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先杀一人……
    ,。

    第三十章  先杀一人……

    (求收藏,求月票,冲冲冲)

    结束游历,重回都市,秦升没想到刚到上海就卷进了韩家的风波,他从来不惹事,却也不是没有担当的男人,如果韩国平死后,韩家上下有人能站出来力挽狂澜,那他也不会去趟浑水。

    奈何内忧外患,韩冰独自面对,吴老和陈北冥生死未知后,秦升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上来,站在最前面,任你狂风暴雨,我一步不退。

    接下来的几天,韩冰确实很忙,放下了设计公司的工作,全部精力放在国平集团的破产重组上,幸好郑平不是吃里扒外的赵东升,也不是避之不及的刘合军,毫无二心的配合着韩冰,不然秦升还真有些头疼。

    几天时间里,秦升等人终于摸清楚了赵东升和周文武的生活轨迹,不过他们有些矛盾,先除掉赵东升,还是先除掉周文武。

    赵东升风险小,毕竟他只是一个走狗,周文武风险大,稍有不慎露出破绽,则会惹到周文武背后的大佬,到时候估摸着秦升就只能跑路了,反正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远在千里之外的四九城里,也有人正关注着秦升在上海的处境,只不过他们只愿意做围观嗑瓜子凑热闹的群众,并没有打算插手的意思。

    灯市口西街北边某条胡同里,有间三进三出的四合院,这条胡同住着的大多都是非富即贵的主,平日里基本都是大门紧闭,街上警车时常呼啸而过,还有不少便衣民警,所以很是清静。

    清晨,四合院里有位穿的朴素的中年男人在那里遛鸟晨练,男人浓眉国字脸,气势如虹却又重剑无锋,不苟言笑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从拳法来看,似乎是陈家太极,下盘沉稳脚步娴熟,每招每式都夹杂着寸劲,却又留有余地,显然是位练家子。

    “主子,上海那边有点乱,咱真不出手帮帮么?”等到中年男人晨练完,旁边一位身材魁梧的男人皱眉说道。

    穿着千层底布鞋的中年男人接过毛巾,擦着额头的虚汗,摇摇头道“有什么可帮的,要是这点事都处理不好,以后还能成什么大事?”

    “我是怕有危险,他才二十五岁,要是手上沾了人命,不是什么好事”魁梧壮汉唉声叹气道,这语气有些婆婆妈妈,不是他往日里的作风。

    “吴老三都不值得我出手,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周文武,由着他去闹吧,他不是从西安找了两个帮手么,那个常八极可不简单啊,你都未必是他的对手,有他在身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何况你真以为他手上还干净?这两年白跑了?都被人追到老头子坟前了,也不嫌丢人”中年男人扔下毛巾,提起自己的鸟笼回到餐厅,那里佣人已经准备好早餐,清淡的馒头咸菜小米粥。

    魁梧壮汉紧随其后进来,很是郁闷的赌气道“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管了,反正又不是我儿子”

    “瞧你说的这话,我二十五岁的时候,早已成就一番事业了,老头子对我是放养,我对他也肯定是放养”中年男人意味深长的说道,谁家没本难念的经,只是外人不知道而已,他走到今天这位置,何尝容易?

    回过神后,他又叮嘱道“找到他的事情,千万别让秦冉知道了,不然以她那脾气,非得把这事闹的不可开交”

    “知道了”魁梧大汉想起大小姐那脾气,不禁有些后怕,这事还真不能让他知道,叹口气,只好坐下来吃早餐。

    国贸cbd,某栋高档公寓里,一个女人刚刚醒来,正躺在床上赖床,女人的容貌很精致,只是略显慵懒,却增添了几分妩媚,她正在盯着手机屏保发呆,上面是一张老照片,一个脸蛋红红的小女孩手拉着一个笑的开心的小男孩,从穿衣打扮以及破旧程度来看,应该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了,照片背景是故宫广场。

    女人盯着照片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直到双眼通红,眼泪已经在打转,她这才揉了揉眼睛放下手机起床,缓缓走到窗边拉开窗帘,阳光直接洒满房间,让人神清气爽,又是新的一天,今天的天气格外好,没有半点雾霾,建外大街上车水马龙,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人生所奔波。

    她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弟弟,这么多年了,你还好么?姐姐很想你,你到底在哪啊?”

