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略显失望
    第一百八十九章  略显失望

    厦门的天气越来越热的,城市的男女们穿的也越来越清凉,男人们最喜欢夏天,那一眼望过去,全是白花花的大腿啊,女人们也喜欢夏天,可以肆无忌惮的展示自己的身材,所以说春天不减肥夏天徒悲伤。[

    庄周是十点的飞机,秦升和林素吃完早餐散完步就出发前往高崎机场了,秦升已经开始强度器械训练,所以林素建议秦升每天多睡会,早上不用再去散步了,晚上散步就行了,对此秦升同意,反正媳妇说什么都是对的。

    林素今天精心打扮过,一身碎花长裙和编织凉鞋,长发飘飘格外漂亮,秦升依旧那副**丝样,穿着短袖和短裤,提拉着人字拖,加上最近头发还长了,乱糟糟的头发,谁见了都不敢说他是林素的男朋友。

    两人没有在国内到达口等,而是等到庄周到了以后,开车直接在国内出发层和庄周汇合,庄周这边还有其他车接,同行的还有两位下属,这都是秦长安给他演戏演全套安排好的演员。

    “都说了不用你们接,你们非要来,在家等着就行了”秦升和林素下车后,庄周嘟囔道,他本不是能说会道的人,只是这段时间强迫自己成为这样的人,不然就得穿帮了。

    林素浅笑道“庄叔,我们早上也没什么事,接您是应该的”

    “先上车吧,上车再说”庄周笑着点头,随后让两个下属上了接他们的另外一辆车前往酒店,他跟着秦升和林素去珍珠湾花园。

    在去珍珠湾花园的路上,庄周关心道“秦升,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庄叔,还可以,昨天已经开始器械训练了,差不多再两三个月,就能回到以前的样子了”秦升客气道,这条命是庄周救的,这恩情秦升会一直记得。

    林素开车,秦升坐在副驾驶,坐在后排的庄周叮嘱道“要按照训练师的计划来,千万不能着急,最艰难的三个月已经过去了,也不差这最后的两三个月”

    “庄叔,你放心,我会盯着他的”林素看眼秦升,娇嗔道,秦升溺爱的摸着她的头发哭笑不得。

    秦升随口问道“庄叔,你这次来厦门有什么事么,打算待几天?”

    “主要还是来看看你们,有些日子没见你们了,特别是你的伤,也不知道恢复的怎么样,其次是顺路办点事,后天就要去香港”庄周低声说道,来厦门除了看秦升和林素,他还真没其他事,毕竟他不是秦长安那样的商人。

    林素意外道“这么着急啊,我还以为你会多待几天呢”

    “等忙完这段时间,到时候就住个十天半个月”庄周随口道,这只是推辞,他自然不会在厦门待太久,这是秦长安的安排。

    “这段时间你们在厦门待的怎么样,还适应这里的环境么,还有你们那咖啡店怎么样?”庄周关心道。

    林素笑道“挺好的,我们挺喜欢厦门这座城市的,只不过最近开始热了起来,咖啡店生意还不错,就是打发时间”

    “恩,先在厦门待着,等秦升身体恢复了,到时候你们再好好考虑”庄周笑着说道。

    回到珍珠湾花园,林素开始做饭,菜都是昨天买好的,对于任何朋友客人,最好的招待绝对是家宴,何况是庄叔呢。

    庄周陪着秦升在书房里喝茶,看见书房里扔的到处都是的纸墨,庄周很是诧异道“秦升,这都是你写的?”

    秦升笑道“没事打发时间,好长时间不写,都有些生疏了”

    庄周对书法还算有了解,也看过不少名家的墨宝,随意拿起几幅字打量后,不禁感到震惊,秦升这书法水平可比那些沽名钓誉的名家厉害多了,那些人靠的都是本来的身份背景,其实字写的真一般,秦升这字可是真有水平。

    “好字”庄周拿起秦升用草书写的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默默点头说道,这草书颇有怀素的味道,和那位伟人的字体也颇像,众所周知那位伟人的字体就是学习的怀素。

    秦升有些不好意思道“写着玩的”

    书房里的字大多数都是草书和行书,可见秦升的洒脱心境。

    “没想到你还有这手”庄周打心里佩服道,这要是让那些书法大家见到后,肯定会大跌眼镜。

    秦升笑着解释道“小时候跟着老爷子学的,又被丢到碑林博物馆锻炼,要是没点水平,那就真丢人了”

