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入城式(四)
    身为卢利安人,民众们自然更支持卢利安的军队。

    尤其是此刻,当八名仪仗骑士将浩浩荡荡耀武扬威的外地贵族骑士队伍堵在城南广场外,而八十名仪仗骑士则领着卢利安骑士出现的时候,鲜明的对比,让欢呼声中更多了几分哄笑。

    一股血液,直冲头顶。洛克的一张脸顿时变得血红如赤。

    这种感觉,就如同受邀参加一场盛会。明明是自己先到。可却被侍卫挡在门外等候,眼睁睁的看着后来的人越过自己,然后在领着全家的主人隆重的迎接仪式中,被恭迎入门。

    音乐,红地毯,谈笑风生。

    而等轮到自己时,却只是开了个侧门,让个一脸不耐烦的奴隶无声无息的领进去!

    洛克催马上前,直接冲进了八名仪仗骑士的阵形,怒道:“给我让”

    可是,最后一个“开”字还在嘴里打滚,激发的斗气,也还没来得及化作爆散开来的战环,他的眼神就凝固了。愤怒的声音也如同被一双无形的手扼住了脖子一般,戛然而止。

    而与此同时,民众的欢呼声也渐渐小了下来。

    所有人都发现不对了。

    整座城市鸦雀无声,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除开外地的商人和旅者之外,围观的人群中大多数都是本地居民。因此,对于城南大营他们再熟悉不过了。

    每天,他们从这里经过,看惯了军营灰色的坚实石墙,黑色的铁栅和深褐色的木门。连墙壁石缝里的杂草,铁栅上的锈蚀,还有哨岗小屋的漆面斑驳都一清二楚。至于进进出出的骑士,更是不知道看过多少次。

    尤其是军中的长骑士,更是卢利安军的中坚力量,是与斐烈佬,与深渊恶魔浴血作战,一次次守护卢利安,守护这里每一个人的英雄。许多人都能叫出他们的名字,甚至还有些人,就是他们的邻居和朋友。

    然而,这一次,眼前的一切和印象中的一切却是截然不同。

    面孔还是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可今天的卢利安骑士们,却穿着一套大家从来没见过的铠甲。

    整套铠甲呈现幽蓝色,那是其中夹杂了大量的魔金才会出现的颜色。而在铠甲的表面,一条条魔纹如同藤蔓一般蜿蜒交错。隐隐中,散发着一种让人心悸的力量。

    这种力量,是如此的可怕。

    仅仅是注视着,就让人如同面对猛兽一般,汗毛倒竖。

    而当整队骑士,控制着战马以几乎完全一致的步法行进的时候,这种力量汇集在一起,就不再那么隐约,不再那么深藏不露,而是如同破冰而出的洪水一般浩荡,狂暴,肆无忌惮!

    而似乎是刻意要震撼所有人。

    当这队骑士出了营门之后,随着领头的艾佛森一声令下,所有骑士同时释放斗气,激发战环。

    轰的一声,八百个不同颜色的战环,就如同八百只雄鹰一般,直冲天空,飞舞盘旋。战环交错间,一道猛烈无边的气势,就如同海啸一般向四面八方扩散。那远远超出了普通公正骑士的力量,直激得人汗毛倒竖。

    “天变魔装!”人群中,一位自由骑士的惊呼声打破了沉寂。

    下一刻,就如同平地响了一声惊雷,整个慕尼城都轰动了。人群如同炸了锅一般喧嚣起来。骚动就像一道接一道的波浪,向着四边八方扩散。城南广场的人还好,远在胜利大街和城门街道的人们,都疯一般的往这边挤。

    这一刻,身处于街道上的贵族骑士们,只觉得自己如同一条被遗弃的破船一般。无数人从他们身边涌过。

    道路两侧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士和卫兵们,已经彻底阻挡不住了。警戒线被突破,人们纷纷冲上了街道中央。可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在乎这些几分钟之前,他们还满眼艳羡的外地贵族骑士。

    他们挤到相对空旷的道路中央,只是为了跑得更快。他们从骑士们高高的战马下跑过,人头攒动,却没有一个人回头。

    “天变魔装!是天变魔装!”

    “天呐,是我们卢利安的的天变骑士,整整一百个!”

    人们疯狂的奔跑着,那股子兴奋劲儿,简直到了疯狂的地步。男人们大喊大叫,女人们提着裙子一路小跑。孩子们最快,个个如同猴子一般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就连杵着拐杖的老人们,也都一个个健步如飞。

    几乎是转眼之间,从城门到城南广场的街道,就已经变得空空荡荡。只有一阵风卷过,扬起地上的碎片纸屑,以及几只不知道谁被挤掉的鞋子,告诉外地贵族骑士们,这不是做梦。

    所有外地贵族骑士,都是面红耳赤。

    这一个个抛弃了他们,从他们身边涌过的民众,就像一记记耳光,抽得他们眼冒金星,脸皮发烧。

    “天变魔装”洛克身边,一名骑士口中喃喃道。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这场入城仪式,竟然会演变成这样。原本应该是主角的他们,此刻正孤零零的站在街道上。而那个原本所有人都认为损失惨重,已经沦落成弱者的卢利安,竟拥有整整一百名天变骑士!

    那可是一百名啊!

    什么时候,天变骑士都是以百为单位了?

    在骑士的世界,一个天变骑士,就是让所有人嫉妒的存在。若是一个家族拥有二十个天变骑士,那在其他人的心目中,简直就是庞然大物!

    诸如四大家族五大骑士团这样的存在,天变骑士也不过这种数量级。相差十个,乃至相差三五个,都会成为人们掂量是否开战的决定性因素。

    许多家族之所以能够屹立至今,之所以能够在贵族势力圈中掌握主导权和话语权,其拥有的天变魔装,就是极重的法码。只有疯子,才愿意去招惹一个拥有十个以上天变骑士的家族。

    而两个拥有两位数天变魔装的家族一旦开战,对帝国来说,就是一场足以改变政治格局的大地震!

