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去军营
    “罗伊?”斯科特一愣,点了点头。

    在一次餐后的闲聊中,他听安斯艾尔讲述过他来到卢利安之后发生的故事。

    正是因为追随那个名叫罗伊的少年,原本只是家族旁支子弟的安斯艾尔才横空出世,成为了家族第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跻身家族核心圈。

    而后来,安斯艾尔又因为在慕尼城雨夜一战中,对查尔斯及时的建议,使得家族从一场灾难般的惨败中全身而退,更得到了阿道夫的友谊,为家族在卢利安的经营立下了大公,如今已经是父亲雷诺也分外看重的人。

    可以说,没有罗伊,就没有如今的安斯艾尔。

    只可惜,那个近乎传奇般的少年已经死于神罚之下,原本斯科特在听了关于他的事迹之后还感觉颇对自己的脾气和胃口,想要跟他见见面呢。

    此刻听安斯艾尔忽然又提起罗伊,斯科特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怎么?”

    “如果我没认错的话,刚才进去的那几位老骑士当中,有一位是罗伊的护卫骑士鲁克先生,”安斯艾尔说道,“上一次,就是在这个暴风酒馆,我亲眼见过他。”

    说道这里,安斯艾尔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鲁克如同一颗流星一般自天边飞射而来,将受伤的罗伊抱在怀里的一幕。

    那恐怖的气势和威压,让安斯艾尔感觉就如同面对一座飞来的大山。

    而当珀西等人赶到之后,鲁克就离开了。再然后,全城的人都看到了席林等人和背叛的贵族挂在树上的尸体。

    直到现在,也没有人确定这件事究竟是谁干的。

    可安斯艾尔清楚,这绝对是鲁克做的。为了给罗伊报仇,他把所有人杀得干干净净。

    安斯艾尔没想到,自己今天会在这里遇见鲁克。而当这个老人笑容满面和他的朋友走进酒馆的时候,一个一直隐藏在心底深处的念头忽然浮现出来。越来越强烈的确定感,让安斯艾尔觉得喉咙有些发干。

    不久之前的慕尼城雨夜,安斯艾尔在阿道夫大公府邸上看到索格的那一刻起,他就下意识地将罗伊和里奥联系了起来。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向查尔斯提出了不要低估阿道夫决心的建议。

    不过,这一切他从未跟任何人说起过,而是小心翼翼地埋在心里,并且仔细地观察着,试图证实自己的判断。

    答案在深渊恶魔之战过后揭晓了。

    尤其是当看到入城仪式上,阿道夫亲口证实为里奥制造的那一百套天变魔装的时候,他几乎能够肯定自己没有猜错。那个相貌虽然有了极大的变化,可同样有着一双幽蓝深邃眼睛的青年,就是罗伊。

    要知道,力量风暴魔装,可是他跟随罗伊征战峡湾的时候亲自穿过的。哪怕看起来有所不同,但核心的东西却瞒不过他。

    因此,当看见鲁克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就拉住了意图找对方麻烦的护卫。

    “哦?”听到安斯艾尔的话,查尔斯惊讶道,“你是说,他就是上次杀了火王剑圣弟子和席林的……”

    安斯艾尔点了点头。

    查尔斯倒吸一口凉气。这些事情,他可是听安斯艾尔讲过的。

    在斯科特困惑的目光中,查尔斯附耳低声讲述。越听,斯科特的目光就越惊讶。

    等到查尔斯讲完,斯科特眼睛微微一眯:“走,我们进去。”

    ###

    风暴酒馆里,热闹非凡。

    一进门,众人就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热气和喧嚣。避让开几个醉醺醺出门的佣兵,安斯艾尔必须放大嗓门让一位女招待帮忙找了个位子,一行人才从凌乱的酒桌和拥挤的人群中挤过,在角落里坐了下来。

    随便点了些酒,斯科特等人立刻就把注意力集中在了五六桌之外的一帮老骑士的身上。

    如今的卢利安已经是越来越繁华,越来越热闹。不同身份的人们从帝国的四面八方涌进这里来寻找机会。这其中,自然也不乏一些年龄比较大的佣兵和骑士。

    他们当中,有些是某位领主的臣属。从外表看来,这一类老骑士通常都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衣着考究,胡须和头发都经过精心修剪,靴子更是干净铮亮。虽然年龄已经不小,可他们依然保持着标准精悍的身材。

