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为什么要恨呢?
    第七十二章为什么要恨呢?

    时间过得飞快,二十多年弹指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被时间改变了。

    秦升从那个不记事的屁孩已经长大成为二十六岁的年轻伙子,关于以前那些事,早已被秦升彻底遗忘,就算是普通人,一直身处在熟悉的环境里,四五岁以前的事情也都不会有印象,何况是秦升这种从熟悉的环境进入陌生的环境,一切记忆被重新覆盖。

    至于长相,一个几岁的孩子和一个二十六岁的伙子,能有几分相似?估计连半分都找不到吧。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秦冉没有认出秦升,只觉得似曾相识有些熟悉,她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就算是弟弟现在站在眼前,她也根本认不出那就是弟弟,因为时间太长远了,足有二十一年了,她都三十二了,容貌都生了天翻复地的变化,何况是弟弟呢?

    时间越来越长,希望也就越来越渺茫,这是秦冉永远放不下的痛,她生怕直到死的那天,都无法再见到弟弟,见到那个爸爸惩罚她的时候,弟弟抱着爸爸的腿哭着喊,见到那个有什么好东西都会先拿来给她,咿咿呀呀的喊着,姐姐,吃。

    她最怕的是,真的这辈子无法相见,等到死后,她没脸再见妈妈,当妈妈问你弟弟好么,她该如何回答?

    只不过,毕竟是亲人,血浓于水,就算是擦肩而过时,也会有心灵感应,这就是亲情。

    秦冉觉得似曾相识,似乎有种东西正在她脑海中飘荡,异常的兴奋,可她却怎么都抓不住,这让她有些烦躁。

    秦升拉着苏沁的手走出去几步后,也下意识回头看向电梯那边,不过秦冉和朱嘉佑已经进电梯离开了,秦升愣了下却也没多想,就继续往前走了。

    苏沁任由秦升拉着她冰凉的手,就像高中、大学,每次生病的时候,她都不愿去医院,秦升就拉着她的手,非常霸道的带她去医院,就像每次开心不开心时,秦升拉着她的手,在洒满阳光的马路上闲逛。

    每当这只温暖浑厚的大手拉着她纤细冰冷的手时,苏沁就坚信,就算是这个世界陷入黑暗,她也什么都不怕,因为秦升会拉着她的手,找到回家的路。

    开门,上车,阿斯顿马丁就这样离开了外滩悦榕庄,秦升根本不知道,他今天晚上除过偶遇苏沁,和姐姐擦肩而过,还将错过一个让他魂牵梦系的女人。

    人生总是有太多的错过和遗憾,总是不会让一切那么的完美,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人生吧,也许只有这样,才会有那么多的悲欢离合吧。

    “你住哪?”秦升头也没回的味道。

    蜷缩在座位上,靠着玻璃盯着窗外的苏沁更像是以前那个长不大的女孩,而不是如今被称为女强人的金领,她喃喃道“浦东,海景花园”

    秦升知道,苏沁家在西安也算有头有脸的富豪,在上海投资点物业也不算什么,关于苏家的一切,秦升比谁都清楚,并不是秦升刻意去调查的,而是苏沁主动的,秦升还见过苏沁的爸妈,对于他俩早恋,苏沁的妈妈是坚决反对,不过苏沁的爸爸却保持沉默,前提是不影响学业,苏沁的妈妈也没办法,最终只能沉默。

    苏沁爸爸这是有大智慧,那时候正好高三,如果他坚决反对,以女儿的脾气,这事肯定会闹僵,到时候学习保不准一落千丈,其次他随便打听过,知道秦升是林家的养子,那时候的林家还算有点名气,虽比不上苏家,但也算门当户对。最重要的是,他对秦升印象不错,伙子挺有气质有礼貌,谈吐得当,跟他聊天不卑不亢,并没有那种见到家长时的恐惧和担忧,何况秦升也是学霸类型的,不是什么学渣。

    后来,苏沁和秦升双双考进了复旦,苏家对此就更没话了,苏沁妈妈也松口,反正闺女迟早都得嫁出去,秦升又让苏家挺满意,也门当户对,女儿又那么喜欢她,他对女儿也很好,就让他们谈着吧。

    至于林家,当时对苏沁也特别满意,苏沁没少去林家,林欣她妈对苏沁,比对林欣还要好。

    谁知道,这份恋情最终无疾而终,让两家都颇为遗憾。

    财富海景花园离中粮海景壹号不远,也没间夏鼎偶遇过苏沁,也是,诺大的上海上千万人,想要偶遇一个人,那如同大海捞针。

    悦榕庄离海景花园不远,没用十五分钟就到了,将车停在地下车库,苏沁带着秦升直接回家,除过爸爸妈妈,这里从来没有一个男人来过,其实这房子是爸爸在他们刚上大学就买的,那会爸爸并不掩饰自己的意思,让她们需要的时候不用去外面,当时让她羞红了脸。

