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老骑士
    慕尼城北门。

    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流如织。小贩的叫卖声,吉赛杂耍艺人的吆喝声,路边铁匠铺的敲打声,过往马车的铃声和车轮声,不绝于耳,交织出一派热闹繁华的景象。

    当初斐烈帝国入侵时拖家带口竞相奔逃的景象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打北方来的连绵车队和人流。

    这其中有平民,有贵族,有商人,更有佣兵和自由骑士。他们穿着不同的服装,一些成群结队,一些则零零散散。他们不远万里来到南方,来到这个距离魔族最远的城市寻求庇护或机会。

    “我们到了。”

    接受了守卫的问询和检查之后,一位骑士掀开了大氅兜帽,露出苍苍白发和满是皱纹的脸,对身旁的同伴笑着道。

    这老骑士赫然是鲁克。

    随着鲁克的话,陆续穿过城门洞的几位骑士,也掀开了兜帽,看向四周。

    除了鲁克之外,其他的人一共六个,年龄都不小了,看起来最年轻的一位恐怕也超过了五十岁。

    “嘿,老家伙,别挡路。”

    还没等鲁克等人多站一会儿,一队鲜衣怒马的骑士护送着一辆马车从城门驶入。领头的骑士皱着眉头吆喝了一声。

    “这把年龄了,居然还想来卢利安混饭吃……”

    随着鲁克等人的避让,马蹄和车轮碾压着泥泞路面从他们身旁经过。护卫骑士不屑的讥讽声,引来了路边行人的侧目。

    不过,面对这并不礼貌的声音,几位老骑士倒显得很淡然。等车队过去之后,这才牵着马缓缓而行。

    “鲁克,你就是在这里呆了十几年?”一人问道。

    鲁克牵着马,微笑着在前面领路:“是啊。当初我来的时候,这条街可没现在这么热闹。你们看那一片……从白色的房子过去,全都是新建的。”

    “你这家伙,运气可比我们好多了,”一位已经白发苍苍,但身材依然魁梧的老骑士白河道:“我呆的那鬼地方,一年里面,得有九个月都是冰雪封山。一个小镇两千多人,有一半都是逃犯。”

    “那也比我好啊。”另一位皮肤苍白的老骑士米肖道,“我那儿可是地下城,不光不见天日,而且每天跟一帮恶臭的盗匪地精打交道。换成白河你这种臭讲究的,恐怕连一个祷时都呆不下去。”

    “谁臭讲究了?我那叫爱干净。不过十几年不见,米肖你小子还是个邋遢鬼。看看你这胡子,都打结了。”

    “我故意的!”

    “要说惨,你们都没我惨……”

    “好了好了,”鲁克哭笑不得地摆摆手道,才让一帮嗓门渐渐大起来的老头安静下来,“你们什么不好比,比这个?”

    “怎么不比?”魁梧老骑士白河瞪眼道:“找到了小少爷,功劳可是你鲁克一个人占了。还不许咱们争争苦劳?”

    “对啊。”米肖叹道:“一晃就十几年了,如果不是这次鲁克你找到我,我还以为我一辈子都会呆在那个该死的地方呢。”

    说着,众人都是一阵唏嘘。

    沿着街道往前,穿过一个小广场,看着一群鸽子自脚下腾空而起,另一位相貌清瘦的老骑士冷晋问道:“对了,鲁克。你之前跟咱们说的小少爷的那些事儿,都是真的?”

    “当然。”鲁克道。

    “不愧是汉山家族的种啊。”冷晋赞叹道,“一个孩子,什么依靠都没有,竟然闯出这般天地。比咱们这些老东西强太多了。”

    “可不是!”米肖道:“我在地下城都听说了好多卢利安的事情。不过没想到,这些居然都是咱们少爷干的。鲁克跟我说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

    “算起来,少爷今年也就十**岁吧?”白河道,“以前觉得罗杰少爷的天赋,就够可怕了。没想到小少爷的天赋,比他爹还高十倍!要是老团长知道了,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儿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白河忽然停了下来,神情一黯。

    而众人听他提起团长,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见气氛不对,鲁克强笑一声。

    “好了,穿过这条街,就到风暴酒馆了。我想,季风他们几个应该早就到了。咱们这些老弟兄十几年没见,今天可得好好聚聚。”

    “是啊!”米肖打起精神,笑道:“季风那家伙不知道酒量长了没有。以前可是一喝就醉,一醉就发疯。今天可得好好灌灌他。”

    一旁的白河却道:“喝酒不急,我现在就想先见见小少爷。”

    “那当然,”鲁克笑道,“不然我千辛万苦把你们找来干嘛?不过,小少爷现在应该在大公府,大伙儿一起去不太方便。我们先喝酒,晚一点我去把少爷找来。咱们这几把老骨头,虽然认识的不多,但该避忌的,也得注意……”

