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城破
    “准备战斗!”

    季风城要塞城墙上,军官来回奔走,大声下令。

    “快!快!”

    一队队士兵匆忙奔跑着进入战斗岗位。长矛如同杂草一般在城头晃动,弓箭手在雉堞前紧张地向下探望,同时将箭矢放在最顺手的地方。更有无数民夫将擂木,铁闸刀和烧油的铁锅柴火搬运上来。

    要塞的防御法阵,已经在数十位白袍法师的主持下开启了。随着魔力的注入和大量魔核的投入,一道宛若水幕般的蓝色光芒,笼罩了整个要塞。在要塞四周的十二个箭塔上,更有火红流光冲天而起。

    这红色流光就如同匍匐在蓝色光幕上的一条条巨蟒,含而不发。一旦空中有敌人逼近,就会发动雷霆一击。

    而城墙内的空地上,数百名骑士也已经穿上了重甲,集结完毕。一旦战事需要,他们就会策马驰出城门,冲杀敌阵。

    气氛越来越紧张,整座要塞就如同一台全力启动的机器一般,飞速运转。脚步声叫喊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与此同时,距离季风要塞数百米之外,一个又一个身影从烟色的浓雾中走了出来。

    他们穿过树林,越过山坡,趟过溪流,呈一个烟压压的圆形包围圈,逐步向季风要f塞所在的黄石小山逼近。

    这是一个浑身漆烟,穿着紧身铠甲,长着如同山羊后腿一般的反关节下肢,身形高大而矫健,面部宛若螳螂一般的种族。他们手里,拿着如同死神一般的镰刀,背后,如同蝉翼一般的翅膀在急剧地振动着。

    滋滋的声音,从一个到千百个,交织在一起,让人听了就不禁头皮发麻。

    城墙上的士兵们都知道,这是魔族的夜杀族。今天,将是他们第三次和这个种族交手。

    季风要塞位于坎诺蒂行省的西面,靠近班加行省,是如今庞贝帝国面对魔族的第一防线卡洛防线的北段。因为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因此,在庞贝帝国皇室得知魔族入侵的第一时间,就将季风要塞做为抵抗魔族入侵的一个关键节点。

    几个月来,魔族兵锋锐利,横扫八方势如破竹。当无数贵族,平民乃至军队都在魔族的进攻下仓惶奔逃的时候,运兵运粮的车队却如同长龙一般,络绎不绝地驶入季风城,不断加强这里的防御力量。

    如今的季风城堪称人强马壮,固若金汤。

    两周之前,当魔族第一次抵达这里的时候,就在要塞坚固的城墙下,撞了个结实。停下了他们前进的步伐。

    在前两次交锋中,季风要塞的守军其实并没有占什么便宜。

    虽然依托坚固的城墙和居高临下的地势,他们屡屡击退夜杀族的进攻,可付出的代价也相当惨重。

    和人类进攻要塞的方式不同,夜杀魔进攻时根本不需要任何的攻城器械。他们会从很远的地方开是奔跑,在接近到要塞两百米的时候,展开他们的薄翼,如同蝗虫一般扑上城墙。速度快如闪电。

    而哪怕是最低级的士兵,他们的战斗力也堪比一名武装骑士。

    他们的镰刀锋利无匹,一次挥舞,往往能将两三个全服武装的人类士兵开膛破肚甚至一刀两断。而他们那紧身铠甲不知道是什么打造的,异常坚固。普通人类士兵用锋利的长矛全力刺上去,也很难破开。

    低级魔族就如此可怕,那些高级魔族更让人绝望。

    夜杀族的小队长是四翼,中队长是六翼,大队长则是八翼。每高一个职位,他们的实力就提升数倍。若是一位夜杀族统领扑上城头,人类必须投入好几倍的兵力并且不惜一切代价的死战,才能将其击退。

    因此,两次守城战斗都是惨烈异常。当魔族退下去的时候,城墙上守军的尸体横七竖八层层叠叠,简直是一幅地狱般的景象。

    也幸亏,季风城有四位大光明骑士和数十位荣耀骑士坐镇。而且,要塞的魔纹法阵威力强大并且有整整一个魔法师团超过一百位魔法师助阵,否则的话,恐怕季风城早在魔族第一次进攻时就沦陷了。

