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相逢
    “法诺将军,”一走出‘花’园,罗伊就问陪同自己一起出来的法诺道,“大公说,鲁克大叔领着人出城了,他们往哪边走的?”

    “出城么?”法诺摇摇头,“我半个祷时之前收到的报告只说他们在整理行装,准备出城。现在……应该还没动身。你去军营看看。”

    “好的,谢谢。”罗伊一笑,和法诺告别,展开身形出了城堡,向南‘门’军营电‘射’而去。

    几分钟之后,他就已经到了军营。

    到了南十字星骑士团的驻地一看,只见人喊马嘶,一派忙碌的景象。

    骑士们正在准备着行囊。

    从马背上的东西看来,这显然不止是一次简单的出城拉练。

    不过,罗伊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他迈步向里走去。

    罗伊的出现,很快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统领大人。”

    短暂的愣神之后,众人都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儿,转身向罗伊行礼。

    说实话,大家虽然通过法诺证实了鲁克是罗伊的管家,但在罗伊没有出现之前,鲁克将整个骑士团拉出慕尼城训练的决定,还是让大家有些发懵。

    有种连神都没回过来,就稀里糊涂跟着人走了的感觉。

    而此刻一看到罗伊出现,大家立刻就有了主心骨。

    越来越多的骑士注意到罗伊的出现。

    大家都纷纷围了过来,在留出的通道两侧行礼问候。随着罗伊的脚步,喧哗而忙碌的驻地,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咦?”

    驻地正面,一座最大的木屋,是骑士团的会议室。

    鲁克,白河等人正在会议室巨大的木桌前,围着一张羊皮地图比比划划,争论着什么,忽然间就发现有些不对劲。

    外面似乎太安静了。

    鲁克走到窗口往外看了一眼,眼睛顿时睁大了,惊喜道:“是少爷!”

    他快步向‘门’口走去:“少爷回来了。”

    一听到这个,白河等人都只觉得一股血液直冲大脑。众人互视一眼,猛地拔‘腿’向大‘门’涌去。

    一出‘门’,他们就看见了那个从分开的人群中,走来的少年。

    “少爷。”鲁克快步走到罗伊身边。

    “鲁克。”罗伊和鲁克拥抱了一下,把目光投向了木屋屋檐下的一群老骑士。

    “少爷,我来给你介绍,这个儿高的叫白河……这家伙叫米肖,”鲁克兴奋地拉着罗伊,走到众人面前,为他一一介绍,“这是冷晋,这是季风……他们都和我一样,是当年出来寻找你的人。”

    一边介绍,鲁克还一边为罗伊讲述这些人的经历。

    “白河去的地方,是边城龙‘门’北面的天雪高原。在哪里呆了十五年。那里一年有大半年都是大雪封山。但因为通往中央魔兽山脉,因此有很多逃犯,白河一直在那里打探你的消息……”

    “米肖去的是萨克森行省和西纳西里‘交’界的‘波’托港地下城。哪里是许多逃亡之人出海避祸的必经之路,他在那里开了个小店……”

    “季风去的是墨菲家族,给那家人干了八年管事。负责他们的情报系统。墨菲家族虽然名声不大,不过消息灵通,和不知堂有很深的关系。借着墨菲家族做跳板,季风进了不知堂,干到三级执事……”

    听着鲁克的介绍,罗伊的目光,从这一张张脸庞上扫过,眼眶不觉有些湿润。

    虽然在鲁克的介绍中,他们的经历可以浓缩成一两句话,可罗伊知道,那短短几十个字里面,包含的却是他们的人生。

    这十一人,分别名叫米肖,冷晋,季风,白河,周定北,张横渊,徐南行,柯战,邹岭,王镇魔,石蹈海。

    虽然只是人生中的第一次见面,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眼前这一张张脸却没有丝毫的陌生感。

    因为他知道,早在见面之前,这些人的人生和自己的人生,就已经被一根无形的命运之线紧紧捆绑在了一起。

    当自己在逃亡的时候,他们在寻找着自己。

    当自己在魔兽森林里狩猎的时候,他们在寻找着自己。

    当自己和奥利弗玩耍的时候,他们在寻找着自己。

    当自己躺在小‘床’上进入梦乡的时候,他们还在寻找着自己。

    当自己一天天长大的时候,他们也在一天天的老去。这十几年来,他们的时间,他们的人生,全都投注到了自己的身上。

    罗伊不知道十几年的等待和寻找,十几年远离亲人的孤独是何等的折磨。

    但他明白,自己的生命里,欠着他们一笔还不清的债!

