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1: 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这次曝光,没有**性的东西。

    网上帖子根本阻挡不住,热搜越来越高,简直是到了完全没法控制的地步。

    温舒韵没预料会闹得这么大。

    哄好靳永奕后,她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靳绍煜还没回来,不放心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没接通,又给梁伟打了一个,得知对方的确在加班,心才放下一点。

    微博瘫痪已经维修好,她能打开了,本能去关注一下今天的动态,不看还好,一看她整个脸就黑了,怒火翻腾,胸口都气得闷。

    一些帖子大量转发靳永奕的照片,也不知道去哪弄来了她早期的照片,还有很多是小时候的,初中的,说什么她整容。

    甚至,还有人语气相当过激。

    “果然是癞蛤蟆生癞蛤蟆,整成青蛙也没用,生的孩子还是癞蛤蟆!”

    “毁靳绍煜基因,这孩子长得也太磕碜了,简直是辣眼睛,是我见过最难看的孩子,一切都是温舒韵的功劳。”

    “温舒韵原本长得丑,可是人家后天能整啊,就算塌了又怎么样,缝缝补补又是好多年,没事,他们的孩子以后也可以去整。”

    …

    细细看了那几张照片,温舒韵脸色更是一寒,怒火随时都要喷涌而出。

    照片上的确是她,但是还真没见过有人把她原来的照片给p丑了,下巴p大一圈,然后再把她现在的写真下巴往死里p,好行程鲜明对比,说明她是整容脸。

    她是明星,走入公众视野,接受批判和审视好像已经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侮辱和谩骂似乎也应该被动去接受。

    向来看得很开,也没有管太多,怎么说她都可以,身正不怕影子歪,可大量的谩骂和诅咒落到了孩子身上,这是让她最不能忍受的。

    一句句,就像在她胸口狠狠戳着。

    帖子上说得有理有据,甚至还进行的了所谓大量“对比”,还是一个知名八卦博主。

    转发和量非常之高,不然也不会上热搜。

    有些人已经鼓动,盲目跟风起来,觉得她说得越来越有道理。

    演变到最后,她直接变成一个绿茶婊,据说是借用某个活动,趁靳绍煜喝醉的时候,将对房勾引到房间,由于身材很好,技术又特别到位,所以两人偷晴一段时间后,她上位成功。

    紧接着,她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偷偷怀孕,靳绍煜也被迫接受肚子里的孩子,但是由于她整过容,孩子基因也就曝光了,靳绍煜强大的基因都拯救不回来。

    …

    仿佛能写成一部玛丽苏狗血剧。

    温舒韵一路往下看,面色黑沉至极,最后直接用自己微博转发最原先的帖子,附言,“很精彩的故事,律师函很快就会寄到你手中,我们法庭见。”

    帖子虽说用了字母代替名字,但是描写太仔细,和直接用她名字已经没有区别。

    现在她不想发什么声明,这种声明在很多时候就是没有作用,吓唬人,实际上,他们还是会肆无忌惮的言论侮辱,她是准备直接起诉。

    孩子还那么小,她怎么忍心让他去背负这样的侮辱?

    即便他还什么都不懂,但作为母亲,她就义务也必须去保护他!

    温舒韵一向比较温顺,无论在综艺中还是采访,待人都比较和善,也容易导致别人误认为是很好欺负的性子,这条微博也是让人吓了一跳。

    底气十足。

    刚刚还在蹦跶的博主以最快的速度删了帖子,粉丝们冷嗤,原本就在替温舒韵辩解,这下对方的行为让她们腰板更直了,上去就是撕逼。

    韵韵家的小枕头:“我看有些人眼睛是有毛病吧?奕奕这么可爱,居然说丑,眼睛都要瞎了吧?”

    慕容雨儿:“恕我直言,肯定又是哪个白莲花嫉妒心犯了。”

    糖兜小苏茶:“韵韵,告,告死她,简直太可恶。”

    哆来咪0093:“别人脑子不好使,我们也不能去怪她们,出生就这样,已经没救了,等死吧!最后期待帅靳带小包子上节目哈。”

    …

    另一边。

    梁伟把电话挂掉,然后走回来,正碰上靳绍煜一脚将人踢到墙上,冷眼看着他重重跌落地面,捂着胸口呻吟叫喊,苦痛哀嚎着。

    “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他俯视着地上缩成一团的男人,如同在看一堆垃圾,从唇齿间溢出一句话,语气冷冽至极,毫无温度。

    “饶了我,饶了我…”那个男人忍着剧痛,挣扎起来求饶,跪着磕头,“我原来只是曝光增加一下人气,是杨思妍,她找到了我,然后让我这么曝光的。”

    “造谣的帖子呢?”梁伟追问,“她一个明星,怎么认识你的?”

