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来客
    初秋又热了几天,然后随着几场寒雨凉了下来。

    当北方的人们已经穿上了厚衣服的时候,南方的树木也已经开始变黄,落叶缤纷。往年,这是一年中最静美的时刻。而如今,南方却是一派忙碌而混乱的景象。

    卢利安恶魔入侵事件圆满解决之后,人们的注意力焦点又集中到了北方的战争和南下的魔族进程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庞贝帝国连遭惨败,魔族兵锋势如破竹的消息,也陆续传来了。

    舆论顿时一片哗然。

    人们忧心忡忡。一些人指责庞贝帝国这是祸水东引,一些人猜测魔族忽然发力,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而更多的人,则看着战争地图上魔族飞速蔓延的箭头,计算着抵达自己家园的时间。

    斐烈帝国和索兰帝国皇室,都召开了紧急会议。各大家族各大公国,也都加快了征兵和集结武装部队的步伐。同时,三大帝国的信使以最快的速度往来穿梭,以交换情报,协商举行联合会议的日期。

    人们猛然发现,留给人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作为三大帝国中唯一一个还没有同魔族接战的国家,索兰帝国目前的处境最好,但也由不得任何拖延浪费了。几乎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火凰军团就已经奉命北上,为联军集结做前期的准备。

    在索菲娅的指挥下,一队队斥候被如同豆子一般洒了出去。他们将深入庞贝帝国境内,取得魔族的第一手情报。同时,各大行省,各大家族以及帝国边军和皇家骑士团,也陆续启程,向北方边境集中。

    在经历了一场灰头土脸的入城仪式之后,聚集在卢利安的各地贵族军队是动身最早的。几乎是一夜之间,城外的营寨帐篷就已经拆了个干干净净。那些威风凛凛的骑士们走得无声无息,就像从来都没有来过似的。

    不过,人走了,可并不意味着人们的议论就此结束。即便是在魔族的阴影下,这依然是街头巷尾最热门的话题。无论是贵族聚会还是低矮破旧的小酒馆里,总会有人口沫横飞谈论当日的景象。

    一脸的幸灾乐祸和嘲笑。

    幸而,外地贵族们的尴尬没持续多久,大伙儿的注意力就被陆续开始的骑士训练所吸引了。

    骑士训练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哪怕是小地方的乡巴佬,也见过自家领主的私兵训练。更别提整天看着慕尼城卫队骑士飞驰来去的慕尼城居民了。不过这回不同的是,如今集中在军营里的,可是南方最精锐最出色的佣兵。

    他们不但实力超凡,而且战斗经验极其丰富,个个都是上过刀山下过火海,地狱门前打过滚的老鸟。跟他们比起来,当初加入军营接受训练的三大训练营的学员,简直就像是幼儿园的小孩子。

    因此,每天南门军营外都聚集了许多人。

    大家一方面是好奇,一方面是怀疑。

    所有人都知道,佣兵都是些喜欢自由桀骜不驯的汉子,个个闲散惯了。睡觉睡到中午,喝酒喝到烂醉,打架斗殴赌钱更是家常便饭,谁敢在旁边说一句,准是眼睛一瞪,钵大的拳头就冲脸上去了。

    往年征战,低阶佣兵为了搏个出头还会加入乌合军。而这些高阶佣兵,自己的身份地位就超过了大部分军中骑士和军官,就算他们想参战,也往往让军中指挥官为之头疼,不知道怎么安排。

    这一次这么多高阶佣兵全都聚集到一起,他们能老老实实服从命令,遵守纪律,真正成为令行禁止的军人?

    那可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不过,好奇也好,怀疑也罢。事实上,从入城仪式过后的次日起,慕尼城南门军营的大门就处于紧闭状态。谁也无法一探究竟。

    大家能做的就只是等待。谁也不知道,当训练结束的时候,从军营里走出来的究竟是一支怎样的军队。

    ###

    “怎么样?”