    而老骑士们注视着罗伊的目光,则又是‘激’动,又是踌躇。

    有鲁克的证实,罗伊的身份自然是确凿无疑的。可是,眼前的这张面孔,却和记忆中的那些沾不上边。

    更何况,十几年苦苦地寻找等候,如今终于见到了人,大伙儿反倒有了一种难以置信的感受。

    似乎是明白大家在想什么,罗伊道:“走吧,我们进去说。”

    说着,他当先走进了木屋。

    老骑士们都跟了进去。

    而当鲁克最后关上‘门’的时候,罗伊解除了身上的禁锢战甲,变回了原本的模样。

    看着这张清秀的脸庞,老骑士们的眼眶一下就红了。

    “像,和老团长太像了……”米肖喃喃道,泪水模糊了眼睛。

    “这嘴,这鼻子,跟少团长简直一个模子倒出来的。是咱们汉山家的人,错不了。”白河咧着嘴,想要哈哈大笑,可出口的声音却是一声嚎啕。

    身高近两米,体格雄壮得如同一头大白熊般的老骑士,这一放声,竟哭得像个孩子。

    冷晋死死地盯着罗伊,似乎视线一刻也不舍得从这张脸上移开。口中只喃喃道:“找到了,真的找到了……”

    说着,他缓缓屈膝,单‘腿’跪伏在地。

    所有的老骑士都跪了下来。

    他们仰头看着罗伊,泪水陡然涌出眼眶,大颗大颗地落在地上。

    十几年来,他们无数次地幻想这一刻的到来。

    可漫长岁月的寻找等待,得到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时间在侵蚀着生命。

    从壮年到老去,那无声无息逝去的日子是一剂毒‘药’,让人每每回顾,便是痛不‘欲’生。

    而此刻看着眼前的少年,一切都值了。

    这个两岁就中了毒龙之涎,遭人追杀而流‘浪’天涯的男孩,现在已经长这么高了!

    他长得那么英俊,像他的祖父,像他的父亲,也像他的母亲。更重要的是,他还活着,就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眼前。

    他在这里,那么,过往的愤怒,屈辱……汉山家族和法林顿骑士团所承受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他就是希望。

    他在,该还的终究会还回去,该拿的,也终究会拿回来!

    因为他在!

    泪水,在老骑士们满是皱纹的脸上肆意流淌。许多人心情‘激’‘荡’之下,都用手死死地攥着拳头,或扣着地面,一时不能自已。

    罗伊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他快步上前,将老骑士们扶了起来。

    冷晋抓着罗伊的胳膊,凝视片刻,然后狠狠一把抱住了他。

    老骑士们都涌了上去。

    他们一一和罗伊拥抱着,异常用力。

    久久的……

    气氛肃穆,而又温暖。

    感受着这一个个坚实的拥抱,罗伊鼻子发酸,心里却是一股暖流。

    他瞬间就投降了。

    那自幼在魔兽丛林中磨砺的坚韧和凶狠,那如同一只野兽般层层包裹的坚硬内心,在这样的拥抱中完全不堪一击。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家的情绪才渐渐平复下来。

    罗伊重新变成了里奥的模样。

    他走到木桌前,看着地图,对鲁克道:“我听大公说,你们准备把骑士团拉出城训练?”

    听罗伊提起这个,一帮老骑士都来了‘精’神,纷纷围了上来。

    “……少爷你的骑士团训练,还用找别人?这不成了笑话了吗!”周定北道,“‘交’给我们,保证三个月内,还你一支所向无敌的骑士团。”

    “就是!”

    “咱们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咱们知道了,哪还用得着让别人来‘插’手?”

