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3: 金雀奖颁奖典礼
    ,精彩小说免费!

    林嘉恒最近很烦躁,准确来说,他都不知道自己在烦躁些什么。

    下班,去一趟健身房,两个小时后到家,此时天色渐黑。

    习惯性看一下对门。

    以往的时候,他回到家,十次有三次会在门口遇到她,有四次会以各种理由敲门,笨拙的理由让他都懒得拆穿,还有三次会在第二天早晨看到她,然后一起乘电梯下到停车场。

    现在已经连续很长一段时间没见人。

    房门也没被敲过。

    之前觉得烦,现在又觉得有点寂寞,对,寂寞这个词出现了他身上。

    卿一目的性很强,说实话他不是很喜欢,摆脱这样的束缚,对他来说应该是一种放松才是,现在却没有一点放松的感觉,心底甚至有些渴望。

    渴望什么?

    他说不清。

    “两个月能养成了习惯?”林嘉恒伸手开门,嘀咕着,又安慰着自己,“那就再用两个月回归正轨吧。”

    最近医院正在改进,大规模引进国外先进技术,他也忙得糊涂,毕竟他的身份不仅仅是一个外科主任,这是林氏旗下的企业,医院和医学研究这方面,还是得他管一些。

    另一边。

    灯光迷离的酒吧,各色各样的男男女女随着音乐舞动着身姿,释放着原始的情绪。

    “走,去跳一下。”黎雅拉着卿一,在她耳边喊了一句。

    音乐劲爆,她整个情绪已经被鼓动起来,浑身细胞都在叫嚷。

    “不去,你自己去。”卿一又喝了一杯,情绪并不高。

    “不就是一个男人吗?男人嘛,要多少没有?”黎雅也坐了下来,“你这次都派出国这么长时间,你看,电话也没有,短信也没有,摆明就没放在心上,我们就不用倒贴了。”

    闻言,卿一觉得心口十分闷,很闷很闷。

    她回来是去找过林嘉恒的,敲门没人在,去了趟医院,被告知开会去了,没看到人。

    上一次被那样说,她也觉得自己挺犯贱的。

    “他又不是没你的手机号,这么久没个电话,对你肯定也是没感觉,要是有感觉也不会这样呀。”黎雅继续说着,“别那么想不开,男人嘛。”

    “我只是不想认命。”卿一缓缓喝了一口酒,叹气一声。

    她不是小孩,心中也已经没有童话,更多的还是理性,现实很残酷。

    “其实联姻没什么不好。”黎雅瘪瘪嘴,“我啊,最近老头子在安排了,我没你那个能力,所以更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就那样吧,最好能相敬如宾,实在不行就各玩各的。”

    卿一沉默。

    以往她也觉得应是这样,没什么不好,也没什么不对。

    林嘉恒的出现改变了她的认知。

    一辈子那么长,生活那么苦,找个喜欢一点的人,是不是可以过得轻松一点?

    “我看到一个挺帅的帅哥,诶。”黎雅眼底一亮,站起身来,拍了拍她的肩,“我先走了,有猎物出现了,你在这里等我哈。”

    这一去,就是一个多小时。

    卿一正在和温舒韵聊天,她一向不是一个把情绪随意说给别人听的人,聊天的内容了很正常,温舒韵给她发了一个靳永奕在玩的视频。

    画面里,小家伙看着镜头,大概对妈妈手里这个玩具很新奇,伸出走去抓,没抓到,温舒韵笑着往后移,他又往前爬,不断爬着,一直到床边,有点害怕了,不敢走,瞪大眼睛,看向镜头,温舒韵给了他一个小车,他眯着眼笑了。

