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新贵杀威棒
    下午的阳光,愈发的炽热了。晒得南门广场光滑的地砖明晃晃的。看着空空荡荡的招募处,卡恩叹了口气,对身旁的朗德罗说道:“看来,今天的招募就到此为止了。不会再有人来了。”

    “哦,那我们该回去了?”朗德罗把目光从不远处的外地贵族征募处收回来,微微一笑道,“我可是第一次住军营呢。”

    卡恩有些好奇地注视着朗德罗。

    朗德罗是今天第一个来报名的。那时候,征募处才刚刚摆出来。他、雷克和拉里就牵着马,带着行囊,穿着一身宽松的亚麻布便装来到了卡恩面前。

    “卡恩爵士,我们来报名。”

    这就是这位冰星佣兵团著名的大光明骑士唯一的一句话,仅仅用了不到五分钟,他就完成了所有的手续,干脆地在文件上签下字,正式加入南十字星骑士团,成为了骑士团的第一个成员。

    对此,卡恩并不感到意外。

    因为罗伊在庆典上宣布消息之后,朗德罗就在第一时间宣布自己将报名加入。这件事已经传遍了整个慕尼城。

    让卡恩奇怪的是,面对如此冷清的局面,朗德罗,雷克,拉里以及后面赶来的亚尔维斯等人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担忧和不安。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只有他们这些人来报名,对于一个需要征召五百人的骑士团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挫败。

    “你们好像……”指挥着下人收拾好桌椅,卡恩和朗德罗等人并肩向军营里走去,“不怎么担心?”

    “担心?”雷克一脸不解,问道:“担心什么?”

    卡恩指了指远处的外地贵族征募dian。虽然也同样是空空荡荡,可是,那些负责招募的文书看起来却并不着急。不同家族的人,还聚集在一起聊天。不时投过来的眼神,带着几分戏谑和不屑。

    看起来,他们已经是胜券在握。

    “他们啊……”雷克反应过来,然后,众人都笑了起来。

    “爵士,”雷克道,“实话说,我们都是和里奥一起从深▼ding▼dian▼小▼说,.←.▼os_;渊里闯出来的。如果我们不了解他的话,我们今天也不会来。”

    “是啊。”亚尔维斯道,“我们来,可不光是为了报答里奥的救命之恩。”

    “那你们是……”卡恩惊讶道。

    “您知道,在深渊里的时候,有多少人想把里奥拉进自己的佣兵团吗?”雷克问道。

    “多少?”卡恩问道。

    “所有!”雷克回答道。

    说这话的时候,雷克似乎又想起了那个游走在队伍前方,洞察危险的超级斥候,那个破解法阵的魔纹师,那个救下亚尔维斯的权杖,还有那个坐在十二级恶魔肩膀上出现在绝望的佣兵们眼前的奇迹。

    不同的称呼,同一个烟发青年!

    他说道:“可惜,没人能够成功。一开始,我们还想着有机会跟里奥说说这事儿,可后来,我们就放弃了。因为我们发现,他跟我们完全是两个层次的人。以他的天赋和未来,怎么可能是这些佣兵团可以容纳的?”

    卡恩嘴角勾起一丝弧线。

    他当然知道罗伊的真正身份和秘密,可是,他没想到,这些佣兵也看得这么清楚。

    “因此,对我们来说,这根本就是不需要考虑的事情。”雷克笑道,“我们原本以为,既然没办法拉他加入我们,那以后我们就只能看着他一飞冲天。可现在……”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直少言寡语的拉里,就冷不丁来了一句:“现在有机会攀附上他,我们那还不快dian?”

    众人都笑了起来。

    亚尔维斯dian头道:“其实何止我们,当初从深渊里跟着他出来的每一个人,都是同样的想法。只不过,他们需要时间去说服其他人而已。不过我相信,这花不了太长的时间。”

    他转头看了看那些外地贵族的征募处,淡淡道:“如果那帮家伙认为多给dian钱,或者用些手段,就能让我们为他们卖命的话,那我只能说,他们太天真了。”

    卡恩扭头看向朗德罗:“朗德罗先生,你也是同样的看法?”

    “当然,”朗德罗diandian头,“虽然我跟里奥只合作了一次,不过,这一次合作已经足够我明白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卡恩问道。

    “不管里奥想干什么,他都一定有办法干成。”朗德罗认真地道:“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次他会从帽子里变出什么东西来吓你一跳。所以,和他相处的最好方式,就是永远保持和他站在一个阵营里。”

    说着,他向卡恩微微一笑:“这一dian,无论是大公殿下还是爵士您,恐怕都深有体会吧?”

    卡恩呆了一呆,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看来,这个世界还是聪明人多啊。”他拍了拍朗德罗的肩膀:“我想,要不了多久,你们一定会为你们的英明决定感到自豪。”

    “是么?”众人的眼睛都是一亮。

    白痴都知道,以卡恩的身份地位,知道的东西肯定比自己更多。

    “是的,”面对众人的目光,卡恩笑着挤挤眼睛,“等着吧,这一次里奥会从他的帽子里,变出一只超大的兔子。”

    他有些羡慕地咂咂嘴:“你们能跟着他,可真是福气!”