    “嘿,真要是那样,咱们以后回法林顿可没脸见人了。”

    “少爷,你的人让咱们训练,不说跟家里那帮疯子比,至少三大帝国那些狗屁骑士团,没几个是咱们的对手。”

    众人七嘴八舌,似乎生怕罗伊担心。

    他们在外面呆了十几年,远离战争,早就手痒难耐。如今虽然不能回法林顿,但有这样一支队伍可供自己训练,那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手的。

    罗伊摆了摆手:“你们训练,我当然放心。不过……”

    “怎么了?”冷晋问道。

    “我们恐怕没有三个月那么长的时间来训练,”罗伊思考着北面的局势,心事重重地道:“我这次回来,就是准备尽快北上……”

    说着,他将如今的局势给众人讲了一番,着重说明了班德兹现在的处境。

    他原本以为自己回来,这边的训练已经差不多了。

    可没想到,阿道夫那边居然……这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

    老骑士们都互视一眼。

    关于魔族南下的事情,他们早就知道了。

    而自家这位少爷在北方还有一处领地和一支军队的事情,他们也听鲁克说了。

    但没想到,局势已然如此恶劣。

    想了想,冷晋断然道:“那我们就别耽误了,干脆现在就北上,一边走一边练!”

    “对啊!”鲁克眼睛一亮,赞同道。

    罗伊有些疑‘惑’:“一边走一边练?”

    “少爷,咱们法林顿的铁骑,从来都不是关在训练场上练出来的,”白河拍拍罗伊的肩膀道,“而是在战阵厮杀中练出来的。”

    “是啊,少爷,”另一个叫徐南行的儒雅老骑士笑着道:“刚才我们正在商量,到哪里去找些对手来磨练咱们的队伍,你既然要北上,那其实再好不过了……”

    他用手点了点桌上的地图:“从卢利安到‘混’‘乱’之地,何止万里。这一路上,盗匪横行。咱们就一路杀过去,最好不过了。”

    老骑士们都纷纷点头,言说有理。

    看着徐南行微笑的脸庞,再看看一帮老骑士们理所当然的模样,罗伊忽然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他发现,哪怕远离了法林顿十几年,杀戮也已经深入这些老骑士的骨子里。

    “从卢利安到‘混’‘乱’之地,一路杀过去?”

    换做别人提这样的建议,恐怕早就当成疯子了。

    可在他们看来,确实天经地义。

    只要对训练有好处,他们才不在乎杀多少人,那些盗匪,不过是南十字星骑士团成长的养分和磨刀石而已。

    罗伊现在已经开始为这些盗匪感到悲哀了。

    #######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三天。

    因为定下全团北上,一边走一边训练的策略,因此,被推选为训练主官的冷晋,干脆下令放假两天,让骑士们准备行囊,同时跟家人告别。

    毕竟,一去经年,再回来就不知道是哪天了。

    在这种情况下,南十字星的动向自然是瞒不了人的,几乎是转瞬间,就已经传得满城风雨。

    当然,没有人知道骑士团的具体目标是哪里,大家只知道,这支连基本训练都还没有完成的队伍,现在就要启程北上了。

    启程的时间,甚至还在许多早就已经做好准备的领主之前。

    对这个消息,所有人的反应都各不一致。

    ……

    雷诺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在空魔船上了。展开信隼带来的情报,他沉默了很长时间,眉头深锁。

    良久,他淡淡道:“果然是年轻人啊。”

    语气听不出褒贬。

    当时,安斯艾尔就站在雷诺的身边。

    这一次他将跟随雷诺会到帝都,加入战斧骑士团。

    在卢利安,这位旁系子弟已经展现出了他的勇气和智慧。因此,雷诺认为,他有资格获得一个更高的起点。

    至于卢利安这边——既然雷诺已经亲自和阿道夫达成了共识,那么,只留下查尔斯一个人就够了。

    而雷诺亲自带安斯艾尔回去,则是一种态度。

    这意味着,在雷诺家族中,将再没有人用轻蔑的眼光看安斯艾尔,无论他的出身如何,也无论他的实力高低,都没有。

    雷诺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因此,站在雷诺身边的时候,安斯艾尔心头充满的,是兴奋,也是感‘激’。

