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没安好心……
    第七十九章没安好心……

    六朝金粉地,金陵帝王州。

    南京,是一座颇有意思的城市,王安石,自古帝王州,郁郁葱葱佳气浮,四百年来成一梦,堪愁。辛弃疾也写,把江山好处付公来,金陵帝王州。想今年燕子,依然认得,王谢风流。

    历代堪舆家眼中,南京也一直被视为“王气所钟”之地,适合做“帝王之都”。南京城东有钟山龙盘,西有石头山虎踞,南是秦淮河镇守,城北有玄武湖,恰恰形成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风水四兽”镇护的形式。不过相传秦初,秦始皇命人凿断石头、开挖秦淮河以泄王气,以致龙脉断裂王气四泄,自此凡定都南京的王朝,皆以短命收场,明代也于第二代就迁都北京。这些年,南京的经济明显落后于苏锡常三市,确实是不争的事实。不论是文化界还是企业界,南京都缺乏影响全国的人物。

    如果把中国版图看作九宫八卦,南京恰处死门,这才是定都南京的王朝大多短命的原因。南京阴气太盛,中山陵、雨花台、明孝陵、大屠杀死难者纪念馆、以及分布在城内的那些万人坑,未免多了一份肃杀的死气。古人多将长江作为天堑阻断北方南侵,却不考虑风水上忌讳直横之水,水流过快,无法聚气,且会将气运带走,毕竟藏风聚水才是风水大成。

    所以,南京是座颇为复杂和矛盾的城市,至少秦升每次来到南京,都感觉到很不舒服。

    高铁抵达南京南站已经是晚上八点,这一路上靠窗的薛清妍一直在补觉,秦升则拿着那本淘来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读的津津有味,也不知道这本书的前任主人是谁,上面的笔记特别多,尤其是对当今全球政治形态的笔记,让秦升觉得颇有意思,比如社会主义、保守主义、自由主义相互之间的关系和矛盾,全都是干货,这十块钱真没白花。

    “终于到了,每次最无奈的就是出差”高铁停稳以后,薛清妍伸着懒腰有些慵懒的道,只不过那声音实在是太诱人。

    秦升将书装进自己的包里,把薛清妍的行李箱拿出来,两人排队准备下车,他笑道“那薛姐你辞职吧,找个依山傍水的地方养老去,追求回归自然的生活”

    “还学会顶嘴了,我就是这劳碌命,更习惯这种生活,人啊都比较贱,忙起来嫌累,太闲又容易矫情”薛清妍摇摇头道。

    这倒是实话,只要是人,就会有人的劣根性。

    “你挺喜欢的看书的?”年轻人喜欢看书的不多,一来玩心太重,二来没有时间,可往往越成功的人越喜欢看书,古往今来都是如此,有些年轻人喜欢看书,不少都是装出来的,薛清妍中途几次醒来,都现秦升看的很认真,而且现上面有不少笔记,显然这本书不是第一次读,对于一本书,至少读三遍才算真正理解作者的意思,所以薛清妍知道秦升是真读书,不是装装样子。

    “人丑就该多书读,我这种巨丑的,就更不用了”秦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薛清妍打量着秦升的轮廓,秦升在他眼里算不上丑,也不能很帅,但是这年轻人让人看着舒服,眼睛特别干净,容易让人有亲切感,所以她笑道“别自黑了,你虽不是鲜肉,但也算好看的。不管怎么样,多读书是好习惯,这样才能不断充实自己,也不会被时代所淘汰”

    两人边走边聊,一直到了出站口,薛清妍已经安排好人来接他们,等到他们出来后,南京分公司的员工连忙迎了上来,恭恭敬敬的喊道“薛总”

    其他人也接过秦升手里的行李箱和包,薛清妍随口道“走吧”

    就当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又有一女两男迎了上来,对着薛清妍客气的笑道“您就是薛总吧,杜总让我们来接您,他已经在金陵饭店等着您,为您接风洗尘”

    薛清妍脸色微变,她来南京只有公司内部知道,这个杜江怎么知道的,很显然内部有卧底,透露了她的行程。

    “不用了,我想先回酒店休息,明天我们直接在贵公司见吧”薛清妍委婉的拒绝道。

    那女人明显有些为难,身后的两个男人露出怒色道“薛总,杜总已经等您很久了,这个面子您该给吧,再您也别为难我们,杜总要是见不到您,到时候我们不好交差”

    几个人轮番上阵,薛清妍进退两难,如果不给面子,接下来的工作,对方肯定不会配合,这事终究会很麻烦。

    无奈,薛清妍只得答应道“既然杜总盛情难却,那我们就走吧”

