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入城式(一)
    一夜过去。

    清晨六点,慕尼城就变得热闹起来。

    南门和往常一样,凌晨五点就已经准时开启了。不过,因为要举行入城仪式,因此,城外的商队没有被允许入城,自然,平常的早市也就取消了。

    对此,远道而来的商人们有些抱怨,却也无可奈何。

    毕竟,和那些贵族老爷比起来,他们完全是蝼蚁一般卑微的存在。而他们的生意跟如此盛大的仪式比起来,也完全不值一提。

    看看此刻的慕尼城吧。

    两幅绣着火蜂纹章的巨毯,从城头直垂下来。城墙上,衣甲鲜亮的卢利安卫兵昂首挺胸,如同标枪一般挺拔。

    城市街道上,看热闹的人群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就连房顶上,马车顶上,大树的树枝上,都已经站满了人。巡逻的骑士一队接着一队飞驰而过,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士更忙得满头大汗。

    地面已经清扫过了,作为最主要的行进街道的中央胜利大街,以及城南城中两个广场,都被清扫得干干净净。

    观礼台,已经搭建起来了,就位于胜利大街的尾端,靠近中央广场的位置。粗壮的木梁柱子,用包裹铁皮的榫头链接起来,外面再缠上密密的绳子,坚固结实。台上是一排比一排高的台阶。每一阶台阶上都摆着蒙着天鹅绒的椅子。上面还搭着厚亚麻布做成的遮阳棚。

    七点钟,城外的军队开始集结。

    一队队鲜衣怒马的骑士,在卢利安警士的引领下,进入城门外画好了白线的等候区。不过,这时候他们还没有擎起自己的旗帜,人们只能看着那密密麻麻的队伍猜测,不知道谁是谁。

    相较于不久之前,阿道夫率军回城的那一次,这一次的仪式显得更加隆重,更加盛大。

    对此,慕尼城的居民们都有些议论。

    这帮入城的骑士并未参加恶魔之战。他们来这里做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场仪式,大伙儿都心知肚明。按理来说,大公殿下不给他们脸色看就已经算是客气的了,根本不可能如此隆重的接待。

    不过,贵族们之间的事情,平民是不懂的。昨天还是朋友,今天就反目成仇,或者昨天还不共戴天,今天就携手合作的事情,在关系错综复杂的贵族之间原本就是常事儿。

    况且,大家都知道,在城外的这些军队当中,还有不少都算是皇室一系阵营的人。

    贵族有时候就是这样。虽然在争夺佣兵这件事情上,大伙儿的立场不同,但心里再不高兴,表面上的功夫还是得做到。不光是做到,还要做好,做得让人挑不出一丁点毛病。

    这就是所谓的贵族风度吧。

    反正,阿道夫大公既然这样做,就肯定有他的道理。而大家伙儿呢,议论归议论,也没谁去深究。这种事情,他们理解不了,也不想去费那个脑子。大伙儿只知道有这么一场热闹看就好了。

    而且,就在大伙儿等候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已经听到一个消息。据说,今天入城仪式结束之后,阿道夫大公将宣布全城狂欢。到时候,美酒美食都敞开了供应,城市灯火彻夜不熄。

    一开始,大伙儿还不相信。可随着平日里相熟的警士们,官员们,或明或暗的肯定,随着各种各样的消息流传,每一个人的心跳都开始加速,眼睛都开始发亮。心情变得更加兴奋而迫切。

