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入城式(五)
    胜利大街很长,长到即便是站在观礼台上,也看不见大街另一端。

    可胜利大街又很短。

    短到城南广场发出的动静,大家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仪式开始的时候,外地贵族们的神情还算平静,他们坐在观礼台的座位上,等候着自家军队的出现。而入城时候,南面爆发的欢呼声喝彩声,让许多人的嘴角,都勾起一丝得意的笑容。

    不过很快,笑容就变成了疑惑。

    因为他们发现,在某一刻,南面的喧嚣,就如同被某种魔法给驱散了一般,忽然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城市一片死寂。如果不是身边的低语议论,他们简直要怀疑自己失聪了。

    这诡异的凝滞,让贵族们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

    而更让他们惊疑不定的是,前排的阿道夫和他身旁的卢利安贵族们,却在那一刻,相视一笑。

    那笑容,是如此地意味深长。

    心头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许多贵族都站起身来张望。或许那只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可对于他们来说,却如同过了一万年那么长。

    而这个时候,一声惊天动地的惊呼声,自南面冲天而起。那声音,简直就像一道炸雷。然后,他们就看见民众们疯狂地往南面涌动。先是街道南端,然后是中段,最后,就连观礼台下的人都动了起来。

    人潮往那边涌去,欢呼声也越来越剧烈。

    而且,此时的欢呼声也与之前截然不同。之前的那种欢呼,是凑热闹的,是相对冷静的。而此刻的欢呼声,却是发自肺腑的,甚至有些疯狂失控的。

    那一波接一波的叫声,直冲云霄。当一些人飞奔过来,招手让这边的人过去的时候,虽然听不见他们叫什么,但从他们那通红的脸,发光的眼睛和焦急的肢体动作,就能看出他们有多么激动。

    能坐上观礼台的人,没一个白痴。

    如果这个时候他们还猜不到事情出了变化,那他们的家族恐怕早就在尔虞我诈中被碾压成灰了。

    只是,猜测和最终得到证实是两回事。尤其是这种揣着不详的预感等待答案的煎熬,更是让每一个人坐立不安度日如年。

    “出了什么事了?”

    “是啊,阿道夫的罐子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我闻着味道好像有些不对。难道,阿道夫还有什么底牌没打出来?”

    外地贵族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气氛显得异常压抑。许多人都飞快地到楼梯边,交代自己的手下去查探。

    “装神弄鬼而已,”吉尔伯特的脸色同样不安,不过,为了稳定众人的情绪,不至于自乱阵脚,他的嘴里却依然强硬,冷笑道,“卢利安什么情形,难道我们不清楚?我就不信阿道夫还藏着什么底牌!”

    似乎是为了给众人信心,吉尔伯特环顾四周,问道:“如果有,他为什么不在恶魔战争的时候打出来?那样的话,卢利安的损失也不会这么惨重了……”

    听到吉尔伯特的话,贵族们的心都稍微放松了一些。

    “是啊。”

    “嘿,别瞎猜了。这些南方平民有几个见过世面?一点小事就咋咋呼呼。我估计,这动静就是看见咱们的队伍弄出来的。”

    “我觉得也是!咱们的队伍一进城,尤其是领头一位圣域强者加上三十位大光明骑士,那还不震了这些乡巴佬?”

    而就在议论声中,一个打探消息的奴仆神色慌张地飞奔而回,匆匆登上楼梯的时候还差点绊倒。

    “慌什么?”其主人一边呵斥着,一边低头听他在耳边低语。

    众人的目光中,这位贵族的眉头猛然皱紧,然后瞳孔收缩,眼睛睁大,惊叫道:“你说什么?这是真的?”

    那奴仆肯定地点了点头。

    就在贵族们纷纷追问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更多人派去打探消息的侍从奴仆,都已经回转了。

    一时间,就只见观礼台上乱作一团。

    贵族们离开自己的座位,听着手下附耳低语,旋即,惊呼声此起彼伏。

    “什么?”

    “这不可能!”

    一听到这样的声音,吉尔伯特和鹿赫等人,心下都是猛然一沉。

    能够被家族派来南方独当一面,这些贵族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就算称不上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一个沉稳持重的评价是少不了的。

    可如今,也不知道他们听到了什么消息,一个个竟然如此失态地大呼小叫。如果不是认识他们的人,简直要以为这观礼台上的,全都是一群没见过世面,没半点城府的毛头小子了!

    一个人这样,也就罢了,个个如此,那只能说明……

    慌乱中,吉尔伯特站起身来。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只听见一阵激动的叫声。

    “来了!来了!”

    站在观礼台上,居高临下看过去,只见涌动的人潮簇拥着骑士队伍,已经过了胜利大街的中段。虽然还看不清究竟,但中央高高举起的火蜂纹章旗和慕尼城卫队旗,却已经撞进了众人的视野。

    “慕尼城卫队?”鹿赫又惊又怒,“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来了,还插在最前面。狂暴骑士团呢?”

    闻言,前排的卢利安领主们都回过头来,冷冷地注视着他。

    法诺讥讽道:“阁下这话倒是稀奇。按您的意思,一帮连一分钟仗都没打过的军队,可以耀武扬威的进我慕尼城,反倒是身为主人,并且和深渊恶魔浴血厮杀的卢利安骑士没这个资格了?”

    鹿赫一僵,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不过,这个插曲并没有引起观礼台上其他贵族的注意。这一刻,包括吉尔伯特在内,所有人的视线,全都被缓缓行来的队伍所吸引了。

    队伍越来越近。

    先是密密麻麻的人群涌了过来。

    因为局面已经彻底失控,因此,原本空旷的道路中央,也已经被涌动的人潮所占据了。放眼望去,就只见人头攒动,无数人簇拥在队伍的前后左右,追逐着队伍的脚步,兴奋地挥舞着手臂,纵声欢呼。

    不过,再怎么拥挤,人群也自动地为行进而来的队伍让开通道。

    紧接着而来的,就是八十名卢利安仪仗骑士。

    红色的制服,插着长羽的亮银头盔,漂亮的马饰和马甲,高高飘扬的火蜂纹章旗,整齐而优雅的马步……在混乱人潮的衬托下,这整齐的仪仗队伍,让观礼台上的贵族们顿时产生了一种肃穆感。

    气氛,不知不觉在这一刻变得紧张起来。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然后,他们就看见了仪仗骑士后面,那一百名身穿幽蓝战甲的卢利安骑士。

    刷地一声,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天变骑士!”

    “这怎么可能?!”

    震惊的叫声,此起彼伏。 。 。 。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