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杀普尔曼!
    轰!

    一道闪电从天际落下。

    倾盆大雨中,冷山城的人们,只听天空中一道惊雷响起,旋即,远方传来的回音中,爆发了一轰地一声巨响!

    普通人还不明所以,但城中的强者们都被惊动了,一道道身影,自不同的地方飞掠而出,跃上了城墙,向着南方看去。

    “是圣域强者的战斗!”

    远方,大雨仿佛被一道无形地力场阻挡,当视线投射到那边的时候,能看到的,就只是一团扭曲和模糊。

    这正是圣域战斗的典型特征。

    可让大家骇然的是,这战斗力场实在太过庞大了。

    那绝不仅仅只是一个圣域的战斗,很可能是七八个,乃至十几个圣域的混战!

    那一刻,所有人都感觉心跳加速,背心直冒冷汗。帝国的圣域强者,没有一个是大家不知道的。尤其是南方,数都数得过来。

    什么时候,出现如此多的圣域,而且还在这里大打出手?

    而更让大家揪心的是,谁也不知道这些圣域是为什么打起来,更没人知道,在这场战斗结束之后,胜利者会不会来冷山城,如果来,又会做什么。

    可担忧是担忧,却没有一个人胆敢过去查探究竟。

    这种层次的战斗对他们来说,实在太可怕了,根本不是他们的力量能够抗衡的。就连旁观受到一点波及,恐怕都是形神俱灭的下场。

    大家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

    ……

    轰!

    普尔曼的身体从空中坠下,如同流星一般,将大地砸出一个大坑。天空中,高高跃起的星王,还保持着大锤下击的姿势。

    无尽地狂风,随着爆开的空气,而猛烈回抽。

    巨大的声响震耳欲聋。

    尽管身体的每一个骨头都仿佛要断掉了一般,普尔曼也没敢在地坑中多呆半秒钟。

    几乎是一触地,他就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弹身而起,往外冲杀。

    可他快,还有更快的。

    一道红色的身影阴险地横冲过来,猛地撞在普尔曼的身上。

    砰!空气炸开,普尔曼的领域如同风中的火烛一般,猛烈摇晃着。他双臂交错,抵挡着班克萨尔的撞击,身上原本就已经破烂的衣服,在狂风中被炸成了一缕缕破布。

    一秒钟之后,随着普尔曼的领域猛然收缩,他身体皮肤爆开一条条血口。

    鲜血喷射!

    而这个时候,天空中,三只骨龙已经俯冲而下。

    三种不同的龙焰,直接将普尔曼整个人都笼罩了。他的衣服,他的毛发,他的皮肤,在这恐怖地高温以及剧毒腐蚀之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烂。旋即又在领域规则之力的支撑下恢复如初。周而复始,直到俯冲的骨龙拉起身躯。

    “走!不能呆在这里,一定要冲出去!”

    这一刻,普尔曼的脑海中就只有这一个念头。

    他双目赤红,状若疯癫——直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感觉自己是陷入了一个离奇得难以置信的噩梦。

    十六年前,红衣大主教普尔曼就已经是天梯二十阶的强者了。

    而十六年之后,虽然保守莲花地狱惩戒的煎熬,但普尔曼的实力也因此得到了更大地提升。现在的他已经是天梯四十七阶强者了!(注1)

    传言天梯九十九阶,能达到四十七阶,普尔曼的实力已然能在红衣主教中排行前十。

    除了天国圣使,教皇,以及魔法山的亚伯拉罕,黄金龙兰里斯家族的西泽这类顶级强者之外,天地下能取他性命的人,寥寥可数。

    正因为如此,他才如此从容地在冷山城等候着罗伊。

    可让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这个十六年前从自己的手中溜走的小男孩,如今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如此恐怖的怪物。

    年仅十**岁,他就已经堪比圣域的实力,而且还拥有如此多,如此恐怖的追随者!

    这也是最让普尔曼发疯的地方。

    按照大概的比例来计算,一只十一级恶魔,就堪比一个初级圣域了。

    而罗伊单单是十一级的恶魔,就有八只!

    被八只十一级恶魔围攻,即便是以普尔曼的实力,也会感到吃力。若是再加上那只十二级恶魔的话,他纵然能重创对方,杀掉其中的大半,自己也是必死无疑!

    可罗伊不光拥有恶魔,还拥有三只骨龙,以及那个身体和面目隐藏在铠甲里,手持重锤,拖着一根粗壮尾巴的恐怖武士。

    三只骨龙的实力,都和那十二级恶魔差不多。

    而那铠甲武士,更远比他们凶残!

    普尔曼甚至深深地怀疑,这重甲武士是一只穿梭中已经灭绝的比蒙!

    这样的阵容,已经不止是用豪华来形容了,即便是放在这个世界最顶尖的势力当中,也没几个惹得起,可偏偏,竟然出现在一个少年的身边。

    而更糟糕的是,自己就这么懵然无知的一头撞了上来。

    这一刻的普尔曼心头充满了懊悔和恐惧。

    当他从北方一路走来,走到冷山城头,放眼南望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是这个少年命运的主宰。可现实,却狠狠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现在的他,更像是一个被暴徒蹂躏的弱女子。

    逃!

    这就是普尔曼此刻唯一的念头!