    “什么造谣我是真不知道,我只负责曝光,她说会找水军,她没成名前在直播,我赚的钱都会给她打赏,然后也约出来见面,那时候是明码标价的。”他捂着胸口解释,“手机是一个混混买给我的,她小有名气后已经不理我,无意中听她说过几次特别讨厌温舒韵,刚好手机上有,我就趁机约她…”

    后面的话没说完,靳绍煜脸色是越来越黑。

    “我愿意出面澄清,我…”

    靳绍煜转身离去,冷冷丢下一句,“给我废了他的手!”

    “是。”梁伟服从命令。

    对于一个编写程序的技术人员来说,废了双手,可不就相当于要了半条命?

    听着对方的话,刚刚嘴角其实抽了抽,找水军抹黑?杨思妍大概死都想不到,这次曝光硬生生变成了撒狗粮,比起粉丝,那点抹黑的水军根本不算啥。

    里面传来一阵叫喊求饶,靳绍煜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开车回家。

    到家之时,已经是凌晨一点。

    他以为温舒韵已经睡,动作放轻,发开房门便看到她坐在沙发上,手支撑着自己的头,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看到他的身影,又强撑起眼皮,声音中都带着浓浓的困意,“你回来了?”

    “不去床上睡?”他走过去,将西装外套放在一边,然后抱起她往床上走去。

    温舒韵揽着他的脖子,“我等你啊,宝宝刚刚醒了,我才哄睡。”

    “找到手机吗?”她被他放在床上,又清醒一些,看向他问。

    “恩。”他点头,删去打人和逼问的环节,简单与她说了一遍,话落,语气愧疚,“抱歉,是我的错,手机应该上锁的。”

    前几天她似乎还提醒他一遍,但本身就不喜欢麻烦,将她的话抛在脑后了。

    她发微博都不回露出靳永奕的正面,也是为了保护他,此时却被他搞砸,还让孩子和她暴露在讨伐下,她那么爱孩子,肯定会很难受。

    “没事的。”温舒韵摇摇头,宽慰他道,“宝宝一天一个样,很快就变了,过段时间热搜就会下去,宝宝也不会怪爸爸的。”

    她不能增加他的愧疚,这种事也不是他愿意,只能尽力去补救。

    他脸色柔了柔,“睡吧,我去洗个澡。”

    “辛苦了。”她凑过去吻了他一下,“下次不能这么晚回来,我很担心。”

    靳绍煜一颗心倏然很暖很暖,幸福不过是家里有人等,有人关心有人爱,即便再辛苦,哪怕再艰辛,他都觉得值得,因为有需要他去守护的东西,他需要为他们去撑起一个家。

    “恩。”

    等他再出来,她已经睡了。

    走过去,眼底染上笑意,将她姿势调整好,许是想等他,然后太困了,就睡了过去。

    让他说些什么好?

    替她整理好被子,旁边婴儿床上的小婴儿动来动去,他走过去一看,小家伙正睁着他的大眼,一大一小,互相瞪着。

    一会见没人理自己,小家伙嘴一瘪,就要哭出来。

    靳绍煜认命上前抱他。

    还没抱起来,没止住了哭声,不过看起来也是可怜兮兮,他看着小家伙,盯着他的脸,眸里变得温和,动手小心翼翼。

    温舒韵一直在念叨像他像他,感觉哪里都像他。

    看着小小的一团,至今都没搞明白怎么就像他了?不过,心底的欢喜满足无法抹去。

    他身上流着两人共同的血液,生命就是那么神奇。

    与此同时,富海公寓。

    房门被悄悄打开,黑夜里,林嘉恒猛地睁眼,随后又缓缓闭上,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卿一轻手轻脚走进来,借着窗外的月光,林嘉恒的脸出现在她面前,轮廓分明的五官,鼻梁很挺,嘴唇也很性感…

    她摇摇头,清醒了一些,“卿一你在想什么?!”

    心底两个声音又开始争吵。

    “上去啊,扑倒他,到时候还怕他不认账吗?大不了豁出去到林家闹一下好了。”

    “你又不差,难道还求着别人要?给他面子不要就算了,我们值得拥有更好的男人!”

    “扑上去,只有这次机会了,你别忘了,在外面等了一个星期才等到他,下次还不能用不带钥匙的借口,时间要到了。”

    “走,别理他。”

    …

    她站在原地,内心的高傲也不允许她做这样低贱的事情,不过,他的相貌又让她犯罪的**。

    “卿小姐半夜不睡来欣赏我睡颜?”

