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入城式(六)
    阿芙站在人群中。

    今天她没有穿自己的法师袍,而是穿着一身轻便的皮甲,外罩一件宽松的麻布长衣。纤细的腰肢用皮带系上,下身穿着一条短皮裙,露出修长笔直的双腿,脚下蹬着一双鹿皮猎人靴。

    这完全是典型的游猎者打扮。

    为了装得更逼真,阿芙甚至还在腰上别上了两把匕首,看起来有模有样,谁也不会想到,这位女游猎者,竟然是一位身体娇弱的法师。

    摘掉自己身上的标签,自由自在地转换不同的身份,是阿芙离开兰里斯之后养成的爱好。

    一开始,这只是为了路上方便。

    毕竟在这个世界,魔法师永远都是最受瞩目的人群。

    南下卢利安的路途中,阿芙简直受够了人们敬畏的目光和小心翼翼的措辞。尤其是沿途贵族的宴请,更让她不胜其烦。

    从普通农家女孩,到富家小姐,再到女剑士,弓箭手,商人,税务官的侍女……阿芙越来越起劲。

    这种身份的转变,让她享受到了更多的乐趣。这些乐趣,是她在兰里斯家族里从未想象过的。

    “该回去了。”

    入城的队伍还没有来的时候,阿芙靠在一辆马车的车厢边,静静地想着。

    从深渊里出来之后,阿芙经历生死,对这个充满活力的世界又多了三分喜爱和七分不舍。可她知道,这恰恰代表着自己应该回去了。回到那个自己已经生活了许多年的世界,继续做一个小侍女。

    阿芙不想比较哪一种生活更有意义,她只知道,自己的命是属于那个人的。自己的人生也是。

    或许是未来会冷冷清清地过很多年,所以,喜欢凑热闹的阿芙,决定再凑一次热闹。

    “那家伙会怎么反击呢?”

    阿芙饶有兴致地扫视着四周。身旁,全都是衣着各异的佣兵们。他们中间,有长着大胡子,身材魁梧气势逼人的孔武剑士,也有一身紧身衣,身材娇小玲珑的女盗贼。而更多的,则是穿着轻便锁子甲,谈笑风生的骑士们。

    这真的是南方佣兵精英的大集合。放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可能看到佣兵当中有这么多骑士。

    这些骑士,可不是那些修炼了一两个战环就得意洋洋的乡下骑士。

    他们中间,最普通的公正骑士,那也是可以轻轻松松在骑士殿注册的正式骑士。还有许多荣耀骑士和大光明骑士,自己就有贵族头衔。有些是继承的,有些是买的,还有些是以前在军中效力获封的。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有实力,有身份,有地位,钱也不少,真要是不乐意的话,谁也没办法强迫他们。

    所谓无欲则刚。

    他们不需要谁来给自己前程。

    所以,阿芙其实是为里奥有些担心的。

    这几天来,阿芙并没有和朗德罗等人联系。毕竟要离开了,也就不必徒增烦恼了。不过,这并不代表她不知道这场争夺佣兵的战争。相反,作为旁观者,她看得很透彻。平日里在旅店,在街边的小酒馆里,她也听了许多。

    因此,她其实对里奥是有些担心的。

    尤其是在那些贵族联合起来,把里奥架上了狭恩图报的火炉上烤,随后又弄出了入城式这出戏的时候,她觉得里奥赢的可能性已经很低了。

    这跟那些佣兵感不感念里奥的救命之恩无关。

    从小在兰里斯家族长大,阿芙比谁都清楚一个有着悠久传承,有着雄厚底蕴和无尽荣耀的家族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可怕。她甚至亲自跟随奥古斯都去过圣教武堂,看见过那些狂热的天才们。

    可以说,如果兰里斯家族要跟谁抢一个人才的话,根本就立于不败之地.

    不管对方开出怎样的天价,兰里斯家族只需要稍稍展现出一丝期许和器重,就能让人毫不犹豫地加入家族。

    这就是豪门的力量。

    而这个入城式,正是展现这种力量的时候。

    普通人或许还不理解,但阿芙完全能够想象,当这些豪门骑士队伍出现在这些佣兵的视野中时,诱惑力有多么致命。

    当然,以阿芙对里奥的了解,她也相信,那家伙绝不可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尤其是昨晚,听说阿道夫把数百高阶佣兵都请去了军营。而今天的入城式,阿道夫更是一反常态,就差敲锣打鼓的支持了。

    这一切,都透着某种不对劲。

    阿芙很好奇。隐身于人群中的她,把目光投向了观礼台。台上,那个熟悉的面孔,正托着下巴看着下方的人群。

    他的目光扫过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阿芙心头一慌,飞快地底下了头。

    然后,她就听到如同巨大的海潮一般,身边的人群,陡然爆发出一阵近乎疯狂的喧嚣。

    ###

    百名天变骑士的出现,引爆了整个广场。

    看台上,之前得到消息的贵族们还好一点,毕竟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此刻脸上,只是消息得到证实之后的呆滞。而那些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贵族们,则如同炸了锅一般,一片哗然。

