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先行
    一听到斯嘉丽居然也在封锁线外被堵了五天,哈顿的汗一下就下来了。

    这位郡主殿下的脾气和风格他可是清楚的。

    当下,哈顿赶紧将那天夜里,自己如何听到惊叫声后慌忙跑上城墙,如何看见那前所未见的恐怖兽潮,最终又如何发现这些魔兽竟然都是里奥的追随者……整个过程,一一讲述。

    斯嘉丽和拉尔夫只听得目瞪口呆。

    “那个家伙……什么时候又有如此众多的魔兽作战宠了?以至于让人甚至以为爆发了兽潮!”

    “这简直难以置信!”

    斯嘉丽和拉尔夫可以说是亲眼见证了南十字星骑士团的诞生的。

    当初在恶魔深渊的时候,这些佣兵还谁都不认识谁,甚至彼此还都是竞争对手。是后来落入恶魔圈套,被里奥拯救,大家这才聚集在了一起,并肩作战。

    而再后来,慕尼城的那场征兵大战,最终以阿道夫百名天变骑士的盛装出场,加上里奥独狼魔纹师身份的曝光,这才有了这支骑士团。

    可从头到尾,这支骑士团都跟魔兽没什么关系,大家平常在骑士团里,连一根魔兽毛也没看见过。

    可如今……

    “那后来呢?这些盗匪又是怎么回事?”斯嘉丽追问道。

    “这是南十字星骑士团的训练成果,”哈顿苦笑道,“一开始,他们是准备在这里呆上半个月,以剿匪实战来训练他们的骑士。”

    拉尔夫点了点头。

    对于一支骑士团来说,实战训练无疑是最快最有效率的方式。

    佣兵们所欠缺的纪律性,他们对截然不同的战斗方式和规范的理解,以及对阵形,战斗配合等方面的熟悉和执行,都可以通过实战训练快速提升。

    这将远比关在军营里靠吼叫和惩罚来训练更让人记忆深刻。

    而就目前平静的卢利安来说,北面戈壁里的这些盗匪团正好是天然的陪练。他们实力不会太差,又不会太强。加上他们个个恶贯满盈,对卢利安来说一直都是一个痼疾,因此,下手也不会有什么负担。

    更重要的是……这些盗匪长年劫掠,手中积攒的财富不知凡几。打掉一个,就意味着一笔横财。

    拿这些盗匪当目标,简直是一箭数雕。

    哈顿接着道:“不过,里奥伯爵好像觉得半个月的时间太长了,于是,他就招来了这些魔兽……圣帝在上,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听话的魔兽,它们简直都是天生的战宠。”

    哈顿说到这里,神情变得激动起来。

    “郡主,拉尔夫大人,如果你们当时站在城墙上的话,你们也一定会和我一样难以置信。他们在城外训练了两天。两天,仅仅两天,我就亲眼看见那支队伍变了,变得可怕起来……”

    “不,不,他们原本就很可怕了,但当那些魔兽融入他们中间的时候……抱歉,我简直没办法形容。反正,要是我的话,我是死也不会跟他们为敌的。”

    “一开始,每个骑士都只配了一只魔兽,最多的是六阶。七阶和八阶魔兽也不少。不过后来,更多的魔兽就融入进去了。”

    “尤其是那几百个荣耀骑士,一个人就带了五六只魔兽,还有他们的精灵和魔法师,全都拥有魔兽。他们甚至还组建了一支铁甲地形龙骑士营,并且给那些矮人重甲战士配上了雪魔象当坐骑……”

    “我也是一名骑士,但如果我领军和他们对阵的话,我甚至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让我的战马克服恐惧靠近他们,更别提冲锋了。我估计,他们一动起来,我的阵地就会崩溃,一般的战马根本承受不住那样的气息。”

    “第四天凌晨,他们就出发了。分成了十几个大队,进入了戈壁。”

    “因为需要协助后勤和押送囚犯,我派了我的卫兵队长去,他亲眼目睹了一切。要叫他来吗?那好吧,反正我说也是一样……”

    “简单来说,那根本就是一场屠杀。戈壁对普通人来说或许神秘而危险,可对于有精灵游猎者,还有那些魔兽协助的他们来说,简直如同自家的后花园。他们轻而易举就找到了那些盗匪。”

    “他们就像猫抓老鼠一般,拿那些盗匪训练。每次只投入盗匪十分之一的兵力。”