    当法诺走进阿道夫书房的时候,正坐在堆满信函和文件的书桌前的阿道夫放下了手中的公务,抬头问道。

    法诺的脸色有些忧郁,他摇了摇头道,“情况不怎么好。”

    “哦?”阿道夫将手中的鹅毛笔插进墨水瓶,站起身绕过书桌,“怎么回事?按理来说,这帮人的态度,应该不是问题啊。”

    “态度的确不是问题,”法诺苦笑道:“问题是他们的习惯。”

    军中集训,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两周了。

    因为这一次招募的都是佣兵,因此,卢利安对训练也格外重视。不但法诺亲自坐镇,更抽调了巴伐利亚骑士团,慕尼城卫队的多名将领和一些在这方面能力突出的领主,其中包括尤金,艾佛森等人。

    这些人,可都是卢利安军方赫赫有名的镇山石,在士兵当中享有极高的声望。让他们来亲自训练,完全是大材小用。

    可是,就是这样的豪华教官队伍,现在看来,似乎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正如人们猜测的那样,要把一帮自由散漫桀骜不驯的佣兵变成令行禁止遵守纪律的军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外面的人们只是议论和猜测,而身为集训主官每天直接面对这些佣兵的法诺,简直深受折磨。

    论态度,这些佣兵都没有问题。别说那些加入南十字星骑士团的佣兵,就是加入卢利安军的普通低级佣兵,也完全收起了以前的桀骜。

    究其原因,形势所迫固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魔族南下,每一个人都面临生死存亡的现况,更让大伙儿有一种使命感。

    没人愿意在这个时候拖后腿,那样的话,哪怕是在往日佣兵团的兄弟面前,也抬不起头来。个性也好,脾气也罢,都统统收了起来。

    尤其是南十字星骑士团的佣兵,更是珍惜机会。

    要知道,许多成员都是罗伊一再放宽数量限制才得以加入的。不说那天变魔装,就单单是薪资条件和身边的一帮集中了南方佣兵中最优秀,并且共同经历过深渊之战的兄弟,就足以让每一个人都咬牙坚持。

    可是,苦也好累也罢,都不是问题。问题是这些佣兵的生活和战斗习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过来的。

    军人是集群作战,对个人的要求是完全服从整体。大部分时间里,无论是进攻还是撤退,无论是大集群还是小战阵,都如同机器上的零件一样,只能按照最严苛也最死板的设定行事,由不得半点自作主张。

    可佣兵,却是一个要求判断力,要求经验,更要求灵活的职业。

    佣兵们执行不同的任务,会采用不同的方法。在战斗中尤其注重灵活变通,不然的话他们根本活不到现在。况且,佣兵大多是小队作战,对集群作战完全不适应。别的不说,单单是一个队列,就让法诺头疼不已。

    排一个整齐的队列很简单,可要让佣兵们在战场上也让队列保持齐整,在任何状况下都进退如一,严格按照战术行事,那可太难了。

    听了法诺的汇报,阿道夫一时也是愁眉不展。

    当初他主动接下南十字星骑士团训练的事务,一来是想帮帮罗伊,因为和罗伊比起来,卢利安这方面的人手资源更充足。二来,卢利安招募的人也不少。反正都要训练,多一个南十字星佣兵团也是顺手之劳。

    可没想到,这十几天过去了,训练还是原地踏步。

    阿道夫的老脸有些发红。

    在军事方面,他的确不怎么样。整个卢利安家族能拿得出手的也就索菲娅一个。如果索菲娅在的话,他还能把这个难题丢给女儿。可如今索菲娅不再,连法诺都没办法,他更是一筹莫展。

    “对了,那些矮人和精灵呢?”阿道夫问道。

    “更难……”法诺觉得自己嘴巴都在发苦,“矮人那暴脾气,跟野牛似得。列队的时候还好好的,个个认认真真地排整齐。可一旦下令前进,就嗷嗷叫着往前冲,别说队列,就连拉都拉不住。”

    阿道夫在沙发上坐下来,捂住了脸。

    法诺还在继续道:“问他们为什么不能保持队列慢慢走,你猜他们怎么说?”

    阿道夫没好气地瞪了法诺一眼:“我还猜?!”

