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震动
    寂静的书房里,安东尼听到门外传来的一阵急促脚步声,随后,就听到了妻子和女儿的低声惊呼。

    他放下了手里的文书,皱了皱眉头,打开了房门。

    “怎么了?”安东尼问道。

    客厅里,拉尔夫正站在伊丽莎白和斯嘉丽的面前,脸上神情复杂。而伊丽莎白和斯嘉丽正捂着嘴,似乎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消息。

    见到安东尼出来,拉尔夫恭敬的行礼。伊丽莎白快步走了过来,飞快地在安东尼耳边低声了几句。

    “等等……”安东尼听完之后,似乎有些回不过神来,他侧了侧头,困惑地问道,“你是,阿道夫在仪式上,出动了一百名天变魔装骑士?”

    伊丽莎白了头。

    “一百名?”安东尼把目光投向拉尔夫,又问了一次。

    “是的,殿下。”打探消息的拉尔夫恭敬地道。

    安东尼的目光有些发直,他踱步到沙发边,坐了下来,思索着问道,“……而且,这些天变魔装,是里奥制造的?”

    “是的,殿下。这是阿道夫大公亲口证实的。据,这是里奥在慕尼城招募军队付出的条件,”拉尔夫道,“而且……”

    他看了看时间,道:“两个祷时之后,金骷髅拍卖行会拍卖一套简化版的天变魔装。作者就是里奥。”

    房间里,变得寂静下来。

    安东尼和伊丽莎白的目光对视着,直到很久之后,他们才消化了眼神中的震惊。

    忽然,两人都同时看向了斯嘉丽。

    斯嘉丽静静地站在透窗而入的阳光里。她咬着嘴唇,目光闪动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夜晚降临,雄伟的帕拉梅要塞,屹立于陡峭的山崖之上,在天际红霞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美丽。

    整座要塞呈不规则的双菱形。坐南朝北。以每块数千公斤重的巨石垒砌的城墙,有足足百米之高。城墙的范围,几乎囊括了帕拉梅山山的每一寸土地。这使得整座要塞和陡峭的山崖融为一体,险峻异常。

    百年前,索兰大公率领大军北征,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攻破了只有区区不到五百士兵守卫的要塞。而百年来,要塞作为扼守帝都东北的咽喉,屡经修缮扩建,如今的规模,已经是原来的五倍。

    索菲娅信步走在城墙上。

    索兰帝国新组建的火凰军团,如今就驻扎在帕拉梅要塞里。

    这里是火凰军团的大本营,也是她的诞生地。无数的士兵和骑士从帝国的四面八方汇集在这里,无数的钱粮武器,如同流水一般送来,时至今日,军团才初步成型。

    作为军团长,索菲娅已经在帕拉梅要塞度过了好几个月的时光。对这里的一砖一石,都无比熟悉。

    此刻,走在城墙上,用手抚摸着粗糙的墙砖,索菲娅微微锁着眉头,一边走一边沉思着。以至于好几个路过的军官和前后两队巡逻的士兵向她行礼,她都恍惚不觉。

    “军团长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没听有什么大事儿吧?”

    军官们士兵们,都低声议论着。

    火凰军团,原本是因为斐烈帝国入侵才建立的。

    不过,时至今日,帝国的局势已经出现了极大的变化。而火凰军团的任务,也从抵抗斐烈帝国,变成了抗击魔族。再过几天,军团就要作为前锋,先期拔营北上。

    而索菲娅肩负的任务,一是派遣侦查队进入庞贝帝国境内,与南下的魔族军队接触,摸清敌人的数量,规模和速度。二来,则是负责建立营寨,运输粮草,为联军集合做准备。

    换做别人,如此千头万绪,难免手忙脚乱。

    可是这几个月来,军团从无到有,从到大,可以都是索菲娅一手操持的。对于这位年轻的军团长,上上下下也是一致的敬畏。

    别看她的年龄虽然不大,性格也冷漠,让人难以接近。可在军事方面却是一等一的天才。无论是平常内部的令行禁止,训练配合还是行军打仗时的临阵指挥,后勤保障,在她手里都是井井有条。

    要知道,火凰军团的成员,来自帝国各地。有许多将领的实力,还远在身为荣耀骑士的索菲娅之上,可几个月下来,所有人对这位军团长都是服服帖帖。就连军中唐纳德一系的人,到现在也只是沉默。

