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跳梁小丑罢了
    郝文一喜,顿时伸出手来一抓,以他灵台境六品实力,真气以虚化实,凝聚成一方巨大手掌,一把抓去。

    两只小萝莉修为颇有长进,但依旧是练气期层次,只是灵兽天生五感敏锐,对于危机有极强的感应能力。

    两人小身子一抖,顿时感觉到一股危机感袭来,身形一扭,也不管散落一地的葵瓜子,化出原形仙鹤,扇着翅膀便朝山顶飞去。

    “峰哥哥,救命啊!”

    两只小萝莉一边逃跑,一边使劲嘶喊起来,千雪峰山间寂静无比,声传很远。

    郝文脸上泛起一丝残忍表情,大手化爪为掌,从上而下,一巴掌拍下去,将两只小萝莉打下天空。

    他下手极有分寸,两只小萝莉伤而不死,要不然以她俩实力只怕是早就一命呜呼了。

    郝文再次化掌为爪,大手搂住两只小萝莉便拉了过来。

    “不要啊!救命啊!”月儿夜儿吓得瑟瑟发抖,平日里玄机门里谁不是宠着她们,让着她们的,根本没见过这种场面,顿时哭泣起来。

    “乖,跟哥哥我回去,哥哥会让你们舒服的!”月儿夜儿越是哭泣,郝文反而更加兴奋。

    周围弟子看了他这模样,不由苦笑道:“唉,郝师弟这兴趣,一般人真是难以理解!”

    “哈哈哈!”郝文畅快的笑了笑,这一趟不问其他的,光是两只小萝莉便已经值了。

    抓回来,今天晚上就能好好享受一番了。

    抓回来!郝文的心中如此想到,但是却感觉到幻化而成的大手似乎不太听自己的指挥了。

    咦!我的身体能离自己的手臂这么远吗?

    “郝师弟!”数声费力呐喊,让郝文觉得,天空仿佛下起了雨,滴落的雨水顺着头顶滑落,遮住了双眼。

    疼,浑身都疼,郝文挣扎着扭过头去,看了一眼右臂,咦,我的手呢?

    接下里,他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人镶嵌在石壁之中,浑身骨头碎裂,剧烈的疼痛夺走了他唯有的知觉。

    “你们是什么人,敢来千雪峰撒野,玄机门的门规不懂吗!”

    玄机门门规,门中弟子可争斗不可厮杀,玄机门规是铁令。

    “王八蛋,我要替郝师弟报仇!”一人悲愤的喊道。

    他提起一口长剑冲了过来,林峰面色发厉,一巴掌拍去,这名弟子不过灵台四品境界,哪里挡得住他这一掌,顿时被掀翻在地,整个人身子骨错位,疼得直抽抽。

    “小子,敢惹我们万剑派,你找死,给我上!”那郭师兄一见折了两名师弟,本来还有些畏惧,可一探查,发现对方不过灵台境修为,顿时发狠道。

    林峰气息沉重,转头看了看月儿夜儿,两只小萝莉从小在温室中长大,哪里受到过这种惊吓,平日里大家疼她们都来不及。

    此时惊吓过度,两只小萝莉眼神有些呆滞,互相抱在一起,不断的哭啼,那模样让人心碎。

    “狗屎万剑派,什么玩意,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都不好使!”林峰大喝一声。

    提起青玄剑冲杀进去,右手持剑,左手挥掌,林峰整个人犹如盖世魔神一般。

    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何况是林峰,在这个世界,林峰是孤独的,所以从一开始遇到的大师姐或是月儿夜儿,对林峰而言,都像是家人一般的存在,十分的重要。

    看到两只小萝莉的模样,就莫名心疼,更是心慌,若是来得晚了,会不会发生更不好的事情,这些事情留给两只小萝莉的阴影会有多大。

    怒,怒,怒,怒,怒上心头!

    千峰剑法不留情,玄天九变不留手,林峰化身魔神,冲杀在人群之中。

    一剑斩去,便有人身体某部位分离,一掌攻去,便有人半身经骨碎裂,什么练气境灵台境,在此刻林峰的眼中都是一样。

    一剑一个,一掌一个,鲜血染红了衣裳,犹如一匹狼入了羊群。

    万剑派过家家一样的法宝,只能在林峰身上留下两声脆响,连丝毫痕迹都留不下,他们使劲吃奶的力气,挥出的一掌,软绵绵的不像话。

    一百多号人鬼哭狼嚎,受伤的倒在地上瑟瑟发抖,没受伤的拼了命的逃窜。

    林峰根本不下死手,若是一下子毙命也就罢了,可林峰满心怒火,只伤人,不杀人,不是所谓仁慈,而是要对方体会更大的绝望。

    有弟子实在忍不住,掏出身上携带的发信法宝,嗖!一声长啸贯彻天空。

    紧接着,嗖!嗖!嗖!

    长啸声连绵不绝,此起彼伏,就像是在交织一场音乐会一般。

    可只有万剑派的弟子明白,那是一声声救命的骐骥。

    “畜生!你不是人,玄机门怎么有你这种残忍的畜生,等许师叔来了,必然会我们主持公道,把你大卸八块!”

    有弟子眼见信号弹射了出去,心头顿时放松下来,狠厉的威胁林峰。

    “滚你妈的蛋!”林峰抬手就是一巴掌扇过去。

    那弟子犹如利箭一般飞射出去,整个人嵌入石壁之中,气息时有时无,这还多亏了他是灵台境界,若是一般练气期弟子,这一下不死才怪。

    轰轰轰!

    几道身影疾驰而来,当先便是许良晨,其后便是慢悠悠的空虚子。

    “竖子,你该死!”一见眼前情景,许良晨一掌挥去,恢宏掌力强势不已,这许良晨竟是元婴九品修为。

    咳咳咳咳!几声轻微的咳嗽声传来,许良晨那道掌力竟然霎时间瓦解。

    他神色狠厉转头一扫空虚子,怒道:“空虚长老,这是什么情况,你玄机门必须给我一个交代,要不然我万剑派必然血洗玄机门!”

    空虚子半眯着的眼睛,微微抬起了一点,眼角余光扫过许良晨,心下不禁笑起来,血洗玄机门,真是好笑,看样子万剑派近些年来膨胀的很厉害嘛。

    血洗玄机门,就连幽冥海都没这个胆子说出这句话。

    五大仙门立足大千世界何止千万年,所拥有的底蕴无数,哪怕是同为五大仙门,想要灭掉其中一个传承,没有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觉悟,也休想成功。

    万剑派,哼!跳梁小丑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