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火山
    雨一直在下。

    罗伊站在雨中,静静地注视着普尔曼的尸体。

    眼中的赤红,渐渐淡去,可心头的痛苦和仇恨,却并没有随着普尔曼的死而消失。相反,冰霜河畔的那一幕幕在一遍又一遍地回放中,变得愈加清晰,愈加刻骨铭心。

    那是一个两岁多的小男孩,所遗忘的记忆。

    他开始记事的时候,人生的印象就是无休无止的流浪,就是冰天雪地,严寒酷暑中的磨砺,是饥渴,是疲倦痛苦,是哭着握着刀,捅进凶猛野兽的身体,是在丛林中追逐,是满身的伤痕,也是在市井,在贫民区,在骗子小偷中的厮混学习。

    威廉给了他一个没有解释的残酷童年。

    但罗伊的心,却是开朗自由的。

    他会在受伤之后,刚刚能下地,就跑去看自己藏在树洞的小宝箱。

    那里面有他捡到的漂亮石头,奇特的植物,自己掉下的牙齿,雕刻的小木偶,小刀,以及偷偷攒下的几个铜撒尼。

    他会和奥利佛一起去打猎。

    把那只不分物种的色狗从兔子身上拉开,然后美滋滋地生火烧烤,和奥利佛你一口我一口。

    他每到一个地方,就兴高采烈地和周边的人交朋友,他会领着一帮小矮人到处闯祸,会学着野人骑在马上嗬嗬乱叫,用动物的骨头做长矛,光着脚丫在野地里奔跑。

    他不知道威廉爷爷为什么要他学那么多东西,不知道为什么要像训练一个战士一样训练自己,即便是后来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他也总觉得一切跟自己隔着很遥远的距离。

    这个罗伊,不是那个罗伊。

    自己背负的,是不属于自己人生的仇恨。

    然而,当他在诺伊奥坦斯的魔法塔里,穿过历史长河,目睹目睹或者一切之后,血液中那个一直沉睡的罗伊,苏醒了。

    而今天,当他将手中的剑,刺入普尔曼的背心的这一刻,两个罗伊,合二为一。

    人生前后的记忆,在这一刻融合在一起。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仇恨在心头涌动,但罗伊的脑子却很清醒,很平静。

    罗伊很感激威廉爷爷。

    正因为老人从来没有灌输那些东西,因此,此刻的他才不会像许多人一样,被仇恨扭曲了心灵,蒙蔽了双眼。

    报仇是让那些应该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的人付出代价,而不是自己区承受痛苦。

    雨水,淋湿了罗伊的衣服,淋湿了他的头发,顺着他的脸庞和脖子往下滑落。

    而脚下,普尔曼侧头伏在泥泞中,鲜血随着雨水流出来,形成一条条红色的小溪流,向四面八方扩散,在积水中晕染开来,旋即被雨水冲淡。

    似乎是没想到自己会如此轻易地死在这里,普尔曼的眼睛依然睁着。

    死不瞑目!

    对于他这样这样很重要的人物来说,这种简单的死法,是对他人生的巨大嘲讽。原来,拥有滔天权势,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红衣大主教,当世强者,在这冷山城外的野地中,也不过跟市场屠夫刀下的一只猪没区别。

    罗伊就这么干脆利落地宰了他,没给他比一只猪更多的尊重。

    裁决之剑上,最后一丝血迹顺着雨水滴落,罗伊手一抖,长剑挽出一朵剑花,在旁边的一块岩石上刻下两行大字。

    “十六年前,冰霜河畔。”

    “这是只第一个!”

    收了长剑,罗伊扭头看向自己的追随者们。

    摩顿已经消失在雨中,香香靠在一棵大树下,铁老族长盘腿坐着,三只骨龙难得地老老实实,星王被包裹在严实厚重地铠甲下,宛若雕塑,而恶魔们则散发着熔岩的气息,雨水落在它们身上,顷刻之间就被蒸发。

    大家都沉默着。

    “我们走吧。”罗伊笑道。

    看见少年并不当一回事的笑容,看见那双恢复清澈的眼睛,就如同解开了什么禁制一般,气氛一下就活了起来。

    三头骨龙纷纷凑上,一边走,一边得意洋洋地表功,恶魔们叽里呱啦,比划个不停。

    香香嫣然一笑,身形在林中消失。矮人族长打开酒壶,灌了一大口酒,深深地看了岩石上的字,扛着战斧离开了。

    一个祷时之后,有几个胆大的冷山城强者相约着,一同到了此地探查。

    当他们看见普尔曼的尸体,再看到岩石上的字时,所有人的眼皮都猛地一跳,眼中闪过一丝极度惊骇的眼神。

    当年那桩惊天动地的公案,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可是涉及到皇室、教廷、宰相唐纳德、战斧骑士团雷诺家族以及法林顿公国这些顶级势力的大案啊。

    这其中,随便一方跺跺脚,都是一场地震。

    而这桩公案中所涉及的利益分配关系纠葛,其背后的明争暗斗阴谋诡计,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一片漆黑,光是想一想就让人背心发凉。

    再加上当年萨拉在冰霜河畔留下的血咒……

    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一刻,每一个人都只觉得毛骨悚然。

    原来,教廷竟然是凶手……至少是其中之一!

    而死去的这个圣域苦修士,还只是一场报复的开始……那个神秘的复仇者,目标该是何等恐怖?!

    当年的秘密,就这么掀开了冰山一角!

    所有人都知道,出大事了!

    就像一座被无数人拼了命死死压制住的火山,在酝酿了十六年之后终于喷发,必将山摇地动,天地变色!

    良久,终于有人做出了决定。

    “回城,让把区主教叫来,这事儿我们处理不了。”

    ……

    ……

    次日,当罗伊踏上空魔船的时候,冷山城已经彻底陷入了混乱之中。

    军队大量调动,领主骑士如临大敌,城中教堂大门紧闭,教廷的信徒助祭修士神甫主教,个个神色惶然,更有不少人从外地连夜赶来。

    普尔曼的尸体被送回了冷山城的当地教堂,身份也已经确认。

    一位红衣大主教死了。

    简简单单,轻轻松松,在一个雷雨交加的下午,如同一只猪一样被人给宰了。

    他的尸体已经完全不成形状。据冷山城的一些强者说,那是一场至少有多名圣域参与的战斗,这位苦修士,应该是被人虐杀至死的。

    随后,消息开始扩散,整座城市,都在议论着昨日城外的这场大战,议论着死去的圣域苦修士和岩石上的刻字。

    已然有各种流言传出!

    最震撼人心也最让人信服的的流言,就是那位消失已久的法林顿继承人出现了。

    十六年来,这个男孩的生死,一直都是一个谜。没人能确定他是死了,还是活着隐藏在某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甚至说不定就生活在大家身边。

    原本所有人都以为他再不会出现了,都认为当年的事情,已经随着历史长河的流淌而湮没,都以为传说中的血咒,不过是没有根据地道听途说。

    可如今,以为不会发生的一切,就这么忽如起来地开始了。

    消息,远比空魔船更快。

    随着无数信隼飞向四面八方,当空魔船在帝都降落,罗伊的脚,踏足帝都土地的时候,整个圣索兰帝国,早已经是天翻地覆。

    .

    .

    .

    。回成都,路上会耽搁,先更一章裁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