    别提多欢乐。

    刚刚还皱着眉,小孩子变脸真是快,眼底的清澈渲染了卿一,她眼底柔了一些。

    “小孩似乎也没那么讨厌。”她打出这句话,发了过去。

    “不讨厌啊,他是我每天快乐的源泉。”温舒韵很快回了她这句话。

    卿一轻笑,都说女人一旦生了孩子,会迅速成长,她一直都不觉得会是这样,生孩子对她来说,似乎是一件任务,完成就可了。

    “你一个人?”一位衣冠楚楚的男人走了过来,说着便坐了下来,看向她出口,带着一个金丝眼镜,看起来彬彬有礼,气质儒雅。

    卿一将手机收了起来。

    这种事情她不是第一次遇见,平日里没事的时候,她喜欢来酒吧消遣,长得本身就不赖,各色各样搭讪的人都见过,点了点头。

    “心情不好?”那个男人有出口询问。

    “哪里看的出来?”卿一饶有趣味反问,眼光瞥向他左手无名指,上面没有婚戒,倒是有一圈肌肤与周围不一样,显得略带一些,眼底露出一丝讽刺,很快便消去。

    “你写在脸上。”他上扬嘴角,缓缓出口,“愿意说说?或许我是个不错的聆听者。”

    “有家不回,来这里当聆听者?你老婆知道吗?”她往后依靠,对他出口。

    那个男的抬杯的手顿住,刚要辩解,对上她讥诮的眼神,一下变了脸,站起身来就走了,卿一还清楚看到他脸上露出的恼怒和不甘。

    唯独没有愧疚和不安。

    家中有妻子和孩子,私生活却如此混乱不堪。

    像黎雅说,挺多各玩各的,互不干涉,可这样的婚姻,以前以为很正常,现在令她感到恶心!

    手机上,李琪发来短信,她瞥了一眼,整个心情又阴沉不少,糟糕透顶了。

    黎雅走了回来,挑眉看向她,“不错,滋味不错,差点受不住了。”

    卿一看向她,“这么快到手了?不带过来喝一杯?好歹休息一下。”

    “他陪她女朋友来的,留了电话号码,下次约。”黎雅喝了一杯酒,有些气喘,“渴死我了,他体力不错,最起码还不至于让嫌弃,下次可以考虑再约。”

    “…”卿一看向她,没接话。

    黎雅觉得不对劲,转身便看到她探究的神情,顿了顿,继续吃着她的西瓜,假装漫不经心,“这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现在的社会嘛,谁身上没压过几个人,我得趁着结婚前好好玩。”

    “我还有事,先走了。”话音未落,卿一拿起包,直接就往门口走。

    “诶。”黎雅感觉莫名其妙,也要跟上去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人。

    富海公寓。

    卿一很久没回这里了。

    因为想要制造偶遇,她迅速买下他对面的精装房,那件事之后,她搬回原来的地方,然后出差出国参加调研又出差,忙得昏天暗地,才没闲下来几天,又想起他了。

    再后来,去逛街,和黎雅去酒吧,然后,一时脑抽,又来到了这里。

    望着那扇门。

    以往,她可以装疯卖傻,拿着点来的外卖,故意弄坏的遥控器,肆无忌惮去找他,自信膨胀,上一次被狠狠伤,如同被当头一棒,把她打醒。

    难堪不已,自尊也被伤了。

    再不济,她都是卿家的大小姐,不至于被人这样挑剔,也没人敢挑剔她,林嘉恒是第一个。

    不知道站了多久,门突然开了,她来不及闪躲,僵硬在那。

    林嘉恒也没想到会遇到她,眼底明显一亮,很快便消逝,仿佛没有过这个情绪,上下看了她一眼,神情还是一如既往冷漠,冲她点点头,难得开口,“现在才回来?”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

    他的睡觉时间都要到了,而她刚刚下班?

    “恩。”卿一抓着包,也没多说,林嘉恒自然也不会率先开口,那副样子在她眼底,就是漠不关心,倘若他现在反应多一点,她都觉得还有希望,刚刚的悸动又慢慢冷却,掏出钥匙打开门,走进去关上门。

    这下轮到林嘉恒蒙圈了,之前都是她挑起话题,非得问他一些有的没的问题,现在连问都不问了?

