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比我还霸气……
    ,。

    第七章  比我还霸气……

    (新书求收藏,求月票,求红票)

    韩国平到底惹了什么样的仇家,才会让他们如此不死不休呢?

    秦升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他必须得打听清楚了,省得将自己牵扯到风波当中,引火上身不是好事,现在的自己遇到这种角色,连自保都成问题,何况是帮别人呢?

    这时,秦升脑海想起一位男人,和爷爷有段善缘,当初在上海读书时,比较照顾自己,这位男人号称百事通,应该知道这件事。

    不过,现在秦升没时间想别的,得先甩掉这跟屁虫……

    玛莎拉蒂秦升虽然只开过这几天,但车这玩意也就这样,他能开着帕萨特在盘山公路跟人飙车,自然也就能玩转这玛莎拉蒂,何况在城市当中,想要甩掉一辆车,本就有天然的优势。

    上高架……

    上海的高架和立交桥,只要走叉一个路口,你再想追上,那基本是难于登天了。

    “狗腿子,怎么了?”吐过几次以后,韩冰已经清醒了,秦升这速度以及严肃的样子吓到了她,韩冰惊慌失措的问道。

    秦升眯着眼睛说道“有人跟踪我们”

    听到这话,韩冰再也不敢多嘴,能让秦升如此认真,显然不简单。

    从最近的路口上了高架,玛莎拉蒂穿梭在车流当中,不停的玩命超车,后面那辆本田雅阁显然跟不上,没多久就消失在视野当中,秦升又杀上一个连续拥有数个岔道的立交桥,随意选了一个路口出来,在外面绕了两圈之后,又重新上了绕城高速,向着上海东南方向而去。

    终于彻底甩掉了本田雅阁……

    当秦升到达目的地滴水湖的时候,已经是过了凌晨十二点了,他知道那里有个观海公园,折腾了一晚上,总归要满足韩冰的心愿,这里则是最佳位置。

    晚上看海,除过能听见声音,其实什么也看不见,只有远方的灯塔或者海上邮轮的灯光还亮着。

    大山,大河,大海,秦升对大自然心怀敬畏,在它们面前,人类实在是太渺小了。

    “秦升,谢谢你”当站在海边的时候,韩冰下意识的说道。

    秦升愣了片刻,这特么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妖精都会说谢谢两字了,于是贫嘴道“能听到这两个字,还真不容易啊”

    “滚,别给脸不要脸”下一秒,韩冰就恢复了本样。

    韩冰脱了高跟鞋,光脚踩在沙滩上,向着大海肆意奔跑,当海浪袭来的时候,她娇笑着往后退,等到海浪退却了,她又追逐着轨迹继续向前,最终那双精致的小脚被浪花所吞噬,空气中全是她轻灵的笑声。

    秦升提着她的高跟鞋,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此刻的韩冰不是那个娇蛮任性的白富美,只是一个永远不会长大的小女孩。

    “啊啊啊啊啊啊”

    韩冰用尽全身所有力气大喊。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玩累了,直接坐在秦升旁边,也不怕沙子弄脏了她那价值不菲的衣服。

    “我出生在甘肃天水,那里的环境很恶劣,小时候我们家很穷,穷到连饭都吃不饱,我穿的衣服都是补了又补,过年的时候别人都穿的新衣服,我还是那件旧衣服,上学的时候,每次学费都是我妈借遍亲戚朋友”喝醉了,也玩累了,韩冰终于愿意坐下来说点话了。

    “我家在西安,离你老家不远”秦升随口道,至少他们都是西北老乡。

    “我爸在我六岁的时候离家出走了,他说想出去闯闯,总不能就穷死在那破地方吧,从那以后十年时间里,我爸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回来,有时候过年的时候也不会来,我记得最长的,我三年才见过他一次,我妈就在家里勤勤恳恳的照顾爷爷奶奶以及我,那日子刚开始很苦,整个家就靠我妈撑着,直到我爸的生意开始做起来了,家里的条件才好,不过我妈呢,那会一个三十多的女人,别人却以为她已经五十多了,呵呵”

    “十六岁的时候,我爸把我妈和我接到了上海,从此我成了有钱人家的孩子,所有的东西都是最好的,所有人都围着我转,可是我和我妈还是很少见到我爸,有时候一星期,有时候一个月,我知道他忙,可他再忙也得回家吧,后来我才知道,我爸在外面有女人了,而且不止一个,我抱着我妈哭了,特么的,是谁陪你过的最苦的日子,我妈说我爸不容易,我能说什么,从那个时候我就恨他”

    “后来,他的生意越来越大,回家次数也越来越少了,我也上了大学,又被他送出国留学,那个家里只剩下我妈一个人,直到我接到噩耗回家,我才知道我妈得了胃癌,她查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期,可她谁都没告诉,自己忍受着病魔的折磨,我回来的时候哭晕了多少次,我气的差点煽他,我说你特么活着只为了钱么?我妈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嫁给你,你知道你欠她多少么?你欠她的几辈子都还不回来”

    “我和他冷战了一年,从此我也不再回那个家了,毕业回来我自己开了公司,但我两的关系再也不能缓和了,他后来带了一个女人回家,我也不管不问,再后来那女人出车祸死了,从那以后他整个人都变了”

