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什么身份?
    第一百八十八章  什么身份?

    谁都没想到事情的最终结局会是如此,秦升本来想拖延时间,直到警察赶到,杜江那帮乌合之众肯定一哄而散,等到庄叔明天到了,这事也就彻底解决了。[只是他没想到杜江会变本加厉的挑战他的底线,叔可以忍老子不能忍,这才冒着再住几个月医院的风险动手,却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两个程咬金,身手更是了得,彻底扭转了局势,没过几分钟就摆平了杜江以及他那帮小伙伴。

    秦升和林素自然不认识公孙和马飞,本以为最大的可能是庄叔安排在厦门保护他们的手下,却没想到答案并不是他们所想的,当听到秦长安这句话后,众人这才明白过来。

    春风十里的员工们本来就觉得这两天出现的这位大叔不是普通人,看那穿着和气势,明显是有钱人或者当过领导,现在秦长安的出手,也验证了他们的话。

    秦长安走到秦升旁边,面对躺在地上的杜江等人冷哼道“大庭广众之下,你们聚众闹事,还真有点肆无忌惮啊,厦门这地方的治安不如以前了啊,报警这么长时间,也没见道警察,这出警速度还不是一般的慢”

    公孙和马飞退到了秦长安的旁边,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这点小事对他们来说,那就跟吃饭拉屎一样。

    话音刚落,一阵警笛长鸣,两辆警车就停到了路边,从上面下来四五个警察,缓缓走向了人群中央,大喊道“你们在这干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来的倒时间倒还真巧”秦长安玩味道。

    杜江听见警察的声音,连忙爬了起来,喊道“陈所,你要给我们做主啊,这帮人身份可疑,把我们打成了这样,你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啊”

    “原来认识啊,怪不得”公孙阴着脸道,他最反感这种狼狈为奸,敢光天化日之下闹事,估摸着都打好了招呼。

    如此场合,带头的陈所就算是认识,也得装作不认识,至于回去后怎么处理,那就不知道了,所以陈所指着秦长安等人对着身后的下属吩咐道“把他们都给我带回去”

    这种事,秦长安自然不会出面,公孙质问道“那他们呢?”

    “这用不着你们管,你们打了人,自然要跟我们回派出所,他们先送医院检查验伤”陈所理直气壮的说道。

    “不问青红皂白,就这么主观的做出决定,你也配当警察,连执法记录仪都不开,真够威风的”公孙一针见血的说道,这明显是一伙的,和他所猜一样。

    陈所听到这话,怒道“你再说一句试试”

    “怎么?想动手,这么多双眼睛,你敢么?”公孙不以为然道。

    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秦长安真心不愿意浪费时间,对着公孙吩咐道“给他们黄市长打电话,让他处理”

    秦长安在厦门有生意,和厦门市委市政府不少领导都是朋友,更别说他和省里那些大佬称兄道弟,这点小事只是一个电话而已。

    陈所本来就觉得对面那个中年男人不简单,再怎么说也是个所长,多少也见过些领导,这男人的气场让他都有些忌惮,现在一听这话,陈所立刻惊醒过来,这尼玛啊,开头直接就是给黄副市长打电话,那可是市政府二把手,那这位中年男人得多大背景,真要让黄副市长知道了,那特么的他只能回家等开除通知了,所以连忙屁颠屁颠的迎上来道“您是?”

    公孙拦住了陈所,冷哼道“你还没这个资格知道,既然你不会处理这事,那我找人教你怎么处理”

    “您稍安勿躁,刚才我没弄清楚怎么回事,现在差不多弄明白了,这就处理,肯定让你们满意”陈所满脸堆笑的说道,他可不是那种蠢货,这脑子比谁都反应的快,立刻转变画风,何况本来就知道怎么回事,毕竟杜江给他打过招呼。

    回过头,陈所像是变色龙似的,再次转变嘴脸,直接喊道“把这帮寻滋闹事的混混,全部给我带回所里,真是无法无天了”

    几个警察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杜江等人更是大感意外,连忙喊道“陈所,这事怎么回事,我们是受伤害者啊”

    “你们几个什么货色,我还不知道,再特么多嘴,回去收拾你们,全部给我带回去”陈所怒目瞪着杜江,意思再明显不过,别给老子惹事,不然你们没好果子吃。

    杜江等人被警察带走后,一场闹剧就这么落下帷幕,只不过是这过程实在是曲折,围观的群众唏嘘感慨不已。

    秦升和林素从主角到最后成了配角,不过林素只在乎秦升,只要秦升没事就好,秦升看向秦长安若有所思道“大叔,多谢了”

