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危险
    那天夜里,守备官哈顿心急火燎地冲上了城墙。

    而当他往城外一看时,整个人如遭雷击,脸上的血色当时就褪得干干净净,一片煞白。

    魔兽,救赎大陆真正的主人。

    三百年前,人类刚刚踏足这片土地的时候,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被魔兽统治着。

    人类是靠着骑枪,靠着长剑,靠着一场场血战和无数人的牺牲,才在延绵百年的人兽战争中取得了胜利,从而站稳了脚跟。

    后来,人类修建了越来越多的城镇,开垦了越来越多的荒地。

    随着人类的繁衍生息,随着一代又一代人类骑士开疆辟土,大部分的魔兽都被驱赶进了山林。

    然而这场战争并没有结束。

    或者应该说,是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魔兽山脉纵贯大陆,从南部海边一直到大陆中央的高原,而神秘的绝境,更是魔兽的乐园,人类的禁地。

    每一年,大陆各地都会爆发几起或大或小的兽潮。

    无尽的魔兽从深山中涌出来,疯狂地向人类城镇发动攻击。

    历史上,不知道多少城镇被魔兽攻破,全城上下,少则数百上千,多则数万,尽皆葬身兽腹,无一幸免。

    而即便是抵挡住兽潮攻击,一战过后,也都是一片狼藉。

    城外的农田、牧场、房屋、牲畜,尽皆毁灭。

    许多城镇,就是在接二连三的兽潮攻击下被迫废弃,成了坟墓一般的废墟。

    走南闯北的人们,时常在经过某座山峰,某个高地平原的时候,撞见这些静静地矗立在风雪和骄阳下的废城。

    它们残破的身影,穿越历史,诉说着那一场场惨烈的战斗,仿佛有无数的冤魂,还在废墟中穿行,还在上空飞舞。

    因此,对于如今的许多人来说,魔族都远不如魔兽恐怖。

    毕竟,三百年过去,神赐大陆的历史过往就只存在于书本中了。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没见过一个真正的魔族。

    可魔兽,却是他们自幼以来的恐怖记忆,甚至这份记忆,还是父辈和祖辈遗传下来的。

    因此,当发现城外出现兽潮的时候,暮沙城一下就乱了起来,而此刻的哈顿,一颗心更是如同沉入了冰窟。

    哈顿曾经听说过无数次兽潮,甚至曾经亲身经历过一次。

    不过,无论是听说的还是亲身经历的,都从来没有哪一次,像他此刻面前的兽潮这么恐怖。

    只见无尽的魔兽从一道光门中涌出。

    以往的兽潮,通常都是以二级或三级的魔兽为主,可眼前的兽潮,却大多数是五六阶的魔兽。

    哈顿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高阶魔兽。

    那些由二三级魔兽形成的兽潮,跟眼前的兽潮比起来,简直就像是一群拿着木棍的孩童,对上全副武装的钢铁骑士。

    而更可怕的,是那些八阶,乃至九阶的魔兽。

    “天啦,这是什么?金翅虎王!”

    “该死,那是火翼飞熊。”

    哈顿的心脏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后背寒毛根根倒立。

    他甚至还看到,城墙雉堞上,一只隐匿魔豹就在距离自己只有几米远的地方,现出了身形。

    它那黄色的眼珠中,幽绿的瞳孔形成了一条细细的竖线,就这么紧紧的盯着自己。

    就在哈顿颤抖着用手握住腰间剑柄的时候,隐匿魔豹漫不经心地一转身,跳下了城墙。

    而它的身形在下落的一瞬间,就融入了黑暗中,消失不见。

    更多的人奔上了城墙。

    有暮沙镇的守卫骑士,也有南十字星骑士团的骑士们。

    而就在所有人都紧张地准备战斗的时候,忽然,大家发现,以冷晋和鲁克为首的老骑士们,却忽然爆发出一声欢呼。

    这些沉默寡言,却有着深不可测的实力,让每一个人都在这一路的训练中深深拜服敬畏的老骑士们,此刻全都跳了起来,一个个兴奋得像孩子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大家错愣不已的时候,已然有眼尖的人发现,就在那无尽的兽潮中央,一个颀长的身影,正静静地站着。

    无数魔兽围绕着他,就仿佛臣民围绕着自己的君王。

    而随着老骑士们的欢呼声,这身影缓缓向这边走来,很快,他的模样,就暴露在城头的火把光芒中。

    “是里奥统领!”

    一名南十字星骑士刚刚才惊呼出声,就只见天空中,那只白色的金翅虎王如同流星般飞坠而下。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罗伊身边。

    罗伊伸手拍了拍它的头,轻轻一跃,骑在了它的身上。

    金翅虎王一声虎啸,腾空而起,刹那间就已经到了城头,落在众人面前。

    这一刻,城头一片死寂。大家看看罗伊,再看看他胯下的这只金翅虎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可是一只九阶的金翅虎王啊。

    如此强大,傲慢的魔兽,竟然甘愿充当他的坐骑。

    而就在这时候,一道又一道身影从天空中降落下来。金眼雷鹏,火翼飞熊,黄金火狮……这些九阶魔兽,任何一只,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如同恐怖魔王一般的存在。

    可此刻,它们却静静地跟随在罗伊的身边。

    就如同他的护卫一般。

    “这是?”哈顿已经傻眼了。

    他目光呆呆地从左看到右,又从右看到左。只见罗伊身边一道黑影闪现,刚刚那只隐匿魔豹从虚空中现出身形,懒洋洋地爬在地上。

    “守备官先生不用惊恐,这些都是我们南十字星骑士团的战宠,”罗伊也没想到引发这么大的混乱,让人误会来了兽潮,当下看了一眼混乱的内城,对哈顿道,“你可以跟你的士兵说一下。”