    这个冲击,对他们来说,实在太大了。

    许多人都张大了嘴,双眼圆睁。眼神里,满满都是极度的震惊和难以置信。

    尤其是吉尔伯特和鹿赫等一帮人,脸上的血色更是刷地一下就褪得一干二净,白的跟纸一样。

    不祥的预感终于变成了现实。

    不,不仅如此,事实上,虽然之前有预感,但他们哪怕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到卢利安的反击竟然是这样一种方式。

    整整一百名天变骑士!

    这怎么可能,卢利安是从哪里得到这些天变魔装的?他们怎么可能还隐藏着如此可怕的一支军队?

    而看台下,成千上万的佣兵,也都是目瞪口呆。

    昨晚受邀去军营的佣兵,毕竟只是各大佣兵团中的少部分人。而且为了怕泄密,他们的嘴都闭得很严。这使得团里的普通佣兵们,一点也没有心理准备。许多人今天来,其实都只是存了看热闹的心思。

    在他们看来,若非那里奥和自家团里的这些兄弟曾经并肩作战,同生共死,只怕大伙儿根本就不需要犹豫。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小子,和数十家豪门,这还需要选吗?

    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在这场原本是各地豪门展现肌肉实力的入城式上,卢利安竟然拉出了一百名天变骑士抢了风头。

    而要说这些天变骑士昨晚没人知道,就连傻子都不信。

    人群中,许多佣兵都在第一时间,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熟悉的团长和团里的高阶佣兵们。

    难怪他们都觉得,从昨晚回来,这帮家伙神情就不对劲呢。

    难怪今天许多人不想来,也被团长给逼着来看看。

    原来……

    不过,无论台上台下的人们什么心思,也无论震惊也好,质疑也罢,都没有影响到行进的队伍半分。

    一排排天变魔装骑士,在众人近乎呆滞的目光注视下,自观礼台前经过。一排四骑,整整二十五排。每一排在经过阿道夫面前的时候,都会转头注视阿道夫,骑枪微斜,以此向君主致敬。

    而这个时候,阿道夫也已经站了起来。

    身材并不高大的他,傲然立于观礼台栏杆边,微微昂起的下颌,让他看起来显得格外强大。

    “卢利安万岁!”

    这一刻,民众们彻底沸腾了。巨大的欢呼声,宛若海啸一般,一波又一波地撞上观礼台。直让台上的贵族们头晕目眩。

    一百名骑士经过观礼台,前后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可是,对于外地贵族们来说,这一分钟却是如此的漫长。

    而更让他们难受的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开始。

    是的,卢利安的队伍只有这一百八十人。八十个仪仗骑士和一百名天变骑士过后,大家看到的,就是闪电骑士团,火狐骑士团的纹章旗。虽然距离有些脱节,但自家的队伍还是跟上来了。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这一刻,无论哪一个家族,看见自家的骑士队伍,哪里还有半分骄傲之情。

    当初仪式开始之前,贵族们还讨论过阿道夫在观礼台上看见别家军队在自己土地上炫耀力量的心情。在他们看来,不管阿道夫外表看起来如何“大度”,他的心情恐怕都不怎么痛快。

    这个观礼台,就像一个火炉。

    坐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忍受火焰的炙烤。

    而此刻,他们才猛然发现,原来,真正被架在火炉上的不是阿道夫,更不是那些振奋激动的卢利安领主和将领,而是自己。

    这一百名天变骑士过后,这场仪式,还有意义吗?

    没有了。

    看看那些涌动的人潮吧,所有人都追着卢利安天变骑士。从南门广场到胜利大街,此刻已经一片空旷。当卢利安的骑士经过观礼台,进入中央广场的时候,所有人都涌了过去。

    而自家的骑士们呢?

    他们只是机械地沿着空旷地街道行进着。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此刻这些原本让贵族们引以为豪的队伍,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黯淡无光。

    他们的旗帜无精打采地耷拉着,战马的脚步显得有些凌乱。尽管骑士们的后背都挺得笔直,可是,谁都能看出那只是没有精气神的外壳。

    而仪式,还得继续下去。他们要走到中央广场。而自己,也还得被架在这该死的火炉上,一直炙烤到仪式结束。

    转过头,贵族们的目光,落在了那成群结队的佣兵们身上。相较于沸腾的民众,佣兵们的情绪就显得平静多了。

    尤其是数百名荣耀级的高阶佣兵,虽然他们的眼睛也在发光,脸上也是血色上涌,可是,那并不是震惊,更不是嫉妒。

    而是兴奋和期盼。

    这一刻,就算再蠢的人也知道在昨天夜里卢利安军营中发生了什么。很显然,这些佣兵早在今天之前,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可笑自己还以为……