    法诺有些尴尬,赶紧道:“他们说,他们腿短,大腿小腿加一块儿也没咱们半条腿长,所以从来都是喜欢跑。要慢慢走的话,咱们走出十米他们也走不出两米去。况且,打架的时候不冲快点,还磨蹭什么?去晚了人都被别人给杀了。”

    “有道理。”阿道夫又捂住了脸,呻吟一声,问道:“那精灵呢?”

    “精灵的问题,不是这方面,”法诺道,“他们的问题是——他们根本就不屑于我们人类的战术。”

    “好吧。”阿道夫已经没脾气了。

    “殿下,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我们还好办,把人尽量打散了分到各营去。慢慢也就融合了。可南十字星骑士团……唉,罗伊这小子,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眼看魔族就要来了,他日后难道真的拉这么一支队伍去北面?”法诺问道。

    阿道夫揉着眉心,说道:“再想想办法吧……”

    话音未落,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抬头看去,只见老卡恩一脸奇怪地走进了书房,禀报道:“殿下,有客来访。”

    “哦?”阿道夫问道:“谁?”

    老卡恩有些不可思议地道:“是战斧骑士团的雷诺大公爵,他亲自来了。”

    “他在哪儿?”阿道夫霍然起身,问道。

    “南门大营,”卡恩道。

    “大营?”原本已经准备让人更衣会客的阿道夫顿时一愣,他没想到,雷诺到了卢利安求见自己,却没来府邸,反倒去了军营。

    “是的,殿下,”卡恩道,“他说想看看南十字星的那些佣兵。”

    一听到这个,阿道夫脸色一变。

    “走!”

    ##########

    军营里,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虽然如今的慕尼城兵营已经比斐烈帝国入侵之前扩大了三倍。近期工匠们更是加班加点修建营房,平整操场,许多营房甚至连油漆还没刷。

    可是,当卢利安各地领主领着集结北上的军队来到慕尼城,当数以千计的佣兵加入军中,军营还是显得拥挤不堪。

    走进营地,就只听见四周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吼声,脚步声和口令声。大大小小数十个操场,每一个都人满为患。

    士兵们在军官的指挥下进行着各式各样的操练。一些人在练习战阵队列,一些人在习练刺杀。弓箭手们将成捆的箭矢钉进箭靶中心,骑士们策马飞奔,一波又一波的在冲刺中将手中的骑枪刺向旋转的练习器。

    在中央操场,更有手持巨盾的重甲战士在练习劈杀。

    穿着数百公斤重甲的他们,每前进一步,都让大地一阵震动。而手中战斧的每一次劈杀,都是风雷声声。

    这样的景象,足以让任何一个卢利安人为之热血沸腾。

    不过,当一辆没有任何标识,也没有护卫的马车从营区道路驶过的时候,马车中摇摇晃晃的艾弗森发现,对面坐着的这位一头银发,脸膛方正不怒自威的老人,连往外多看一眼的兴致也没有。

    哪怕是从自己的慕尼城卫队骑士团的训练场经过,他的眼色也是一片淡漠。

    对此,艾佛森只能暗自苦笑。

    换成别的什么人,艾佛森自然不会服气。可车中坐的这位,却是成名数十年,统领着帝国五大骑士团之一的战斧骑士团团长雷诺公爵。不但身经百战威名赫赫,更是亲手带出来一支百战百胜的虎狼之师。

    别的不说,就单说这次恶魔入侵,艾佛森就亲眼见识了战斧骑士团的强大。

    哪怕是在统军将领的乱命之下,战斧骑士团发动的冲锋,包括最后时刻的回转,都展现除了他们极高的训练水平和执行力。数千骑士令行禁止宛若一人,这样的军队,在战场上是最让对手胆寒的。

    而这,还是雷诺大公多年没有亲自领军的情况下。

    据说,这位战斧骑士团的缔造者,近些年似乎有些倦怠。骑士团都交给几个儿子统领,他自己则在帝都养花种草,过一种普通老人的闲适生活。除了偶尔能在皇室或军部会议看到他之外,人们很难看他走出家门。