    深夜寂静,四周一片漆黑,一道声音倏然响起,卿一原本就在想事情,一听到声音,脸色骤变,“啊”一声尖叫,往他床上扑去,躲在他被窝里。

    动作的灵敏程度,怕是没人比得上了。

    作为一个在商场上能运筹帷幄,生活中能打蟑螂、换灯泡、领桶装水的女汉子,体力活可以,智商也还可以,胆子就比较小了,分分钟被吓破胆。

    林嘉恒脸直接黑了,尤其对方还穿着拖鞋上床。

    穿!拖!鞋!上!他!的!床!

    “下去!”他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出口,额间青筋暴跳。

    “有鬼啊。”卿一依旧瑟瑟发抖着。

    林嘉恒打开灯,直接将被子掀开,怒火熊熊升起,看到她缩成一团,眼底怔了怔,默默将要出口的话吞回去,重新组织语言,“半夜你不睡觉,来告诉我说有鬼?”

    灯光一开,卿一已经回神了。

    有些尴尬坐起身,看到脚上还穿着拖鞋,想到对方有洁癖,迅速下床,站在一边,“对啊,林医生,我睡觉的时候的确听到怪声,所以来找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听到?”

    “…”

    “这一片吧,郊区,虽说地段好,但也比较邪门。”她端着脸,“我们公司都不开发这些地方,迷信吧,有时候还是要信。”

    “说完了?”林嘉恒神色淡淡,看了看门口。

    卿一假装不懂他的意思,“你饿吗?反正也睡不着,我们一起去吃东西?”

    “晚上吃夜宵容易致癌。”他面色平静如水,说完转身,一脸嫌弃将被子丢在地上,动作利索将被单撤下来,走到柜子里,拿出一套新的,慢条斯理换上。

    目睹全程的卿一:“emmmmm…”

    “既然有鬼,你可以回你的房子去。”他换好之后,站到她面前,看向她出言。

    “我不是没钥匙吗?不然我早回去了。”她解释,气势一点都不弱,甚至还有些强硬。

    林嘉恒没和她争执,又看了看门,“出去。”

    “有鬼啊。”她摇摇头。

    虽然知道刚刚是他的声音,但被吓到之后,她就不敢一个人出去了。

    “只要你不装神弄鬼,就没事。”林嘉恒挑着眉头看向她,语气不咸不淡。

    “我怎么装神弄鬼?你知不知道一个开着灯睡觉的人黑灯瞎火走到你房间需要多大的勇气?”卿一就不服气了,呵斥着他。

    话落,对上他漆黑深邃的眼眸,这才惊觉自己讲错话,直接豁出去了,红唇紧珉,往床上就是一坐,林嘉恒脸色又成功变了,拉下来,“你是不是想我把你扔出去?”

    “抱着扔出去?随便。”她一副无赖的模样。

    林嘉恒心口堵得慌,紧紧绷着下颌,隐隐有些动怒的现象,某人还不知死活道,“这么久了,林嘉恒,你可算有点别的表情了,整天板着一张脸,不知还以为你面瘫。”

    柴米油盐都不进。

    她也是够了。

    家室放在那,身份放在那,能力也放在那,若是平常,她稍稍暗示一下,木头都开窍了吧?

    林嘉恒一个脸色也没有。

    就是这么气人,这几个月来,她逮到机会就刷存在感,对方压根没理她,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这了,结果呢?对方一个脸色都不给她。

    再好的耐心也要耗尽,甚至还有点挫败,主要是她没时间了。

    “说重点。”他看向她,“你的目的。”

    若是这么久他还不知道她怀有目的,他智商就欠缺了。

    “ok。”卿一站起身来,开门见山道,“我看上你了,想和你谈一场恋爱,以结婚为前提。”

    家人对她百依百顺,宠爱至极,但有一个不可以打破的规定,她二十七岁之前必须嫁人,如果没有对象就必须联姻,现在离她生日不远了,卿家随时都会给她安排相亲,甚至直接联姻。

    她原本没管这些,直到遇见林嘉恒,她觉得,似乎找一个顺眼和有点好感的,结婚生活起来很不错。

    若是林家,那么她的家人肯定也不会反对。

    所以这几个月,她才不厌其烦出现在他面前,就是想让他对自己有点好感,最好是恋爱开始,她还没谈过一场正经的恋爱。

    再强悍的外表心底总有一些奢望吧,虽然爱情他们这些出生就注定命运的人身上似乎不太可能有。

    林嘉恒冷笑,上下看了她一眼,“你凭什么觉得你看上我,我就要看上你?”

    卿一愣了愣,甚至还有些懵。

    打小以来,只有她拒绝追求她的男生,这可是第一次有个男生这么看上眼,她认真的,还是以结婚为目的,对方居然看不上她?

    ------题外话------

    二更两点哈,早安么么,日常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