    只可惜的是,她和秦升从来没来过,她怕秦升多想,所有的一切都交给秦升安排,她只虚乖乖听话就行,就算是去几十块钱一晚上的招待所,她也没什么怨言。

    不管怎么样,苏沁从来没有后悔过,她把人生中最灿烂的青春都给了秦升,这是她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忆,不管是十年后二十年后,当她想起他们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再多的烦恼和忧愁,都会被驱散。

    韩冰的华润外滩九里是现代简约风格,旗袍姐姐薛清妍的黄浦湾是美式风格,苏沁的家则是清新文艺风,很简单,没有太多复杂的设计,房间里放着她自己画的几幅画,卧室里则有一张她以前给秦升画的肖像,就在床头的墙上。

    此刻,他生怕秦升进卧室,如果那样,她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秦升。

    “有红花油或者云南白药,以及酒精和创可贴么?”秦升将外套扔在沙上问道。

    脱了外套,只穿着晚礼服的苏沁点点头,就光着脚跑到次卧去拿了,没多久就抱着一个家用医药箱出来,秦升对她沉声道“坐过来”

    “哦”苏沁乖乖的坐在秦升的旁边,这感觉瞬间就回到了以前,苏沁很习惯秦升有时候的霸道。

    秦升打开医药箱,拿出云南白药给手上的肩膀喷了些,苏沁疼的娇呼出声,秦升平静道“忍着点,这就是教训,以后别再当英雄了”

    苏沁嘟着嘴,心想我还不是为了保护你,你还怪我了,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喷完云南白药,秦升又检查了下骨头,确定没有大问题,又给伤口消毒,随后贴上创可贴,算是处理好了。

    “好了”秦升缓缓起身道“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苏沁听到秦升要走,连忙转过身,一脸焦急,两年多没见了,她感觉自己有好多话要,刚才在路上,她只顾着回忆以前那些事,没来得及问秦升很多事,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不再坐会么?”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这样的话,多少有些暧昧,可是苏沁哪管这些,曾经的她,把所有都给了秦升,也许秦升对她的了解,比她自己还清楚。

    秦升并没有离开,叹口气道“这两年多,你过的怎么样?”

    “不好也不坏,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苏沁苦笑道,没有秦升的日子,生活索然无味,只有工作才能让她忘记一切,当她逐渐忘记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时,他却又出现了,也许他们前世有段孽缘吧。

    “回来时听他们了,你留在了上海工作,本以为你会出国”秦升尴尬一笑。

    苏沁盯着秦升道“既然你知道我在上海,你也知道我的手机号,怎么不见给我打电话,就算我们当初分手,难道连普通朋友都做不成么?”

    “没有,两年多了,时间改变了太多,只是不想打扰你平静的生活”秦升淡淡一笑道。

    这话让苏沁很生气,她自嘲起来道“不打扰?就是你给我的答案么?两年多了,你无缘无故消失,你知道我有多么担心么,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你回来难道就不能给我声,你知道你对我意味着什么,而你对我,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不打扰?”

    到最后,苏沁已经是爆式的哭喊着,眼泪早已打花了今天精心化的妆。

    秦升犹豫片刻,最终缓缓捧着苏沁的脸,轻轻的擦掉苏沁的眼泪,笑道“还是那么喜欢哭”

    “秦升,我恨你”苏沁疯狂的捶打着秦升的胸口喊道,秦升也不躲避,任由她泄着情绪。

    “为什么要恨呢?”秦升感慨道,苏沁还是当年那个苏沁,并没有多么大的变化,而他早已不是当年的秦升。

    不知过了多久,苏沁终于泄够了。

    “你以后都在上海么?”苏沁抬起头,泪眼朦胧的问道,那模样让秦升几乎心碎,曾经,他最大的弱点,就是苏沁的眼泪。

    为什么这么问?因为苏沁生怕今天晚上一别,以后又见不到秦升了,就像两年前那样,彻底失踪。

    “嗯”秦升淡淡点头道。

    “我们是朋友么?”苏沁克制住心底那句话,咬牙问道。

    “你都了,我们是朋友”秦升苦笑道。

    苏沁想到爷爷的离世,忍不住开口“爷爷……”

    秦升却不想让苏沁继续追问下去,打住道“你早点休息吧,我还要去接夏鼎他们,以后再聊”

    完,秦升就准备离开。

    苏沁百感交集,等到秦升走到门口时才喊道“你手机号?”

    “还是以前那个”秦升头也不回的道。

    当秦升离开后,苏沁又噗嗤的笑出声,那模样真是傻的可爱。

    为什么?

    因为秦升的手机号是她的生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