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2: 你可比你爸爸讨人喜欢多了
    没等卿一回神,林嘉恒凛冽的话语再次传来,“出去!”

    他是脑子有病才让她进门住客房。

    “你都要三十了,错过我可就找不到这么优秀的了。”卿一心底有点闷,此时也被她忽略,出口这般说着,“不考虑考虑?”

    她蹙着眉说着,好像如同商场上讨价还价,还有些争取对比。

    他的脸色更黑了,沉声道,“卿小姐未免也太高看自己,我最不喜欢从事你这种职业的女性,所以别费心思了,林家还轮不到我联姻。”

    这时候没结婚,一来不喜欢被婚姻束缚,二来他认为和没有感觉的人组建家庭,简直人生中最失败的事情。

    尽管一再被催婚,他也没当一回事。

    此时被她说成一场交易,还真当在商场上?什么都可以买卖?

    他是动怒的,话语也说得严重了一些。

    闻言,卿一面色微变,一下没了声,眼神黯淡之前先垂下眼眸,许久才出口,“抱歉,打扰了。”

    她这种女人?

    什么样的女人呢?

    在商场拼搏,抛头露面,一点都不优雅娇弱…的确…不适合做妻子…

    林嘉恒看着她落寞的背影,一股更加急躁的感觉传来,神色间添上一抹抑郁,他将这种感觉归为:被她惹烦了。

    为了找个人结婚?

    看上他所以让他跟她谈恋爱结婚?

    “砰。”一声,客厅的门被关上,声音不大,但在安静的夜里,格外突兀,使人听得一清二楚,没多久,又传来一阵关门声。

    这个女人。

    他就知道钥匙放在办公室是鬼话!

    掀开被子就上床,脑海里压根没想刚刚床被她坐过。

    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

    闭上眼就想到她刚刚落寞的背影,说话时似乎还有点受伤?

    他的错觉?

    迷迷糊糊,光荣失眠了。

    翌日。

    清晨,天色渐亮,太阳缓缓升起。

    林嘉恒揉了揉眉间,昨晚没睡好,头有些疼。

    打开门,关上之后,正好遇到对面的门也打开,她穿着优雅ol套裙,垫肩设计,精明而有立体感,显得干练、利落,又不失妩媚、成熟,烘托出女性独具的韵味。

    微卷长发垂落,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薄唇涂着大红的口红。

    他想了一夜,似乎说话有点过分,正斟酌词句,对方扯了扯嘴角,“林医生,早上好。”

    “早上好。”她的出言打破了他的思考,顿了半秒,也回了一句。

    两人一路乘电梯下楼。

    明明中间还停一次,林嘉恒却觉得时间过得很快,比任何一次都快。

    “再见。”她再次出口。

    他没来得及回,她已经走向车子,开车上门。

    林嘉恒站在原地,总觉得哪里有些怪,平心而论,卿一是大部分上流社会公子哥择偶抢手人选,她相貌不差,自身能力摆在那,卿家就一个女儿…

    想什么?

    他蹙了蹙眉,将乱七八糟的想法收起来,上班去。

    当日午时。

    杨思妍大量污秽照片登上热搜,甚至,还被爆出前段时间去医院打胎,病例都曝光,这居然是第四次打胎,可谓是十分强悍。

    勾引有妇之夫,当小三,不止和一个老男人在一起,各种事情混杂在一起,还有一段是和正室叫嚷,录音,她得意洋洋,“我技术就是比你好,身材比你好,他就是喜欢这种刺激,你像条死鱼,对了,他还和我说,和你就像牲口…”

    太精彩。

    这么嚣张,不被喷得哭爹喊娘都不行。

    原本已经安稳一段时间,事业不温不火,但还算有口饭吃,这一次,直接被雪藏,所有的金主爸爸也都没了踪影,还背负了大量的违约金。

    演艺生涯就此完蛋。

    此外,靳绍煜手机丢失,她指使曝光的事情也被爆出来,粉丝虽然乐意看到这些视频照片,喜欢看两人撒狗粮,但三观还是正的,也知道这种事情涉及**,不应该这么做,而且靳永奕还是那么小的孩子,怎么能被这么抨击?

    直接组团围攻,她成功拉起了粉丝前所未有愤怒,

    温舒韵去医院做了坚定,直接起诉博主,那个博主也被吓到,原本只是“无意”看到一些题材,只是想跟风增加一点知名度,想着反正最多也是被发声明警告,现在公开与温舒韵道歉,还是被告上了法庭。

    在镜头下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让温舒韵原谅她的无知,还说没必要把这个事情闹大,却被温舒韵怼了回去,“你以为你道歉有用,那么造成的伤害呢?你动动嘴皮子能挽救回来?”