    秦长安挥挥手,生怕再待下去就露陷,浅笑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说完就带着公孙和司机马飞离开了,只留下一个大隐无形的背影,其他人都指指点点,猜测着这大叔的身份。

    这会时间也不早了,秦升转头对着咖啡店里的员工和服务员道“没事了,今天都早点回去休息”

    随后,他和林素也驱车回到小区

    洗完澡,秦升和林素躺在床上,林素依偎在秦升的怀里,柔声道“今天吓坏我了,真怕你再有三长两短,以后你别再多管闲事了,这次是唐姨,我就不说你了,家家都有难念的经,难道你要帮助所有人,当普度众生的菩萨?”

    “如果我没受伤,这帮小混混,对我来说,不足挂齿”秦升嘴硬道。

    林素听到这话生气了,立马起身瞪着秦升道“那你不知道你现在伤还没好,真打算以后当瘸子啊”

    “他们要是没拿你威胁我,我肯定认怂的”秦升坚持道。

    林素叹口气道“我知道你心疼我,可是他们也就是呈口舌之快,我又不会掉一根头发,今天多亏了那位大叔,要是没他,你肯定要吃亏的,对了,那大叔什么身份啊,张口就是给市长打电话?”

    林素本就出身于大家族,见过各种级别的领导,宁波可是副省级城市,林家在宁波根深蒂固,自然经常和这些领导打招呼,再者林素也知道国内的政治形态,能随意就给市政府领导打电话,处理这么一件很小的事,这大叔的身份显然不简单啊。

    秦升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是北京人,已经退休了,这段时间住在厦门,就在我们这附近,昨天才来春风十里,跟我聊了几句,挺有意思的大叔,今天又来了,正好碰到了这事”

    “北京人,那应该是退休的老领导,不然也不会有司机和警卫,至少也在省部级这个位置以上”林素猜测道。

    秦升已经不是以前的秦升,不会因为大叔的特殊身份,就会主动刻意的接近大叔,想来大叔也会反感,他随口道“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不过这事还得解决,明天等庄叔到了,我和他商量商量,别让这杜江再骚扰唐姨一家”

    “恩,我也是这么想的”林素默默点头道。

    那边,秦长安回到住的地方后,公孙就小心翼翼道“主子,您这么做,会不会被少爷发现?”

    “不至于,他还不知道我的身份,不过再待两天,我们得离开了,多段日子再来,不然真可能会暴露”秦长安很是谨慎的说道,心不能急,这是他和秦升相处的前提。

    公孙同意秦长安的安排,转而问道“那今天的事,还用不用给黄副市长打电话?”

    “打电话说声吧,不过叮嘱他别透露我的身份,这样那帮人也不会找这小子的麻烦,以后这片区的警察也会照顾春风十里,这样他才能安安静静的养伤,不会出现什么变故”秦长安深思熟虑后吩咐道。

    公孙立即照办。

    派出所里,陈所坐在办公室里,正洋洋得意的庆幸着他反应及时,没有莽撞的惹祸,他没怀疑那中年男人的身份,就那气场,绝对不是普通人。

    杜江这帮人,和他倒也熟悉,陈所并没有打算把他们怎么着,抓回来也是保护他们,出于谨慎,陈所还是走正规程序,打算把他们关几天再放回去,省的那中年男人正盯着这事,回头给人留下把柄。

    交代完事情,陈所准备回家睡觉,这当警察也不容易,何况是厦门这城市,地位比较特殊,就当他准备出门的时候,手机响了,陈所掏出手机一看,我嘞个乖乖,市局的一把手打来的电话,这大半夜的,市局一把手找他干什么,陈所下意识就想到了中年男人,战战兢兢的接通了电话。

    几分钟后,陈所长舒口气,真特么的幸运啊,那中年男人还真不简单啊,真给黄副市长打电话了,黄副市长直接把局长骂了一顿,局长过来劈头盖脸把他收拾了一顿,已经放话了,要是处理不好这事,直接卷铺盖走人,局长更是警告他,这两年别想再往上爬了,要不是他在黄副市长面前解释,自己就被直接开除了。

    想到这,陈所就一肚子气,特么的,都是这杜江惹的祸,劳资的前途就这么被耽搁,他很清楚,就他这小小的派出所所长,在这帮大人物的面前,连屁都不是。

    陈所二话不说,转头进了办公室,直接喊来几个属下,连夜突击审理杜江等人,他要把杜江的所有案子都给翻出来,直接送这货进去再待几年,省的再给他惹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