    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七八年了。以至于私底下有人传言,说是他和唐纳德闹翻了,因此被唐纳德剥夺了权柄,软禁了起来。

    这种传闻似乎很有些市场,可对此,雷诺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他完全保持着沉默,把自己的身影影藏在帝都东南蔷薇山绿荫掩映鸟语花香的古堡里,远离纷争。

    可让艾佛森没想到的是,这位传奇人物,竟然秘密来了卢利安。

    而且是在这样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时间点。

    眼看帝国联军就要北上集结了,沃茨和老巴诺又刚刚死在这里,忠于皇室的卢利安早已经是唐纳德的眼中钉肉中刺。而这个时候雷诺到来,究竟是想做什么?艾佛森可从来没听说过他和大公有什么交情。

    “这里,就是南十字星骑士团的训练营?”在军营的东南角,马车驶入了一个临时围起来的营地,远远地离着热火朝天地操场,停了下来,雷诺把脸隐藏在窗帘后,观看操场中的骑士训练,皱眉问道。

    “是的,雷诺大人。”艾佛森点头道。

    自从南十字星骑士团入营以来,这里可成了整个军营的中心。几乎每一天,都有各营的战士来这里看热闹。以至于到最后,法诺不得不下令禁止此类行为并且在营地四周竖了一圈高高的栅栏。

    此刻,操场上进行的是队列训练。

    训练包括控马,列队,变阵,行进间变阵,低速行进,中速队列展开等等。至于高速冲锋和绞杀中的战阵配合,还是没影儿的事儿呢。

    可即便如此,佣兵们也是乱作一团。不是步点错了,就是队列乱了。变阵和中速队列展开更是一塌糊涂。以往的战斗经验和本能,使得这些佣兵总是会下意识的做出错误的反应。哪怕他们已经在努力克服,效果依然很糟糕。

    艾佛森注意到,在训练场上又一次因为错误而叫停之后,雷诺的嘴角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听说你们已经训练了两周了?”雷诺回过头来,问道。

    哪怕马车里的光线有些昏暗,可艾佛森的脸还是明显胀红了。不过,这时候他也只能老老实实地点头道:“是的,大人。”

    “那位里奥先生,还真是放心啊……”雷诺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艾弗森简直无地自容。

    不过幸亏,雷诺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而是半闭着眼睛养神,嘴里问道,“对了,大公殿下什么时候来?”

    “应该快了吧。”艾佛森刚刚撩起窗帘往外看,就听见一阵马蹄声响。

    旋即,印着火蜂纹章的马车,就在卡恩和法诺的护卫下飞驰而来,停在了马车的旁边。

    艾佛森如遇大赦一般开门下车,还没等他说什么,阿道夫已经沉着脸,急匆匆地上了马车,只听砰的一声,车门关上了。

    艾佛森和卡恩,法诺三人面面相觑,都不禁缩了缩脖子。

    “雷诺,”阿道夫一上马车,就大马金刀地在雷诺公爵面前一坐,一脸戒备地直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卢利安?”雷诺问道。

    “我是说这里,”阿道夫指了指车窗外的操场,“南十字星骑士团的营地。”

    “哦,”雷诺一脸坦然地道:“我本来就是为他们来的。”

    “为他们?”阿道夫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冷笑一声道,“你想干什么?难道,你还想打他们的主意?”

    “不行么?”雷诺淡然反问道。

    “当然可以,”阿道夫冷冷道,“不过,如果你的情报系统没瘫痪的话,我想你应该先了解一下究竟有多少人和你有同样的打算。然后再跟他们好好聊聊,看看他们是怎么灰头土脸离开的。那或许对你会有些帮助。”

    说着,阿道夫指着操场上训练的南十字星骑士,讥讽道:“不然你以为,凭借战斧骑士团的名头,就能把这些人拉走?”