    众人都纷纷点头。

    一路说着话,众人穿过勇者大街,到了风暴酒馆的门前。

    “不知道那几个家伙到了没有,”众人纷纷把马牵到拴马桩前,性急的白河直接把缰绳丢给了米肖,自己一个箭步就往酒馆里走。

    而就在这时候,旁边几位贵族打扮的男子也正准备进入酒馆。一个不小心,白河就和其中领头的一位中年男子撞到了一起。

    “干什么?”中年男子身边,两名护卫骑士同声呵斥。其中一人甚至已经把手按在了剑柄上。

    “对不起。”白河急忙回头表达了歉意,脚步不停,飞快地进了酒馆。

    “这老家伙……”一位护卫骑士对白河的道歉很不满意。他试图追上去,可就在他身形刚刚一动的时候,一只手却紧紧地拉住了他。

    “安斯艾尔大人……”护卫骑士惊讶地回过头,看向站在中年贵族身旁的一个青年骑士。

    “等等!”

    安斯艾尔冲护卫摇了摇头。

    这时候鲁克等人也已经栓好了马。几人一边骂着急躁的白河,一边从安斯艾尔等人身旁走过,微笑着报以歉意的眼神。

    直到鲁克等人走进了酒馆,安斯艾尔才松了一口气,将目光转向身旁的同伴。

    “怎么?”被白河不小心撞上的中年贵族皱了皱眉头,问道,“安斯艾尔,你认识他们?”

    中年男子正是斯科特。而除他和安斯艾尔之外,同行的还有查尔斯以及另外两个雷诺家族成员。

    这次雷诺公爵和斯科特秘密南下卢利安,作为家族在卢利安的负责人,查尔斯和安斯艾尔自然是要负责迎接联络等各项事务的。

    原本事情进展顺利的话,雷诺最多在卢利安待上两天就会返回帝都。可是,里奥的失踪让这一次南方之行无限制地拖延了下来。

    在阿道夫的接风晚宴上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斯科特就非常不满。不过,既然父亲雷诺公爵都没有说什么,他自然也只能按捺性子等待着。

    身为家族决策的核心成员,查尔斯和安斯艾尔都知道,从一开始,斯科特就极力反对雷诺来卢利安。

    要知道,三十多年来,战斧骑士团和雷诺家族的利益,早已经跟唐纳德牢牢捆绑在一起,不可分割。

    帝国的贵族势力圈,不是佣兵在酒馆里喝酒打架的友谊,也不是平民们为了一个两个银索尔起的纠葛。从某种程度来说,这就是一个个复杂的,盘根错节的圈子。是靠着权势,利益和血脉连接在一起的。

    别说那些已经屹立百年,有着根深蒂固的传统和盟友的家族,就是那些新晋的小贵族,在进入贵族世界的第一天,都已经被贴上了标签。

    他的领地在哪里,他的靠山是谁,他和谁是利益共同者,站在哪一个阵营,统统都已经被固定了。这一切就如同你的亲生父母是谁一样,不是谁想要改变就能够改变的。

    以贵族的规则来看,不同的圈子之间的隔阂远远超过了死亡之海的海沟!

    若非被逼到了绝路,否则,没有谁胆敢轻易破坏这个规则。一旦破坏,不但意味着他原来的盟友会成为死敌,家族内部也很容易分崩离析。而更重要当时,他和他的家族会被贴上背叛者的标签。

    纵观历史,从来没有哪一个被贴上背叛者标签的家族得到过好下场。运气好的或许还能安稳红火几年,然后才在贵族世界共同的鄙夷和提防之下衰落,运气不好的,恐怕立刻就是家破人亡的下场。

    况且,雷诺家族背叛的人,是统治帝国三十年的唐纳德!

    斯科特不知道,一旦消息传开,帝国会引发怎样巨大的地震,但他很清楚家族将为此付出何等惨重的代价。

    首先是家族内部的分裂。

    三十年来,雷诺家族作为唐纳德一系最重要的顶级贵族之一,一直都是各大家族争相示好的对象。为了和雷诺家族攀上关系,这些家族纷纷让自家子女与雷诺家族的子女联姻。

    父亲雷诺那一代还好,从斯科特这一代起,家族就有好些旁支子弟和其他家族通婚并且生儿育女。而到了安斯艾尔这一代,子弟中的血脉传承,已经和那些家族密不可分。三姑四舅七婶八姨,关系错综复杂。

    就如同榕树林里的一棵棵榕树,无论是枝叶还是地下的根系,早就纠缠在了一起。

    一旦转换阵营,这些根系怎么办?

    全斩了?

