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宝库大门
    罗伊没有等多久,很快,随着一阵狂风席卷,树丛草地如同分波劈浪一般,一只只魔兽,出现在眼前。

    “六阶铁臂猿,五阶三眼熊……”

    罗伊看着山坡上越来越多的魔兽,仔细辨认着。

    他发现,三号山的魔兽种群和二号山差不多,都是以五阶的三眼熊和六阶的铁臂猿为主。区别在于七阶魔兽。白二麾下是七只金翅虎,而此刻,眼前出现的却是八只苍狐。

    这是八道白色,宛若闪电一般的身影。它们自山头飞射而来,无数的魔兽,在它们前行的道路前分散开来,一些等级较低的魔兽,甚至敬畏地匍匐在地,连大气也不敢出。

    八只苍狐一出现,就人立而起,向着空中的罗伊发出威胁的尖啸声。

    苍狐,是狐类魔兽中的一种。不过和普通魔狐不一样的是,这种魔狐体形巨大,每一只都足有猎豹大小。

    它们通体雪白,三尾,六肢,天赋能力是迷幻。在战斗中,苍狐可以释放出一个迷幻力场。对手一旦被力场笼罩,就会产生幻觉。要么性情狂躁不受控制,要么四肢僵硬行动迟缓。

    这种迷幻力场原本就极可怕了,更让人恐惧的是,身具六肢的苍狐不但速度极快,而且力大无穷,有着极强的攻击力。

    战斗时,它惯常人立而起。四条下肢如同蜘蛛一般灵活,以极快地速度围着猎物绕圈。同时用两条可以轻易破开百炼精钢的利爪,对猎物发动致命攻击。

    许多猎物就是在迷乱的情况下被它们撕成了碎片。

    而苍狐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其惯于群体行动。它们一般都是以家族为单位,引诱伏击,各司其职。一个苍狐家族简直就是一支双刀游猎者小队,可以猎杀比它们等级更高的魔兽。

    罗伊眼前这八只苍狐中,有两只的体形稍微小一点,应该是未成年的小狐。另外六只体形较大。尤其是其中领头的一只老公狐,耳鬓旁长着两团火红的毛发,赫然已晋升到了八阶魔兽。

    不过,罗伊撇了撇嘴,无视了向自己发出威胁的苍狐。

    他知道这些苍狐还不是三号山的主人。

    罗伊扭过头,向左前方的峡谷望去。在刚才那声狮吼之后,越来越强的威压波动,自峡谷中散发出来。

    身在空中,罗伊隐约可见峡谷中亮起了一道红光。最开始,红光还很淡。就如同在峡谷谷口的峭壁和树木上披着一层薄薄的红纱。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红光越来越亮,越来越炽烈。

    远远看去,就如同有一团火焰,正自峡谷底部缓缓升起。

    罗伊皱了皱眉头,想起小时候经历的一件事情,心里忽然有了一丝不怎么好的预感。

    忽然,轰地一声巨响。就如同火炮发射一般,一个巨大的火团直冲天空。火团扶摇直上,在上到千米高空的时候,忽然在空中拉出一个锐利的折线,笔直地向罗伊射来。

    “倒霉,真的是这家伙。”看着火团内部包裹的那个身影,罗伊一阵郁闷。

    那是一只体形巨大的狮子。它的身高足有五米,体长超过十米。比一只成年魔象也小不了多少。它浑身呈现金黄色,看起来,就如同黄金打造的一般。而它的狮鬃则是燃烧的烈焰。

    这是一只九阶巅峰魔兽,黄金火狮!

    很多年前,罗伊还在矮人地下城生活的时候,就曾经亲眼见识过一只黄金火狮的恐怖,并对它有着一定的了解。

    在九阶魔兽中,黄金火狮的名气很大。不过,这个名气并非来自于它漂亮的外表和恐怖的战斗力,而是来自于其暴躁凶恶的天性。可以说,这种魔兽天生就是一个火药桶,一点就爆。

    无论是谁,只要招惹到它,那就一定是不死不休的结局。它们会一次又一次发动攻击直到将对方撕碎。就算对手远比它们强大,它们也不会有任何的妥协,会一直战斗到死。

    它们不但对敌人凶狠,对同类也是一样。哪怕是父母兄弟,乃至于伴侣之间,都常常爆发激烈的冲突。

    也因此,黄金火狮数量极其稀少。它们独来独往,繁殖率低且存活率更低。十只小狮子,能够活到成年的恐怕只有一两只。

    黄金火狮天性喜热,最爱将火山口和熔岩河流淌的洞穴当作自己的巢穴。当年矮人们在挖掘矿脉的时候,就是因为误入一个熔岩山洞,惊扰了那里栖息的一只黄金火狮,从而引发了一场大战。

