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父爱无言【第一更】
    第一百七十八章   父爱无言

    (大家不要忘了晚上七点,纵横app圈子的活动,风里雨里我都等着你们……)

    韩正东本来要去北京,叶老板临时有事,最终他让安琪和常八极去了北京,得知秦升可能出了事,常八极撂下安琪,直接从北京赶了回来。那边郝磊和韩冰也知道秦升出事了,立刻赶过来和林素汇合,这也是林素和韩冰第一次见面,谁都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处境下见面。

    初见林素,韩冰就明白了秦升的选择,林素从各方面都要比她优秀,她从来没觉得自己会输给谁,可是在林素面前,她真的没有任何的优势。

    众人商量着对策,却也是束手无策,最终郝磊决定让林素和韩冰留在上海,等常八极回来,他独自带人前往九华山去找秦升。

    虽然于凤至和秦升的关系有些特殊,但她对秦升或多或少有些感觉,现在秦升出事了,她也很担心,但她并没有失去分寸,她知道秦升和薛清妍的关系比较近,薛清妍是上善若水的几位顶级会员,能量非同小可,如果有薛清妍帮忙,应该会很有用,所以建议林素通知薛清妍。

    林素这才想起秦升的这位姐姐,立刻通过上善若水这边找到联系方式,接到林素的电话,薛清妍有些意外,可是当林素说出缘由后,薛清妍十分震惊,她最担心的事情终归是发生了。

    薛清妍还在香港出差,只能先找朋友帮忙,今天晚上才能从香港回来,所有人都行动了起来,秦升如果知道了,心里肯定会很感动。

    青阳县医院,中午十一点,进行了十几个小时的手术总算是结束了,但结果却不是那么的乐观,专家们都不敢保证秦升能挺过去,只能说如果渡过了二十四小时的危险期,那醒过来的概率很大,如果在这二十四小时内出了意外,那就算是菩萨下凡也保不住秦升这条命,秦长安感谢了所有的专家,同时吩咐公孙给每位专家准备了点心意,随后他直接出了医院,坐在医院外面的长椅上,连抽了好几根烟。

    正如医生所说,能不能活着,就要看秦升的命了,这也许也是他的命。

    如果知道秦升是秦长安的儿子,那么此刻最害怕秦升出事的应该是严林两家还有叶沐阳,如果秦升真的就这么死了,以秦长安的脾气,他一定会让这三家给秦升陪葬,大不了搭上秦家几代人攒下的基业,儿子都没有了,要这些又有何用?

    抽过几根烟,吃过午饭后,上了年纪的秦长安终归是熬不住了,公孙已经订好青阳县最好的酒店,秦长安和公孙先回酒店休息,庄周守在医院,还有秦长安的几位心腹,他们都突然发现,秦长安好像在这一夜之间老了很多,头上也多了不少白头发,可见这一晚上,秦长安的内心有多么的煎熬。

    白天走了,夜晚再次降临,常八极、林素以及韩冰,都待在士林华苑,夏鼎也赶过来了,郝磊联系的夏鼎,毕竟夏鼎人脉资源不错,多多少少都能帮上忙,薛清妍正在飞机上,和秦升关系最亲密的这帮人算是聚齐了,韩冰没敢给欣欣说,生怕她太过担心。

    常八极接完电话进来,韩冰连忙问道“怎么样,郝磊怎么说的?”

    常八极摇摇头道“他询问过了酒店,秦升确实到了九华山,和叶沐阳住进了聚龙大酒店,但是后来他们出去了,再回来的时候,只有叶沐阳,秦升没有回来过”

    “所以说,要么是秦升主动选择失踪,要么就是这个叶沐阳在说谎”夏鼎分析后说道。

    韩冰不解道“叶沐阳的动机是什么?”

    “不管什么动机,这件事都太巧了,韩正东安排我去北京出差,叶沐阳选在这个时候让秦升陪他去九华山,他的嫌疑最大”常八极缓缓说道。

    夏鼎看眼林素,不紧不慢道“那我们再想想,除过叶沐阳,谁最有可能对付秦升?”

    韩冰自然不知道秦升和严朝宗的事情,所以还以为是以前父亲的事情留下的祸根,常八极和夏鼎却同时看向了林素,林素也没有逃避,毕竟他知道上次川西南的事,所以她淡淡说道“严朝宗”

    常八极和夏鼎相视两眼,随后说道“所以,只要查清楚严朝宗和叶沐阳的关系,就知道这件事是不是严朝宗干的?”

    “好,这事交给我,我去打听”夏鼎毛遂自荐道,他认识不少沪上有名的纨绔子弟,关系圈子都是相互融通的,打听这件事还是很容易的。

    青阳县人民医院,秦长安封锁了所有消息,谁都知道秦升在哪,这些医生也不知道这位重伤的病人是谁。

    公孙睡了两个小时就去医院替换了庄周,秦长安直到天黑才醒来,其实睡的也不踏实,半睡半醒的状态,一直在做梦,梦到了老爷子,梦到了秦升秦冉他们的妈妈,老爷子依旧是那么严肃的样子,一直怒目瞪着他,秦升和秦冉她妈质问着自己,还我儿子。

    如此状况,秦长安怎能睡的踏实。

    北京那边的所有事情都推了,秦长安所有人的电话都不接,管你是什么封疆大吏还是商界大佬,这个时候天大地大只有儿子最大。

    直到秦冉打电话时,秦长安犹豫片刻才接通道“冉冉,怎么了?”