    其次,就是家族的产业。

    一个顶级家族,分支旁系和麾下效忠领主骑士,少则数百人,多则数千人。像兰里斯家族这样的庞然大物,单单是旁系家族就多达数千人,更别提效忠的领主骑士和几个剑圣门下开枝散叶出去的弟子门生了。

    而这些人,或直接或间接,都靠家族产业养着,不然早就分崩离析了。

    雷诺家族的产业中,领地税收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更多的来自于矿石,武器以及棉花,木材等商品贸易。而这其中,大部分产业都是与人合作的。

    至于合作者,毫无疑问,大部分都是唐纳德一系的家族。例如巴诺家族就和雷诺家族有着武器交易合作。雷诺家族的矿石有一部分卖给巴诺家族,而巴诺家族生产的武器,也有一部分由雷诺家族销售。

    随着这次老巴诺一死,家族的武器贸易链条顿时就断了好大一截。家中的执事们前前后后忙碌了一个多星期,才勉强将约定要交的货补足,而接下来的生意,可以预期的降幅达到了两成。

    这跟家族叛离阵营所受到的打击还不能比。

    一旦得到消息,那些追随唐纳德的合作家族,会毫不犹豫地把原本属于雷诺家族的份额给吞下去,一个铜撒尼都不会给。同时,唐纳德会向他势力范围内的城市发布指令,任何胆敢和雷诺家族交易的人都要承受他的怒火。

    在帝国五大骑士团当中,战斧骑士团的财力并不算雄厚。如果再遭这么一场劫难,斯科特很难想像未来骑士团的前景会多么渺茫。

    而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斯科特一直都不认为跟着皇室有什么好果子吃。

    三十年来,唐纳德之所以能在索兰帝国一手遮天,就是因为他够狠。无论是政治还是利益,胆敢与他为敌的家族都已经覆灭了,无一例外。

    那些被烧毁的城堡,那些被挂在树上和绞刑架上的尸体,那倒在血泊中的女人,小孩,那被一辆辆马车拉走的金银财宝,那被丢在泥泞地上践踏的旗帜,无不在警告着那些试图与他为敌的人。

    别看最近一段时间,皇室在和唐纳德的斗争中似乎占据了上风,可斯科特知道,那只是因为唐纳德还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而已。

    而他越是隐忍,下手就越毒。

    爱德华一世最好不要犯什么错误,也别给唐纳德什么机会,不然的话,斯科特完全能够想象他的下场。

    斯科特并不喜欢唐纳德,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说,他恨这个人。

    可是,非得在爱德华和唐纳德之间二选一的话,站在家族的立场,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唐纳德。

    很少有人知道唐纳德巨大的阴影中隐藏着何等强大的力量。也很少有人明白他的手段有多狠。在这样的情况下,父亲却决定投靠皇室,说句大逆不道的话,他真的怀疑父亲的脑子已经被烧糊涂了。

    这些年来,唐纳德让沃茨一帮人往骑士团里掺沙子的事情,父亲难道不知道吗?这难道不是他为了避免受到猜忌,而故意放任的结果吗?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到了现在来改弦更张?

    而且在斯科特看来,雷诺家族之所以能够屹立于帝国贵族之巅,凭借的不是阴谋诡计,而是精锐的骑士,是优秀的指挥官,是一场接一场的胜利和不计其数的军功。

    战斧骑士团才是家族的根本。

    只有不断的取得胜利,才能够站得住脚说得起话。雷诺家族是这样崛起的,未来也必然要走同样的路。如果因为这次转换阵营而导致骑士团伤筋动骨,不需要多了,只要一场败仗,家族或许就一蹶不振。

    这对于从小将父亲视为偶像,并且立志要建功立业名垂青史的斯科特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尤其是在即将与魔族展开一场旷世大战的现在!

    因此,这斯科特来得就很勉强,三天来的训练,也都是迫于父亲的权威。

    私下里,他不但对卢利安的军队不屑一顾,对那些新招收的佣兵更是嗤之以鼻。他不认为一群乌合之众能够在即将爆发的大战中起到什么作用。尤其是南十字星骑士团这种完全以佣兵为班底的军队更是一个笑话。

    若是把他们打散分插到正规军队中或许还好,让他们自己组合在一起,妄图靠着几天临时抱佛脚的训练就上战场,那简直是异想天开。有这样的时间还不如好好训练自家骑士团,抓紧时间战备呢。

    原本斯科特还能忍耐。可一天天过去,到现在已经整整三天了,依然没有那个该死的小子的踪影,这一下,斯科特就压制不住自己的火气了。

    眼见斯科特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查尔斯和安斯艾尔今天干脆把他拉出来逛逛慕尼城,喝喝酒,去一下心头的烦闷。

    而没想到的是,在风暴酒馆门口,却遇上了这么一件事。

    被人撞一下,对于家教严格的斯科特来说,完全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算安斯艾尔不拉住自己的护卫骑士,他也会出声制止。

    可他没想到,安斯艾尔似乎认识对方中的某一个人,而且看他的神情,竟然异常敬畏。这对于一个雷诺家族的三代子弟来说,可不常见。

    在斯科特和查尔斯的注视下,安斯艾尔说道:“斯科特叔叔,您还记得我之前跟你提起过的罗伊吗?”

    。

    。裁决我会写完,但速度比较慢。反正大家也不指望了是吧?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