    “圣帝在上,我的卫兵队长回来告诉我说,他原本恨死了那些盗匪,恨不得把他们全抓起来绑上火刑柱烧死。可那天,他竟然有些同情那些盗匪了……”

    “不到十个祷时,五股最靠近暮沙城的盗匪就被剿灭了,然后他们继续向戈壁深处进军,剿灭了总计十三个盗匪团。这两天来,从戈壁深处被押解来的盗匪简直不计其数,我不得不请示大公,处死了一些罪大恶极的家伙。”

    说着,哈顿愁眉苦脸地看着囚犯所在的方向,“可就是这样,这里也是人满为患。大公已经派了军队过来,我只希望他们路上别磨蹭,赶紧把这些家伙给我弄走,送到矿山去,好好抽他们几鞭子……”

    哈顿后面的抱怨,斯嘉丽和拉尔夫已经没听了,两人只震惊地注视着彼此。

    片刻之后,斯嘉丽霍然转身,走向马车。

    “去找个旅馆,我要洗澡。”她吩咐道,“拉尔夫,给我备好马。”

    “马?小姐,你这是……”拉尔夫问道。

    “我不能这样在后面跟着,”斯嘉丽转过头来,看着拉尔夫,“拉尔夫,你知道我想做什么,不是么?如果只是远远的跟着看着,我可没机会。”

    “那小姐你……”拉尔夫额头冒汗。

    “追上去,加入南十字星骑士团。”斯嘉丽咬着嘴唇道,“只要能把他绑在家族身上,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洗了澡,将长裙换做长衣,斗篷加紧身马裤,斯嘉丽在拉尔夫以及十二名护卫骑士的簇拥下,策马飞驰出城。

    两天后,一行人终于在戈壁深处的山巅上,看到了下方平原里蜿蜒前行的队伍。

    在看到这支队伍的那一刻,每一个人都陷入死一般地沉默。

    从高处看下去,戈壁荒凉而辽阔。

    远方地平线上,夕阳如血。火红的流云,随着呼啸的狂风从远方扑面而来,一朵接一朵,不断地变换着形状和颜色。

    而地面上,尘沙被风吹成一道道海浪般的形状。偶尔会有风卷起来,将尘沙猛烈地卷上天空,形成一根根游动的沙柱。

    那支队伍,就在这沙柱间前行。

    他们的阵形是如此整齐,就连战马的步伐都一样。风撕扯着他们的旗帜,扬起他们的大氅。夕阳点燃了他们如林的骑枪,映红了他们的甲胄。

    而在他们身边,是数不清的各种魔兽。

    熊、猿、狮、狼、狐狸、巨蜥、巨象、虎豹、地形龙……

    五阶的,六阶的,七阶的,八阶的……

    成千上万的各种魔兽,宛若黑压压的乌云一般,在大地上移动。

    随着它们的脚步,大地在颤抖着,尘沙飞扬。远远的,有生活在戈壁中的野兽,正四散奔逃。

    直到这一刻,大家才真正理解哈顿话中反复提及的“可怕”这个词的含义。

    “圣地在上,”一名护卫骑士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说道:“最低级的都是三眼熊。”

    众人沉默地看着兽群。在那当中,至少有上千只三眼熊,正扭动着它们庞大而肥硕的身躯缓缓前行。

    所有人都知道,一只成年三眼熊,足有五吨重。人立而起时,足足近四米高。巨大的熊掌拥有无以伦比的力量,只要轻轻一掌,就能拍断一棵两人环抱的大树。

    如果是拍人的脑袋的话,简直比拍西瓜还容易。

    而它们的牙齿和利爪,也是可怕的武器。精铁打造的铠甲,在它们的利爪之下,就如同纸壳一般脆弱。

    平常,这种暴躁的五阶魔兽非常难以捕捉,更难以驯服。

    一只三眼熊幼崽,在市场上的价格,足足需要上万金路郎,想要驯养成年,成为一只合格的战宠,更是需要七八年时间。淘汰率接近百分之九十。

    而如今,这里却有上千只。

    更可怕的是,它们还只是这些魔兽中,等级最低的一种。

    “他是怎么做到的?”拉尔夫喃喃道。

    “走,”斯嘉丽拨转马头,“这个问题,最好亲口问他!”

    然而,让斯嘉丽没想到的是,当一个祷时之后,他们终于绕下山坡,追上队伍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却只有几位老骑士。

    “抱歉,斯嘉丽小姐,里奥离开了。”

    “他有些事情要处理,需要先行赶往北方。”

    。

    。

    。

    。裁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