    落地窗前,只穿着睡衣的女人香艳无比,那身材实在诱人,可惜并没有人能够拥有,她一直站在窗前发呆,良久才回过神,眼神坚定道“姐姐一定会找到你,这辈子再也不让人欺负你”

    繁华的上海滩,足有两千多万人口,如果有人失踪的话,那就像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所以经过几天的准备,秦升和常八极终于选择动手了。

    又是一天,韩冰忙完以后,秦升将她送回华润外滩九里,和常八极匆匆离开,只留下郝磊,今晚他们选择向周文武动手。

    这里是徐汇区的某个高档小区,经过前几天的摸索,常八极已经弄清楚了这小区的所有情况,周文武每周六都会来这里私会情人,那是一位经常出现在荧屏上的二线女明星,没少和男明星传绯闻,殊不知前几年就已经被周文武包养了,这几年也是在周文武的资源下,她才能走红。

    由于担心被狗仔队偷拍到,周文武每次到这里,只是让司机保镖在小区外面等着,他单独进去私会那位女明星,基本上都是晚上来,大多时候都是凌晨离开,偶尔第二天才走,显然要看自己的战斗力如何。

    当秦升和常八极费尽心思改变了数次路线赶到小区的时候,周文武已经提前到了,他们在小区门口瞅见了周文武的那辆奔驰迈巴赫,平日里他的座驾都是劳斯莱斯或者宾利,只有到这里的时候才会换成低调的奔驰迈巴赫。

    秦升和常八极相视两眼,总算是放心了,他们就怕周文武不来,不然这事又得继续耽搁下去,他们悄悄离开小区门口,从旁边早已选好的位置翻墙而入,哪个地方有监控,那些地方是死角,他们都已经摸清楚了。

    两人隐藏在小区湖边,那里有不少树木花草,不会被外人所发现,正好这里正对着那位女明星所在的那栋楼,周文武很有可能会走这条捷径。

    从九点多一直等到凌晨一点,秦升和常八极想法设法的躲开了巡视的保安,抽完了两包烟后,狠狠的发泄了一场,腿脚看起来都有些飘忽无力的周文武终于出来了。

    “来了”常八极唾了口唾沫道。

    两人迅速起身向着那边而去,果然周文武选择了走湖边这条捷径,常八极隐藏在湖边,秦升则站在不远处放风,省的被人发现功亏一篑,不过这会应该不会有人,毕竟已经夜深人静了。

    周文武正在回味那位女明星的床上功夫,嘴角露出丝丝淫笑,今天又开发了几个新的姿势,每次都被伺候的浑身舒服,他最喜欢的就是这女明星在电视里,一副清纯玉女的形象,等到了床上则是真正的**,那种反差感让他充满成就感。

    男人么,不就喜欢征服女神带来的成就感么?

    就在他陶醉的时候,常八极突然从背后杀了出来,如果是平时,周文武警惕性肯定很高,也能及时还手,可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早已经身心疲惫,精神极度松懈,肯定没察觉到危险,更何况他没想到会有人在这里堵他。

    当他回过神的时候,常八极的手刃已经砸在了他的后脑勺,这一首可没藏半点实力,周文武瞬间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常八极迅速拿出藏在草丛中的装备,将周文武五花大绑,随后装进麻袋里,弄好这一切后,给秦升打了暗号,示意大事已成。

    于是,两人扛着周文武,不慌不忙的离开……

    崇明岛,秦升和常八极开着一辆偷来的五菱宏光一路开到了崇明岛,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他们拿掉了周文武口中的抹布,这会可以肆无忌惮了。

    “你们特么的什么人,你们知道我是谁么?”被绑着眼睛的周文武眼前一片漆黑,他根本不知道是谁敢动他,被拿掉抹布后,破口大骂道。

    秦升摇头苦笑道“我们知道你是谁,你是无法无天的周文武啊,上海滩有名的大人物,可惜你肯定不知道我们是谁”

    这句话让周文武冷静下来,他立刻改变语气道“你们想要什么,金钱,美女,地位,我都可以给你们,只要你们放了我”

    “放了你,你觉得可能么?你什么人我还能不知道,到时候估计我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秦升好笑道,看来不管是谁,这个时候都怕死啊,何况是站的如此之高的周文武。

    “那你们想干什么?”周文武咬牙问道。

    秦升眯着眼睛回道“杀了你”

    “为什么?”周文武死也要死的明白。

    秦升冷笑着解释道“为什么?那我告诉你,韩国平都死了,你拿你该拿的,为什么要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不死不休,你瞧瞧你的气量,最重要的是你惹到我了,我这人就是如此,瑕疵必报,别管你是什么手眼通天的大人物,我照样报仇”

    “秦升,你和他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赶紧动手吧”常八极有些困了,打着哈欠说道。

    秦升点点头道“行,不早了,我们送你最后一程,下辈子别再这么心狠手辣了,平平淡淡过一辈子吧”

    说完,秦升重新用抹布堵住了周文武的嘴,常八极再次将他打晕,两人把周文武抬了下来,塞进了一个早已准备好的汽油桶里,秦升拿出一把匕首,准备动手。

    常八极接过匕首,若有所思道“这种事,还是让我来吧”

    秦升犹豫片刻,最终还是交给了常八极,常八极眼神很是冰冷,提着周文武的衣领,停顿片刻后,直接对着心脏连捅了数刀,那种快感让他极其兴奋,眼神和笑容实在是恐怖至极,好像在他眼里,杀人就像是杀鸡宰羊似的。

    旁边的秦升也被震惊,很明显,这不是常八极第一次杀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