气,隔着屏幕他们看着都心颤好吗?靳绍煜都快要爆发了。

    粉丝直呼心疼当时的工作人员,简直是太不容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