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无药可救
    第一百六十九章  无药可救

    对于于凤至这个女人,秦升的态度很是矛盾,他很不喜欢于凤至这种高冷范,更不喜欢于凤至的野心,所以总是想着征服于凤至,当机会来临的时候,秦升又望而却步犹豫不决,毕竟他不是什么女人都上的种.马,和于凤至最多只是生理需求,绝不会出现任何感情波动。

    当今晚秦升下定决心拿下于凤至的时候,谁知道特么的白酒的后劲上来了,也不知道最近是酒量差了,还是刚才于凤至那狂野的开车技术,这会胃里是翻江倒海的难受,冲进卫生间后,秦升就吐的一塌糊涂,晚上吃的几乎全部交代了。

    最可恨的是,头发凌乱只穿着内衣**着上身的于凤至笑的很是放肆,丝毫没有过来照顾秦升的意思。

    秦升吐的差不多了,这才从卫生间出来,这时候于凤至已经换了身黑色的真丝吊带睡衣,同时给秦升泡好了一壶醒酒的普洱。

    秦升吐干净了,洗了把脸,总算是清醒了,眼中的欲.火已经退去大半,望着随意扎着头发,酥胸微露,露出两条修长美腿的于凤至,秦升觉得这女人还真是妖精,而且是那种外冷内热的,这可以从刚才于凤至对她强烈的回应看得出来,和宋家那位风骚到骨子里的妖精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喝点茶,醒醒酒”于凤至将茶递给秦升。

    秦升连忙喝了两口,总算是舒服了不少,然后看向于凤至道“穿的这么性感,你这是**裸的勾引我”

    “你还行么?”于凤至伸出舌头舔着嘴唇诱惑道。

    秦升冷哼道“你这是对一个男人最大的侮辱,信不信今晚让你求饶”

    “现在我就是你的,机会在你手里,你随时可以啊”于凤至不以为然道,反正她今晚已经抱着必死的心了。

    秦升现在还真没**,再说身体还没缓过来,身上还有伤,保不准明天就得住院了,只得道“我不吃这套,走了,等我恢复好了,再收拾你”

    秦升再喝了两口茶,直接起身准备离开。

    “就这么走了?你回得去么?”于凤至意外道,她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时没回过神。

    秦升不屑道“看来你这小骚蹄子是发.浪了,正好,那就让你空虚寂寞冷吧,大爷才不帮你解决生理需求”

    “信不信我一会出去找个男人来场一夜情?”于凤至冷哼道。

    秦升威胁道“你试试?”

    说完秦升就开门走了,就真的这么走了,扔下一个欲.火难耐的大美女,气的于凤至直跺脚,大骂秦升你个王八蛋。

    于凤至可从没怀疑秦升身体是否能行,因为她刚才已经感受到了秦升的雄性象征,冷静下来以后,只得喃喃道“我就真的这么没有魅力?”

    第二天上班,于凤至见到秦升后,也许是赌气,根本不理秦升,秦升也不在乎,只顾着忙工作,韩正东也不针对他了,连汪海超都很配合他的工作,秦升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

    中午的时候,门口保安通知秦升,外面有人找他,秦升不知道是谁,带着疑惑走了出去,只见马路边上的树下,一个中年男人正在抽烟,见到这男人后,秦升不禁皱眉,因为这男人正是林素的二叔。

    秦升缓缓走了过去,客气的打招呼道“叔叔,您找我有事?”

    “秦升,有时间没有,聊聊?”林长河奉命而来,平静道,他没有大哥林长汀那么的强势,为人处世也颇为低调。

    秦升犹豫片刻道“那我打声招呼”

    随后秦升快步回到上善若水,给吕远和于凤至叮嘱了几句,没多久就回来了,林长河为了不让秦升多疑,就在这附近找了家茶楼,宁波老一辈商人谈事情都喜欢去茶楼。

    司机开车在外面等着,林长河和秦升找了间包厢,点了一壶老白茶,服务员送来茶水果盘小吃后就离开,林长河叮嘱她不要打扰,有需要会喊她。

    这一路,秦升和林长河都没交流,直到坐下以后,林长河给秦升发了根烟,一种贵烟产的国酒三十年,烟丝据说用茅台泡过,烟嘴里有一颗三十年的茅台,市面上基本买不到,黑市一盒两三百,还有更奢侈的国酒五十年,这就更难买了,点燃吸一口,回味全是酒香,真应了那句烟酒不分家。

    “叔叔今天找我来,还是想让我让我主动放弃?”秦升率先开口,他真想不出来林长河找他有什么事,与其虚与委蛇还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省的浪费彼此的时间。

    林长河倒是客气,没有秦升那么的强硬,他笑道“是也不是”

