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有趣的人
    第二百零九章  有趣的人

    秦升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在没有了解清楚远达内部的详细情况,就轻易找郝副总查保利国际的帐。[他怎么都想不到,刚刚离开郝副总的办公室,郝副总就已经把他出卖了,直接将他暴露。

    所以,当秦升给曹达打电话,直言想查保利国际的帐,郝副总需要他的授权时,曹达沉默片刻后道“你过来,我再和你聊聊”

    秦升意识到哪里出错了,难道不应该查保利国际的帐么?

    九溪玫瑰园曹家,诺大的别墅只剩下曹达和大女儿,大老婆和儿子去娘家了,小老婆带着小女儿出去逛街了,叛逆的大女儿在房间打游戏,乐的清闲的曹达就在书房看书。

    秦升见到曹达后,很没底气道“曹总,我不该查保利国际的帐?”

    曹达并没着急回答,只是笑道“秦升啊,以后没有外人的话,你就叫我曹叔,其他时间再喊我曹总”

    秦升多少有些意外,不过很感动道“好,曹叔”

    “对了,你女朋友哪里人,还适应杭州的生活么,如果工作不顺心的话,可以给我说,毕竟你是老庄的侄子,我和老庄的交情也在那里摆着”曹达放下书轻笑道。

    秦升解释道“她是宁波人,以前经常来杭州,所以并没有什么不适应的”

    “那就好,改天带着女朋友来家里吃顿饭,我好好招待招待你们,也算是尽地主之谊”曹达主动邀请道。

    秦升犹豫片刻还是点头说好,遇到这样的老板,那真是他的运气。

    “我不是说你不该查保利国际的帐,只是不该这么去查,公司内部派系林立,你让老郝去查,你保证老郝和钱布平不是一伙的?保不准这会钱布平已经知道你针对他的消息了”曹达这才缓缓解释道。

    秦升脸色微变,立刻明白曹达的意思了,他知道自己疏忽大意了,认错道“曹叔,是我大意了,我本能的以为,一家公司的财务负责人,肯定属于老板的心腹,一定是可以信任的”

    曹达起身调低了空调的温度,笑道“老郝以前确实让我很信任,可是这两年我基本不参与公司的事,他和老周关系交恶,公司内部管理混乱,账目也比较复杂,我多少是怀疑他的,再者我也知道他和钱布平等人走的非常近”

    “我明白了”秦升若有所思道,事情已经这样了,也只能想办法补救,从其他方面攻破保利国际的堡垒。

    曹达缓缓说道“除了我,远达内部,你谁也不能相信,除非他有资格让你信任”

    从曹叔书房出来时,秦升正好碰到了叛逆的大女儿,有钱人家的孩子,从小就养尊处优惯了,刁蛮任性那也是人之常情。

    小丫头就穿着背心短裤,踩着双人字拖,随意的扎着马尾,秦升打量着这丫头,小小年纪就已经是美人胚子,长大了保不准要祸害谁,似乎这丫头连内衣都没穿,能看见背心上凸起两个点,秦升连忙转移了眼神,准备下楼离开。

    “你,过来”秦升正打算离开,这丫头却直接叫住了秦升。

    曹达的儿子叫曹彰,大女人叫曹莹,小女儿叫曹羽,名字都是单字,想来应该有所讲究,有些家族就是如此。

    对于眼前这位爸爸所说的家庭新成员,曹莹没多少兴趣,反正爸爸爱折腾这些琐事,不过她的生活需要一位苦力。

    “有事么?”没有礼貌的孩子,再漂亮秦升也不喜欢,直接喊你、过来,这丫头脾气还真大。

    曹莹盯着秦升道“把你电话让我用下”

    秦升没有多问,把电话递给了曹莹,曹莹立刻拨打了一个号码,等到响了两声后就挂了,随后抬头笑眯眯道“我爸说,你是我们家的新成员,所以我有什么事,是不是可以找你?”

    秦升一脸平静的点头道“可以”

    “好,这是我的手机号,我已经帮你存好了,以后我有什么事给你打电话,你必须在第一时间赶到”曹莹理直气壮的说道,随后将手机放在秦升受伤,转身进了房间。

    秦升耸耸肩,这小姑奶奶挺有性格的

    秦升从九溪玫瑰园离开的时候,钱布平刚刚回到保利国际,这里就是他的私人地盘,所有事情他说了算,从上到下水桶一般,没有能插进来。

    “哥,你说这小子要查咱们保利国际的帐?”杨国荣坐在钱布平的办公室,听到这个消息后,阴着脸说道,没了平日里笑眯眯的样子。

    国字脸的钱布平平静道“老郝刚刚给我打的电话,说秦升找他查账,被他委婉拒绝了”

    “这小子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初来乍到就敢惹我们,真不知道他从哪来的底气?”杨国荣很是不屑的说道。

    钱布平意味深长道“那天在公司开会,曹达的态度很明显,他可能要重新管事了,这秦升只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而已,没有他的支持,一个三十未到的年轻人,敢这么牛逼哄哄么?”