    不是他们不想争,而是在索菲娅的铁腕控制之下,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

    尤其是军团建设期间,索菲娅还抽空打了峡湾战役。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彻底奠定了她不可动摇的地位。

    自从接到北上的命令以来,索菲娅就一直在做准备。这些日子,各方面的命令一条条的发布下去,执行情况也是有条不紊。至少从目前情况来看,大伙儿都不觉得军团长有什么值得忧心的地方。

    像今天这般走神的情况,大伙儿可不常在军团长身上看到。

    “我估计,应该是卢利安的事情。”转头看索菲娅已经离得远了,一位三级虎尉才低声道,“你们没听吗,这一次,有三十多家贵族联合起来向阿道夫大公逼宫呢。”

    “那事儿啊?我也听了。”

    众军官纷纷道。

    “虽然我不是卢利安人,但这事儿我也有些看不下去。你们,人卢利安刚刚才跟深渊恶魔打了一仗,拼了命把恶魔给赶回去,结果……”

    “是啊,那帮家伙的吃相,也实在太难看了。这不是欺负人吗?”

    “嘿,这些贵族什么德行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如今各大家族都在拼了命的招募人手,扩充军队。卢利安聚集了这么多想投身军伍的佣兵,这么大一块蛋糕,他们能忍着不伸手?”

    “那是。别看这些佣兵平日里桀骜不驯,可论实力,那可是强者如云。真要是他们加入军中,那力量,恐怕比咱们军团还强大得多。换成谁,也不甘心眼睁睁看着。”

    众人议论着,渐渐远去。要塞城墙上又恢复了寂静。

    走到要塞南门,索菲娅停下脚步,依在雉碟边,眺望南方。夕阳已经躲进了西方的云霞中,只剩最后的一微光。而南方的山脉丛林,也在渐渐浓郁的夜色中,变得模糊起来。

    正如众人猜测的那样,索菲娅的确是在为了卢利安的事情心烦。

    这两年来,卢利安可谓多灾多难。先是遭斐烈入侵,生灵涂炭。好不容易击败了斐烈南方军,没想到,深渊恶魔又来了这么一出。让阿道夫辛辛苦苦恢复的一元气毁于一旦。

    眼看就要北上了,索菲娅不禁为父亲担忧。

    身处帝都,她远比在卢利安的时候,更能感受到帝国风云的波诡云谲。皇室,唐纳德,教廷,还有摇摆的中立派,外部的势力……种种力量,在这篇土地上汇集,碰撞。

    多年来,卢利安偏安一隅,距离这些风雨其实还算远。

    可这两年来,卢利安却阴错阳差多次处于风暴中心,并且一度深刻的改变了帝国政局的走向,这使得家族明里暗里,都多了不少的敌人。

    索菲娅很难想象,以家族如今的羸弱,如何在联军之中立足。没有力量,就没有话语权。弱者,永远都会第一个成为被抛弃的牺牲品。

    尤其是这一次,那子还……

    想到罗伊,索菲娅不禁愁眉深锁。

    虽然在墨雅的面前,索菲娅完全站在罗伊的一边。可对于罗伊和那些家族争夺佣兵这件事,她内心深处依然很担忧。

    罗伊这家伙,才刚刚晋升贵族啊。

    他以为,这还是在波拉贝尔和一帮孩子打架争东西吗?在这种时候树敌,本身就是不智。更何况,他一次招惹了这么多这么强大的对手。换成任何人,这都是**裸的找死!

    而更让人操心的是,父亲竟然也跟着他一起胡闹。

    这两个不省心的家伙,究竟握着什么底牌,有什么打算?也不知道现在情况究竟如何了。那些贵族可不好对付。

    正想着,忽然,索菲娅看见,一队骑士护卫着一辆马车飞一般地向着要塞驶来。

    滚滚尘烟,在荒芜的平原上拖着老长。

    一看见拖曳马车的地行龙和车夫那巨人一般的体格,索菲娅立刻就知道是墨雅来了。她飞快地探头向城门处的卫兵叫了一声开门,然后快步绕到楼梯处,向城下走去。

    嘎吱嘎吱……随着车轮碾过木桥的声响,马车驶入了要塞。

    当墨雅走下马车的时候,索菲娅已经在等候了。

    “出了什么事?”一看见墨雅的表情,索菲娅心头就是一紧。两人相交多年,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墨雅的冷静睿智了。平日里,就算发生天大的事情,她也从来没有见墨雅有过任何的慌乱。