    韩冰就这样双手抱着腿自言自语,秦升在旁边安安静静的听着,直到她说累了,他这才知道这对父女之间的矛盾,这矛盾看来这辈子都很难缓和了。

    人啊,活着确实不能只为钱了,在保证大方向不变的前提下,也该珍惜自己该珍惜的,不然当很多事情错过以后,就只会剩下遗憾。

    抱憾终生四个字,只有当你老了,才能真真正正的明白过来。

    “我说了这么多,说说你吧,狗腿子”韩冰已经偷偷流过泪,这会眼睛红红的。

    “我有名字”秦升白了她一眼。

    韩冰抿嘴笑道“好好好,看在你今天陪我放纵的份上,就不叫你狗腿子了,秦升,你呢?”

    “我啊,我只有爷爷,没有父母”秦升随口说道。

    韩冰意外道“你是孤儿?”

    “算是吧”对于自己的事,秦升从来不愿意和外人提起,关系再好,也只会隐藏在心底。

    秦升生怕韩冰再继续问下去,伸了个懒腰道“不早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我想看日出”韩冰并没打算走,这里是看日出最好的地方。

    秦升正想让韩冰打消这个念头,却发现危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降临了。

    “明月照大江,才子配佳人,还真是浪漫啊”一个男人略带玩味的说道,缓缓走向了秦升和韩冰。

    他手里把玩着一把匕首,那寒光在月光的反射下有点渗人,韩冰下意识的抱住了秦升,要是秦升这个时候扔下她,这荒郊野岭自己出事都没人知道。

    酥香暖玉在怀,难得占占美女的便宜,秦升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现在可不是谈情说。

    “刚才跟踪我们的应该是你吧”秦升松开韩冰,起身向前走了两步,留出足够的缓冲地带,又不威胁到韩冰。

    男人左脸颊有道疤,在月光下触目惊心,笑呵呵道“你还是有本事的,我那么隐秘都能发现,而且还能甩掉我,要不是我用点关系查了车牌,还真不知道你们会跑到这里来风花雪月”

    “找我还是找她?”秦升不确定道,毕竟自己也有不少仇家,不然会有人满中国追自己,更有甚者要把自己绑回去当姑爷,这尼玛天大地大奇葩真多。

    这刀疤男也直接,指着不远处的韩冰道“找你干什么,自然是找美女的,如此大美女,我可是垂涎已久了”

    “韩爷的仇家?”秦升继续问道。

    刀疤男继续眼花缭乱的把玩着手里的匕首,那是把30厘米的八一刺刀,锋利无比。

    “韩国平也敢叫韩爷,真把自己当人物了,说实话我真不想和你废话,听说你昨天还打伤了我两个手下,你要是想活命,那就跟我说声,爷我错了,我就当什么事没有,让你立马滚蛋,你要是不知死活,那今天可能就是你的归期”刀疤男阴阳怪气的说道,显然丝毫不把秦升当回事,底气十足。

    秦升回头看眼娇弱的韩冰,淡淡一笑道“她是我女朋友,你让我把我女朋友交给你,你咋不说让我爆你菊花啊”

    “有意思,有意思,记住我的名字,杨登,省得你都不知道自己被谁杀的”刀疤男,也就是杨登笑眯眯的说道。

    话音刚落,他已经将八一刺刀甩向前方,紧跟着冲向了秦升,在半路上接住刺刀,整个动作酣畅淋漓。

    秦升手里没有武器,明显吃亏,他也从这男人的气势以及动作看出,不是普通角色,今晚自己想过这关,估计得付出点代价了。

    秦升生怕伤了韩冰,只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当两人正面接触后,杨登手里的八一军刺一连串的动作攻向秦升,他显然是位玩刀的高手,秦升只能疲于应付的躲避,而那杨登的脚步很踏实,丝毫没有破绽。

    秦升想空手夺白刃,短时间内基本没什么机会……

    又是一招反手接刀,杨登的从秦升腋下接住右手落下的刺刀,在秦升大意的瞬间,军刺划破了秦升的手臂,这还是秦升意识到露出破绽后收势,不然可能胸口直接皮开肉绽了。

    “好本事”秦升往后退了数步,心悦诚服的说道。

    杨登其实心里也很震惊,从眼前这男人和自己连续过了这么多招来看,这男人的实力也不简单,自己的优势是玩刀,如果真和这男人硬碰硬,估计有些悬。

    “你也不简单,有些日子没碰到狠角色了,倒是没有想到今晚会中彩票”手握刺刀,刀尖朝下,直面秦升,杨登冷笑道。

    秦升缓缓脱掉西装外套,将外套拧成一股绳,双手拉直屈膝弯腰,很不高兴道“我也很久没受伤了,既然你这么瞧得起我,要是不跟你好好玩,你该多失望啊”

    “好,比我还霸气”杨登愣了片刻,没想到这男人居然比他还强势。

    秦升像只盯着猎物的饿狼,咬牙道“初来乍到,得罪了”

    话音刚落,两人同时再次杀向了对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