    有那么一刻,有一句话几乎已经到了他的嘴边了。

    但他还是最终咽了下去。

    那是属于罗伊的秘密,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他决定继续保守下去。

    ……

    斯科特得到消息的时间,还在雷诺之前。

    正在训练卢利安军队的他,眼睛微微一眯,看着南十字星骑士团驻地的方向,冷哼一声,便拨转马头。

    “举枪!三角攻击阵形,我们再来一次……”

    自始自终,他都没有对此做出任何的评价。

    ……

    “小姐。”

    一身铠甲的拉尔夫,手按着剑柄,注视着‘花’园秋千上静静出神的斯嘉丽。

    斯嘉丽手里捏着一张纸条,目光闪动。

    神情有些羞涩,又有些兴奋。

    “小姐!”拉尔夫加重了语气,试图打消斯嘉丽的念头。

    相同的神情,他在斯嘉丽脸上见过很多次了。但没有一次是好事。

    “拉尔夫,”斯嘉丽扭头过来,注视着他,目光带着一丝恳求,语气却是不容置疑,“这次你还是跟着我吧。”

    拉尔夫脸‘色’铁青。

    “亲王会杀了我的……”他说着,顿了顿,“夫人也会!”

    斯嘉丽却已经扭开了头。

    她微笑着,带着一丝神往,轻轻在秋千上‘荡’了起来。

    ……

    南‘门’军营,一个‘女’孩在守卫的带领下,走到了南十字星骑士团驻地大‘门’前。

    穿过军营的时候,所有看到‘女’孩的人都会有些轻微地失神。

    这是他们进过的最漂亮,最娇弱的‘女’孩。那身白‘色’的法袍,穿在她的身上,远比那些贵族小姐的华丽衣裙更让人心动。

    朗德罗在收到消息走出来,看到‘女’孩的时候,也有些失神。

    “阿芙?!”

    阿芙微笑着注视着他。

    “你这是?”朗德罗惊喜地迎了上去。

    而在他身后,得到消息的,雷克,拉里,野蛮人‘女’勇士屠苏,侏儒术士拉西奥斯,盗贼弗朗哥等人,也涌了出来。

    一看到阿芙,所有人都是倍感欣喜,纷纷将她围住问好。

    “你怎么来了?”屠苏拉着阿芙的手。

    “是来看我们吗?”雷克笑问。

    阿芙抿嘴一笑:“里奥呢?”

    “看看,”侏儒术士拉西奥斯叫了起来,“我说什么来着,这丫头就是来找里奥的……”

    轰!一个雪弹命中了拉西奥斯。

    众人的笑声中,阿芙白皙纤细的小手中,还跳动着一个微型冰雪风暴,双颊绯红。

    “好了好了。”朗德罗赶紧阻止阿芙。

    “哼哼。”阿芙一撇嘴,威胁地瞪了拉西奥斯一眼,散去了手里的风暴,问道:“我听说你们准备北上?”

    “是的。”朗德罗点点头,“是来跟我们告别的吗?”

    看着阿芙,众人都有些感慨。

    当初那支临时组织起来进入深渊的佣兵小队,除了阿芙之外,如今都在军营里。

    这让大家每每谈及阿芙的时候,都有些遗憾。

    大家可是清楚地记得阿芙在战斗中的风姿,记得她释放的那个十几冰雪‘女’妖,记得她那柔弱无害的外表下,那铺天盖地地恐怖魔法。

    毫不夸张地说,这支队伍能够在深渊中创造奇迹,阿芙的功劳要排到第二位。

    尤其是这个‘女’孩和罗伊之间的配合,已经到了心有灵犀的地步。

    往往只需要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会做什么。

    只可惜……

    然而,惋惜之‘色’才从大家的眼中一闪而过的时候,阿芙已然笑着道:“我这次来,是想跟你们一起走。”

    什么?!

    大家一时都转不过弯来,目瞪口呆。

    “怎么,不欢迎么?”阿芙依旧笑着,柔柔弱弱地样子。

    轰地一声。

    所有人都跳了起来,发出一声欢呼。

    ……

    。

    。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