    矮人本来就是暴脾气,黄金火狮更是暴烈无比,双方一遭遇,简直如同火星掉进了火药桶。

    可是,哪怕以矮人的强大,并且倾巢而出,他们也是在付出了两个高阶战士战死,二十多人受伤的惨重代价之后,才将那只差点杀进了地下城中心的黄金火狮杀死。

    也正是从那时候起,黄金火狮在罗伊的心目中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让罗伊没想到的是,这三号山的统治者竟然就是一只黄金火狮。难怪之前白二表现出了明显的畏惧情绪。要知道,黄金火狮天生比金翅虎高一阶。从魔兽阶级来说,就如同贵族和平民的差距。

    如今白二已经晋升到了九阶魔兽还好一点。若是以前……罗伊完全能够想象,只有八阶实力的白二小心翼翼与这个强大而暴躁的邻居相处的情形。

    别说主动挑衅对方,就算是受了委屈,白二这家伙只怕也是能躲就躲,能让就让。

    不然的话,十个八阶的白二,也不会是一只九阶巅峰黄金火狮的对手。

    这个念头,只在罗伊脑海中一转,就听见轰的一声,电射而来的黄金火狮已经落在了不远处的一个山坡上。

    土地被燃烧的火球砸出了一个大坑,滚滚热浪宛若一道龙卷风,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狮吼冲天而起,卷起无数泥土枯叶。

    在这狂暴的威势之下,不光三号山的群兽都寂然无声,就连罗伊坐下的白二都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数十米。显然,这个近邻多年的积威,并不是刚刚晋升九阶就能摆脱的。

    “怕什么?胆小鬼。”罗伊没好气地拍了拍白二的脑袋,“一边呆着去。”

    说着,罗伊纵身而起,离开白二的后背,如同一块飞落的陨石一般,向着地面落去。

    没有巨大的声响,也没有让人敬畏的威势,罗伊落地悄然无声,就如同一只燕子般轻巧。

    黄金火狮死死地盯着罗伊。

    那双淡蓝色的眸子里,瞳孔竖成了一条线,显得格外残暴。它的嘴里,发出低低的吼声,前爪下意识地挠着地面。燃烧的狮鬃,从红色变成黄色,到最后,竟然成了蓝白色。

    那是温度不断攀升的结果。火焰之炽烈,使得以黄金火狮为中心的地面都迅速干涸,开裂,最后软化为火红的岩浆。

    魔兽对于自己的领地有着极其强烈的独占欲和保护欲。它们不允许任何对自己领地的觊觎行为。别说这样的公然入侵,就算只是在边缘窥视,也会引发战争。

    而黄金火狮的领地意识尤其强烈。这种暴躁的魔兽,几乎有一大半的生死之战都起因于此。

    很显然,这只黄金火狮的怒火,已经到了控制不住的地步。罗伊和白二的到来,对这位本地霸主来说,不禁是入侵和挑衅,更是一种羞辱。

    而与此同时,其他的三号山魔兽也已经围了上来。

    苍狐,三眼熊,铁臂猿,银背狐猴……光是五阶以上的魔兽,就成百上千。而空中还飞翔着一群五阶的红头铁爪鹰。它们将罗伊团团包围,虎视眈眈,不停地向前涌动着,发出恐吓的声音。

    眼见这一幕,白二急得在空中忽左忽右。

    忽然,它猛地俯冲而下,重重落在罗伊的身旁,咆哮着,向四周的魔兽发出威胁,试图让它们远离自己的主人。

    白二的忠心,让罗伊有些感动。他轻轻拍了拍白二,示意它留在原地,然后向黄金火狮走去。

    罗伊的步伐显得很轻松。就像在午后的森林里漫步。

    群兽骚动起来。随着罗伊的移动,它们变得越来越暴躁。包围圈就像是一个受挤压的气泡般不断变形,越来越小。似乎下一秒就会一拥而上,如同潮水般将罗伊淹没。

    而对面的黄金火狮,气势更是疯狂攀升。它皱起鼻翼,露出长而锋利的獠牙。张开的嘴角,滴落一丝涎水。微微伏低的身躯,已经做好了扑击的准备。

    然而,就在寂静快要被打破的一瞬间,忽然罗伊身上的铠甲亮了起来。

    护臂,手套,腿甲和靴子……这几件由兽皇诺伊奥坦斯亲自打造并传承下来的铠甲构件表面,亮起了一条条宛若冰面裂缝一般的红色光丝。随后,一道恐怖的威压猛然扩向四周。

    这气息悠远而神秘,宛若神灵一般,高高在上。

    兽皇之威压!