    砰!骨龙的龙焰刚过,普尔曼就脚下一蹬,身体在炸响声中腾空而起,向冷山城的方向冲去。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支冷箭和一把飞斧已经接踵而至。同时,摩顿已经绕到了普尔曼的背后,阴险地一剑刺向他的背心。

    更外围,八只十一级恶魔领着七十二只十级恶魔,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包围圈,封死了他所有的去路和选项。

    砰砰砰砰……一连串爆竹般的声响中,普尔曼连遭重击。

    毕竟是双拳难敌四手,他挡得住前面,就护不住后面。围攻之下,他整个人如同一个被丢进了乱棍中的破布娃娃,被打得飞来飞去。

    几秒钟之后,普尔曼轰地一声,再次砸落地面,整个人已经不成人形。

    ……

    ……

    教廷山上,教皇尼古拉斯半眯着眼,看着自己面前桌子上一根蜡烛摇曳地烛火,瞳孔中,仿佛有万千光芒变化闪烁。

    忽然,烛火猛地爆了一下,旋即变得微弱起来,一副眼看就要熄灭的样子。

    尼古拉斯伸出枯瘦如柴的手,靠近烛火。

    而与此同时,南方的魔法山上,亚伯拉罕手中的魔法书陡然爆开,化为飞灰。

    他抬头看向天空。

    原本有无尽地彩云,伴随着清越嘹亮的圣歌,从北方天际蔓延而来,而随着魔法书的爆开,仿佛时光倒流一般,彩云飞退。

    天空一碧如洗。

    尼古拉斯的手缩了回来,没趣碰那根蜡烛。

    他闭上了眼睛。

    而更远的地方,奥斯汀回到了实验室,拿起工具,开始继续手里的实验。

    ……

    ……

    无形的力场消失了,倾盆大雨终于落到了这片土地上。

    四周的树木都已经被摧毁,就连一座小山坡也已经被削平,地面上,满是大大小小的坑洞。雨水打在泥土上,没一会儿,就已经是一片泥泞。

    不远处的河水,恢复了流淌。汹涌湍急的河水冲刷着两岸,河面在雨中泛起万千涟漪。

    罗伊静静地注视着躺在地上的普尔曼。

    普尔曼的领域已经完全消失了,整个人面目全非,左脚断了,右手粉碎,身上到处都是恶魔和骨龙的抓痕,胸口更是被星王一记重锤砸得凹陷了下去。

    这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次蓄意且冷酷地谋杀。

    在罗伊追随者们的围攻下,自始自终,普尔曼都没有还手之力,也没有逃生的机会——他被用一种缓慢渐进地虐待方式,一点点剥夺了战斗力,最终如同一块烂肉,摆在了罗伊的面前。

    一直袖手旁观的罗伊,缓缓走到普尔曼面前,居高临下地凝视着他。

    “滋味如何?”

    普尔曼张张嘴,却没有声音,只有低沉地荷荷声和冒出来的血沫。

    “很高兴,你把自己送到了我的面前。让我不用去找你报仇,”罗伊笑着道,“作为你这么体贴的回报,我为你选了这么个葬身地,你应该很满意吧?”

    “你……”普尔曼张了张嘴。

    “我什么?”罗伊走近了一步,侧耳细听。

    而就在这时候,普尔曼陡然暴起,伸手扼向罗伊的咽喉。

    这么久,他就只等这一个机会!

    从战斗爆发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冲出去,更不可能逃得掉,不过,他知道这少年有多恨自己。

    因此,他要做的,就是制造这么一个机会。

    他相信,这个自始自终站在战圈外的少年,一定会亲手结果自己。

    而这一刻,终于被他等到了。

    虽然身体被打得很惨,但普尔曼保留了最核心的一点力量,这一刻爆发,足有他全盛时期大半的战斗力,击杀一个全无防备的大光明三星骑士,如同杀鸡!

    可是,就在普尔曼仅剩的一只手,已经触摸到了少年的脖子一刻,他的目光却扫见,四周的追随者脸上浮现一丝讥讽地笑容,连动都没动。

    怎么?!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他就觉得背心一凉,旋即,一把长剑从胸口直透而出。

    普尔曼呆呆地看着胸口的剑尖,然后茫然地抬起头。

    他的手,已经勒住了脖子,可是,那却不是那少年的脖子,而是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的脖子。

    男孩静静地看着他,就如同十六年前冰霜河畔一样,天真清澈的眼神中,充满了讥讽。

    耳畔,传来了罗伊的声音。

    “算盘打得挺美,不过你真的很天真呢。”

    罗伊猛地一抽剑!

    嘎嘎……

    普尔曼的喉咙发出两声意义不明地声响,目光绽放出强烈地不甘,旋即,合身扑倒在泥泞中,溅起一滩泥水。

    他侧着头,黑暗袭来,瞳孔中的最后一点光亮,化为死灰。

    ……

    ……

    光线暗淡的教堂中,教皇尼古拉斯二世闭目而坐,宛若一尊没有生气的雕塑。

    几名红衣主教寂然而立,脸色铁青。

    桌子上的蜡烛,熄灭了。

    。

    。

    。

    。注1:之前有两个人的力量体系不对,一个是摩顿,一个是斯蒂文森,脑子抽了,把九十九级设定的天梯想成了九百九,所以,这两个天梯除以十。

    另外,欢迎大家加我公众号,未来类似问题和讨论可以在那里交流,另外有我自画像看哦。裁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