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7: 有没有爸爸的样子?
    温舒韵回的是两人的别墅。

    以前是在林家养胎,坐月子的话她就不回去了,于情于理也不是不合适,但余秋凤和靳胜也上来了,家里还要月嫂和佣人,能照顾好她。

    如果这样还住在娘家的话,难免会让人议论,虽然不在意,但很多东西能避免最好还是避免一下。

    余秋凤和靳胜已经提前从医院回来,看到几人回来别提多高兴。

    看到温舒韵怀中的孩子,眼眶都湿润起来,明明今天早上在看到,她还抱来着,现在心底还是有些激动。

    人老了,对待这些血脉就有说不出的情感。

    她等啊等,盼啊盼,等到靳绍煜长大,便又盼着他的孩子能出生,那种情怀,不到一定年纪还真体会不到,看到小小的家伙,恨不得一颗心都掏出来给他的感觉。

    坐月子很无聊。

    温舒韵身体早就恢复得差不多,但所有人都坚持让她坐一个月的月子,每天的乐趣就是逗娃,小家伙已经张长,皱皱皮肤变得水嫩,眼睛睁大了一眼。

    越来越可爱,她看着心都要化了。

    “宝宝,我是妈妈。”她侧着躺在床上,看着他挥动的手,轻轻拉了拉,然后又放在嘴边吻了吻。

    她每次和他互动都会和他讲话,这么小的孩子,他或许记不住妈妈的样子,但他能吻出气息,他最能识别的就是声音。

    每次她一讲话,小家伙的反应就比较大。

    “韵韵啊,该吃饭了。”余秋凤将饭端了上来,温舒韵闻到那个味道,整个人就不行了。

    这些天,她最常吃的就是老母鸡炖汤,各种炖,余秋凤说这么最补,不过也是事实,以往她根本喂不饱小家伙,现在是涨得她疼。

    “外婆你放着,我一会吃。”她坐了起来。

    “还烫呢,一会吃也好。”余秋凤走过来,看向床上的小家伙,说道,“你先吃吧,我抱他下去走走。”

    “好。”

    温舒韵抱起他放在余秋凤怀里,只要她有事,孩子都是他们帮忙带着,老人比她经验丰富,也没什么好担心,她还是月嫂和余秋凤培养起来的。

    “太姥姥抱,让妈妈吃饭啊。”余秋凤抱着小家伙,乐呵呵往外走,月嫂跟在她后面,虽说余秋凤身子硬朗,但还是要注意一些。

    温舒韵洗了个澡,走出来之后,靳绍煜已经回来了,他将外套放在一边,身上穿着一件宝蓝色的衬衫,领带往下扯了扯。

    他还是一如既往帅气,她看了看自己微胖的身材,突然有些自卑,心底有些难受。

    “还没吃饭吗?”他看了看桌上的饭,询问道。

    “恩。”

    “头发再吹干一点。”他皱眉,轻斥了一声。

    温舒韵转过身去,默默走进洗手间,按着吹风机吹着,又往头发上抹了一些精油,他拿着衣服也走了进来,看了看她,伸手捏了一下脸,“皮肤倒是越来越好了。”

    这倒是实话。

    她原本就白皙,这段时间养着,说是如婴儿般都不为过,肤如凝脂,摸上去光滑细嫩,他忍不住又捏了一下。

    温舒韵刚刚的心塞被这句话安慰了一些,转过身子看向他,“我胖了,脸上都是肉。”

    “哪有,刚刚好。”他摇摇头。

    从怀孕以来,她是胖了二十斤,本就是偏瘦,他觉得这样刚刚好。

    “你们男人说话就是骗人。”她轻哼了一声,扭过头。

    孕期他都能哄好,这个对靳绍煜就是难事,反正温舒韵后来出去的时候,脸上都是带笑,看到桌上的汤都不觉得难吃了。

    靳绍煜出来看到还剩一半,对方清澈的美眸看向他,美眸里闪烁着,让他心痒痒,走过去脱口而出,“叫哥哥,叫哥哥我就帮你。”

    “哥哥。”她没半分犹豫,直接出口,笑意盈盈,眼底像是盛满星辰。

    靳绍煜只觉得口干舌燥,简直是自己找罪受。

    还是坐下来,把她剩下的东西吃完。

    这段时间,不只是她胖,他体重也跟着增加。

    无论是余秋凤还是沈映蓝,对她都很心疼,变着花样给她做吃的,还嘱咐要多吃点,再多吃一点,她吃不完,又不敢剩,这个重担就在他身上了。

    “小韵啊。”余秋凤推开门,画面一下止住了。

    靳绍煜还端着碗,温舒韵现在就是抢都来不急了,她还坐在他身边,又喜欢靠得很近,她还挽着他的胳膊,就很喜欢粘着她。

    余秋凤一看,目光在两人身上转来转去,拉下了脸,“小煜,你不是说在外面吃过饭了吗?”

    靳绍煜缓缓放下,看向她,“我又饿了。”

    “你刚刚才上来,我都给你留饭了,怎么能抢小韵饭吃呢?你这样小韵吃不饱,奕奕也吃不饱啊,你想吃跟外婆说,都几岁了,有没有爸爸的样子?”余秋凤气得胸疼,看着见底的碗,高血压都要犯了。

    小家伙大名叫靳永奕,是靳胜娶的名字。

    乔郭虽然颇有微词,但也不好说什么,反正上的是他家的户口,也算平衡了,心底还想着,反正两人又不止生这么一个,他就不凑上去和靳家争论了,上次的事情他心里头还有些愧疚。

    多种因素结合在一起,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选择无视了。

    靳绍煜这个性子在她看起来太小孩子,她心底那个担心哟,看到温舒韵靠得那么近,明显就是饿了,没吃饱,心底火气蹭蹭蹭就上来了。

    “外婆,不是…”

    “那我现在和您说。”

    温舒韵刚出口,靳绍煜打断,对余秋凤说着。

    “那你提前和我说啊。”余秋凤气得不能,将孩子给月嫂,上去打了他一下,“你几岁了?都不是孩子了,还有理了。”

    “是我吃不完。”温舒韵急急解释。

    靳绍煜慢悠悠将碗收起来,余秋凤丝毫没把她的话听进去,对他轻斥道,“去,去照顾你儿子去,都当爸爸了还以为自己是孩子。”

    听到这个话,温舒韵不厚道笑了。

    靳绍煜任劳任怨,站起身来就接过月嫂手中的孩子,轻车熟路哄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