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风云变幻
    庞贝帝国坎诺蒂行省北方,还只是九月末,就已经是一派冰天雪地的景象。

    雪已经在森林原野上积得厚厚的了,山岭上更是冰雪封结。刺目的白色加上低压的云层,让天地连成蒙蒙地一片,显得压抑而又萧瑟。

    在一条满是大小坑洼的破烂道路上,几名浑身都是泥雪的骑士由南向北策马飞奔。他们正路过一座早已经空无一人的废弃村庄。路基下,破旧的木屋,垮塌的围墙,被遗弃的箱子衣服还有病死家畜的白骨,如同飞一般向后退去。

    忽然,一声悲嘶。一匹战马在奔跑中力竭倒地,巨大的惯性使其在泥地里翻了好几个滚。幸而马上骑士反应得快,几乎是在战马失蹄的一瞬间就腾空而起,这才躲过一劫。

    “该死!”

    落马骑士走到满是泥水的战马身边,检查后发现它已经摔断了腿,只能骂了一句,用剑结束了战马的痛苦,将马鞍和包袱解下来,放在另外一匹随行的马上。

    “快点。”领头的一名大胡子骑士掀开斗篷兜帽,露出有些焦躁的脸,对那落马骑士道,“我们必须在十二个祷时之内赶到红土镇探查情况。将军还等着我们的回报呢。”

    “回报?”那落马骑士一边飞快地干着手里的活儿,一边头也不回地道,“红土镇什么情况就是一头猪都能猜到,还用得着我们去探查?咱们这次去,就是去送死的。反正是个死,着什么急?”

    说话的时候,另外四名骑士也拨转马头回来。大伙儿面面相觑,脸色都有些阴沉难看。

    这是一支来自于庞贝帝国第三边军军团的斥候小队,正奉命去北方一个名叫红土镇的地方探查情况。

    魔族入侵庞贝帝国已经三个多月了。

    当救赎大陆南方的人们对魔族的印象还只存在于历史书一级级每天的战报上时,这里却已经是战火连天,满目疮痍。

    从突破圣城到现在,魔族可谓一路势如破竹。在这一过程中,庞贝帝国倒也不是没有抵抗过。只是前期投入的军队都只是边军和东北的地方守卫部队。几次接敌下来,死伤惨重,几乎一触即溃。

    到后来,帝国的方略就改变了。军方主力和精锐骑士团全都调派到了西面,扼守通往首都罗曼城和圣教梵丁堡方向的道路,只单单放开了南面。

    上层在想什么,大伙儿都明白。正因为如此,原本驻守南面的庞贝边军第三军团,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大步后撤。如今军团主力,已经在西南方的摩西城。北面只留下了一个骑士大队和两个步兵营。

    留下这些部队,自然不是为了抵抗魔族。

    事实上,因为军团先一步南撤,因此,北面还有许多地区的居民,贵族以及大量的地方部队没有撤出来。

    这里的道路资源本就紧张,就算加上一些绕经山路的小道,南北也不过两三条路罢了。最大的这条商道,最多只能并排通行四辆马车。加之今年的雪下得特别早,地面的泥泞湿滑,更加剧了拥堵。

    当沿途成千上万的难民都涌上这条道路的时候,简直就成了一场灾难。

    就算是军队拥有通行特权,一天的时间也走不了多远。至于那些扶老携幼的难民就更可怜了,雪地里走得慢不说,还得不时下路基为军队让路。加之缺衣少食,许多老弱妇孺走着走着就一头栽倒在地,再也起不来。

    从南往北一路过来,这支斥候小队不知道看到了多少冻得僵硬的尸体,不知道看见了多少被废弃的村庄和城堡。

    毕竟,这不是人类之间的战争,这是种族战争。

    交战双方的唯一目的,就是灭绝对方。

    况且,一旦落到魔族的手里,没人知道会受到怎样的折磨。而这种未知的恐惧,甚至远比死亡本身更让人害怕。

    因此,当魔族的兵锋指向自己所在的城镇时,所有人的唯一念头,就是逃。往更远的地方逃。

    在这样的情况下,军团自然需要一些留守部队,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

    当然,以庞贝帝*方的德行,这些需要帮助的人自然不会是普通的平民百姓。而就斥候们所知,需要帮助的人一共有大约六百多人,全都是红土镇以北的贝当城及其周边的贵族和富人。