    “既然做了,就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

    事情好像告了一段落,期间却发生了一件事。

    “总裁,杨思妍在她的公寓自杀了。”梁伟接到消息,有些出乎意料,第一时间告诉靳绍煜。

    “确定是自杀?”靳绍煜继续批改着文件。

    “身上没有其他伤痕,是割腕,初步确定是自杀。”梁伟回答,“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在房内也没发现其余指纹。”

    “凶手销毁证据有没有可能?”温舒韵抱在靳永奕在一边,听着两人谈话,出口道,“录像也没什么疑点?”

    她怎么觉得杨思妍不像会自杀的人,她爬上来的过程不光彩,又不是第一次被这样曝光,至少心理承受能力应该不错,不会这么快。

    “正在排查,警方那边还没结果。”梁伟接话。

    “乔海瀚那边你盯紧一点。”靳绍煜放下他的笔,“上次那个人,丢进去,别让他出来。”

    他说的是杨思妍那个早期的粉丝,虽说已经废了双手,但似乎对杨思妍格外迷恋,要不然之前也不会一直维护,这一次要是知道杨思妍死了,被人挑拨是很正常的事情,能减少一个隐患是一个。

    “我明白。”

    “恩,出去吧。”

    梁伟点头,走了出去。

    温舒韵抱着小包子走过来,他两个月了,放在床上能自己抬头,眼睛又大又亮,脸颊白嫩肉嘟嘟。

    每次看到他都要被萌化,恨不得把嫌弃她孩子的人狠狠骂一顿。

    可爱死了。

    哪里丑?

    在她心底里世界上最可爱的宝宝。

    “阿煜,难道和乔海瀚有关吗?”她疑惑问出声,“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

    “我查一查,猜的。”他抬头,冲她轻笑。

    温舒韵却正经起来,“你有事瞒着我对不对?如果真的是他杀,就一定有内幕,要么是嫁祸,要么是封嘴,因为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

    他叹气一声,也没瞒着她,缓缓道,“那件事的确有蹊跷,这段时间虽然说没什么风波,但你自己也要多注意。”

    其实从温文杰开始,疑点就越来越多,但好像一切又很合理,什么都查不出来,可以说滴水不漏了,看来是轻车熟路了。

    “好,我会注意的。”她点头,眼底闪着深思,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靳永奕又在她怀里瞪脚,夺走了她的注意力,她低着头,拿出手上的纸巾,替他拭擦着口水,对方咧开嘴笑眯了眼,又乱摇着手。

    “小坏蛋。”她走过去坐到沙发上,拉住他的手,“这几天开始流口水,妈妈要给你买个漂亮的小方巾,不然就把你漂亮的衣服弄脏了。”

    小包子可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一直在傻笑,手脚还挥舞着,看来心情很不错。

    “妈妈亲一个。”温舒韵低头,“啵”一下亲在他脸上,小家伙笑得更开,挥动的手抓住她的头发,一下就扯住了,她连忙松开,点了点他鼻尖,“坏!”

    靳绍煜看着在沙发上的两人,垂下的黑眸变得锐利阴鸷,气压不断在降低,如果连一个安稳的坏境都不能给他们提供,那他这么拼命又为什么?

    杨思妍毕竟是明星,这件事还是引起一阵轰动。

    三天后,案件告破。

    杨思妍是不堪思想重负选择自杀,在信息日新月异这件事就被人遗忘。

    ——

    日子一晃而过。

    五月中旬,靳永奕小朋友六个月要到了。

    他已经能小坐一会,趴在地上的时候还能自己爬,虽然爬不了多久,便会趴在地上,笑起来还露出两颗小乳牙,脸上肉嘟嘟,皮肤细嫩细嫩的,葡萄般的大眼透露着纯真,可把人萌化了。

    “要那个就够了…”

    靳永奕小朋友原来正懒洋洋趴在地上,他爬累了,一听到声音,又抬起头,转了一个方向,不断寻找着声源,转来转去,身子也跟着动,小眉毛紧紧皱着,看起来很可爱。

    这幅样子把乔郭看的笑眯了眼,“这是在找什么?”

    “听到他妈妈的声音了。”靳绍煜端起茶杯,余光一直放在他身上。

    乔郭点点头,“她把孩子养得很好。”

    看靳永奕这个样子就知道,白嫩白嫩,生病也很少,很健康也很讨人喜。

    “恩。”

    “听说她又要出去拍戏了?我看别去了,等奕奕再大一点,你们再生一个,或者两个都行,孩子总要有人看着点。”乔郭试图再次劝说。

    “对啊,我看这样很好,女孩子嘛,把孩子照顾好。”姚茵晴笑呵呵说着,看了看铺着毛毯的地上,靳永奕已经翻了一个身,手脚齐上玩着手中的玩具,“奕奕就被她照顾得不错,这孩子很好看。”

