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静夜
    直到夜深人静,艾蕾希娅才如同小偷一般,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尽管小心翼翼,但房门的嘎吱声,还是清晰可闻。

    更何况一直等候在房间里的苏珊,抱着膀子,没好气地看着一脸尴尬,双颊晕红的艾蕾希娅。

    下午的时候,这位公主殿下说去花园里散散步,可没想到,等自己去找她的时候,整个城堡都没有了她的踪影。自己找了整整一个祷时,最后才听守卫说,她和那个名叫里奥的先生一起出了城堡。

    知道有罗伊陪着,苏珊倒是不担心她的安全。可她还是没想到,艾蕾希娅竟然到现在才回来。而且,看她的样子,居然还喝了酒

    “你看看你”苏珊一边拧着热毛巾,一边抱怨,“成什么样子了。”

    艾蕾希娅坐在床边,摇晃着双脚,抿着嘴直笑。

    和罗伊一起看了阿道夫入城之后,两人又跟着几近疯狂的人群加入了游行。然后,他们在中途离开了队伍,逛街,看马戏,吃各种小吃,最后还去强者大街的小酒馆里喝了几杯甜甜的朗姆酒。

    今夜的慕尼城,是彻夜的狂欢。

    大大小小的酒馆里挤满了各色各样的人们。有衣冠楚楚的贵族绅士,有穿着亚麻布衣服的平民,有带着毡帽背着褡裢的商人,还有身材魁梧性子粗豪的佣兵。大家聚在一起,热闹非凡。

    艾蕾希娅平常并不喝酒。

    可在那样的氛围下,端着一大杯朗姆酒,然后在大伙儿的起哄声中一饮而尽,竟然让她觉得很过瘾

    如果不是罗伊拦着,只怕她现在早就已经醉倒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艾蕾希娅擦着擦着。就把脸蒙在热毛巾里笑出了声来。

    “怎么了”苏珊好奇地问道,没好气的脸上也不禁浮现了一丝笑意。她都不记得自己有多长时间,没见过艾蕾希娅这么开心了。

    艾蕾希娅脸上红扑扑的,眼睛有些发直,酒精的作用让她看起来有些迟钝,又有些神采飞扬。就像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这一刻。什么公主,什么圣女殿,所有的烦恼似乎都不翼而飞。

    “罗伊”艾蕾希娅吃吃笑着,“那家伙,把整个酒馆的人都喝倒了他还跟人打架哈哈哈哈”

    “打架怎么回事”苏珊急忙追问。

    随着艾蕾希娅颠三倒四的叙述,好半响,苏珊才弄清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因为庆贺胜利,今夜的酒馆人特别多。气氛也特别热烈。一开始,艾蕾希娅和罗伊还躲在角落里看热闹,可到最后,大伙儿都喝开心了,一起拉着手载歌载舞,他们自然不会扫兴,也加入其中。

    虽然用面具遮挡了半张脸,可艾蕾希娅的美丽。依然成了整个酒馆的焦点。尤其是在她在欢呼鼓掌的人群包围下,跳了一段独舞之后。局面就更控制不住了。几乎所有人都在起哄,许多酒客还故意在做游戏的时候联合起来,每每把目标击中在艾蕾希娅身上,让她输了一次又一次。

    唱歌,跳舞,喝酒三样任选。玩得不亦乐乎。

    艾蕾希娅知道大伙儿的作弄并没有恶意,加之心情放松,就多喝了几杯。

    不过,一旁的罗伊看不下去了。身为艾蕾希娅的同伴,如果这个时候他不挺身而出。酒馆的其他男人都不会答应。因此,他不但把后来该艾蕾希娅喝的酒全都挡下了,而且还主动出击。

    一开始,那帮资深酒客和身强力壮的佣兵们,都没拿这个身材单薄的小子当回事。可没想到,这小子喝酒简直就是个无底洞。就连大伙儿联合起来车轮战,也输了个灰头土脸。至少有十几个人当场就被灌趴下了。