    此刻,在要塞中央主塔上,一位带着宽边尖顶魔法帽的骄阳大魔导师,正和两位大光明骑士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波光潋滟的远视术景象里的魔族。

    一张张宛若螳螂一般的面孔,在魔法水镜中出现。

    “我小时候一直在想,魔族究竟是什么样子,他们有什么可怕的,竟然能把我们从神赐大陆赶到这里来,”一位矮壮的大光明骑士凝视着镜像,说道,“可我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竟然真的和这帮家伙交手了。”

    “夜杀族在魔族当中可是大名鼎鼎,”长着花白胡须的老法师道,“他们是天生的战士,最擅长攻城和丛林猎杀。最可怕的是,这个种族繁殖力不弱,成长速度也很快。一个夜杀魔每隔三年就能进化一次。而一旦成功进化,实力会比之前提升一倍。如果不是他们的寿命短,进化成功率也不高,只怕就连魔族的皇族,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他说着,控制远视术镜像扫过逼近的魔族队伍,眉头忽然微微一皱,说道:“不过我觉得奇怪的是,历史书上记载,夜杀族通常都是配合其他种族,极少单独作战的。怎么这一次,他们却单独攻城?”

    “这也不奇怪,”矮壮大光明骑士道,“再怎么说这里毕竟也是我们的地盘。魔族虽然攻陷了圣城,可圣城是什么地方?别说普通人,就算是实力差一点的骑士上去也受不了。他们从圣城翻越过来,兵力后勤是最大的问题。”

    另一位个子较高,年龄也大一些的大光明骑士点头道:“是啊。兵种配合,对各方面条件的要求都很高。就拿咱们来说,如果单纯是奔袭的话,那基本都是骑士的活儿。后勤也好,其他部队也好,根本跟不上。只有准备充分的会战,或者咱们这样守城,骑士,魔法团,弓箭手和步兵各兵种才能够配合。”

    说着,他扭头注视着镜像里的魔族道:“我估计,魔族应该也是一样。短时间内,他们的兵力还跟不上。现在不过是趁着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抓紧机会扩张罢了。能打到哪儿就打到哪儿,先把立足之地扩宽了。不然的话,等我们三大帝国联军组建,重兵集结,说不准一下就把他们赶回去了。”

    “三国联军??”老魔法师的注意力,从之前的疑惑中分散开,嗤笑了一声道,“我倒是觉得,咱们跟魔族直接讲和更容易一些。不说斐烈那位野心勃勃,就说咱们……那位大人不也盯着索兰的皇位?”

    “嘿,”矮壮骑士一声冷笑,“就怕他们没那个命。两百多年,他们的皇帝梦还做少了?可哪一次成功了?”

    “这次倒是不同,”高个骑士公正地说了一句,“奥古斯都可是百年一遇的天才,听说他已经和圣殿骑士团到了卡洛城了。如果他真像传闻中那样,我倒觉得,未来人类领袖非他莫属。称帝也没什么大不了!”

    正说着,他的眼神忽然一凝:“魔族进攻开始了。”

    果然,他的话音刚落,一个巨大而刺耳的啸声,就响了起来。那是魔族吹响了魔螺。和人类的号角战鼓一样,那是战斗的指令。

    魔螺声后,巨大的滋滋声,宛若巨大的海潮。夜杀魔族开始高速奔跑,他们矫健的身躯宛若猎豹一般,在大地上跳跃,而他们后背的薄翼振动,也越来越疾。很快,他们的速度就已经提升到了极致。

    在距离要塞还有数百米远的地方,冲在最前面的夜杀魔,同时腾空而起,向城头飞扑而来。

    一时间,只见群魔如云,铺天盖地。前面的夜杀魔腾到高空,后面的夜杀魔相继而起,远远看去,就像大浪打来。

    这一幕,众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可每一次看见,依然心动神摇。

    不过,已经熟悉了夜杀魔族的攻击方式,要塞守军远比前两次要从容许多,也更有经验。几乎是在对方腾空的第一时间,城墙上的军官就一声令下,早已经张弓搭箭的弓箭手,猛地松开了紧绷的弓弦。