    只要看他们那双干净而稳定的手和他们身上的佩剑就知道,招惹他们绝对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而另一些,则是四处流浪的佣兵或自由骑士。

    这类人的模样看起来可就五花八门了。除了部分自由骑士或佣兵中受人尊敬的之外,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穿着不成套的甲胄,牵着浑身是泥的瘦马,脏兮兮的脸上,胡子和头发油腻腻的,看起来异常落魄。

    这种人大多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四处飘泊,浪迹天涯。信奉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赚的每一个金路郎都花在了酒杯,赌桌和女人的肚皮上。没钱了就去任务堂或别的什么地方接活儿,提着脑袋玩命。

    年轻的时候还好,年龄一大,日子就不怎么好过了。

    长时间的落魄,深刻的改变了他们的模样。除了脏兮兮的衣服和乱糟糟的胡须之外,这类人最显著的特征就是那双浑浊的眼睛。在他们的眼中,你可以看到可怜,麻木或者狡猾,但看不到任何自信的神采。

    通常这两种人完全属于两个世界。很少会凑在一起。

    不过,鲁克那边的一群老骑士却似乎有些不一样。

    他们一共十二个人。年龄最小的看起来大约五十多岁,最大的,看起来恐怕有七十岁了。

    每一个人似乎都来自不同的地方,穿着打扮也不同。有些看起来像是贵族绅士,有些看起来像来自某个商团护卫队,还有些看起来似乎是从海船刚下来,身上还带着点鱼腥味,更有一位穿着北部高原民族特有的羊皮外套。

    如果让你猜测他们的职业的话,你得出的答案绝对是五花八门。佣兵,贵族骑士,军中统领,庄园主或地底世界的某个行走在暗处的执行者……除了年龄之外,你很难从他们的衣着和外表找出相同的痕迹。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一群老人,却聚集在了一起。

    而且看他们彼此的关系,也特别奇怪。无论是衣着考究看起来地位比较高的,还是衣着寒酸看起来比较卑微的,彼此之间都没有任何的高低之分。他们兴奋地交谈着,互相搂着肩膀灌酒。

    那彼此之间的眼神,那神态和动作,让你很难相信,他们是来自不同阶层的人。

    而更重要的是……

    “这帮人不一般。”看了一会儿,查尔斯忽然开口道。

    在家族中,查尔斯并不以战斗力见长,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学会如何判断一个骑士的实力和危险程度。而这种能力,原本就是统领着战斧骑士团的雷诺家族天生的。大多数情况下,只需要看一眼,他们就知道有些人能不能为敌。

    查尔斯不知道鲁克身边的这些老骑士来自哪里,可他知道,这些老人中的任何一个,比这间酒馆里的所有人加起来都要危险。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就像是面对一群懒洋洋晒着太阳打盹的老虎,你本能地就知道激怒它们的后果有多么糟糕。

    斯科特神色凝重地缓缓点头。

    相较于查尔斯,身为圣域强者并且统领着家族核心秘密卫队的他能看出的东西更多。

    而这,也恰恰是他最奇怪的地方。

    要知道,雷诺家族的情报机构触手遍及整个大陆。别说索兰帝国,就是庞贝帝国,斐烈帝国乃至于混乱之地的各大家族,各大势力,斯科特都有准确而细致的资料。对其中值得警惕注意的强者,了若指掌。

    这种近乎过目不忘的能力,一直都是斯科特最隐秘也最值得骄傲的地方。

    可现在,看着那边的这十几个老人,任凭他如何在脑海中搜索,竟然也找不出能够和他们匹配的资料。

    他们究竟是谁,来自哪里?

    这样的一群人怎么可能如此默默无闻?