    虽然就整个帝国的范畴来说,一个中等城市的地方贵族实在算不上什么。不过,帝国各大家族之间关系盘根错节,难免沾亲带故,而这些贵族之中也有好些都是豪门旁支。因此,他们的安全是一定要保证的。

    而对于第三军团来说,这也是一笔大生意。

    这些贵族背井离乡的逃亡,不但带着全部的身家,临走时更将领地刮地三尺。搜罗了每一个铜币。为了安全离开,他们支付了军团一大笔钱。而如果能够顺利抵达首都罗曼城的话,他们还会额外再给一笔。

    然而现在看来,这笔生意似乎出了意外。原本早就应该抵达摩西城的贵族至今不见人影。连同留守部队,总共三千多个大活人,就如同被一个神秘的烟洞一口吞下去了一般。别说人,就连一点消息也没有。

    军团也放了信隼试图联络,可是,就连信隼都消失了。

    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军团长亲自下令,派出斥候部队前往北方侦查。一共十二支斥候部队,这一支是其中的第七支。

    说实话,在诸多斥候中被选中执行这个任务,绝对是倒霉到了极点。而更让这队斥候忐忑不安的是,之前派出的六个小队,也没传回一点音讯。所有人都知道事情不妙,只不过,一路行来,他们都把这些闷在心里,直到此刻落马骑士说了出来。

    气氛一时有些凝重。

    从摩西城出发,小队已向北走了差不多三十公里,再往前二十公里,有一个名叫野猪坡的地方,就是如今军团的外围第一防线了。

    也就是说,如今军团能够保证安全的范围,就在野猪坡以南。至于北面是什么情形,有怎样的危险,谁也不知道。更何况,这支斥候小队要去的地方,还是远在野猪坡以北至少七十公里外的红土镇。

    不过,再怎么危险,毕竟军令如山。既然被选中,那该执行的任务就必须执行。不然的话,别说他们自己,就连他们的家人都会受到牵连。

    庞贝帝国对这类犯罪士兵的惩罚非常之残酷。

    不遵行命令会受鞭刑,偷盗者会被砍手,逃兵更是会被处死。而谎报军情这种可能导致更严重后果的罪行,会直接牵连整个家族。

    除了主犯自己被处死之外,家人也会被送到劳工营服劳役。如果运气更差一点的话,被送进妓院或角斗场,甚至兽笼都不稀奇。

    “其实也没那么糟,”领头骑士见手下情绪有些不对劲,当下宽解道,“当初军团离开的时候,魔族还在两百公里之外。就算那帮贵族晚了三天,但也不至于就落到了魔族的手里。我猜测,他们可能……”

    他话音未落,忽然,只听不远处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旋即,一阵狂风平地而生,排山倒海一般袭来。

    斥候们无论人马,都在这剧烈的风中站不住脚,一阵东倒西歪。

    而最令他们脸色大变的是,他们发现,随着着狂风的出现,一道宛若墨汁一般的烟色雾气,也在不知不觉之间出现在不远处的山林。

    魔雾!

    斥候们惊恐交加,拉着缰绳原地打转。

    魔雾是一种无毒,但是极其浓郁的烟色雾气。通常伴随着魔族军队的出现而出现。

    自入侵艾瓦隆大陆以来,魔族军队就常常使用这种烟雾辅助作战。他们在魔雾中如鱼得水,来去自如。而人类身处其中,虽不说伸手不见五指,但视线和行动力也要受到极大的限制,实力连三成都发挥不出来。

    除了战场之外,魔族还惯常用魔雾来隐蔽行踪,控制占领区。可以说,这种烟雾,已经成为了魔族的标志。

    可是,这里怎么会出现魔雾?

    斥候们正惊疑不定之时,忽然听一阵急促地马蹄声传来,片刻之后,从前方道路拐角的山林里,飞快地闯出来近百骑士。

    这些骑士穿着不同的服饰,有的是贵族骑士打扮,有的像是佣兵,还有的穿着和斥候们相同的第三军团的制服,甚至有十来个,还赫然是教廷骑士。

    谁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凑在一起的,可如今,他们个个都是衣衫褴褛,伤痕累累,脸上身上烟一道红一道,满是尘土血迹。

    一冲出小树林,这些骑士就疯狂地打马狂奔。

    他们的神情看起来又惊惶,又狰狞可怖,还没等斥候骑士们回过神来,当中一个领头的教廷骑士就冲他们大声喝道:“走!快走!”

