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谈不拢
    第二百一十四章  谈不拢

    钱布平不给秦升面子,还要敲打秦升,秦升自然得拿实力回应他们,不然一味的妥协,只会让他们得寸进尺,到最后什么都做不成。[这社会本就是讲究实力的,偶尔秀秀肌肉,他们才知道你不是好惹的角色。

    秦升本来还准备迎接更猛烈的暴风雨,谁知道钱布平就这么认怂了,主动让郝副总打电话请他吃饭,郝副总虽没说清楚都有谁,但秦升知道这自然是钱布平的意思。

    就在秦升赴宴的路上,常八极打来电话,保利国际那位财务经理已经被他控制,听到这个消息后,秦升异常的高兴,这才有了底牌和钱布平斗了。

    秦升叮嘱常八极,照顾好这位财务经理,等他忙完这边的事情,就过去见他。不过你要是闲的没事,可以想办法让他吐出保利国际的内幕等等。

    常八极笑着回应道,这都好办。

    钱布平请客的地方在西溪湿地这边一家餐厅,叫碧云庄,就在西溪湿地腹地,古色古香的院子,有种回归自然的感觉。

    钱布平等人提前就到了,此刻坐在包厢的休息区喝着茶,安安静静的等着秦升,虽然按照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但钱布平不急不恼。

    “这秦升,还真特么把自己当回事了,已经迟到了半小时”吕士民叫嚣着,他的脾气算是这里面最差的,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主,但是为人重义气讲感情,又是混黑出身的,所以在远达内部很有地位,连曹达都不敢轻易得罪。

    如果钱布平的背后不是他的姐夫袁科的话,吕士民自然不会把一直自以为是的钱布平放在眼里,可谁让他在袁科袁叔那里算个屁,才会这么的巴结着钱布平。

    钱布平喝着茶冷哼道“他两次来保利国际,我都避而不见,今天他有点脾气,那也正常,毕竟是年轻人么”

    “老钱,你确定昨天傍晚那事,是这秦升干的?”郝副总若有所思道。

    钱布平阴着脸道“同样的话,只可能是同一个人说,除了他还能是谁,这明显是回应我前几天对他所做的事,所以才会说,来而不往非礼也”

    吕士民恼火道“我说老钱,咱们怕他干什么,不就是一个二愣子么,找人弄死他就完了,咱们背后可是袁叔,怕他还是怕曹达?”

    “不要什么事都扯到我姐夫”钱布平有些不高兴道,他知道吕士民一直想攀上姐夫的大船,奈何人家看不上他,所以才一直留在远达,而他则是不愿意去看姐夫袁科的脸色,所以才在保利国际当土皇帝。

    吕士民悻悻一笑道“我就说说么,就算不用袁叔出面,我随便找几个人就办了”

    “还不至于拼的鱼死网破,他昨天晚上就是在用实力告诉我,他也不是什么善茬,所以我打算今天先稳住他,只要许以利益,我想没有什么事是谈不妥的”钱布平若有所思道。

    一直没有说话的郝副总笑道“我也觉得没必要闹的太僵,只要给足他面子和利益,他就不会针对我们了”

    “你们啊,就是太怂了”吕士民叹口气道。

    又等了几分钟后,服务员终于带着秦升走进了包厢,秦升进门故意喊道“不好意思啊,来迟了来迟了,路上太堵了,没想到杭州的堵车真是惨绝人寰啊”

    说完秦升就看向了包厢里面的三位大佬,一脸诧异道“没想到钱总和吕总也在啊,郝总,你怎么也不早说声,早知道这样,今天就该我做东了”

    郝副总笑眯眯道“秦助理客气了,我们都是一个公司的,秦助理刚进远达,理应是我们尽地主之谊,欢迎秦助理加入这个大家庭,奈何前几天吕总和郝总都太忙了,所以才推迟到今天”

    秦升心里暗骂,真尼玛虚伪啊,如果不是劳资昨天收拾了钱布平,你们会把我当回事?

    “郝总这话就更见外了”秦升随口道。

    郝副总瞅眼钱布平和吕士民,笑道“既然都到齐了,我们就入席吧,边吃边喝边聊,岂不快哉”

    “郝总说的是”钱布平笑道,他和吕士民一直在打量着秦升,琢磨着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正觉得有曹达这个靠山,就敢和他们斗么?