    他还特意观察了一下,她不是没来和她打招呼,也不是两人没遇见,是她根本就没回来,根据没回这里,那个房子已经很久没住人了。

    去哪了这么久?

    他心底也升起一股闷气,忘记了自己要去停车场车里取资料,“砰”一声,也关上门。

    ——

    一年一度金雀奖颁奖典礼在a市举办,受各方关注。

    像这种颁奖典礼,又是明星大展风采的时候了,走红毯向来是一道不容错过的风景,也是记者们捕抓热点和爆点的时候,明星各有手段,他们的镜头要准备好。

    今年,最受关注的就是《阴阳相隔》这部影片,简直是一匹黑马,后来居上,将其他电视剧远远甩在后面,获得一众好评,提名多个奖项。

    其中,温舒韵提名最佳女主角,靳绍煜则提名最佳男主角,黎斌提名最佳导演,还有赵雅儿提名了最佳新人奖,可以备受关注的一个剧组。

    此外,温舒韵从生产之后,距今半年,没有参加任何活动,也没有在媒体中露出过面,除了微博在更新,没有作品,也成了媒体关注的对象。

    明星陆陆续续走上红毯,赵雅儿穿着白色抹胸长裙,显出前凸后翘的身材,身上气质更加从容,对着镜头,露出微笑,大方得体,手挽着席贤瑞,往里走。

    身后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

    “下一辆车是谁?”

    “温舒韵和靳绍煜了吧?”

    “这车牌,恐怕就是了,赶紧赶紧准备。”

    车门被打开,靳绍煜先下车,他身着深蓝小格风格西装,笔挺的西装勾勒出完美的身形,举止间,尽显矜贵优雅,走向另一边,伸出扶着温舒韵。

    她还未走下车,闪光灯不断,记者不断往那边挤,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画面。

    温舒韵低着头,弯腰下车。

    一阵惊呼倒吸传出来,她先伸出一条细瘦笔直的腿,白皙嫩滑,脚上踏着一双细高跟,下了车,她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

    只见她身穿黑色紧身一字肩短款裙,领口裁剪别致,凸显细长的脖颈,展现身材的收腰设计,彰显优雅气质,宽松垂掉感显示曼妙身姿,她手上拿着一个精致的包包,无名指上的钻戒在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站在靳绍煜身边,娇美又不是妩媚,十分登对。

    听着动静,走不远明星都偷偷瞟了几眼,眼底也是十分惊艳,温舒韵一点都不像结婚生过孩子的女人,不光光是身材看不出来,她脸上洋溢着美艳又带着自信,在人群中也能第一眼就吸引着别人。

    记者手中的快门声都不带停,比起其余明星“露”、“摔”,这个简直强悍太多,拍到分分钟上头条好吗?所以都争先恐后往两人身上拍。

    两人一出现,拖走了大部分的关注度,记者手中的快门键就没挺多,盯着两人就拍,让一众明星恨得咬咬牙,他们为了获得一些关注度,从头到脚都是精心打扮,这下都没派上太大的用场。

    温舒韵挽着靳绍煜走上红毯,停下摆了几个姿势让记者拍,然后才往里走。

    走完红毯,到了颁奖大厅,两人坐在前排。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出现在镜头下,我觉得自己能力退化了,笑得脸都僵了。”温舒韵轻坐了下来,看向他,“我腿也有点酸了。”

    生完靳永奕,她为了进入母亲这个角色,每天都在忙于各种学习和照顾他,还有塑造身形,调整心态,整整半年没有出现子在公众视野了。

    “今天又是这么大的场合,幸好你在,特别安心。”她又接着出口,笑得眉眼弯弯。

    “啧啧啧,听到了不该听的话。”黎斌摇着头,看向两人,挑眉感慨了一句,“注意场合啊,网友说的话也不是依据啊。”

    狂撒狗粮二人组。

    没毛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