    秦升皱眉不解。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我信因果报应,所以这种缺德的事不愿意干,可是我不愿意干,终归是有人要做的”林长河笑呵呵的说道“我知道素素的脾气,她认定的事情,是很少会改变的,你可能不知道,她打算和林家划清界限,昨天主动辞职离开了公司,估计接下来就要从陆家嘴的公寓搬走了”

    秦升脸色微变,没想到林素会做的这么坚决,这让他很是心疼。

    “叔叔说这些话,还不是想让我和林素分手?”秦升不屑道。

    林长河摇摇头道“没有那么直接,我只是说清楚这件事的利弊,剩下的你自己考虑选择,最终的结果也是你们承受,人有时候总不能太自私,爱情这东西终归会被现实打败,一年半载不会,五年十年呢?但大多数人在爱情上是自私的,我想你不是这种人”

    林长河果真是老谋深算,说话很有一套。

    秦升面无表情道“叔叔,那你说,我听着”

    林长河很不喜欢秦升的心平气和,这让他有种无力感,他见过的大多数年轻人,在他面前就是战战兢兢谨小慎微,秦升却似乎并不把他当回事,这种心境也不知道是怎么练出来的,退一步来说,他很欣赏秦升,可是再欣赏,他也没时间就见证秦升,他需要的是眼前的利益。

    “古往今来,大多数的婚姻都讲究门当户对,别看这是自由恋爱时代,可是每天离婚不比结婚的少,门不当户不对,终究不会有好的结局,太多的例子我就不说了,你们现在都还年轻,也许正在热恋期,不会考虑那么多,可是一切终归会回归平淡,那个时候你怎么办?素素从小在林家长大,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从来没有吃过什么苦,到时候你能给她什么,在上海这座城市,你没车没房怎么养她,你挣的那点工资估计都不够她半个月的花销,这些你都想过么?”林长河苦口婆心道。

    秦升听完以后好笑的摇头道“叔叔,看来你们都不了解林素,她根本不是你说说的那种人”

    “既然你这么说,那换个角度说”林长河先输一局,但并没有放弃,继续道“林家和严家是世交,这次都有意联姻,想来你已经知道我们林家以及严家的背景了,你告诉我,你拿什么面对我们?我们现在忍着你,是因为不想把事情闹僵,也顾忌着素素的感受,不想逼她太紧,可是如果你还是执迷不悟,逼急了我们,我说我们有上百种办法收拾你,你应该信吧”

    “我信”秦升不否认道。

    “严朝宗不是省油的灯,林泽也一样,明的暗的,太多的手段等着你,你愿意为了所谓的爱情放弃前途和生命?不值得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现在可以有怨气,等以后你真的出人头地了,也可以回头收拾林家和严家,但现在不管你怎么样,林家和严家都不会允许你们在一起,素素那边我们不会管,因为毕竟是我们林家的子女,不可能把她往死里逼,你一个外人,我们就没有那么多的忌讳,可是如果你现在放手的话,林家和严家都不会亏待你,什么要求什么条件你随便提,只要在允许范围内,我们都可以满足你,男人追求的是什么,追求的不就是钱和权力么,等有钱和权力了,女人还不是大把的,我们给你的,足以让你少奋斗十年二十年,你不心动么?”林长河威逼利诱道,好处坏处都给秦升说清楚了,他不信秦升真的不怕,不信秦升真的不心动,更不信秦升和林素在一起没有目的性,当这一切被打破后,他相信秦升会做出选择。

    秦升听完了,和他所想的没有太多出入,这是大多数家族的手段,可他并不愿意妥协,所以直言不讳道“叔叔,我不是那样的人”

    “你不必着急着回答我,我可以给你时间去考虑,你想清楚了,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今天要是谈不拢,那就没有再谈的可能性了,迎接你的只是狂风暴雨,你能不能挺过去,那就得看你的造化了,也许你有这个自信,可林家和严家这些年对付了太多人,似乎还没有失手过,你觉得你有这个运气?”林长河敲打着桌子,底气十足道。

    秦升呵呵笑道“相比于你所说的这一切,我更在乎的是林素,我不愿意让她失望,她一个女人面对这么大的压力都能坚持下去,我要是坚持不下去,就算这辈子有再高的成就,也不过是个懦夫,无非就是一死么,虽说活了不到三十年,可我敢说句实在话,我面对死亡的次数,是你们想象不到的,所以我拒绝,你们想怎么样,我都等着”

    林长河没想到秦升拒绝的如此直接,他还真是剑走偏锋啊,林长河是真的没招了,难道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的有血性?难道现在这社会变了?

    “你真是无药可救,不过我很欣赏你”林长河眯着眼睛道。

    已经没有聊下去的必要了,秦升起身道“叔叔,我还要上班,就不陪您了,先走一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