    ############

    帝都,监察部。

    爬满了常青藤的僻静小楼房间里,冷香袅袅。墨雅看完了一封密信,将其递给对面的索菲娅。

    “看看这个。”

    索菲娅接过信,带着几分讶然瞟了墨雅一眼:“你们监察部的密报,为什么给我看?”

    索菲娅和墨雅是多年的密友。两人关系虽然情同姐妹,可是,在公务方面却分得很清楚。墨雅从来不过问索菲娅的骑士团的事情,而索菲娅对这位掌握着帝国无数秘密的朋友的工作也从不好奇。

    这不过是一个平常的下午。

    两人原本只是约着喝喝茶,却没想到,墨雅在接到一封密报之后,竟然随手递给了自己。

    “是关于那家伙的,不是什么秘密。”墨雅低着头,一边用刚滚水清洗着茶杯,一边说道。

    索菲娅一听,飞快地展开信,看了起来。

    “你怎么看?”墨雅将茶叶装进茶壶里,倒上水,盖上壶盖,抬起头来。

    看完信,索菲娅皱着眉头,沉默着。

    良久,当墨雅倒掉头道茶,开始沏二道水的时候,她才道:“这家伙……有什么问题吗?”

    当这样的话,从一向宛若冰山一般的密友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墨雅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有什么好笑的。”索菲娅面无表情地把信放在茶几上。

    “果然是把他当做你们卢利安家的人了呢,”墨雅笑盈盈地抬起头来,“你说有什么问题?”

    “我看不出来。”索菲娅神色淡淡地道,“律法没规定一位伯爵不能组建自己的骑士团吧?”

    “律法当然没规定,”墨雅为索菲娅倒上一杯茶,“但这件事,他的确欠了dian考虑。”

    见索菲娅一脸不置可否的模样,墨雅苦笑着道,“你难道不知道,从他换了身份回来,就没有消停过吗。先是杀了小巴诺和弗瑞德,敲了斯嘉丽,李察和奥斯卡好大一笔赎金,然后又杀了老巴诺和沃茨……”

    说着,她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道:“虽然表面上看,动手的是摩顿,可明眼人都知道这事儿跟他脱不开干系。可以说,他在贵族圈里,已经挂上号了。如今又跟吉尔伯特一帮人掐起来……”

    “那是吉尔伯特这帮人有错在先,”索菲娅放下茶杯,打断了墨雅的话,干脆地道,“那里是卢利安,不是他们的领地。”

    “是,你说的没错。”墨雅一边倒着茶,一边道,“可你要知道,帝国的贵族圈子,自索兰大公立国以来,沿袭百年,早已经是盘根错节根深蒂固。无论是盟友还是仇家,也无论是合作还是冲突,我们都有我们的规则。”

    “这种规则,只有贵族才明白。其他人不会懂。就像一群狼,内部再怎么撕咬争斗,那也是狼群内部的事情,若是这时候新加入一只年轻的公狼,横冲直撞,恐怕立刻就会成为狼群的公敌。”

    她将茶递给索菲娅,皱眉:“深渊恶魔一战,这家伙立下大功。陛下终于有机会把以前欠他的都加倍给他。这内幕我们知道,可别的人不知道。别的不说,就单说安索斯的拜伦郡,就不知道惹多少人眼红!”

    “历年来,新晋贵族,通常都会夹着尾巴做人。三年五年,融入了圈子里的圈子,有了朋友,说话的声音才能大一dian,也才有人听。不然的话,恐怕脚跟都站不稳,就被排挤出去了。”

    “仔细数数,这种愣头青其实也不少,不过,无一例外,如今都已经销声匿迹。运气好一dian,醒悟快一dian的,或许还能默默无闻偏安一隅,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过小日子。运气差一dian的……”

    说着,墨雅撇撇嘴,摇了摇头。显然,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新贵族的结局,已经不用再说了。

    房间一时安静下来。

    墨雅捧着茶杯,目光幽幽地盯着杯里袅袅的热气,良久,开口道:“罗伊这家伙,虽然不知道哪里找来费迪南德家族的继承人身份,可这个家族自罗曼皇朝时期就已经消失了,在索兰贵族圈里,他是一个真正的新人。”

    “如果他老老实实的低调一些,其实愿意和他保持友好的人,会比一开始就和他为敌的人多。毕竟,爱德华陛下和阿道夫大公,算是他的引路人,而且,巴诺家族的前车之鉴,也有足够的震慑力。”

    “只要不是白痴,谁也不会有事儿没事儿惹一身骚,溅一身血。惹事生非的纨绔,不过是少数而已。就算是巴诺家族这样的暴发户,也并不愚蠢。他们只是在高处呆的太久而来,产生了错觉,低估了对手的实力。而且偏偏还遇见了罗伊这样的妖孽。不然的话,他们也落不到今天的而下场。”

    “不过……”墨雅叹了一口气,放下茶杯,“这一次,这家伙做的事儿未免太愣了。如今各大家族都在扩充军队,拼命招揽人手。为了一个荣耀骑士,就能打破头。更何况这么大一块蛋糕!”