    正想着,忽然,邻桌一群人渐渐放大声音的争论,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我就不信,咱们卢利安那么多优秀的将军,还训不出一支队伍来。别的不说,就说咱们慕尼城卫队和巴伐利亚骑士团,比谁差了?斐烈人入侵,连普鲁行省都一败涂地。咱们愣是打赢了……”

    “别嚷嚷。好好说话。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要说骄傲,我也一样骄傲。可那时候不是索菲娅小姐在吗?现在她去了帝都组建火凰军团,咱们卢利安的这些将领板着手指头算,在帝国排得上号的有几个?”

    “是啊。我听说,这次就连法诺将军也拿这些佣兵没办法。这帮家伙实力是没得说,可那性子却是一个比一个古怪,一个比一个火爆。况且,他们干了这么多年的佣兵,战斗习惯已经根深蒂固,很难改过来。”

    “瞧瞧,我早说什么来着?以前开战,投军的佣兵也不少,可为什么咱们历年来只有乌合军?为什么不早把他们组织起来单独成军?这就是原因。佣兵的性格和习惯,根本就不可能训练改变!”

    “那这么说来,咱们卢利安招的这批人,只能拆散了用了?”

    “这是最好的办法。”

    “可南十字星骑士团怎么办?我听说那位里奥先生,未来也是要北上抗击魔族的。如果完不成训练,那恐怕要吃大亏。”

    “谁知道呢?”

    ……

    一时间,众说纷纭。

    随着这一桌的议论,四周的其他酒客也都被吸引了过来。不管认识不认识,许多人开口就插话进来,显然也热衷于这个眼下最热门的话题。

    听到这些,斯科特冷哼一声。

    显然这些人并不知道,卢利安招募的佣兵的训练问题,已经随着雷诺家族的接手而解决了。如果不是那个名叫里奥的小子一直不出现,南十字星骑士团的训练,也早就启动了。

    而另一边,鲁克一桌的老骑士们也都停止了交谈,聚精会神地听着大伙儿的议论,不时彼此交换一个复杂的眼神。

    “鲁克,这事儿你知道吗?”米肖放下酒杯,低声问道。

    众人的目光中,鲁克摇了摇头。他离开慕尼城的时候,南十字星骑士团的征召工作也才刚刚完成。训练还没开始。

    “看来,咱们的小少爷遇见了一点麻烦。”米肖若有所思地道。

    “小少爷不在城里?”白河忽然回过头来,诧异地看着鲁克。他刚刚从议论的人口中听到,这十几天来,里奥一直没出现过。

    鲁克苦笑道:“这些天我到处找你们,哪会知道这些事情。”

    “那现在怎么办?”白河问道,“咱们就这么干等着?”

    “我先去找法诺问问。”鲁克想了想,说道。

    他正要起身,却被米肖一把拉住。

    “等等……”米肖道。

    “怎么?”鲁克疑惑地道。

    “阿道夫和他手下的那个法诺,知道你的身份?”米肖问道。

    “嗯。”鲁克点了点头道。

    “那行,咱们一起去。”米肖一拍桌子,说道,“如果能找到小少爷自然最好,如果找不到,咱们也别干等着了。干脆都去军营。”

    “军营?”众人一愣,随即眼睛一亮。

    “对啊,”白河兴奋地道,“训练这种事情,对别人是麻烦,对咱们这几个算什么?什么佣兵没法训,放屁,那是他们根本不懂。比起佣兵来,我看那些什么正规军才是狗屁,三大帝国没几支军队我看得上眼的。”

    “就是,再好的兵,也被那帮外行训成傻子了。”冷晋赞同道。

    而另一位身材矮壮,阔脸方鼻的老骑士季风也道:“训不好最好。真要是被他们给训好了,咱们要纠正过来,可才真的头疼了。”

    白河霍然起身:“那还等什么?走!”

    丢钱付了账,一帮人起身出了酒馆。

    酒客们还在议论争执,许多人大声嚷嚷,面红耳赤,浑没注意这帮离开的老骑士。只有斯科特等人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们,直到被回弹的木门遮住。

    回过头来,查尔斯见斯科特一副若有所思地模样,不禁问道:“怎么了?”

    “我总觉得,这帮人有个地方有些奇怪,但究竟是……”斯科特摇了摇头道。那是他脑海中忽然一闪的念头,具体是什么,却怎么也抓不住。

    。

    。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