    入席以后,郝总吩咐服务员开始上菜,秦升盯着钱布平笑眯眯道“总算是见到钱总了,我去了保利国际两次,钱总都没见我,还是郝总的面子大啊”

    “秦助理,今天我给你赔礼道歉,前两次确实太忙了,都是些大人物,我也不敢怠慢,还希望秦助理不要放在心上”钱布平似笑非笑道。

    秦升哈哈大笑道“钱总都这么说了,我秦升也不是小气的人,当然不会放在心上”

    酒菜上齐后,郝副总活跃着气氛,大家彼此随意聊着,都是些场面话客套话,秦升说话是滴水不漏,你们只要不开口,我也就当作什么事没有发生,就当蹭顿饭吃。

    感觉差不多了,钱布平这才开口道“听郝总说,秦助理想查保利国际的帐,不知道秦助理这是什么意思?”

    秦升看向了郝副总,不禁觉得他当时做事有点太冲动了,如果了解清楚远达内部情况,也就不会找郝副总,更不会让钱布平察觉了。

    郝副总笑着解释道“秦助理,你也别生气,我觉得大家都是自己人,这么做会让钱总难堪,所以有什么事,说开了就行”

    秦升不以为然道“郝总多虑了,钱总也多心了,查保利国际的帐,算是例行公事吧,我刚来远达,自然要了解各子公司的情况,所以接下来也会查其他公司的帐”

    “那秦助理为什么偏偏要从保利国际开头呢?”钱布平质问道。

    秦升笑呵呵道“这不是打算让钱总给大家做个榜样么,钱总跟着曹总这么多年了,也算是元老级的,如果大家看到钱总都不在乎,其他人也就不好说什么了吧”

    “我看秦助理是看我好欺负吧”钱布平咬牙道。

    秦升诧异道“钱总这是什么话,我怎么可能这么做呢,我是曹总的特别助理,曹总让我全权代表他,你们也看到了曹总那天开会发了那么大的火,我要不做出点成绩,那不就得卷铺盖走人了么?”

    “秦助理还是太年轻了,远达内部可没秦助理想的那么简单”钱布平笑呵呵道。

    吕士民适时说道“很多事情,都不是表面那个样子,秦助理把事情想简单了,我怕秦助理这么做,会得罪人,到时吃了亏,就得不偿失了”

    这已经是**裸的威胁了。

    秦升哈哈大笑道“我这人啊,就是一根筋,答应人的事,就肯定会做到,不怕吃亏也不怕得罪人。不过你们这么一说,我还真得小心,前两天差点出了事。”

    “我昨天晚上也差点出事”钱布平回应道“真不知道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拿我开刀,也不打听我钱布平什么背景?”

    秦升若有所思道“哦,那这人真是胆大包天了”

    “秦助理,据我所知啊,你刚到杭州,还有位漂亮的女朋友,这才刚刚落脚,没必要给自己四面树敌吧,省的到时候悔恨终身”钱布平看似随意道。

    秦升最反感别人拿女人威胁他,更何况是拿林素威胁他,所以微怒道“钱总,我怎么听出来,你这是威胁我呢?”

    钱布平笑呵呵道“秦助理,我知道你有些能耐,可是杭州不是别的地方,你翻不起多大的浪。昨天的事,真以为我不知道是谁做的?”

    秦升故意打哈哈道“钱总,你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吕士民看见两人你来我往的套路,就有些烦躁,等着秦升直言不讳道“秦升,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想干什么,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一个年轻人么,这么做只能说嫌命太长。咱们简单点,你只要做你该做的事,你想要的,我们都能满足你,每月给你分红,房子车子面子都会有,让你在杭州顺风顺水。如果你真不知好歹,那我觉得,杭州这座城市不适合你”

    “我就在我该做的啊”秦升端着酒杯意味深长道“如果你们今天请我吃饭,就是说这些破事,那我觉得没必要再继续吃了。你们心里要是问心无愧,又有什么担忧的,你们要是真做了对不起曹总的事,那我只能照章办事,你们想怎么来,还是那句话,我奉陪到底,咱们看谁笑到最后,我不是三岁小孩,别吓唬我,拿点真本事出来”

    “秦升,别给脸不要脸”吕士民怒道。

    钱布平也冷哼道“那你的意思,就是没得谈了?”

    “咱们都是为了远达的发展,为曹总效力,谈什么啊?各司其职就是了”秦升呵呵笑道。

    吕士民连忙打哈哈道“怎么吵起来了,有话慢慢说么?”

    钱布平却被秦升彻底激怒了,让一个不到三十的年轻人如此欺负,钱布平怎么没有脾气,所以直接摊牌道“秦升,你知道我姐夫是谁么?你要是不知道,你可以问问曹达。如果真不知好歹,那你就试试”

    “试试就试试,我这人就是不信邪”秦升一脸平静道。

    钱布平猛拍一把桌子,愤然起身准备离开,他还没想着把秦升留在这里,谈不拢那就不谈了,咱们真刀真枪见。

    吕士民和郝副总也准备起身离开。

    这时候,秦升乐呵道“钱总,代我向冯经理问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