    七点半,一辆接一辆马车,陆续驶入了慕尼城中央广场。

    最先抵达的,是以吉尔伯特为首的外地贵族。

    近一百六十人,足足占了总共容纳两百人的观礼台的五分之四。一眼望去,只见衣着华贵的贵族绅士和女士们,或寻找座位,或寒暄问候,人头攒动,一片喧嚣热闹。

    站在高高的观礼台上,众人的心情都很好。

    今天天公作美,天气不错。昨夜后半段的时候还下了一点小雨,使得早晨的空气清新中,带着一丝凉意。这样的天气,对今天的这场仪式来说,最适合不过了。

    而站在观礼台上,向四周看去,中央广场和胜利大街两侧的民众,尽收眼底。如此热闹的景象,更让他们心情舒畅。

    事实上,早前他们都还在担心。

    毕竟,这里是阿道夫的领地,真要是想做什么的话,一些让人难堪的盘外招那是让人防不胜防的。别的不说,只要阿道夫下一个命令,慕尼城的人们,就能把这场仪式当成空气。

    到时候,人们在街道上该做生意的做生意,该吆喝的吆喝,该走路的走路。甚至干脆关门闭户,让这些队伍自顾自煞有其事地走在空空荡荡的大街上,那才打脸呢。

    当然,没到翻脸的程度,阿道夫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那样的话,他得罪的就是整个帝国贵族圈。未来北上进了联军中,卢利安不知道会被挤兑成什么样子。况且,这些军队名义上来说,都是来增援卢利安的。他这么做对他的名声也是一大损害。

    而此刻看来,大伙儿的猜测还是对的——阿道夫非但没有给人难堪,反倒展现出了相当的风度。

    当然,表面上称赞,大伙儿彼此对视的时候,都毫不掩饰眼里的笑意。这种打落牙齿往肚里吞的“风度”,换做自己的话,恐怕是不会有的。

    除此之外,好心情自然还来源于一些消息。

    昨夜,阿道夫邀请那些佣兵之后,其中内幕,他们已经通过各种渠道打听清楚了。正如他们想象的那样,那个名叫里奥的小子和阿道夫此举,就是为了最后的一次努力。

    只可惜,他开出的条件,似乎并不怎么打动人。

    打探消息的人回来禀报说,一谈到这个,佣兵们都只是耸耸肩,露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还有些人甚至明确打断了问题,似乎完全不屑于再提及这个话题。

    这让贵族们彻底把心放回到了肚子里。

    此刻,大家已经看见,佣兵们已经成群结队地出现了。穿着各式各样铠甲,背着战斧,长弓或大剑的他们,在围观的人群中特别显眼。

    一想到,仪式结束之后,这些佣兵将彻底被征服,加入家族的麾下,而家族也能因此战力大增,未来在联军之中,掌握更大的主动权和话语权,大家就掩饰不住脸上的笑意。

    不过,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都快八点了,大家还没有看见阿道夫大公的出现。

    这使得阳光渐渐强烈起来的观礼台上的贵族们,有些骚动起来。

    要知道,仪式定的时间可是八点整。而如此重大的场合,身为主人的他按理来说需要提前抵达。可现在,他却连影子都没有,难道是想临到头了,他还来给大家一个难堪不成?

    “你们说,阿道夫大公究竟是什么意思?”吉尔伯特身旁,原本谈笑风生的鹿赫,脸色渐渐冷了下来,“他这是准备给大家难堪了?”

    若是只有他一个人的话,别说阿道夫给他难堪,就算是一耳光抽在脸上,他恐怕也不敢说什么。

    不过此刻,把在场的这些贵族全都拉在一起,他的腰杆子,就硬得多了。

    果然,随着鹿赫的话,许多贵族脸上都露出一丝不悦。这种被人故意晾在这里的感觉,并不好受。

    又耐着性子等了几分钟,眼看过了八点,别说阿道夫,就连卢利安的领主贵族和将领们,都没一个出现,众人的火气就有些压不住了。

    “嘿,”一位来自萨克森的贵族脸色铁青,“阿道夫大公,不会准备把咱们在这里晾上一天吧?”

    “是啊,临到头来这么一手,也真是够阴损的。”

    “阴损?我看是幼稚!要么,你一开始就别答应。既然答应了,就别出尔反尔。这种事情做出来,别人怎么看你阿道夫?”

    “嘿嘿,我估计,他原本是想保持风度来着。可到头来,这口气还是咽不下去,用这种方式给咱们一点难堪。可他不想想,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他难道还真的一天都不出现?”

    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中,吉尔伯特目光森冷,开口道:“真要是晾上一天,我倒服气了。”

    说着,他叫过一名侍从,低声纷纷两句。

    等到侍从领命,策马向慕尼城南门飞驰而去,他干脆闭上眼睛,往椅背上一靠。

    “等吧!看他什么时候来!”

    ##########

    南门外,等候了整整一个祷时的各大贵族军队,已经有些骚动起来。

    而当吉尔伯特的侍从,带来阿道夫还未出现的消息时,这种等待的焦躁,迅速转化成了愤怒。

    “阿道夫疯了么?”