    嗖嗖嗖……密集的箭矢破空声,顿时就盖住了夜杀魔那搅人心烦的薄翼振动声。尤其是守卫塔上架设的破甲弩,声音更是惊天动地,宛若炸雷一般。

    箭雨宛若一蓬骤然扬起的烟沙,眨眼间就和夜杀魔群就撞在了一起。

    面对扑城的夜杀魔族,要塞守军的箭矢,并未像以前漫射一样超过四十五度。而是保持在三十五度的角度。而低的这十度,使得箭矢最劲的时候,正好与魔族撞个正着。一时间,就只听见噗噗噗的闷响,被射中的夜杀魔族如同下饺子一般往下掉。

    不过,夜杀魔的紧身铠甲极其坚固,而且动作敏捷灵活,在飞扑而来的过程中,手中镰刀化作一团烟光,遮蔽身躯。因此,被命中要害坠落的只是少数,更多的,在守军第二轮箭矢刚刚出手的时候就已经扑到了要塞面前。

    而这个时候,要塞的魔纹法阵开始发威了。

    蓝色的守护法阵光幕,就如同一道透明的墙,将魔族挡在了要塞之外。飞扑而来的夜杀魔撞在上面,荡起一圈圈涟漪,却无法破阵而入。而与此同时,守护塔上的十二道红色光带陡然暴涨,化作十二条长鞭,横扫八方。

    守军们只听见刺耳的呼啸声在要塞上空响起,只看见一道道红光拉出的幻影在空中掠过,然后,残肢断臂和血雨就纷纷落下。

    守护法阵的光鞭,每一根的直径都足有两米粗,在魔力充足的情况下最多可长达一千米,威势惊人。一旦被抽中,就算是精钢铁人也要被粉碎。十二根光鞭彼此配合,你进我退,你上我下,攻击几乎没有死角。

    在没有帮手的情况下,连圣域强者也不敢独自闯阵。

    不过,魔族虽然伤亡惨重,却没有半分退意。相反,更多的夜杀魔如同蝗虫一般扑向要塞,前仆后继,一波接一波。

    他们挥舞着镰刀,疯狂攻击守护法阵。而那些体形明显更大的高阶夜杀魔,则主动迎上了法阵的光鞭。尤其是其中一名肤色发红的夜杀魔大队长,一人就扛住了两条光鞭的攻击。他的镰刀每一次和光鞭碰撞在一起,都发出爆炸一般的巨响。

    而其他的夜杀魔,则疯狂地攻击着守护光幕。

    从下方的要塞看上去,就只见无数的镰刀砍在光幕上,此起彼伏。在这持续而密集的攻击下,光幕宛若暴雨中的池塘一般,扩散出密密麻麻的涟漪,一圈连着一圈。更有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了裂缝,一些魔族正艰难地试图撕开裂缝,跻身进来。

    而这个时候,就是守军的杀戮时刻。只见无数火球,风刃和箭矢腾空而起,陨石从天而落,冰雪女妖和野蛮生长的藤蔓,在空中飞舞盘旋,灵气化作的火虎冰猿,从法阵光幕上冒出来,大开杀戒。

    战斗,几乎在一瞬间就进入了白热化。整座要塞,都已经被此起彼伏的喊杀声,惨叫声,怒吼声和爆炸声所笼罩,一片混乱。

    “今天魔族的攻势强了不少啊。”主塔上,高个骑士紧张地观察着战局,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转身对传令官下令道,“让第三预备队做好准备,去东面。另外,让高斯领他的第二骑士小队增援南城墙。”

    “是!”传令官飞奔而去。

    “守护法阵还能撑多久?”高个骑士转过头来,问老法师。

    老法师注视着主塔下的魔纹法阵和主持法阵的魔法师们,说道:“这已经是第二批人了,主持法阵对精神力和魔力的消耗很大,一批人最多撑五分钟就得换。另外,魔晶的消耗速度也比往常快不少……”