    “差点忘了,老爷子也写得一手好字,记得以前可是京城各位爱好书法的大佬的”庄周若有所思的说道,说到最后突然惊醒过来,差点说露嘴了,连忙转移话题道“秦升啊,这副字写的真好,就送我吧”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庄周这次来厦门,秦升本就打算从他这里打听点老爷子和秦家的过去,毕竟姜显邦认识老爷子的时候,老爷子已经去了终南山,他肯定不知道,而庄周和老爷子是故交,他从来没有见过庄周,那么显然知道老爷子的过去。

    “庄叔,给我讲讲我爷爷的过去吧,小时候我问爷爷,他都不给我讲,后来我也就没问过”秦升盯着庄周笑呵呵的说道。

    庄周有些为难,给秦升讲老爷子的过去,那是情理当中的事,可是如果讲了,那就有可能露出破绽,暴露了秦长安的身份。但是,如果不说,秦升显然就不会怀疑他。

    庄周权衡利弊后道“关于老爷子,我也只是见了几面,大多数都是听我父亲说的,他说老爷子是当世神人,一切都看得太透了,他走遍了大江南北,结交了不少大人物,也结下不少善缘,不过老爷子从来没有为他自己办过什么事,算是闲云野鹤般的世外高人,我最后见老爷子的时候,是六年前在终南山,我父亲托我去找的老爷子,那时候老爷子才给我说了你,让我照顾着你”

    秦升听完以后多少有些失望,这说了基本和没说似的,所以他自然不能这么放过庄周,继续追问道“庄叔,那我爷爷在北京待了多少年啊”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毕竟我和老爷子没有多少交集,很多事情都是听我父亲说的”庄周敷衍道。

    秦升眯着眼睛道“庄叔,那你知道我父亲,或者见过他么?”

    庄周一问三不知,还是摇头道“说实话,真没见过,我都没听说过,不知道秦老爷子还有儿子,要不是六年前老爷子亲自开口说你,我更不知道他还有孙子”

    秦升彻底失望了,长叹口气,看来有时间真得去趟北京城,找那位叫陈长生的老爷子问问,先不说这老爷子在哪,还不知道他活着没,毕竟能和老爷子称兄道弟的,估摸着也是**十岁的老头子啊。

    什么都没问出来,秦升也不知道庄周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并不愿意告诉他,或者这背后还有什么更深层次的东西。

    失望透顶的秦升没了什么心情,和庄周随便聊着书法,随后想起昨天晚上的事,便给庄周说了杜江那事,问庄周能不能想办法帮忙,邻居那家都是好人,苦命了半辈子,被这男人没少折磨。

    庄周听后立刻答应道“竟然敢找你麻烦,这事你就放心吧,交给我去处理,回头有消息,我再告诉你”

    没过多久,林素做好午饭了,敲门进来喊秦升和庄周吃饭,午饭简单也丰盛,四菜一汤,都是林素的拿手菜,现在的她,除过那些复杂的大菜,可以说是一流的大厨了,直让庄周夸她没想到千金大小姐也成了贤妻良母。

    吃过午饭,庄周就离开了,他知道秦长安就在厦门,所以过去见见秦长安,还得给秦长安说说今天秦升主动问老爷子和他的事。

    秦升睡了会午觉,下午林素送他去康复中心

    在御屏山的一家茶楼里,庄周见到了秦长安,他也有些日子没有见过秦长安,平日里都是电话联系,毕竟秦长安事情比较多,平时约见的也都是些封疆大吏或者大人物。

    “你说他今天问你老爷子的过去,还问起我了?”听完庄周所说的,秦长安若有所思道。

    庄周默默点头道“恩,不过我不清楚他什么意思,所以并没有透露任何消息,都敷衍过去了”

    “这小子的心思,一般人捉摸不透,老爷子那边怎么给他说的,我也不清楚,看来找时间我得敲打敲打”秦长安也不清楚,毕竟他不知道老爷子怎么给秦升交代的,秦升又知道多少,他又怎么打算。

    庄周善意的提醒道“你这么和他接触,真不怕被知道?”

    “我会谨慎的,再者,知道了就知道了,我是他爸,又不是仇人,再说这件事,又不是我造成的”秦长安冷哼道。

    这是秦家的家事,庄周也不好插手,只能笑着说道“那杜江的事?”

    “这事你不用管,我让公孙回头盯着”秦长安随口安排道,紧跟着说道“我明天回北京,你也跟我一起,这段时间还是少见他为妙”

    庄周低声道“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