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见面
    在看见这个年轻人之前,雷诺已经在花园里坐了两个祷时了。

    初冬的卢利安,阳光依旧温暖,草木依旧青翠,景色依旧迷人。坐在城堡后花园经过了精心修剪的草坪上,沐浴着暖洋洋的阳光,喝上一杯来自北毕诺亚的特级红茶,实在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不过,这样的日子,适合三朋四友谈笑风生,却并不适合雷诺。

    自从年轻时,单枪匹马杀回雷诺家族,清除叛逆,执掌战斧骑士团以来,雷诺的生活就只跟血与火有关,就只在波诡云谲的风暴之中。

    他征战四方,纵横睥睨,所有的对话,都是凭着浩荡铁流和手中长剑完成的。

    他没有朋友,没有时间,更没有兴趣和谁晒着太阳说说笑笑。

    他冷酷,孤僻而强硬,就像一把锋利而冰冷的长剑,如果不是在血雨腥风的战场上,那么,就在寂静幽暗的陈列室里。

    因此,像这样连续三天,每天都花上几个祷时坐在城堡花园里晒着太阳等待一个人出现,对雷诺来说,实在是人生中的第一次。

    就连雷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失去耐性。

    诚然,这次秘密赶赴卢利安,是他十几年来做出的最重大也是最艰难的一个决定。这个决定关系到雷诺家族的前途命运,而那个名叫里奥的年轻人和他的南十字星骑士团,又是此行的重中之重。

    可是,雷诺更相信命运。

    如果自己等了这么长时间之后,依然无法见到自己相见的人的话,那就只能说明,这是命运安排好的。

    雷诺不想挑战命运。

    数十年来,他曾经一次又一次挑战命运,并且一次又一次赢得了胜利。以至于他一度产生了一种错觉,认为自己能够战胜一切。

    可是,十几年前的那一天,他却输了个彻底。

    输掉了一切。

    一秒钟之前,雷诺看着树上飘落的一片叶子,心里闪过一个念头——或许等这片叶子落地,自己就应该选择离开了。

    如今正是帝国风云激荡之际,而他的身份和雷诺家族此刻所面临的局面,必须在有限的期限内赶回帝都。不然的话,有些事情恐怕就会脱离轨道,偏向自己难以接受的方向。

    而一秒钟之后,雷诺回过头,看见了那个从走廊经过的年轻人。

    雷诺可以确定自己以前并没有见过这个年轻人。

    尤其是这次住进大公府,因为身份特殊的关系,因此阿道夫下达了禁制令。除了阿道夫本人,法诺和卡恩之外,城堡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允许靠近后院小楼和花园。

    因此,这个年轻人不会是城堡里的护卫,仆从,管家一类的任何人。

    但他就出现在了这里。

    第一眼看见这个年轻人,雷诺就知道,自己等到了自己要等的人。

    虽然没有见过里奥,但得到关于这为费迪南德家族继承人的资料对雷诺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身材单薄,烟发,一双漂亮的蓝色眼睛,看似羞涩腼腆的清秀外表下,却隐藏着一种含而不露的锋芒……如果再加上他出现在守卫森严的阿道夫城堡里这个条件的话,雷诺觉得不可能再有别的答案。

    尤其重要的是,在看见这个烟头发的年轻人第一眼的时候,雷诺忽然觉得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于是,雷诺微微一笑,向罗伊招了招手。

    “过来,年轻人。”雷诺叫道。

    ###

    命运,就像一场润物无声的春雨。

    你永远也不知道,她的长袖悄无声息地拂过的时候,带来了什么,又改变了什么。

    就像此刻的罗伊。

    当花园里的老人发出邀请的时候,受那种神秘的亲切感和浓重的好奇心的驱使,罗伊走了过去。

    然后,他就听到了一句让他做梦也没想到的话。

    “你就是里奥吧?”雷诺伸出手,微笑着道,“我是西奥多?雷诺。可以邀请你一起喝杯茶吗?”

    罗伊握住了雷诺的手。

    尽管竭力控制着自己,但他依然能够明显地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僵硬。

    西奥多?雷诺。

    没有人知道这个名字对罗伊来说意味着什么。

    同名同姓的人或许有很多,可是,当此刻看着眼前的老人,握着他的手时,罗伊完全能够肯定,眼前这个人就是母亲萨拉的父亲,自己的外祖父!

    他的鼻子,他的嘴巴,几乎和母亲一模一样!