    “那你说,这是曹总要收拾我们?我们怎么办,不反抗么?”杨国荣紧张道。

    钱布平瞪眼他道“紧张什么?我怕他么?我已经走到了今天,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但我不是任人宰割的主,他想动我,那我就跟他斗一斗”

    “怎么做,您吩咐,我去安排”杨国荣立刻明白道。

    钱布平冷笑道“先找人敲打敲打那个秦升,让他识趣点,想好好活着,就不要掺和远达的事情”

    杨国荣冷笑道“好,我这就去吩咐”

    钱布平不是不给秦升面子,而是他早已站在了二股东任平华那边,最近二股东正在联系其他股东,向曹达逼宫融资,以达到绝对控股,随后将曹达踢出远达控股。

    傍晚,秦升开着那辆雅阁来到了黄龙体育中心,杭州市浙商的大本营,从来不缺有钱人,所以更不缺有钱的富二代和纨绔子弟,黄龙体育中心到处都是豪车,当夜晚降临的时候,对于他们来说,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曹达集团旗下在这里有两家酒吧,一家不温不火的夜店,一家去年才开业有驻唱乐队的s,装修很是现代化,舞台灯光都很潮流,时常也会有国内小有名气的乐队过来表演,基本上每周有一次,可是生意却连那家不温不火的夜店都不如。

    停好车以后,秦升找到了这家名叫光音的酒吧,这会还没有表演,诺大的台下只坐了四五桌客人,再加上吧台这边,看起来很是惨淡。黄龙这边的租金可不低,真不知道为什么能坚持到现在,如果是其他老板,可能早就转让出去了。

    秦升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一杯无酒精的莫吉托,闲来无事和朋友聊着天,这两天他的空闲时间都是在哄欣欣,毕竟又消息了大半年,回来也就给欣欣和王姨打了个电话,这母女俩怎能不生气。

    王姨毕竟是长辈,也知道秦升有很多事,多少能理解,只是告诉秦升以后别再突然消失,就算是有什么事,每个月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她心里也就踏实了。

    欣欣则赌气的不理秦升,说她不认识秦升,秦升知道这是气话,只能百般求饶哄着这丫头。这会正是暑假,她还在西安陪妈妈,如果在上海的话,那天也就跟着韩冰等人过来了。

    秦升最终只能答应她,在她暑假结束前,一定回西安看她,还提前透露会带着媳妇回去见家长。

    欣欣听到这话,立刻八卦起来询问道“媳妇?冰冰姐么,还是和苏沁姐重归于好了?”

    秦升径直摇头道“都不是”

    “呃”欣欣很是震惊,他真不能明白秦升这个花心大萝卜,有什么魅力能迷住韩冰和苏沁,最可气的是,他居然连这两位大美女都看不上,这眼光也真是太高了,那什么样的女人,才能让他收心?

    只不过,先有苏沁,后有韩冰。欣欣好不容放下苏沁,把韩冰当做未来的嫂子,谁知道秦升又喜新厌旧,所以她冷哼道“哥,你太让我失望了”

    说完,欣欣就挂了电话,秦升也懒得解释了。这种事情,只能是当局者清,旁观者迷。

    一杯莫吉托喝了两口,一位面相和善理着光头的中年男人端了杯马天尼坐在了秦升的对面,淡淡道“秦助理”

    “于总在啊,我还以为于总不在呢”秦升平静道。

    于一笑,光音的负责人,也是杭州小有名气的音乐人,弹得一手好吉他,以前年轻的时候,骑着摩托车走遍了大江南北。在北京待过,也在大理丽江待过,在拉萨待过,也在上海深圳待过,他是一位真正有故事的男人。脾气很和善,从来不和别人生气,他信藏传佛教,一脸佛相,有种世外高人的感觉。

    光音之所以一直赔钱还不关门,就是因为于一笑这个男人,他和曹达的关系不错,曹达偶尔会来这里坐会,差不多每月有那么一两次,还有曹彰也和他关系不错,只要有空就过来,有曹家父子的大力支持,所以保利国际、云鼎国际都关门了,光音也不会关门。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不管刮风下雨,我每天晚上都在这里,每天晚上也会上台唱一两首歌,音乐和酒,就是我的生活”于一笑平静道。

    秦升下意识道“于总是个有趣的人”

    “于总这称呼,确实不适合我,我是个音乐人,不是商人,大家都叫我老于或者于胡子”于一笑淡淡说道,因为他留着一撮小胡子,别有趣味。

    “那就老于吧”秦升笑呵呵道。

    于一笑随口问道“秦助理在等曹彰么?”

    于一笑是音乐人,不是商人,所以有关音乐以外的事情,他都不参与,整个远达控股,他是最特殊的存在,因为没有利益,所以没有派系。

    曹彰?

    曹达的大儿子要来?

    秦升笑着摇头道“不是,我只是过来坐坐”

    “哦,我还以为你和曹彰一起的”于一笑没想太多,随口道。

    于一笑的话音刚落,曹彰就带着众多朋友走进了光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