    “你在哪呢,怎么问了圈都不知道你在哪,公孙叔叔都不接电话”刚刚回到四合院的秦冉皱眉道,她正打算让秦长安帮她办点事。

    秦长安只得敷衍道“我在外地出差,有事么?”

    “嗯,那等你回来再说,挂了”秦冉依旧是那副大小姐脾气,冷哼道。

    秦长安下意识说道“照顾好自己,如果发生了一些事,你别怪爸”

    “什么意思?”秦冉愣了下疑惑道,秦长安没有解释,只说先忙了,秦冉嘟囔了几句神神叨叨的就挂了电话。

    没有吃晚饭,只是吃了点水果,秦长安再次赶到医院,特护病房外面,公孙独自守在那里,专家组的医生刚刚走,秦长安询问道“专家怎么说?”

    公孙摇摇头道“能不能挺过去,就看今天晚上了”

    秦长安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又到了凌晨,士林华苑里的所有人依旧没有找到秦升,不过夏鼎已经打听到了消息,叶沐阳和严朝宗认识,而且关系很近,答案已经揭晓了,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

    薛清妍开始通过政府关系寻找秦升,林素想要去找严朝宗,却被常八极等人拦住了,严朝宗自然不会承认的,常八极则打算去找叶沐阳,从韩正东那里得知,叶沐阳下午已经出国旅游了。

    一切都这么的蹊跷,也就说明了一切。

    医院里,秦长安疲惫不堪,毕竟昨晚熬了通宵,今天又没有睡好,公孙有些于心不忍,主动道“主子,要不您回去歇着吧,让我守着”

    秦长安摇摇头道“如果他挺不过去,就让我陪他走完人生最后这段路吧,这也是我这个不称职的父亲,现在唯一能做的事了”

    公孙不再说话。

    凌晨过后,也是秦升最危险的时候,秦长安询问了专家后,征得同意穿着消毒服进入了病房,坐在秦升旁边,秦长安握住了秦升的手,这是时隔二十多年以后,他再次握住儿子的手,这让他想起当年这小子,拉着他的手,非要去买冰糖葫芦的场景。

    秦长安望着几乎全身都缠着绷带的儿子沉默不语,太多的回忆涌上心头,这位叱咤风云多年的枭雄眼睛逐渐模糊,如果儿子死了,这些年他吃过的苦受过的累承受的委屈,他秦长安都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咱们老秦家的脾气都倔,你爷爷倔,我也倔,你姐姐倔,你更倔,唯独你妈是个柔情似水的女人,你小时候比我有福气,出生的时候,整个朱秦两家都把你当宝贝,你妈更是怕你吃半点苦,要是有什么好的玩具,你舅舅总是第一时间买给你,每次你妈带你去你外婆家,你外婆都舍不得让你走,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回来就得胖几斤”秦长安开始叨叨絮絮,都是些曾经的琐事,可这样的机会,他怕以后再也没有。

    “你姐姐比谁都疼你,小时候你很调皮,我带你去刘老将军家,刘老将军刚写的一幅字准备送给我,墨水还没干,你小子就直接给撕碎了,还说写的真难看,气的刘老将军哭笑不得,我回家就准备揍你小子,你姐姐抱着我的腿,不让我打你,后来就趴在你身上,把我气的就打她,最后还是你妈拦住了,每次都是这样。还有一次你外公的司机开车送你们去文化宫,路上出了车祸,你们俩都受了伤,救护车还没有来,你姐姐头上流着血就抱着你非要去医院,她真是比谁都疼你,所以你爷爷带你走了以后,你姐姐就恨我,这么些年都不待见我,每次她过生日你过生日,她都会偷偷跑回到老房子那里,哭着吃完一块蛋糕,后来就是安安静静的待一会,这些我都知道,我还知道她的钱包里,永远藏着那张你们俩的照片”秦长安继续道,他很少说这些废话,但今天却有说不完的话,好像不说出来就不舒服。

    站在外面的庄周和公孙看在眼里,很是不好受。

    “让我去杀了那帮人”庄周眼神冰冷的说道。

    公孙拦住他道“还用不着你,主子的报复会比你更猛烈”

    里面的秦长安就这样唠叨着,一点也不带停的,给秦升讲她妈妈的故事,也讲他这些年的奋斗史,没事再骂几句老朱家不厚道,一连说了好几个小时,连口水都不带喝,到最后直接趴在病床上睡着了。

    此时的秦长安,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父亲,哪位父亲不深爱着自己的儿子,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同而已,毕竟父爱无言。

    外面的庄周和公孙就这么守着,守了整整大半夜,到最后两人坐在外面的椅子上也睡着了。

    天又一次亮了,专家们准时出现,庄周和公孙听见动静醒了,秦长安被叫醒然后请了出去,专家们开始对秦升进行检查。

    秦长安等人就在外面等着,等的很是着急,直到十多分钟后专家们出来,告诉他们最终的结果,挺过去了。

    秦长安愣在原地,长长的舒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