    如果是在几分钟之前,有人告诉大伙儿卢利安有一百名天变骑士,所有人都会把这当成一个笑话。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压上自己的所有身家和对方对赌。别说一百个,阿道夫能拿出五十个,他们都认输。

    可现在,事实却如此清晰地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身为骑士,他们是不可能认错天变魔装和普通的魔纹铠甲的。尤其是当艾弗森等人激发战环之后,那气势,那力场,就如同摆在白雪上的黑炭一般明显,根本是骗不了人的。

    而当认清这个事实之后,另一个更残酷的事实,也就被证明了。

    他们被坑了。

    每一支参与这次入城仪式的军队和他们背后的家族,都被卢利安狠狠地摆了一道。

    的确,卢利安人没有拒绝这场仪式。因为人家从头到尾,都没有准备让你的军队在这片土地上耀武扬威。

    他们清扫街道,悬挂旗帜,搭建观礼台,大开城门。不是为了迎接这些所谓的援军,而是为了这支天变骑士队伍的出现。他们真正的目的,是借你的手,打你的脸。帮你挖坑让你跳,把你架在你自己生的火上烤!

    是的,这是羞辱!

    是人家摆明了架势,对你**裸,毫不留情的羞辱。

    原本,面对羞辱,身为骑士的第一反应就是还击。可是这一刻,各大家族骑士们却发现自己面临一个可悲的事实。

    他们根本无力还击。

    仪式已经开始了。浩浩荡荡的队伍,走在慕尼城的街道上,已经是骑虎难下。

    这时候他们还能怎么做,难道灰溜溜的再退回去?

    这正是最让人难受的地方。

    无论是继续前进,停在这里,还是退回去所有的结局,都已经随着这一百个天变骑士的出现而注定了。

    什么狂暴骑士团,什么闪电骑士团,什么火狐骑士团,在这一百名天变骑士的面前,就像是一群被浇了洗脚水的土狗!他们的骄傲,他们入城时的耀武扬威,到最后都不过是一个笑话。

    此刻站在这里,骑士们已经能够想象,当这个消息传遍帝国的时候,自己的家族,将何等灰头土脸。

    这样的话题简直就是最好的下酒菜。无论是街头巷尾,也无论高低贵贱,人们在工作间隙,在舞会上,在狩猎中,在小酒馆里,都会谈论。而谈论的内容就连白痴都想得到。

    一想到这个,骑士们就觉得头晕眼花,就连太阳,都似乎炽烈了很多。天气闷热得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最先回过神来的,是沙逊。

    他的闪电骑士团就跟在洛克的狂暴骑士团后面。

    沙逊一催马,行至洛克的身边。

    眼中的洛克,呆立原地,就如同一尊石化的雕塑一般。只有从他额头和脖子暴跳的青筋,还有他死死攥住缰绳的发白的指关节,才知道他有多么愤怒,有多么憋屈。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沙逊咬着牙,牙关紧了又紧,终究还是渐渐放松下来。他知道,这一次,自己这些人算是栽了。

    不过,相较而言,栽得最狠的,却是威尼亚。

    其实要从个人实力来看的话,那一百名天变骑士,并不见得就是身为天梯百阶圣域的洛克的对手。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洛克可以用偷袭和游走的方式,将这一百名天变骑士一一击杀。

    而就算是军队正面作战,洛克加上他率领的这三十名大光明骑士,效果也不比这一百名一级天变骑士弱多少。他们同样能够在正面冲锋中切开敌人的阵形,同样能够使其在混乱中溃败。

    可是,这一百名天变骑士真正的意义,并非如此简单的实力对比。

    他们的意义在于这些骑士,本身只是普通公正或荣耀级骑士。一身铠甲,就能让他们获得强大的力量。而同时,他们以这种方式告诉所有人,原来从头到尾,都没有人真正了解卢利安的力量。

    这才是最可怕的。

    阿道夫拥有多少魔纹师?要制造一百套天变魔装,他背后隐藏的,是怎样一个庞大恐怖的体系?

    而当这样的力量展示出来之后,当这些天变魔装背后隐藏的意味被人咂摸品位之后,谁还愿意和他为敌?

    沙逊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他再愤怒,也可以确定自己是不愿意的了。

    事实上,如果他猜测的没错的话,这三十一家贵族当中,绝大部分都不会愿意。他们会小心翼翼的改变家族对卢利安的策略,弥补双方的分歧和裂痕,以期在未来通过合作而非对抗,来获取更大的利益。

    政治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唯有利益。

    这句话,是每一个贵族家族生存的座右铭。

    不过,对于威尼亚来说,这却是一个死局。作为三十一家贵族联合的主导者,吉尔伯特和洛克已经失去了转圜的余地。他们实力最强,也最为自负。加上身为唐纳德阵营中的一员,他们多少就有着为沃茨和老巴诺报复的意思在里面,因此,他们只能完完全全地吞下这枚苦果。

    或者说,结结实实地挨上这一记响亮的耳光!

    沙逊从洛克身边经过,没有停下。很快,他的骑士,就已经越过威尼亚的狂暴骑士,跟上了他的步法。

    几秒钟之后,另一个家族的骑士,越过了狂暴骑士团,跟在了沙逊家族的后面。然后是第三支,第四支

    没有一句话,这个联盟,就已经分崩离析。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清醒的人都知道是该跟威尼亚的狂暴骑士团继续呆在这里,还是跟上前方的卢利安骑士。

    这个选择,并不困难。 。 。 。 。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