    “这些佣兵,放在以前,没人会去动脑筋。别说他们天性桀骜不驯,不受招揽,就算能招揽,也没有人敢轻易下手。一家独大这种事情,在圈子里是不被允许的。就算是皇室和唐纳德,也要受到制约,更别提别的人了。”

    “招揽这么多人,你想干什么?你旁边的领主会怎么想?你的仇家会怎么想?就算是你的盟友,恐怕也坐不住。这样一来,一场穷兵黩武的竞争是免不了的。而挑起竞争破坏平衡的罪魁祸首,就是公敌。”

    “当然,如今魔族入侵,局面和以前不一样。以前没必要养太多军队的,现在恨不得散尽家产,只求麾下有一支强军。可即便如此,大伙儿也还守着底线,不至于做得太过份,让别人感到威胁。”

    “这也是为什么,这次吉尔伯特能够联合起这么多家族的原因。这就是规则,大家都懂,所以可以在竞争中合作。”

    听到这里的时候,索菲娅冷哼一声,“他们在卢利安招人,也是规则?”

    “当然,这对你父亲来说,是不公平的,”墨雅微微一笑道,“不过,你不得不承认,这本来就是规则。毕竟,卢利安如今实力大损,无论是从自身实际情况来说,还是从规则来说,这块蛋糕,你父亲都不可能独吞。”

    在索菲娅面无表情地注视下,墨雅耸耸肩:“雨季草原的角马群,总不能只允许一个狮群狩猎吧?”

    索菲娅移开目光,沉默着。认同了这种说法。

    “可谁也没想到,”墨雅把身体靠在沙发上,悠悠道,“这时候,罗伊这愣头青却横着杀出来了。那四百多个佣兵,是他救出来的。而这些人又都是南方佣兵界的精英。实力最差的都是荣耀一星骑士。”

    “这样的一群人,如果加入同一个骑士团的话,会是何等可怕的力量?任何一个家族得到他们,立刻就能成为帝国最ding级的势力。就连我们四大家族,恐怕都会被压在下面。”

    “全是荣耀骑士组成的骑士团,整个大陆也找不出几个来。就算是教廷的圣殿骑士团,多年经营,也不过是这样的水平而已。当然,这些佣兵无论从纪律服从还是战术方面,都不能和一个真正的正统骑士团相比,但你必须承认,这样的力量是不可能也不允许被一家得到的。”

    “况且,这些骑士作为南方佣兵界赫赫有名的资深佣兵,自身的影响力惊人。在佣兵界成为兵力最大来源的现在,一旦得到他们,几乎等同于将整个南方佣兵界的潜在兵力一网打尽。”

    “这样的事情,代表威尼亚的吉尔伯特不敢做,别的人也不敢做。偏偏罗伊这家伙就敢做。作为这些佣兵的救命恩人,他一宣布征募骑士,组建骑士团,哪还有别人家什么事儿?”

    “所谓虎口夺食。别说吉尔伯特这样的唐纳德一系贵族,就算是中立的,乃至于和皇室和你家走的近的家族,恐怕也无法忍受。”

    “这可不是他故意的。”索菲娅道。

    墨雅看着一脸冰冷的索菲娅,张张嘴,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相交多年,她比谁都清楚索菲娅冷淡的性子。平日里,别说为别人,就算是为自己,她也难得辩解一句。

    可今天,她却句句都为罗伊辩解。

    “是,他不是故意的,但客观来说他造成的事实就是如此。”眼见索菲娅冷着脸还要开口,墨雅急忙摆摆手道,“好了,我们就别争执了。你要知道,我当初在卢利安可是当众宣布认他作我的弟弟。我巴不得他把人都拉过去才好呢。如果不是担心他,我干嘛跟你说这么多?”

    听了这话,索菲娅的神色微微缓和,脸上浮现了一丝忧虑:“那么,他这次……”

    显然,虽然嘴里强硬,但墨雅一席话,还是说进了她的心里。

    “这种事情,不是靠拳头能够解决的,”墨雅道,“吉尔伯特那帮人的手段,你我都清楚。我现在就是担心,别到时候罗伊人招不到,反倒成了贵族圈里最不受欢迎的新人。那对他未来恐怕就不怎么有利了。”

    说着,墨雅站起来,踱了两步,皱眉道:“从某种程度来说,这是他进入贵族圈子的第一关。相比其他的新贵,针对他的这顿杀威棒更难过。挺过去,日后恐怕没人敢轻视他,停不过去……”

    思索中,她停下了脚步,有些诧异的扭头看向索菲娅:“对了。按理来说,这些事情,大公殿下比我更清楚。可为什么这次,他非但一dian反对的声音都没有,反倒还帮着这小子……”

    索菲娅也皱起了眉头。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房间里,一时静谧无声。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