    教廷骑士的话音刚落,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斥候们骇然看见,他们身后的那片小树林骤然垮塌下去。一棵棵参天大树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如同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般,地下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坑穴。

    而连同这片树林一同消失的,还有四五个跑在最后的骑士。连人带马,就如同丢进了水里的石头,彻底消失。

    一股寒意,自后背直蹿上头皮。斥候们哪里还敢再耽搁半分,纷纷拨转马头,拼了命地催马,试图逃离这恐怖的地方。

    而就在这一瞬间,就听见平地又是一声炸雷般的巨响。无数的泥土树木和各种各样的战马,人体以及衣服铠甲的碎片,从那大坑里冲天而起,旋即,一只如同蚯蚓一般的红色巨虫从地底钻了出来。

    一看见这只巨虫,斥候们的瞳孔就急剧收缩。

    这时候,他们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沙虫!”

    一个斥候发出凄厉都吼声,整张脸都在巨大的惊恐中变了形。

    沙虫和沙兽,是魔族手中的两种可怕的战争凶兽。这两种生物,并非是艾瓦隆大陆的原生生物。而是当年魔族入侵时从他们的本位面带来的。其中,尤以沙虫最为可怕。

    沙虫生活在地底,外形和蚯蚓一样,不过大了无数倍。成虫的身体长度可达两百米,直径可达十米。它们有着一张可以张到直径超过三十米的圆形巨口。口中环形排列着五圈锋利无比的利齿。

    无论是山石还是精钢,只要被它吞入口中,立刻就会被绞成粉碎。

    自魔族入侵以来,沙虫一直都是人类联军的噩梦。在魔族的驱策之下,它们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地底潜行到任何地方。不知道有多少场战役,人类联军就是因为这种虫在关键时刻出现而导致了失利。

    在人类联军评出的十种最危险的魔族生物当中,沙虫高居第五。而若是以论造成人类伤亡数量多少来排名的话,沙虫能排到第一。

    由此可见沙虫的可怕。

    哪怕最终之战已经过去三百年,如今的人类大部分都没有见过沙虫,可这恐怖的记忆依然存留在浩若烟海的历史书和军事书上。别说这些要直接面对魔族的斥候,就算是普通人也能认出来。

    而让斥候们恐惧的不仅仅是遭遇这种传说中的恐怖生物,最可怕的是,魔族竟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出现在这里。

    要知道,这里可是野猪坡防线的后方啊,深入军团防区腹地二十公里!

    更糟糕的是,因为军团得到的方略,就是保持和魔族的距离然后放开南面。因此,从这里往南一直到摩西城,除了少量的巡逻队和几个小村镇驻扎的少量士兵之外,连一条像样的防线也没有。

    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让魔族杀入摩西城……那样的后果,让斥候们不寒而栗。

    到这个时候,红土镇发生了什么答案已经昭然若揭,不需要他们再去探查了。如今他们的任务,剩下的就只是逃命。

    只有活着,才能够把消息带回去。

    一切都发生在石火电光之间,而这些念头,也只是在斥候们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拨转马头的他们毫不犹豫地催动十二层斗气,并将其毫无保留地输入到战马体内。

    声声狂嘶中,一匹匹原本正常的战马,双目赤红,体形顷刻间膨胀了一倍。毛皮之下,虬结的肌肉和蜿蜒的血管清晰可见。

    随着斥候们的催动,战马如同箭一般射了出去。

    因为事发突然,而且需要转身启动的时间,因此,斥候们的速度其实比那些奔逃而来的骑士还要慢一些。

    几乎是在他们转身催马的同时,上百名骑士就已经从他们身边一掠而过。

    “究竟出了什么事?”斥候配备的都是军中最好的快马,很快,他们就跟上大队伍。领头骑士在靠近一名穿着破破烂烂的第三军团制服的骑士时,飞快地问道:“魔族怎么打到这里了?野猪坡呢?”

