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4: 温昕悦下场
    “我说我没病!”温昕悦怒吼出声,“你们没听到吗?放我出去!是不是温舒韵那个死贱人,是不是她怂恿你们的?我要出去!我要杀了她!”

    她五官开始扭曲,盛满浓浓的恶意,目光阴鸷,配上她此时略微狼狈的外表,显得更加让人发颤,还带着一丝惊悚。

    最后医生过来,直接给她打了一针。

    她眼皮开始沉重,意识开始迷糊,耳边传来医生的叮嘱声,“好好看着,闹得太过就给她打针,每天的药按时让她吃下去,把人看紧了!”

    “我们明白。”

    温昕悦恨,可现在她没有力气也已经没有精力去恨,一股绝望开始从内心深处蔓延出来,悄悄爬上她的心头,一点一点开始吞噬她的意志。

    慢慢,慢慢,把她拉向深渊。

    ——

    城市西区的一家诊所。

    顶层有一家办公室,何曼坐在一边,看着在沙发上弯着腰,一动不动的刘乾,内心无比自责和煎熬,她手上还抱着一个四个月大的婴儿,小家伙此时正睡得香甜。

    一股难言的情绪也随之升起。

    最终,她将孩子放在一边,还是上前打破了这份寂静,她极力压抑情绪,“你去把她接回来吧。”

    他抬头,看向她,还未说话,小家伙哭了起来,她走过去将她抱起来轻哄着,压低的话语声继续传来,“我知道你喜欢她,也知道你愧疚,这些年,你也一直在给她治疗,我都知道,所以你去把她接回来吧。”

    “我明天就会带着孩子回爸妈那,你不用顾忌我们。”

    “刚刚的事…我只是怕他们会伤害你,对不起。”

    …

    她脑海里还停留在温舒韵带着靳绍煜出现的时候,对方对刘乾开始质问,来了好些人,甚至将他牵制了起来,她没有多想,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如实说了出来。

    她知道他喜欢温昕悦,一直也知道,所以也理解他的愤怒。

    “你应该带着孩子躲得远远的,而不是掺和这件事。”刘乾抬眼看向她,说出这一句。

    何曼愣住,一时没反应过来。

    “既然他们找的是我,你就要你管管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抱着孩子躲在一边。”刘乾再次重复,说完站起身来,看了看她手中的孩子,再次缓缓出口,“收回你刚刚说的话,我既然会把她的情况说出口,就代表我已经放下她,给她治疗,不过是朋友间的友谊或者医生和病人之前的义务,你这样也没有多大方,一个不完整的家,给不了孩子未来。”

    闻言,何曼抱着孩子,泪眼婆娑看向他,似乎在确定他话语中的可信度。

    付出多的一方啊,在爱情中始终卑微。

    她可以容忍温昕悦话里话外的炫耀,可以容忍两人亲密接触,甚至她想过,可以容忍他们做出格的事情,但也知道温昕悦心高气傲,对他更多的是利用。

    “既然结婚的时候我说过会努力和你在一起生活,把日子过好,我就不会背叛你。”他看向她满脸泪水的模样,喉结耸动了两下,目光又落到她怀中的孩子身上,低缓的声音又传来,“我会努力做一个合格的丈夫,一个合格的父亲,我不希望孩子以后觉得她的父亲是一个糟糕的人。”

    这是他的责任,既然将一条生命带到这个世界上,身为父亲,他就有义务亲身给她呈现积极的一面,最起码让她对未来的生活向往,给她一个美好的生活坏境。

    何曼看向他,眼泪流得更凶了,两人是相亲认识,一直都是她喜欢他,也从来没有从他的口中得到什么承诺,这番话,便是她第一次听到的承诺。

    “把孩子给我吧。”他走过去,从她手中接过孩子,小声哄着。

    看着一大一小的背影,他还是如她刚刚见到他那般,长着一张清秀的脸,话不多,此时低头哄着小婴儿,身上更是染上一丝丝柔和的气息。

    方才两人对话的场景又出现在她脑海里。

    “如果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保护**无可厚非,但现在我管你什么关系,温昕悦的事情我还必须就要知道,刘医生这么护着她,妻女还在一边,难道已经不关心她们的看法了吗?”

    “我和她没有其他关系,你别乱说。”刘乾很快反驳。

    “温昕悦的情况你知不知道?也不知道为什么,便要拉着我从楼梯滚下来,不过自己不小心先滚下来了,结果就变成我陷害她了,死死抓着这件事不放,你也知道,一个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可什么都做得出来,我没办法了,而且目前知道的知情人也就你一个。”温舒韵面无表情说出这段话,目光还在她手中孩子身上停留。

    “你要做什么?”刘乾拧着眉,表情有些绷不住了,想要上前挡着她们面前,当时她抱着孩子手脚都在发抖,见保镖上前拉住他,整个人一急,便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了口,“温昕悦精神有问题,她…”

    …

    后来,温舒韵看向两人,出言道,“我也只是想知道我需要的东西,我也需要保护我的孩子。”

    她不怪温舒韵,她也知道刘乾曾经帮温昕悦去买违禁药物,这些药品肯定是非法用途,在这件事上,温昕悦有错,间接帮忙的刘乾有错。

    ——

    温昕悦进精神病院的事情在不久后被挖了出来,当然,期间其余事没提。

    冯妮看着电视上的新闻,眼底沉思。

    几乎本能在想,这件事和温舒韵又多少关系?

    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是在茶馆,距离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她威胁不成,反而被对方狠狠警告,现在想来依旧心有余悸。

    她对温舒韵的认知还停留在她很温顺,性子很好也没什么脾气的份上,丝毫没料想到对方居然会干出绑架她的事情,自那以后,她那点小九九便再也不敢起。

    “后天我去出差,和我一起?”一个顶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走过来,油腻的手在她身上游走着,眼底皆是满意的笑容。

    冯妮长得不错,年龄又小,没见过什么世面,这样的女人,一点点小钱就能让他们跟着自己,解决生理需求又得到心理上的满足。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