    乔郭对这个孩子有多看中,看看客厅的装修就知道,一年回来不了几次,还要专门划分一个区域装修给他玩,心底憋气也只能憋着。

    乔海瀚坐在一边,看向那个孩子,眼底沉了沉,这会让他想起那段耻辱,站起身走了,要不是老爷子阻止的家庭聚会,非回来不可,他才不会到场。

    见他就这么走了,乔立鸿蹙眉,却也没说话。

    “我尊重她的决定,工作也能带好孩子,也没回干涉。”靳绍煜语气平淡,说完站起身,将小家伙手上的玩具拿了起来,轻斥道,“脏。”

    一被抢走,小家伙就哭了。

    “哎呀,小孩子正在长牙,喜欢咬东西也正常。”姚茵晴在一边解释,靳绍煜却没理她,将靳永奕抱了起来,坐回沙发上。

    乔郭凑过去抓住他的手,笑得眯了眼,喜爱流露,小家伙也抓着他的手,细嫩的手对上粗糙满是皱纹的手,咧开嘴笑,把郭乔逗得呵呵大笑,“你可比你爸爸讨人喜多咯。”

    众人看着这一幕,心思各异,乔立豪最不会隐藏情绪,全部暴露在脸上,看向靳永奕的时候,眼光不喜,大的讨人厌,小的也是!

    这么小就有心计。

    温舒韵拿着一个小碗,里面装着一些苹果泥,走到沙发上坐下来。

    靳永奕看到妈妈就开始笑,小胳膊小腿乱动,还往她那边扑,面上就写着两个字,“抱我。”

    “坐好!”靳绍煜可没那么温柔,抬手就往他屁股上招呼一下,小孩子细皮嫩肉的,虽然没用多大力气,但也疼啊,乔郭狠狠瞪了他一眼,“他还小,你和他说他又不懂。”

    靳绍煜没反驳,但他怀里的靳永奕已经乖乖坐好,也没哭没闹,就在看着温舒韵,还看着她手里的小碗,皱着眉头可怜兮兮的神情很惹人怜爱。

    温舒韵拿出纸巾帮他拭擦了下口水,然后给他喂,不用她说,勺子还没放到他嘴边,小家伙已经张开嘴,就等着投喂,把她惹笑,“小馋鬼。”

    靳永奕吃下去,还要伸手去抓她的手,笑得露出两颗小乳牙。

    “也不知道像谁,真会笑。”乔立豪已经走开了,姚茵晴看向几人,热络般说着,试图插入话题。

    夸她孩子,温舒韵还是很给面子,又给靳永奕喂了一口,轻声道,“像他爸爸。”

    吃了一顿饭,各自回到自己房间。

    靳绍煜进去洗澡去了,温舒韵抱着靳永奕在阳台上坐着,今天天气很好,微风徐徐,两人坐在吊椅上,小家伙对这个吊椅很好奇,一直抓着边缘,左顾右看,大眼转来转去,懵懂的模样,很是可爱。

    “亲妈妈。”温舒韵对他是喜欢得紧,动不动就要凑上去,每次都要克制自己不捏他胖嘟嘟的脸蛋,因为被沈映蓝骂了,据说这样对小孩不好,很容易流口水。

    小家伙被她扶着站起来,这句话听了太多遍,小嘴就凑了上去,将口水糊了她一脸,整个人还乐呵呵的,伸手去抓住她,嘴里咿咿呀呀说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语言。

    靳绍煜出来就看到那个臭小子吃豆腐的画面,每次看到这个画面都让他对他好感全无,真是想多疼爱一点都不行。

    可爱?

    呵。

    烦人精。

    温舒韵抱着他,笑得开怀,身子额头去抵着他的头,“嘟嘟好乖。”

    嘟嘟是她给他起的小名。

    小家伙虽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小孩子对情绪还是比较敏感,也知道是好话,往她怀里凑,抓着衣服就往上蹭,咧开嘴。

    妈妈身上好香。

    还未等他多蹭一会,身子被人抱起来,靳绍煜淡淡的语气传来,“去洗澡,一会该睡了。”

    “好,那你抱着他。”温舒韵挣了起来,亲了靳永奕一口后才往里走。

    靳永奕拉着脸,一脸难过便往她那边扑,双手还摇晃着,却被靳绍煜抱得紧紧,等到她进浴室后,小家伙被他放在床上,面无表情看着。

    又开始大眼瞪小眼,小家伙趴着,昂着他的头,嘴里突然吹起了泡泡,晶莹的口水一直流啊流,靳绍煜脸一黑,十分嫌弃。

    小家伙见他没理自己,向前爬了爬,往他衣服上蹭,吚吚呜呜叫着。

    靳绍煜看着自己身上软软的肉团,直接领了起来,放在一边,警告道,“就趴那!不许过来。”

    手还没伸回来,小家伙又爬了过来。

    阴沉着脸,领回去。

    又爬。

    他咬着牙,床上全是这个家伙流的口水,脏死了。

    小家伙还以为爸爸在和他玩,咯咯咯笑出声,伸出小胖手拍他,还要凑过去亲他的脸,靳绍煜忍无可忍,还要克制不把他丢出去的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