    听到这话,对方终于喜笑颜开,薛清妍只得吩咐公司员工先把行李什么放回酒店,赴晚宴她再去酒店。

    公司这边派了两辆车,所以薛清妍他们没有乘坐对方的车,秦升主动当司机,接手了一辆帕萨特,这车上只坐着薛清妍,其他人在那辆车上。

    “秦升,你酒量怎么样?”薛清妍最怕这种应酬场合喝酒,一场酒下来事情没成,身体还难受,明天工作更是不在状态。

    秦升没敢打包票,很谦虚的道“还行,白酒一斤多应该没问题”

    “一会他们要是劝酒,我就靠你挡酒了,如果你能灌倒他们,那更好了,这样我们就能全身而退了”薛清妍将希望寄托于秦升身上,只是可怜秦升了,这次事情要是顺利,回头她肯定会回报秦升。

    秦升淡淡一笑道“姐,你放心,有我呢”

    不经意间,秦升对薛清妍的称呼已经从薛姐变成了姐,薛清妍听出来了,但也没什么,一个称呼而已。

    金陵饭店是南京的老字号,也是南京第一家五星级酒店,招待外地贵宾,大多数都会选择在这种老字号。

    到金陵饭店后,那位杜总的手下直接带着秦升他们来到金陵饭店中餐厅的包厢,里面除过杜江还有他们公司一位副总,除此之外还有薛清妍他们公司,南京公司的总经理,三个人正谈笑风生,薛清妍推门而入后,瞅见他们公司那位总经理,不禁皱眉,看来她来南京的事,保不准就是这位透露的。

    “哎呦,薛总,可算是等到您了”江湖气息很重的杜江笑眯眯的秦升,不紧不慢的走向了薛清妍,主动伸手道。

    出于礼貌,薛清妍也客气伸手回道“不好意思,让杜总久等了”

    “哪里那里,这是应该的,本想着去车站接您,临时有点事耽搁了,薛总别见怪”杜江紧握着薛清妍的手,更是有意无意的摩挲着,根本没打算松开,一副老流氓的样子。

    秦升脸色平静,打量着这杜江,一脸桃花相,非奸即诈,难怪旗袍姐姐公司的项目会出问题,这种人肯定不会踏踏实实做事,更愿意走捷径抄道。

    杜江没有松手,这让薛清妍很是反感,她不动神色的想要抽出手,杜江这才连忙松开,一脸尴尬的笑道“来来来,薛总,赶紧坐”

    其他两位男人这时候也起身和薛清妍打招呼,和杜江公司那位薛清妍只是握了个手,和南京分公司这位负责人,薛清妍却饶有兴趣的道“没想到李总也在这里”

    “薛总,我本来是去接你,不过最近公司太忙了,我就让秘书去了,刚开完会杜总一直打电话,要给你接风洗尘,我这才过来”这位负责人也是滑头,知道他没打招呼就来,显然让薛清妍很不舒服,这才连忙解释道。

    薛清妍笑的很是玩味道“哦,这样啊”

    后面,杜江准备过来,却被秦升给拦住了。

    “你好,杜总,我是薛总的助理”秦升也伸手和杜总打招呼,杜江很是敷衍的伸手,两人刚握手,杜江便准备抽出来,他把薛清妍当回事,可没把秦升这个的助理放在眼里,可谁知道这时候秦升已经用力握紧他的手,杜江想要抽手却怎么都抽不出来,相反秦升却暗暗用力,杜江的手已经被握的通红,大家谁也没注意到。

    杜江低头看眼被握红的手,又抬头盯着秦升,眼神里满是厉色,意思子你这是什么意思,秦升笑眯眯的回瞪着杜江。

    就在杜江快要爆,其他人也快要注意到这边时,秦升这才缓缓松开杜江的手,笑眯眯的坐在了薛清妍的旁边,只留下没气可撒的杜江。

    这算是秦升的下马威,也算是一个善意的提醒。

    杜江心里咒骂几句,却也并没当回事,缓缓坐回到他的位置,开始吩咐服务员上菜,随后询问道“薛总,远到是客,我们给你接风,那咱们喝点?”

    “杜总,明天还有正事要办,今天就不喝酒了,等事情忙完了,我们再庆祝,如何?”薛清妍浅笑道。

    杜江自然不答应,道“哎,这哪能行,一码归一码,人生得意须尽欢么,早就听过薛总大名,是位大美女,今天这一见,果然没让我失望,要是不喝点,怎么可以?”

    薛清妍没办法,反正早知道要喝酒,看眼秦升最终只能道“既然杜总这么,那就喝点,不过点到为止”

    “这你放心”杜江哈哈大笑道。

    于是,菜还没上来,三瓶茅台就已经被摆在了桌子上,杜江让服务员赶紧分酒,等到没人桌上的分酒器都满上后,杜江这种老江湖直接就开始举杯了。

    秦升反正没吃晚饭,想来薛清妍也没有,这空腹喝酒自然最容易醉了,显然杜江今晚没安好心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