    “战……战宠……”哈顿已经完全懵了。

    而旁边,南十字星骑士们,则震惊地面面相觑,随后,他们发现,彼此的眼睛都渐渐亮了起来。

    ……

    ……

    一夜过去,暮沙镇的混乱终于平复了下来。

    早晨太阳升起的时候,人们三三两两地聚集在城墙上,遥望着城外荒野上的那支军队。

    今天的南十字星骑士团和昨日进入暮沙镇时那支纪律严明队列整齐的队伍截然不同,远远望去,只见尘沙飞扬,人喊马嘶,乱作一团。

    原因是因为每一个骑士的身边,都多了一只魔兽。这些魔兽等级最低的都是五阶,高的足足有八阶。

    虽然骑士们坐下的战马都是久经训练,但在这些魔兽恐怖的气息下,还是显得有些惊慌,以至于骑士们要不断的安抚,才能勉强让它们呆在原地。

    倒是那些魔兽,一个个老老实实。

    它们跟在骑士们的身边,亦步亦趋,东张西望,好奇而又守规矩。一些如熊、猿、狐一类的魔兽,更是人立而起,挺胸凹肚,神气活现。

    骑士们都很兴奋。

    他们一边安抚着自己的战马,一边打量着身边的魔兽。间或还伸手摸摸它们的皮毛,拍拍它们的头。

    在经历了最初的震惊之后,大家都已知道,这些魔兽都是自家的统领召唤来的,是除了天变魔装之外,统领为大家准备的另一份礼物。

    这些魔兽,将在未来陪伴自己,和自己并肩作战。

    而这也就意味着,南十字星骑士团不仅是一个天变魔装骑士团,而且还是一个魔兽骑士团。

    每每想到这里,即便是自己身为骑士团的一员,大家也不仅为这骑士团未来可能拥有的力量而感到震骇。

    没有人知道里奥统领想把这支骑士团打造成一个怎样恐怖的怪物。

    但大家知道的是,他成功了。

    只要一想到日后身穿天变魔装,和无数魔兽一道,形成的滚滚铁流,大家就觉得有一股电流从后背一直爬上头顶,激动得浑身发麻。

    没有人能想象那样的景象。更没有人知道,究竟是怎样强大的存在才能阻挡这支超级骑士团摧枯拉朽般的冲锋。

    原本这份礼物,是会在骑士团的训练完成之后才拿出来。

    不过,因为听到要在这里逗留十几天时间,用于剿匪和训练,统领才干脆把他准备的这份家底交代了出来。

    现在,大家将有两天的时间进行训练,熟悉自己的这些新同伴。

    ……

    ……

    马车已经在路边停了很长时间了。

    斯嘉丽坐在马车上,一手托着下巴,看着窗外发呆。渐渐的,她有些不耐烦了,问道:“还没有消息吗?”

    “还没有,郡主。”外面传来车夫的声音,

    斯嘉丽跺跺脚,干脆下了车,攀着扶手坐到了车厢上方的车夫座上。

    举目望去,只见通往北方的道路已经被无数拥堵的车马截断了。商队,旅人,佣兵护卫……许多人都已经把货物卸了下来,把马车赶到路边的平原上,围绕成圈,升起了篝火搭起了帐篷。

    这是通往暮沙镇的路。

    然而,在距离暮沙镇还有二十公里的地方,路就被截断了。

    据说是暮沙镇爆发了兽潮,已经在暮沙镇的南十字星骑士团连同暮沙镇守卫,一同下达了禁行令。

    过了一会儿,斯嘉丽眼睛一亮。

    她看见家族的守护骑士拉尔夫从前方飞驰而来。

    “怎么样?”

    拉尔夫在车边拉住马,拨转马头,无奈地摇了摇头。

    “就连我们也不准过去吗?”斯嘉丽问道。

    “小姐,不行。”拉尔夫道,“他们什么人都不准过去。我跟他们亮了纹章,但你知道,这些精灵可不怎么认这个……”

    斯嘉丽没好气地向前方看去。

    只见远远的,七八个精灵游猎者正并排站在道路中央,封锁去路。

    而在道路两侧以及旁边的原野上,小山丘上,还零星分散着她们数十个同伴。每一个人看起来都悠闲懒散的模样。

    但所有人都知道,一旦爆发战斗,这些天生的射手能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把他们背上的箭矢如同暴雨一般倾泻出来。

    那时候,整条道路都会并纵横交错的箭矢封锁。

    那些呼啸的锐利箭头,将没入人们的咽喉,胸口,后背……将这里变成一个腥风血雨的地狱。

    “这帮家伙究竟是在干什么?”斯嘉丽有些恼火,终于沮丧地摆手道,“让人扎营吧,我们今天就在这里住下来。”

    拉尔夫点了点头,策马去布置了。

    对于斯嘉丽的这个决定,他并不意外。

    如果是换做别人封锁道路的话,自家的这位小姐,恐怕早就下令冲过去了。

    可这绝不包括南十字星骑士团在内。

    身体随着战马起伏,拉尔夫的脑海中,又浮现了那个名叫里奥的黑发青年的模样,浮现了斯嘉丽被困恶魔深渊的一幕幕。

    没有人知道,帝国安东尼亲王的女儿,黄金龙家族族长西泽最疼爱的小外孙女斯嘉丽,竟然会在某一天,放下她的骄傲和任性,就这么静静地跟在一支北上的,又一帮粗鲁佣兵组成的骑士团身后。

    拉尔夫不知道斯嘉丽的小脑瓜里,究竟在想什么。

    他只是隐隐感觉,这很危险。

    。

    。

    。

    。在云南无量山里闭关,写写天行,又写写裁决,很舒服。最近应该会加快裁决的更新频率。大约一周两章,预告一下。裁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