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入城式(二)
    阿道夫这句话,让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看最新章节就上网【】大家面面相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身为贵族,众人自幼接受的教育和平民截然不同。处世说话的方式,待人接物的礼仪,乃至穿着细致到一个别针,跳舞细致到一个动作,用餐细致到一点声响,都有一定之规。

    而这些规矩,对贵族来说,就是教养。

    正是这些生活中无所不在的规矩,让他们养成了骨子里的性格,养成了他们面对事情时的本能反应。

    控制情绪,就是其中之一。

    贵族们哪怕再愤怒,也是绵里藏针笑里藏刀。就像切牛排,下手的时候,他们一点也不会犹豫,喜欢生一点的还痴迷于那带着血丝的味道。可是,动作举止一定要优雅,咀嚼一定要无声。

    他们绝不会在没必要的时候,用放肆的语言来释放自己的愤怒。因为那样,对他们没有丝毫的好处。

    因此,当吉尔伯特说出那番话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阿道夫会解释一下。

    毕竟迟到是他不占理。

    要么,他就干脆拒绝举行入城仪式,不给大家这个机会。而既然答应了,还清扫了街道,搭建了观礼台,费了这么多事儿,那就该一直这么“大度”下去。没必要给大家这种难堪。

    这就像一笔生意,这些都是你投入的本钱。心里对客户再不爽,你也只能忍气吞声。不然的话,你的投入不是打水漂了吗?这种生气花钱到最后还赔本的生意,谁愿意做?

    可阿道夫,就做了!

    如此重大的仪式上把大伙儿晾在这里,已经是蛮横无礼甚至莫名其妙了,而回答吉尔伯特的这一句话,更是当众一记耳光!

    他疯了吗?

    众人只觉得血液猛地涌上了头,脸颊涨得通红,火辣辣的。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要知道,这一记耳光,可不仅仅是打在吉尔伯特的脸上,还打在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

    谁也不敢相信,这是温文尔雅城府极深的阿道夫大公这样的帝国顶级贵族做出来的事情。

    这简直比一言不合就吐口水拔刀砍人的野蛮人还要野蛮!

    此刻站在这观礼台上,大家眼中的景色,都变得阴沉起来。感觉再无半分愉快。就如同受邀参加一场盛大舞会,结果兴致勃勃到了会场,却现自己成了一个被打扮起来供人取乐的小丑一般。

    “刷”地一声,鹿赫猛然起身,怒道:“大公殿下,你这是在开玩笑吗?”

    “玩笑?”阿道夫斜睨他一眼,淡淡地道,“以我的身份,哪来精神跟你开什么玩笑?”

    言下之意,你也配?!

    鹿赫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怒道:“这么说,你请我们来,是特地来羞辱我们的?”

    “咦?”阿道夫冷笑着道,“这入城仪式,难道不是你们要求举行的吗,我一直觉得,这是你们羞辱我阿道夫,欺负我卢利安损失惨重,实力大损,不敢跟你们作对呢?”

    他的目光,环顾四周,悠悠道:“什么时候,变成我羞辱你们了?”

    在阿道夫的目光扫视下,贵族们一时都有些懵。

    在他们的印象中,阿道夫可从来都是温文尔雅,宽容大度的形象。像今天这样直接撕破脸的蛮横,可是前所未有。不光是他的词锋,就连他的目光,也如同刀子一般锋利。

    被他盯着,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地扭开了头。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几天之前,我们同深渊恶魔鏖战,数万卢利安将士为之牺牲。你们知道,在这几天,在这片土地上有多少家庭正在失去儿子,丈夫和父亲的悲伤中哭泣吗?”阿道夫冷冷地问道。

    “你们不知道,你们看到的,只是我这个大公是帝国所有行省和公国中,最弱的一个,最好欺负的一个。所以,在我的领地招募军队这种事情,就算有些冒犯,你们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顿了顿,阿道夫又问道:“那你们知道,我们把深渊恶魔赶回深渊,对你们来说,对帝国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不等众人回答,他就冷冷道:“你们不知道。你们觉得自己离得很远,根本没想过北有魔族,南有恶魔,你们还能过几年逍遥日子!”

    阿道夫的声音越来越冷:“还有你们要求的这个入城仪式……你们不尊重我阿道夫,不打招呼就在我的领地上招募军队也就罢了。为了示威,你们居然也好意思提这样的要求?嘿,真当我阿道夫没脾气?”