    而喝醉了酒,以这帮粗豪汉子的性子,若不打一架简直辜负了如此美好的夜晚。

    先是一帮斗酒的佣兵内讧,然后波及了整个酒馆。女人们或尖叫,或拍手,或咯咯直笑,男人们一脸兴奋,纷纷加入战团。不管眼前是谁一拳头就揍过去。一时间拳脚交错,乱作一团。

    战斗,迅速蔓延到了整条强者大街。

    人们成群结队,哈哈大笑着彼此饱以老拳。

    原本罗伊并没有参与。可随着艾蕾希娅一拳头揍翻了一个冲她傻笑的醉鬼之后,他就被拉下了水。

    然后,艾蕾希娅就躲在罗伊的身后,看他横扫四方。

    酒馆里打架,是没人用斗气战环的。可罗伊的打架技巧何等丰富,力量又何等恐怖。

    一个人扑上来,被他揍翻。两个人扑上来,又飞了回去。然后是三个,五个到最后,这个黑发小子简直成了这场混战的明星。就连那些常常在酒馆里打架的老手,也都纷纷栽倒在他面前。

    打完架,罗伊拉着艾蕾希娅就跑了。两人一路笑着跑回了大公府。

    听完艾蕾希娅的讲述,苏珊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你们真是”

    摇摇头,她都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又拧了一把热毛巾,递给艾蕾希娅,才想起那个词来,嗔道:“胡闹”

    艾蕾希娅咯咯地笑了起来。

    “还笑,”苏珊白了她一眼,说道:“陛下的特使,已经来了。是纹章院首席纹章官萨蒙德阁下。”

    “啊”艾蕾希娅惊讶地站起身来,“萨蒙德大人亲自来了”

    “是啊”苏珊没好气地道,“要不我这么急着到处找你呢”

    艾蕾希娅咬咬嘴唇,眼中流露出一丝喜意。

    毫无疑问,作为爱德华的特使,萨蒙德的到来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宣布皇室对这场战争的有功之臣的奖赏。

    而更进一步来说,褒奖的重点,就是罗伊。

    艾蕾希娅知道罗伊立下的功劳有多大。可她还是没想到,父亲竟然派了萨蒙德不,肯定是萨蒙德大人自己主动请缨来的。

    要知道,在圣索兰帝国,纹章院的地位可高居政阁所有部门之上。

    这个机构,掌握着所有贵族家族的纹章,印记,族谱记录,身份甄别和爵位升降等事务,不但权力极大,而且地位超然。用一句最简单的话来说,就算爱德华一世退位,唐纳德登基称帝,纹章院也还是那个纹章院,首席纹章官也还是那个首席纹章官。

    如果唐纳德敢对纹章院下手,代表所有贵族阶层,由来自于不同地区不同势力的贵族组成的纹章院长老们,立刻就会让唐纳德后悔。

    因此,虽然萨蒙德一直都支持皇室,但爱德华一世对萨蒙德尊敬有加,从来都不会对他发号施令。

    所有人都知道,如果萨蒙德的身份,代表着皇室特使的最高级别了。而要他出动,那一定是出于爱德华的请求,更是出于他自愿的。

    这一次,为了罗伊,萨蒙德竟然亲自担任特使。这让艾蕾希娅惊讶的同时,也对他所带来的旨意内容,充满了期待和好奇。

    “萨蒙德大人怎么说”艾蕾希娅急切地问道。

    “还能怎么说”苏珊笑了起来,说道,“这一次,萨蒙德大人带来的赏赐非常丰厚。具体有什么,明天会公布。不过,说是要把以前欠罗伊的,都给他补上。”

    “难道不应该吗”艾蕾希娅道,“从他在波拉贝尔救了我起,他为帝国立下了多少功劳再丰厚的奖赏也都是理所当然如果不是那次莫名其妙的天罚,这些早就应该是他的了。更何况这次”

    “好好好,”苏珊捂嘴笑道,“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他还是我们公主殿下的守护骑士。凭着这一点,赏赐就该再翻倍一会儿我就找萨蒙德阁下说去”

    艾蕾希娅白了苏珊一眼,也笑了起来。

    她坐回床边,摆动双脚,一脸喜滋滋的模样,显然是为罗伊高兴。

    .

    .微信公众号ctao0202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