    他在心里估算了一下,对两位大光明骑士道:“应该还能撑半个祷时。”

    “半个祷时,”两位大光明骑士对视一眼,都松了一口气,“够了。有这半个祷时,魔族至少得用上千条命来填,后面城头上的战斗,我们会轻松不少。”

    “幸亏这次补给队来得及时,补充了大量的魔晶,”老法师的神情也稍稍松懈下来,笑道,“不然的话,我们法师团可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

    “幸苦了,”矮壮骑士道,“等防御法阵崩溃,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好了。只要这次击退了魔族,我们的援军也就该抵达了。到时候,咱们说不定还能发动一次反击,让这些该死的魔族好好尝尝味道!”

    “那就全依仗诸位将军了,”老法师道,“你们四位大光明骑士,才是季风要塞的压舱石啊……”

    说着,他将目光投向了城墙。

    城墙上,另外两名大光明骑士此刻正在与魔族激战。他们的身影,在守护法阵的光幕上忽隐忽现,宛若神龙。无论他们出现在哪里,地面上的弓箭手和魔法师的攻击方向,都会配合到哪里。给攻击的魔族,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两位大光明骑士所过之处,只见魔族一个接一个往下掉。其中包括三个魔族小队长和一个中队长,都被他们击杀。

    不过,就在老法师话音刚落的时候,忽然,他的眼神余光看到远视术镜像,猛地一愣。

    在魔族发动攻击之后,他们就一直没有再看过远视术镜像。而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的远视术,已经开始濒临崩溃,镜像也变得模糊起来。

    可就在这时候,老法师却看见,依然定位于魔族军队后方的远视术镜像中,一支魔族小队正以极快的速度,向要塞逼近。

    快到什么程度?快到老法师看见的,就只是一团一闪而过的幻影。

    不过,远视术的定影能力,依然在石火电光之间捕捉了这些魔族的相貌那是八名相貌如同精灵一般英俊的魔族。他们身形矫健,四肢修长,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如同豹子一般精悍而危险的气息。

    而最独特的是,他们的武器,眼睛和头发。

    他们的武器看起来和人类的长矛很相似,不过,顶端部位却多了一块月牙般的利刃。他们的眼睛,细长,飞挑,锐利。瞳孔中跳动着银白色的火焰,宛若有闪电划过。而他们的头发都很长,发型也一摸一样,都是一条长长的辫子。

    不过,与人类的辫子不同的是,他们的辫子似乎是有生命一般。哪怕疾驰中狂风迎面,辫子也自由活动。忽而卷上脖子,忽而又以一种完全违背常理的方式左右摇摆,看起来,宛若一条灵蛇。

    看到这里时,老法师的瞳孔已然收缩得如同针尖一般。难以言喻的震惊和恐惧在这一刻袭击了他,让他浑身僵硬,手脚发凉。

    他知道,这些魔族手中的武器,名叫魔戟。他也知道,他们的辫子并非梳起来的,而是天生的。从他们生下那一天起,他们的头发就会自然形成辫子,并且随着实力的提升而越来越长。最长者,辫子甚至能拖到脚后跟的位置。

    而魔戟,眼中的银白色火焰,还有辫子,正是魔族皇族的标志!

    老法师没想到魔族皇族,会出现在这里。要知道,从魔族入侵以来,大小战斗已经超过百次。但无论哪一个方向,守军都没有跟魔皇族接触的报告。而远在三百年前,魔皇族出手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人数极少的他们,大部分时间都隐藏在他们的附庸种族身后。而一旦当他们出现在战场上,带来的,往往是势若雷霆般的致命一击。

    不过,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可怕的是,老法师清清楚楚地看到,领头的那个皇族骑士,辫子已经拖到了后腰,而其他七个魔族骑士,辫子也到了后背。

    老法师的嘴里有些发苦。

    如果自己看过的历史书没有记载错误到话,那么,这意味着自己看到的是一个魔帅和七个魔将。

    历史书可能出错吗?