    “他这么搞,可比干脆拒绝咱们入城更得罪人。”

    “是啊。到时候,就连陛下,恐怕也没法为他说话。这么做跟小孩子发脾气有什么区别,也太幼稚了吧?”

    骑士们一片喧嚣。

    排在最前面的洛克,直接就找上了负责维持秩序的治安官。

    “阿道夫大公究竟想干什么?”洛克怒不可遏,劈头盖脸就是一通呵斥,“要取消入城仪式,那也让他出来说句话。让我们在这里等着算什么意思?”

    “对!”

    “让阿道夫出来!”

    围上来的将领们七嘴八舌。

    那治安官是个中年矮胖男子,头发有些秃顶,脸上总是带着笑容,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此刻被人围攻,倒也不生气。

    他笑眯眯地道:“大公殿下的事情,怎么可能是我这样的小人物能管的?大家耐心再等等吧。各位看,这街道,这些旗帜,这么多人,咱们卢利安的诚意十足啊。不过才几分钟而已,没必要这么激动吧?”

    他说着,环顾四周:“况且,偶尔迟到一下也是情有可原嘛。上次,大公回师入城的时候,咱们慕尼城的人可是等了好几个祷时。最先进城的,还是伤兵。那场面,啧啧,我当时还帮着抬担架来着……”

    治安官一脸和气,语气不硬不软,让众人一时只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出不来。

    的确,要说没诚意,人家做了这么多的准备,任谁也挑不出错来。况且,这入城仪式,原本就不是人家自己要举办的。是你们要求的。而反观这一边,入城的这些军队又没参战,这底气就先天不足。

    那治安官一副回忆当初的口气,句句话都是在戳脊梁骨啊。可偏偏,谁也没法跟他争辩。

    知道和这家伙说不出什么来,洛克转身就走。

    “洛克将军,怎么办?”

    “是啊,难道咱们就在这里干等着?”

    将领们围在洛克身边,纷纷问道。

    “我就不信,阿道夫能躲一天!”洛克咬牙道,“一会儿咱们进城,都把战环给放出来……”

    洛克的话,顿时让在场的将领们瞠目结舌。

    “释放战环?”一个将领震惊地道。

    要知道,入城归入城,释放战环那可完全不一样了。别说军中的强者,就是普通骑士的战环,一旦释放出来,那对普通民众来说,也有着极大的影响。

    就如同龙威之于普通魔兽,那可怕的气势,就算不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也会引发一场混乱。

    “这是他们自找的!”洛克冷冷地道,“他阿道夫既然要玩,咱们就陪他玩!”

    人群中,沙逊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他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

    八点十五分,阿道夫的车队,终于出现了。

    当阿道夫一走下马车,立刻引来了在场民众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对于这位领主,身为臣民的他们,是发自内心的爱戴。

    而且人们发现,随着阿道夫乘坐同一辆马车前来的,除了卡恩之外,还有里奥。

    这使得欢呼声,愈发的热烈起来。

    当里奥跟随阿道夫走向观礼台的时候,无数民众都脱帽向他致意。或许在这场关于征兵的交锋中,里奥输给了那些联合起来的外来贵族,可是,他在卢利安人的心目中可是英雄。

    若非场合不对,很多人都想对他说几句安慰话。

    而和民众们截然相反的是,观礼台上,外地贵族们积累的不悦情绪,终于随着阿道夫等人的出现,而爆发出来。

    这种爆发,使得观礼台上,气氛冷得如同冰窟一般。

    当阿道夫领着卢利安领主将领们走上观礼台的时候,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大部分人都把脸转开,当做没看见,更别提寒暄问候了。

    而阿道夫,对此似乎也不怎么在意。落座之前,他只是笑眯眯地说了一句:“我来晚了。”

    连一个抱歉都没有。

    这毫不掩饰的态度,顿时让许多人深感受到了冒犯。

    “久闻大公殿下公正仁德,胸怀宽广,平日里更是严于律己,哪怕只是一些小事,私德也从无亏欠,”吉尔伯特不阴不阳地道:“倒是没想到,大公也有迟到的时候。让我们这么多人晾在这里,一阵好等啊。”

    观礼台上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着听阿道夫如何辩解。

    众人的目光中,阿道夫微微一笑。

    “我故意的!”

    。

    。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