    而这一次,走下马车的墨雅,脸色却明显有些古怪。

    她的眉头紧紧皱着,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一路来都难以理解的事情。她手里拿着一封开了火漆的密信,下车的时候,信还展开的,从纸张皱巴巴的程度看来,也不知道她反复看了多少次。

    就连墨雅跟她话的时候,她也有些精神恍惚的模样。

    而再看看马车上的尘土,监察部护卫骑士风尘仆仆的样子,就知道他们赶得有多么急。从帝都到这里,距离可不算短。就算快马加鞭,也需要十多个祷时的时间。

    平常去帝都,索菲娅都会在路上花两天的时间。而两人之间如果有什么事需要联系的话,也通常是通过信隼。这一次,墨雅竟然在事先没有通知的情况下赶来,这让索菲娅顿时生其一丝不详的预感。

    在索菲娅疑惑的注视下,墨雅走到她的面前。

    “到底怎么了?”索菲娅被墨雅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毛。她发现,自己的这位好朋友的眼神,不出的古怪。

    “自己看吧。”墨雅把手中的密信拍在了索菲娅的手里,当先迈步往里走,“去你的房间。”

    索菲娅展开信,一边跟上墨雅的脚步,一边迫不及待地起来。

    走着走着,索菲娅的脚步就放慢了,到最后,她干脆停了下来。

    墨雅侧过身去,看着她。

    在自己这位闺中密友那宛若万年不化的寒冰一般的脸上,她看到的,是微微张开的檀口,无比震惊的眼神。

    那震惊的神情,掩都掩饰不住!

    “你真不知道?”墨雅倒有些惊讶了。

    “当然,”索菲娅被墨雅这么一问,才回过神来,快步走上来,“一百名天变骑士……我们家……这是真的?”

    “废话,”墨雅白了她一眼,“这可是我监察部的密报!”

    她着,转身继续往前走:“况且,这个消息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整个慕尼城不知道多少人亲眼所见。只不过,我得到的时间比其他人都早一些罢了……嘿,你父亲可打了一张大牌啊。”

    “可是,”索菲娅跟上了她的脚步,“我家什么情况,我比谁都清楚。别一百套天变魔装,就是十套也拿不出来。不然的话……信上,这都是里奥,不……罗伊制造的?”

    “这就要问你父亲,还有罗伊那该死的子了,”墨雅咬牙切齿,瞪了索菲娅一眼,“你,你们究竟还瞒着多少秘密?!”

    索菲娅哭笑不得:“这些事情就连我都不知道,你瞪我有什么用?”

    “可那子是你们卢利安的人!”墨雅一脸气愤,眼神嫉妒,“你,你们家怎么就这么好运?”

    听到这话,索菲娅抿着嘴,脸上浮现一丝笑意。

    身为卢利安家族的一员,再没有什么消息,是比这样的消息更让索菲娅开心的了。她做梦也没想到,这一次,父亲竟然用这样一种方式,解决了问题。

    一百名天变骑士啊。

    在这样的力量面前,她完全能够想象那些贵族们的反应。

    只是之前处于极度的震惊之中,让她一时都有些回不过神来。而此刻,当接受了这一切都是事实之后,即使性子清冷如她,也忍不住流出一丝开心,甚至一得意。

    虽然嘴角的弧度很浅,可这一幕,还是看呆了路过的军官和士兵们。

    他们可是第一次看见,自家这位比冰山还冷的军团长这邻家女孩般的情状。只是抿嘴一笑,就如同春风解冻。

    “很得意吗?”墨雅怒视着索菲娅,越看越生气。

    索菲娅也不话,只抿着嘴和她一道走。

    走着走着,墨雅叹了口气,停下脚步,扭头看着索菲娅:“你知道,我为什么亲自跑这么一趟吗?”

    索菲娅摇了摇头。

    “我亲爱的大姐,”墨雅咬牙道,“等到明天……不,不用明天,最多再过几个祷时,你们卢利安家族可就名震天下了。一百个天变骑士啊,你会有多少人抢着跟你们示好?”

    索菲娅一愣,惊讶地道:“所以……”

    “所以,”墨雅一脸郁闷,“我就被我家派来抱你的大腿了。”

    噗嗤,这一次,索菲娅直接笑出了声来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