    马车里的声音,让护卫在旁边的法诺等三个心腹都屏住了呼吸。

    这么多年,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阿道夫和雷诺这样面对面的交锋。两人同为帝国重臣,在帝国政坛体系的地位,都是举足轻重。只不过,一个忠于皇室,而另一个则追随唐纳德,阵营天然对立。

    因此,多年来,阿道夫和雷诺从无交际。哪怕是在帝都皇室会议上,也是目无对方擦身而过。

    没想到,如今雷诺却主动来了卢利安,而和阿道夫一见面,就是针尖对麦芒。

    马车里,雷诺看着一脸嘲讽的阿道夫,脸上却依然是那副平静无波的模样,细长的眼睛微微耷拉着,嘴角似笑非笑。

    “我可没说我要从他们的领主手里抢这些人,”他揉了揉鼻子,“我只需要从你这里抢就好了。”

    “从我这里抢?”阿道夫一愣。

    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一时老脸发烧。而马车外的法诺三人,都神情尴尬地把目光投向了一边。

    “怎么,我们的训练入不了你的法眼,”阿道夫咬牙道,“可那是人家愿意交给我。没那交情,你去试试。”

    “那是因为他太年轻,没见过真正的骑士团。”雷诺瞟了阿道夫一眼,“不信的话,你把他叫来,我跟他说说。”

    “叫就……”阿道夫话说道一半,眼睛忽然眯了起来,“我说你怎么有空来这里呢。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也是,也不是。”雷诺摇摇头。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直到车厢里的气压变得有些压抑,这才开口道:“我来这里有两个目的。第一,我需要亲自处理斯蒂文森的事情……”

    阿道夫眼睛微微一眯。他对此一点都不意外。

    深渊之战过后,斯蒂文森勾结沃茨和老巴诺在关键时刻下令撤军的事情,就一直持续发酵。不说帝国民众如何哗然,如何激愤,就单单说南方贵族们在听说自己的领地家园差点变成地狱的时候,就恨得咬牙切齿。

    要求严惩斯蒂文森的呼声,已经成了浩荡洪流。许多愤怒的南方贵族领主,直接就赶往帝都,通过各种渠道向唐纳德施压。据说,唐纳德为此已经焦头烂额。而身为战斧骑士团团长的雷诺,自然也少不了承受压力。

    当然,阿道夫很清楚,这其中恐怕也有皇室推波助澜的作用,尤其是墨雅手里的监察部,简直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

    不过无论如何,这件事,唐纳德也好,雷诺也罢,都必须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雷诺继续道:“第二,我希望借这个机会,和你见一面……北方魔族的消息,你应该都知道了吧?”

    听雷诺提起这个,阿道夫的神情变得肃然,点点头道:“当然。”

    雷诺道:“那么你觉得,以帝国目前的局面,胜算有多少?”

    “按照之前南下魔族的规模,七成,现在么……”阿道夫沉吟了一下,说道:“估计最多剩下五成。”

    “你还真是乐观,”雷诺摇摇头,竖起一根手指道,“我的判断是……一成。”

    马车外,众人的眼皮都不禁一跳。

    其实他们都知道,卢利安远在大陆南方,虽然也有各种消息渠道,但距离的差距依然让这场战争显得有些遥远。

    而越往北方走,战争的氛围就越浓,能看到的能感受到的东西也就越多。

    这些东西,才是一个人做出判断的依据。

    而雷诺,不但身处帝都消息灵通,而且自身更是一位经验丰富谋略出众的统兵将领。在帝国名将之中,也排名前列。

    他做出的判断,不管最终证明是对是错,都不容轻视。

    “一成……”阿道夫的脸色有些难看:“你还不如直接说我们输定了。”

    “魔族何等强大?三百年前,我们坐拥整个神赐大陆,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都处于巅峰,可最终如何?打了一百年,越打越弱,终于在最后一战里惨败收场,退到了这里。”

    雷诺说着,眉头皱了起来:“而现在,魔族究竟是变强了还是变弱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们远比最终之战时更弱。这一战本就是向死而生!”

    众人都默然点头。

    沉默中,雷诺注视着阿道夫道:“这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一句话,我们必须集中我们的力量。和所有可能合作的人合作。”

    “你是说……”阿道夫有些诧异:“我们合作?”

    。

    。

    。

    。

    。(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