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宿命之战!
    在距离冷山城城门大约一公里的地方,罗伊勒住了坐骑。

    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在这一刻袭击了他。就连亡灵独角兽也不安地原地踏着步,巨大的蹄子将地面刨出一个个深坑。

    然后,罗伊的视线穿过风雨,看见了冷山城头的那个苦修士。

    双方视线碰撞的一瞬间,罗伊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下来。

    四周的农田,树木,天空,乃至空气,都消失不见,剩下的,就只是一段刻骨铭心记忆和越来越剧烈的心跳声。

    记忆来自于诺伊奥坦斯的魔法塔,来自于那段穿过历史长河,回到十几年前的冰霜河畔的画面。

    那时,自己的母亲站在冰霜长河的这边。而一个红衣老人,就站在冰霜长河的对岸。

    就是他!

    脑海中,宛若钟鼓齐鸣,宛若惊雷万道,又宛若深邃寂静的夜空,无边无际,无声无息……罗伊的眼睛,一点点地红了起来。

    先是如同蒙上了一层淡红的纱,然后是第二层,第三层……

    到最后,已是如同血一般的赤红!

    一直隐藏的双瞳也不受控制地显现出来。蓝色的瞳孔下,一双黑色的瞳孔,如同降临的魔王,自夜空中浮现出身影。

    两人遥遥相望,随后,都笑了起来。

    几乎与此同时,正在实验室里坐着实验的奥斯汀,忽然抬起了头。他放下了手中的工具,用毛巾擦了擦自己的骷髅指节,缓步走出了古堡,抬头看向远方的天空。

    天际,如同被谁重重画了一笔,漆黑如墨。

    教廷山上,教皇尼古拉斯二世缓缓放下了手中的书,抬头看向南方。

    法神殿,亚伯拉罕合上了魔法笔记,缓缓叹了口气。

    ……

    ……

    罗伊下了马,将活宝收进吊坠。然后卸去了禁锢战甲,整理了一下衣服,反手握住了裁决之剑,掉头就往来路走去。

    身后,普尔曼跃下了城墙,跟在罗伊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脚步不疾不徐。

    一直走到一条小河边,罗伊才停了下来。

    “为什么选这里?”普尔曼负手而行,走到罗伊不远处立定。

    “因为这里有一条河,”罗伊转过头,面向他,微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虽然这并不是冰霜长河,但我觉得,要有河才行。”

    “你难道不知道,你母亲就死在河边吗?”普尔曼微笑着道,“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是吗?”罗伊脸色不变,笑容不改,“我记得,十六年前的冰霜河畔,你可是气急败坏看我的幻象消失的,心情现在调整过来了吗?”

    普尔曼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从见面第一眼开始,两人就在以一种无形的方式交锋。

    而对于曾经经历过无数生死之战的普尔曼来说,这样的交锋,原本就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

    不过他没想到的,眼前这小子不过十**岁,居然如此滴水不漏。无论是心灵还是气势,都毫无破绽。

    沉默了一会儿,普尔曼问道:“十六年前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当年萨拉自杀身亡,护卫她的法林顿骑士也尽皆战死。因此,世人或许知道萨拉死于冰霜河畔,但没人知道出手的真凶是谁,更没人知道当时的细节。

    而这小子,却如同亲眼所见一般,这让普尔曼不禁疑窦丛生。

    不过,问题才刚出口,他就自己笑了起来:“算了,你不用回答了,既然我们已经见面了,那么,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哦?”罗伊微微一挑眉,“你一定是想,反正你会杀死我,只要我死了,一切就结束了。所以,不管我是怎么知道十六年前的事情,都无关紧要,对吧?”

    普尔曼笑着没有说话。

    “不过,你就没想过,万一死的那个人是你,”罗伊的笑容变得有些讥诮,“那临死之前,居然还带着一个没得到答案的疑问,岂不是很郁闷?”

    一阵风从两人之间掠过。

    普尔曼注视着罗伊的眼睛。

    这双有着蓝色和黑色瞳孔的重瞳之眼,看起来是如此地妖异。

    普尔曼不得不承认,十六年过去,这个有着妖异眼睛的少年,已经从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成长为了一个值得自己认真看待的对手。

    他年龄虽然小,但老辣得实在有些过分——他甚至在挑衅自己。

    一丝笑容,缓缓从普尔曼的嘴角裂开。

    世事的确很奇妙。

    十六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自己随手就可以摁死的小男孩,拥有挑衅自己的实力和尖牙利齿。不过可惜,自己也同样经历了十六年。

    这个少年并不知道,自己这十六年经历了什么,自然也不可能明白,任何一个人在莲花地狱里承受了十六年的惩戒,那么,就没有什么再能撼动他的心灵了。

    自己这颗心,根本没有一丝缝隙。

    “我并不是一个好奇的人,所以,你的答案对我没什么用。”普尔曼并不着急,而是笑着打量罗伊,就像一只猫在打量爪子下面的老鼠。

    “这么说来,你的弱点不是好奇咯?”罗伊有些失望地问道。

    “不是。”普尔曼摇了摇头。

    “可是,每一个人都有弱点,没人例外。就像你试图用我母亲来激怒我一样,你应该也很明白这个道理,”罗伊皱着眉头,思索着道,“我猜猜,你的弱点会是什么?”

    “我的弱点是什么我不知道,”普尔曼认真地道,“但我知道你的弱点是废话太多。”

    “不,这是我的优点,”罗伊摇了摇头,依旧保持思索,“让我想想……”

    他的眼睛忽然一亮:“对了,我知道你的弱点了……”

    他笑眯眯地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是我,对不对?”