    砰,一声闷响。

    寂静中,吉尔伯特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苍白的脸上,眼神发直。而他的身边,鹿赫艰难地咽着唾沫,一双有些混浊的小眼睛仓皇游移。似乎直到现在,他还没想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这两位……贵族们摇了摇头。一个外地贵族低声道:“你们说,那些天变骑士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的问题,引来了旁边人的不屑冷哼。

    这种问题根本就是自欺欺人。别说那天变魔装散发的气势如此明显,就算大家都认不出来,阿道夫也不会造这种会被拆穿的假。他的身份,他的地位,不会允许他做那样的事情。

    “那这么说来,真正的赢家,是阿道夫了。”那贵族转头四顾。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交头接耳。

    这一场交锋,虽然是在卢利安的地面上,可一开始,他们的目标并不是已经因为实力大损而被排除在竞争者之外的卢利安,而是这个传闻中对那些佣兵有着救命之恩的黑发小子。

    正是因为这小子借着他和那些佣兵的情分,横插一杠,才有了后来的这些事情。

    可如今看来,他也是失败者。

    真正赢得这场无声战争的,是阿道夫。一百名天变骑士,加上卢利安优越的地理位置,足以让他抵消一切不利因素,成为那些佣兵选择投靠对象的首选!

    想到这里,许多人看向罗伊的目光,都变得有些怜悯。

    从头到尾,这个和大家争夺佣兵的小子,就安安静静地坐在阿道夫的身旁,没说过一句话,也没有任何的举动。完全就是一个木偶一般的存在,根本就不符合一个作为在场众人对手的形象。

    一开始,大家还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不过,现在大家知道了。

    和阿道夫这种老奸巨滑的老狐狸在一起,这小菜鸟平白得罪了这么多人,却什么好处都没捞着。

    他真的只是一个**控的木偶而已!

    等到尘埃落定,大伙儿可以肯定,未来愿意和卢利安为敌的家族没有几个。但把火发在这小子身上的家族恐怕不会少。搞不好,所谓南十字星伯爵,就会成为帝国历史上最短命最倒霉的贵族!

    此刻人群中,吉尔伯特盯着罗伊的目光,就充满了憎恨。

    他知道自己输了。而且是所有人当中输得最惨的那一个。卢利安拥有一百名天变骑士这样重大的情报,自己竟然事先一点也不知道,这不但坑了洛克,更让康格里夫大公蒙羞。

    他完全可以想象,当这件事传出去,威尼亚会遭受怎样的嘲笑。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该死的小子。

    就在吉尔伯特咬着牙,冷冷想着今天结束之后,要如何把怒火倾泄在这小子的身上时,却见前方,阿道夫大公转过头来。

    “诸位,”阿道夫嘴角勾着一丝弧线,微笑道,“我为大家准备的节目,还算精彩吧?”

    面对阿道夫的笑脸,尽管心底无比憋屈,但这些挑通了眉毛的贵族反应何等迅速,脸色一变,纷纷笑道。

    “精彩!”

    “当然!太震撼了!”

    “果然不愧是阿道夫大公啊,手下拥有如此强大的天变骑士队伍,未来联军之中,卢利安肯定要大放异彩!”

    转瞬之间,观礼台上的风向就已经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众人纷纷堆起笑容,向阿道夫表示祝贺,谀词如潮,气氛之热烈之融洽,完全让人看不出之前的对立。

    对此,阿道夫显然早有准备。

    他笑眯眯的接受了众人的祝贺,环顾四周,最后把目光投在了吉尔伯特的脸上:“对了,忘了告诉大家,今天晚上,金骷髅拍卖行将举行今年的年中拍卖会……”

    贵族们都面面相觑,不明白阿道夫怎么话题忽然就转到了一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上。

    “……如果大家了解一下的话,就会知道,这场拍卖会有几样拍品是相当诱人的。其中,就有我们独狼魔纹师的一套天变魔纹套装……”阿道夫说着,向罗伊伸手示意。

    罗伊站起身来,向众人微微一笑。

    一道闪光,陡然从贵族们的脑海里划过,所有人都张大了嘴。

    “这套天变魔装,就是我卢利安天变骑士身上穿的那套的简化版,”阿道夫笑着道,“诸位有兴趣的话,到时候不妨去试试看……”

    阿道夫后面说什么,大家已经听不清了。

    这一刻,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罗伊那张有些憨厚的微笑脸庞上。

    不过这一次,他们的眼中没有怜悯,也没有憎恨。有的,只是无法形容的震惊,以及渐渐升温的炽热。 。 。 。 。 。(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