    罗伊想象过很多和雷诺见面的景象,但他从没想到这在脑海中反复上演过无数次的时刻,就以这样一种方式来临了。

    对此,他完全没有准备。

    “战斧骑士团团长,雷诺将军?”罗伊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跳不那么激烈,问道。

    对于罗伊展现出来的紧张,身为圣域强者的雷诺怎么可能察觉不到。不过,他很自然地将这一切视作一个年轻人见到自己时的正常反应。

    纵横帝国数十年,雷诺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是帝国金字塔顶端的存在。大部分年轻人见到他的时候,都是手足无措结结巴巴。这其中,甚至包括安斯艾尔这样的家族旁支子弟。

    而相较于他们,眼前这小子已经算相当沉稳大气了。

    雷诺点了点头,放开罗伊的手,笑道:“是我。”

    答案确定了。

    罗伊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这个人。

    一方面,自己在血缘上和外祖父有着斩不断的联系。理应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可另一方面,母亲萨拉死后,雷诺的种种表现又让人愤怒和失望。

    当年,因为一纸婚约,不知道多少人想杀自己。无论是教廷,唐纳德,兰里斯家族还是那些在索兰政局中有着某种牵连和利益的人,都不愿意看到已经摇摇欲坠的皇室多一个强援,同时多一个皇位竞争者。

    那时的自己,就像一块带血的肉块,被丢进了秃鹰群中。

    从毒龙之涎到行踪泄密,从一路追杀到冰霜河畔,明面是数不清的刀光剑影,暗地里呢,又有多少人上下其手?

    如果说这其中没有唐纳德的作用,恐怕连傻子都不会相信。

    可即便是自己的女儿惨死,外孙失踪,雷诺依然是那个雷诺。他依然忠心耿耿地站在唐纳德的身边,就像一尊没有感情的冰冷雕塑。

    那样的雷诺,和此刻眼前这个微笑着的亲切老人比起来,反差是如此的强烈。

    罗伊很想抓住他的衣领,问一问自己的母亲在他的心目中究竟是怎样的地位。是不是为了家族的利益,他可以牺牲包括女儿在内的一切!

    不过,这些话罗伊终究无法问出口,只是神情淡淡地问道:“您认识我?”

    “坐,”雷诺一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自己当先坐了下来,笑道:“事实上,我之所以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你。”

    “等我?”罗伊一愣。

    雷诺显然是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的。他和自己一见面,就称呼自己里奥,那也就意味着,他等候的是化名里奥的自己。而偏偏,身为里奥的自己,却和他没有任何的交集。

    这位唐纳德的忠实追随者,忽然出现在对立阵营的阿道夫大公的城堡里等候一个素昧平生的小人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的,等你。”雷诺笑道,“开门见山的说吧……里奥先生,我希望与你和你的骑士团合作。”

    “哦?”罗伊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绕过那只刺背地形龙的时候,他无意地伸出手,想要拍拍它的头。

    “别……”雷诺叫道。

    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宠物。

    这只刺背地形龙,名叫,是十几年前,雷诺在一次狩猎中偶然得到的。

    当时,一对刺背地形龙在与一只强大的十阶魔兽的战斗中死去了,留下了巢穴里一窝还没睁眼的幼兽。

    在通常情况下,毫无生存能力的幼兽,是不可能活下来的。它们不但没有食物,而且还面临山林中的强敌。在它们长大之前,一只普通的二三阶魔兽就能要了它们的命。

    事实也的确如此,十几只幼兽,大部分都死了。

    可偏偏,就这一只活了下来。

    当雷诺看到它的时候,不过一只猫般大小的它,正死死地咬着一只三阶狂暴熊的喉咙,将那体形比它大了数十倍的凶兽活活咬死。

    从来都不喜欢养宠物的雷诺,立刻喜欢上了它。

    他把它带回来家,亲自养育。

    在数十名驯兽师的特殊手段下,早在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启了灵封,加上无数珍贵药材食物的喂养,现在的它虽然才刚成年,但战斗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它的同类。

    而更重要的是,在雷诺的坚持下,系统的驯养并没有磨灭它的野性。除了对雷诺言听计从之外,它依然保持着它的凶狠天性,别说普通人,就算是家族的驯兽师,乃至斯科特等人都没法靠近它一步。

    这样的凶兽,岂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触碰的?

    更何况,里奥竟然不知死活地伸手去摸它的头。那可是任何一只魔兽的禁区!

    别说剃刀这样的存在,就算是一只三阶四阶魔兽,也绝不可能让一个陌生人把手放在自己视线看不到,无法控制的致命要害。

    然而,就在雷诺焦急制止的同时,让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罗伊的手轻轻落在了刺背地形龙的头上。

    可是,没有咆哮,没有愤怒,更没有撕咬。凶猛无比的竟如同一只温顺的小猫一般,任由那青年抚摸它的头顶。不仅如此,它还微微伏地了身躯,脑袋在掌心轻轻地蹭着。

    哪怕是再不懂魔兽的人也知道,这样的身体语言,完全就是亲近,欢喜和……

    臣服!

    。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