    普尔曼的笑容忽然变得有些冷。

    “被我猜中了,”罗伊有些兴奋,“想想看,十六年前的冰霜河畔,你真正的目标其实是我。可是,你失败了。”

    “那么,一个失败者会经历什么呢?”罗伊上下打量着普尔曼,“不管是什么,我想,都应该不会好受。”

    普尔曼的手指微微动了动。

    轰!

    两道领域几乎同时从普尔曼和罗伊的身上爆开,在狠狠碰撞了一记之后,普尔曼纹丝不动,罗伊则一个倒空翻退出十几米落地。

    “领域?”普尔曼脸色狰狞,“区区大光明三星骑士,就胆敢觊觎神的力量,果然是个异端!”

    说着,他大手一伸,猛地向罗伊抓去。

    不过就在出手的一瞬间,普尔曼神情一动,目光骤然扫了左前方的树林一眼,旋即瞳孔骤然收缩——视野中,一支箭矢穿出树林,直奔他的咽喉。

    砰!普尔曼抓向罗伊的手改变方向,猛地一挥,劲气放处,和箭矢猛地撞在一起,将其撞得凌空爆炸,化作飞灰。

    不过,他的手被震得一阵发麻,领域也随着这一箭而微微晃动了一下。

    一个手持绿色长弓的精灵族少女,赤着脚从林间走了出来

    “精灵族圣域。”

    看到这个少女,普尔曼知道罗伊为什么那么多废话了,不过,就在他嘴角刚勾起一丝讥讽的冷笑的时候,忽然,神情一动,扭头看向另一个方向。

    那边,一个身穿重甲的老矮人,提着斧头走了出来。

    “矮人族圣域。”

    普尔曼冷酷的眼神有了些许变化。而就在这时候,第三股波动出现了,他霍然扭头。

    身后,摩顿缓缓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摩顿自从被强行和恶魔班克萨尔签下契约之后,就成为了罗伊仆人的仆人。罗伊一个念头,就能主宰他的生死。

    而在配合罗伊杀了沃茨和老巴诺之后,摩顿这位前雷暴佣兵团的副团长,作恶多端的恶棍,就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不过没人知道,他并非真的消失,而是成了罗伊身边的一个影子。

    至于精灵圣女香香和矮人铁部组长铁老二,则是以两族守护者的身份跟随罗伊的。

    要知道,罗伊不但是精灵族的圣子,还是矮人族的擎雷者。他的身上,不光维系这两族的未来,还维系着这个末世之中,两族和人类的合作。

    因此,当罗伊离开大队的时候,他们就远远跟在后面。

    他们才不管什么骑士团什么军纪,他们的任务,就只是确保罗伊的安全。

    三个圣域,加上一个拥有领域的狡猾小子……普尔曼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虽然这三个圣域,都是十阶以下的初级圣域,但终归是个麻烦。而更让普尔曼感觉不舒服的是,这三个人并不在他的意料之中。

    事情第一次让他有了脱离掌控的迹象。

    “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普尔曼目光从三个圣域身上收回,落在罗伊脸上,“居然有三个圣域强者保护你……”

    “我说过,我的废话多是我的优点,”罗伊笑着道,“惊喜么?”

    “惊喜?”普尔曼冷冷地看着他,讥讽地道:“你不会以为,就凭你们几个就能战胜我吧?”

    “不够吗?”罗伊脸上露出吃惊的模样,旋即笑了起来,悠悠地问道:“你在冷山城,等了我多久了?”

    “三天。”普尔曼道。

    “我其实是临时起意转向这边的,”罗伊道,“可你早就知道我会来这里了,教廷的力量,还真是强大而神秘啊。这就是你们最喜欢说的宿命吧?”

    普尔曼神色淡然,懒得解释——凡人怎么可能理解神的力量?

    “十六年前,是你,”罗伊道,“十六年后,同样是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之间一定有着某种命运的联系,而你等在这里,就是为了斩断这条命运线,完成十六年前你就应该完成的事情。这无论是对教廷,还是对你来说,都非常重要。”

    难得的,普尔曼点了点头,认真地道:“是的,很重要。”

    “既然是传说中的宿命之战,那一定要非常的华丽才行,”罗伊上下打量着他,“你一定准备了很久,而且内心充满了虔诚,有一种庄重的仪式感……毕竟十六年啊,终于找到我了……”

    对普尔曼来说,罗伊的每一句话都没错。

    的确,对他来说,这是一个仪式,一次献祭……也是十六年命运纠葛的一次了断,自然是很严肃,很庄重的事情。

    可被这少年说起来,却充满了奚落和轻佻,怎么听怎么刺耳。

    这让普尔曼有一种信仰被亵渎,信念被讥笑的感觉。

    “你到底想说什么?”普尔曼的手指又开始微微跳动,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我想说的是……”罗伊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你搞错了。”

    普尔曼一愣。

    “你自以为很强大,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自以为就是高高在上的主宰,自以为这将是你总结宿命的仪式……”

    罗伊挥了挥手,三只骨龙出现在天空中。

    “你耐心地等待着,等我自动送上门来……”

    红色的十二级恶魔班克萨尔,领着八只十一级恶魔,七十二只十级恶魔,从虚空中浮现。

    “你微笑着跟我说话,不急不躁,心灵没有一丝缝隙,你看我就像猫看老鼠,你自恃强大,在你绝对的力量之下,我根本就是一只蝼蚁……”

    身高三米,身着重甲的比蒙星王,缓缓走了出来。

    天空,四周……

    普尔曼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他的手指从蠢蠢欲动变成了颤抖,浑身冰凉,脑子里一片空白,而耳边,只有那个宿命少年讥讽的声音。

    “可是你不明白,你其实就是只送上门来挨宰的老狗而已!”

    视野中,少年的笑容分外可恶。

    “狗屁的宿命之战,老子堆人就他妈能堆死你!”

    。

    。

    。

    。裁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