    老法师已经来不及思考这些问题了。巨大的恐惧中,他只是下意识地转过头,向魔族驰来方向的城头大叫一声。

    “小心!”

    老法师的声音高亢而尖锐。因为极度的惊恐和焦急,已经有些变形了。可是,在充斥着各种声音的激烈战场上,这声音还是显得有些微弱。

    况且,他的提醒已经晚了。

    几乎就在他出声的同时,那八名魔皇族骑士,已经到了要塞前。他们同时自坐下清一色的烟色巨狮身上腾空而起,如同流星一般跃上了半空。

    “轰!”

    一声巨响。七名魔将同时出手,狠狠撼在要塞守护法阵上。

    只见法阵光幕一阵剧烈地震动,旋即,一个烟色的洞口,自七个魔将攻击的中心浮现。一开始,那只是一个拳头大的小洞,可就如同被强酸腐蚀的桌布一般,洞口迅速扩大,顷刻间已经扩张到了七八米直径大小。

    眼见情势危急,城头的弓箭手和魔法师都将攻击转移向了这边。同时,两位正与魔族鏖战的大光明骑士,也一左一右,夹击而来。试图将缺口堵住。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领头的魔帅出手了。

    守军们看见,一个个烟色的光团,从他身旁的空间浮现,宛若夜空中的星辰。旋即,这些小光团就运动起来,在魔帅四周盘旋飞舞。不时有两颗撞在一起,便不再移动,而是化作一团熊熊燃烧的烟色火焰。

    越来越多的光团撞击,越来越多的火焰浮现。这些火焰先是呈烟色,然后变成黄色,红色,白色,最后又变成烟色。

    而在这颜色的变化间,四周的空间,就仿佛被这火焰给烧掉了一般。

    人们从不同角度看过去,原本位于魔帅身旁,头顶或远方的尘沙,流云,太阳,远山,丛林,乃至于呼啸而至的剑雨,如同潮水一般的魔法全都不见了。就像是一幅图画,被一种无形的药水洗去了背景。

    剩下的,就只是魔帅和那不断融合在一起的烟色火焰。

    到最后,人们已经看不清了。那烟色火焰,化成了一个巨大的烟色空间。而魔帅的身影,在这烟色空间里,隐隐约约,让人分不清他究竟在,还是不在。

    魔域!

    在守军惊恐至极的叫声中,魔帅往前迈了一步。

    没有人能够用语言来形容这看似平平常常的一步。大家只觉得,这一刻,自己宛若看见一道彩虹横跨天际,宛若看见某一天下午的阳光,无声无息地穿过窗户细小的缝隙,投落在斑驳的地板上。

    然后,所有的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

    老法师死了。

    在要塞强者当中,他是最后死去的一个,圆睁的眼睛,还残留着他死去之前,所看见的最后一幅影像。

    他看见,那魔帅先是一指点中了左边一位飞扑而至的大光明骑士的眉心,然后,合身撞上了右边另一个大光明骑士,旋即,他飞身而下,穿过蓝色光幕的破洞,如同一颗飞落的陨石般重重踏在正运转的魔纹法阵中心。

    再然后,他借力腾空而起,人在空中忽然分成了两个。一个是他的本体,另一个,则是他那烟**域变化的和他一摸一样的人。

    两个人,两把刀,同时洞穿了矮壮骑士和高个骑士的心脏。然后合二为一,轻描淡写地一指点在老法师的眉心上。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刹那之间。

    当老法师的神智凝滞,感觉身体中的魔力如同潮水一般褪去的时候,第一个被杀死的大光明骑士的头颅才爆开,第二个大光明骑士的身体才粉碎,魔纹法阵中数十名主持阵法的魔法师,才在那一踏的冲击波中腾空而起,而身旁两位大光明骑士的背心,才刚刚被利刃透出,鲜血飞溅。

    烟暗袭来。

    老法师知道,那不是死亡的阴影。那是无数手持镰刀的夜杀魔。他们突破了崩溃的要塞防御法阵,铺天盖地。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而老法师死不瞑目的眼中,最后一点光亮,终于逝去。

    他什么也听不到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