    罗伊一步步走向黄金火狮。

    当初在魔法塔里得到这四件魔王之光辉构件的时候,罗伊就知道,诺伊奥坦斯送了自己一份多么宝贵的礼物。

    那不仅仅是一套铠甲,还是一份传承,更是一根足以号令万兽的权杖!

    在艾瓦隆大陆,魔兽是一种独特的存在。

    它们种类繁多,数量更是恒河沙数。有着超强的繁殖能力和环境适应能力。其身影遍布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别说人类无法生存的雪山荒漠,就算是地底熔岩河里,也有熔岩火蜥一类的魔兽悠游自得。

    就如同树木植物一样,在智慧种族的眼中,魔兽是一种资源。它们的血肉,毛皮,骨骼,筋络,指甲,鳞片,分泌物乃至粪便,都有着相当广泛的用处。尤其是魔晶,更是国家层面上不可或缺的战略资源。

    而在各大种族当中,人类对魔兽资源的依赖尤为严重。用历史学者们的话来说,不但人类文明的根基有一大半是建立在魔兽的基础之上,就连人类本身,和魔兽也是生命形态同宗同源的共生体。

    凭借这种共生,人类取得了三个影响历史走向的成就。

    首先,他们驯服魔兽做为坐骑,发展出了骑士这种让所有种族都为之胆寒的战斗职业,凭借人和魔兽的力量融合,形成铺天盖地的钢铁洪流,将冲击力发挥到了极致。

    就作战方式来说,简直和兽潮如出一辙。

    其次,人类利用魔兽发展出了炼药学,不但征服了各种足以影响族群存亡的疾病,大大提升了寿命,并且加快了人类提升力量的速度。

    这可不是一般的成就。

    要知道,以人类的基数,哪怕力量提升的速度只快那么一点,哪怕这些炼制的丹药只用于提升普通士兵和低阶骑士,那膨胀的力量金字塔体系根基,也足以让其他种族为之绝望。

    而第三,也是最为更重要的是,人类的魔法文明就是通过对魔兽的观察和学习建立起来的。

    在许多人看来,魔法这个词意指“魔鬼的法术”。

    这样的说法谈不上错误,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还算是很贴切。毕竟,魔法是如此强大,如此神秘而又如此的令人恐惧。用魔鬼的法术来形容它,正是普通人对这种超自然力量好奇而又敬畏的最好注解。

    可是,只有真正了解魔法的人才知道,魔法的真正含义,是“魔兽之法”。

    人类之所以能发现并学习魔法,正是远古时期的人类先祖,通过观察魔兽种种利用天地能量的天赋技能而得来的。他们学习风系魔狼,得到了风刃。观察火狐,得到了火球术。模仿雷鹰,学会了闪电术……

    翻开魔法书,你可以在每一个魔法的标注里找到对应的魔兽来源。就算是后来由人类自己创造的混合魔法,追根溯源,也都会最终指向魔兽。

    除了这三项之外,还有大规模的战宠驯养,学自魔兽的战技,军事战术等等。这一切加上人类自身的优势,使得人类最终取代生命形态源自于森林植物的精灵,成为了艾瓦隆大陆的统治者。

    正因为如此,人类从来都没有忽视过对魔兽的控制和研究。

    无数的猎人,无数的佣兵,无数的魔法师和学者,成天与魔兽为伍,孜孜不倦地研究学习。到如今,魔兽学已经是一门几乎和魔法学有着同等高度和深度的学科了。而且普及程度非常高。

    别说受高等训练的战斗职业者,就算是生活行业的学徒,也都要掌握基本的魔兽知识。不然的话,锻造师不知道怎样让武器更锋利,让铠甲更坚韧。裁缝不知道毛皮的特性,厨师也不知道哪些肉能吃,哪些有毒。