    “死了!都死了!”那骑士脸色煞白眼神发直。

    他一边近乎机械地抓着缰绳,随战马奔驰。一边下意识地回答道,“我们被魔族骗了。他们根本不止表面上那么点兵力。这些沙虫是忽然出现在我们后面的。贝当城的守军来不及撤退,就被包围了,死了三万人,就连教廷骑士也死了两百多个。我们野猪坡防线一夜之间就毁了,好多人还在睡觉就被沙虫给吃了。”

    短短几句话,这骑士就给斥候们勾勒出一幅凄惨的画面。

    领头骑士焦急地问道:“魔族有多少部队,沙虫有多少?他们从哪边过来的,西面呢,还有东北的鸡笼镇呢……”

    “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从北面一路逃过来的,几万人,就这么点幸存……”那骑士只说了这么一句,忽然坐下战马前蹄一软,摔了下去。

    飞驰中的斥候们只看见他的身体一沉,下一秒,就已经远远落在了后面。而还没等他做出任何的反应,巨大的沙虫已经凌空而下,一口将他吞噬的同时,巨蟒一般的身躯又如同钻豆腐一般轻松钻入了地下。

    “快快!”

    领头斥候大叫一声,催马疾行。很快,众人就冲过之前来时经过的那个空无人迹的村落。不过,就在他们沿着道路跑到村口一个小山丘上的时候,忽然,所有人都勒住了战马,个个瞳孔收缩,面如死灰。

    不是他们不想逃,而是已经没法逃了。

    只见不远处的树林里,几个瘦小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他们比矮人也高不了多少,长臂拖地,看起来如同猴子一般。而在他们的脸上,长着一张宛若蝎子一般的嘴。背后,更有一根蝎尾。

    魔族,蝎族人!

    在魔族的八大种族当中,蝎族是最阴险最凶狠的一个种族。

    他们的人口不多,身材体形也瘦小,但凭借极快的速度,剧毒的蝎尾和一身坚硬的皮肤,依然拥有极强的战斗力。

    从破卵到成年,普通蝎族人一共要经历五次蜕壳。每一次蜕壳,他们的实力都会变得更强大。而一些天赋出众的蝎族人,最多可经历九次蜕壳。到这个时候,他们的实力,足以比肩人类最顶级的圣域。

    不过,这还不是蝎族人最可怕的地方。他们之所以能够跻身魔族八大种族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沙虫。

    在魔族原本的位面,沙虫只是一种温和的生物。它们生活在地底,以泥土矿物为食,很少到地面来,更别提对其他生物发动攻击了。

    可是,当它们被蝎族捕获并驯养之后,一切就不一样了。

    蝎族人的蝎毒,天生就对沙虫有控制和刺激的作用。他们捕获幼虫,从小饲养,每日注入蝎毒并喂食特殊的药物,使得长大之后的沙虫不但体形比野生沙虫更庞大,性格更凶猛,而且只听他们的驱策。

    可以说,蝎人和沙虫完全就是一种共生关系,有蝎人的地方,就有沙虫。有沙虫的地方,就一定会见到蝎人。

    不过,蝎人的阴险狡诈,使得他们并不轻易出现。而一旦他们主动现身,那通常都意味着对手已经无路可逃了。

    就如同此刻,众人绝望地看见,那几个蝎人正用他们那几乎填满了整个眼眶的褐色的眼珠紧紧的盯着自己。而随着他们的出现,他们身后的树林里,荒废的农田里,一个个巨坑塌陷下去,一只只沙虫正从地底钻出来。

    而更远处,泥土正不断地隆起。

    这些隆起的泥土,拉出了一条条笔直的线,向着南方飞射而去。速度之快,宛若水面下游动的剑旗鱼。

    那是沙虫的轨迹。

    无数根线,就是无数只沙虫。而它们前行的方向,正是毫无防备的摩西城!

    这一刻,四周一片死寂。只有战马不安的嘶鸣声和人们绝望的喘息声。

    终于,极度绝望的骑士们,拔出了长剑,摘下了骑枪。其中,也包括几名面如死灰的斥候。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机会把消息送回去了。

    “杀!”

    领头的斥候骑士当先冲了出去。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一百多名衣衫褴褛伤痕累累的骑士,就如同一小群蚂蚁,向直立而起,足有数十米高的沙虫,发动了最后的冲锋。

    “杀!”

    这沙哑,绝望而又疯狂的吼叫声,在烟沉的天地间回荡着。

    然后就越来越弱。

    几分钟之后,最后一只沙虫的身躯一弯,潜入了地底。只留下原野上的几个大洞和旁边那个早已经空空如也的村落。

    又过了一会儿,烟色的雾气弥漫而来来,就连这一切,都已经消失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