    看着冷笑的阿道夫,听着这劈头盖脸的一通训斥,贵族们的脸上,都是一阵青一阵白。

    可偏偏,他们都还不了嘴。

    阿道夫说的这些,字字句句,都是事实。放在哪里,也占着道理。这时候谁要是跳出来在这方面跟他争辩,那才是白痴。

    可是,有道理并不代表能够承受后果。

    阿道夫想怎么样?

    这番公然撕破脸后,他难道要对大家动手?或者羞辱大家之后,宣布撤销入城仪式,再把大家灰溜溜的赶出城?

    痛快吗?

    易地而处,如果自己是阿道夫的话,这样的怒气爆当然痛快。身为帝国大公,卢利安的统治者,顶级贵族之一。无论身份还是地位,阿道夫都比在场这些家族代表高了不知道多少。

    他要脾气,要打大伙儿的脸,还真没有几个人有资格说三道四。至少在这慕尼城中,在卢利安这片土地上没有。

    可以后呢?

    未来北上,联军之中,他可就是众矢之的。

    他所得罪的这些家族,就是明里暗里的一张大网,足以让卢利安军四面楚歌,腹背受敌。到那时候,他该如何自处?

    况且,就是现在,这也是一个他难以收拾的烂摊子。

    今天聚集在这里的可不仅仅是外地贵族和军队,还有成千上万的卢利安人,还有来自帝国各地的商人,旅行者,佣兵,冒险者和自由骑士,以及因为各种事务逗留的大小贵族。

    出尔反尔,阿道夫这个名声一传出去,对卢利安家族的声望,对他多年经营的形象,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到时候,别说他自己,就连他的女儿索菲娅,也要受到影响。

    沉默中,贵族们彼此交换了一个眼色。吉尔伯特目光闪动,缓缓走了出来。

    “大公殿下,”吉尔伯特道:“在招募军队这件事上我们的确有些欠妥。不过您也知道,这也是恰好遇上了。如果这些佣兵是集中在我们威尼亚,我相信,奥格里夫大公一定不会介意。”

    贵族们都互视一眼,神情尴尬。

    虽然他们和吉尔伯特站在同一阵营,可像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漂亮话,他们也有些听不下去。

    对此,吉尔伯特倒是视而不见,只转头看了一眼罗伊,道:“况且,这位里奥先生,才是最先公开宣布招募的人。同为帝国贵族,大公不应该这么厚此薄彼吧?”

    “他?”阿道夫转头看了罗伊一眼,冷笑着对吉尔伯特道:“你知道他为了征得我的同意,付出了怎样的条件吗?”

    “不知道!”吉尔伯特眼睛微眯,干脆地道,“我只知道,挟恩图报这种事情很恶心。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求这场入城仪式的原因。我们要给大家自由选择的权力。一个公平的机会。”

    说着,他上前一步,淡淡地问道:“那么,现在殿下您是准备取消仪式了吗?”

    这个问题看似平和,实则咄咄逼人。

    你阿道夫说了那么多,不过是浪费口水罢了。有本事,你就取消仪式啊!

    “取消?”阿道夫自然之道吉尔伯特的言下之意。他冷冷地注视着对方,一挑眉道,“我有说过要取消吗?还是你吉尔伯特先生希望看到我声名扫地?”

    一听这话,贵族们心头都是一松,吉尔伯特更是笑了起来。他环顾四周,一副不得其解的模样,面带讥讽道:“那我就不明白了,您这样……有什么意义?”

    啪!

    贵族们似乎都能听到那无声的耳光。

    吉尔伯特,这是一耳光抽回去了。

    这就是阿道夫势不如人的悲哀了,除非他疯了,否则的话,再大的脾气,他不是也不敢取消仪式吗?

    众人的目光中,阿道夫点点头,微微一笑道:“有意义没意义,咱们走着瞧好了。”

    说着,他向法诺点点头:“开始吧。”

    随着阿道夫的一声令下,一道礼花直冲天空,绽放开来。巨大的震响,惊起了阁楼尖塔的鸽子,一同直冲天际。

    阿道夫走向了观礼台前排中央的主人席。三十多位卢利安领主将领们,跟在他的身后。每一个人转身的时候,都只冲吉尔伯特等人留下一个冷漠讥讽的眼神,多一句话也没有……(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