    这种普及,不光是生活的需要,更是自上而下的引导。

    每一代人类的引领者们都很清楚,没有魔兽,人类文明至少要倒退几百年。这种共生关系只能加强,不能放弃。

    然而,重视归重视,魔兽却终究是魔兽。

    这种凶猛,桀骜且极度危险的生物,并不是那么容易打交道的。

    对于生活在城市保护之下的普通平民来说,魔兽的危险还不那么直观,可对于长年累月奔波山林的猎人,佣兵们来说,任何一只魔兽都可能是要命的死神。

    越资深的猎手对魔兽就越是敬畏警惕。

    他们绝不会去招惹他们不该招惹的魔兽。哪怕诱惑再大,只要有一点危险的迹象,他们就会撤退。

    在临近魔兽山脉的大小城镇里,经常能看见那些采购了大量物资,由上百全副武装的人马组成的猎杀队,没过几天就灰头土脸两手空空的回来。别说市场上翘首以盼的毛皮魔晶,就连物资都丢了个一干二净。

    可是,没有人会取笑他们。人类千百年来和魔兽的斗争,早就给了大家太多的血的教训。

    一只位于魔兽金字塔顶端的十三阶魔兽,能够轻易的摧毁一座重兵把守且有圣域坐镇的要塞,而一条区区五阶的花斑毒蟒,也能在沼泽这种特殊地理环境的掩护下,让一支勇敢骑士小队全军覆没。

    会飞的,有毒的,群居的,拥有致幻能力的,可神不知鬼不觉隐匿在身边的……各种各样的魔兽,组成了各种各样致命的陷阱。

    有时候仅仅是看见草丛里留下的魔兽痕迹或者闻闻一棵大树被蹭掉的树皮的味道,就能让最资深老猎人为之色变。

    用他们的话来说在魔兽面前,再小心谨慎都不为过。那些狂妄自大疏忽大意的家伙,现在都已经成了魔兽巢穴里的白骨了。

    而除了危险之外,魔兽低下的智力和桀骜天性,也是人类利用魔兽的一个难关。

    人类驯养魔兽,已经有数万年的历史了。

    可是,哪怕人类总结了无数的方法,花了无数的心血和时间研究,但迄今为止,驯服魔兽依然是一项严峻的挑战。别说像黄金火狮这样的高阶魔兽,就算是一些三四阶的低级魔兽,想要驯服也非常不容易。

    就拿魔狼来说,野生的成年魔狼是根本不可能驯服的。它们一旦被捕捉,宁可被打死,被饿死,也绝不会低头。

    北方狼骑兵的魔狼坐骑,通常都是捕捉的魔狼幼崽,花数年时间从小驯养的。在这段时间里,驯兽师几乎天天和魔狼呆在一起,不但要饲养照料它们,而且要成千上万遍地重复训练科目。

    可即便如此,魔狼的驯养成功率也只有不到十分之一。一些魔狼因为无法突破灵封而被淘汰,一些魔狼因为疾病或体质不达标而被淘汰。还有一些魔狼在几近训练完成的时候忽然出现了狂化现象,只能忍痛淘汰。

    而当一位狼骑士终于等来了他的坐骑时,他还必须注意许多禁忌事项。不然的话,魔狼逃跑,野性复发,乃至于反噬主人的事情也屡有发生。

    如此高昂的心血精力和成本,使得狼骑兵即便是在斐烈帝国的北部部族中也极其稀缺,根本就不可能大规模的普及。

    这都还算是比较成功的例子了。

    至于其他的许多魔兽,因为智商和习性的原因,连驯化的可能性都没有。

    因此,控制不同种类的魔兽,号令它们为人类战斗,只是一个只有小孩子才会有的奇妙幻想。成年人是不会这么天真的。人类如今对魔兽的开发利用水平,和数千年前并没多大区别,这已经足以让任何人打消奢望了。

    不过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的是,人类做不到的事情,曾经有一位巨人做到了。

    更没人知道的是,那位统治了魔兽世界上千年的伟大存在,将他的权杖,交到了一个人类青年的手里。

    因为得到的只是魔王之光辉的一小部分,因此,就战斗来说,这套铠甲起的作用还并不大。甚至比不上罗伊自己制造的二级天变魔装。

    可偏偏,这里却是绝境。

    一个有着无尽魔兽,并且只有魔兽的独立王国。

    凭借诺伊奥坦斯的兽皇之威压,在这个魔兽王国里能得到什么好处,就算是一个白痴都知道。

    罗伊知道,自己找到了一个宝库,并且拿着这个宝库的钥匙。

    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推开这座宝库的大门! 。 。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