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怎么面对?
    第二百九十三章   怎么面对?

    不管怎么样,严朝宗和屈欢喜这次针对秦升的计划都成功了,秦升和曹达他们被弄的狼狈不堪,更让他们无助的是不知道对手是谁,这就很憋屈了。

    屈欢喜和袁科对秦升并没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出一口气而已,算是教训教训秦升,让他知道杭州不是什么好混的地方。袁科对秦升多少还是有所顾忌的,所以整件事都没有抛头露面,完全交给屈欢喜和严朝宗去折腾。

    屈欢喜和严朝宗都是有大背景的,可以肆无忌惮,就算是做错事了也会有人擦屁股,而他是不行的,关键时候会被当做炮灰的,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毕竟秦升还认识薛清妍啊,还和刘老关系不简单。

    至于严朝宗,他的城府可比这些人所想的要深,他对秦升难道没有忌惮么?有,因为九华山的事情最终成了迷,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必死无疑的秦升死里逃生,稳占上风的赵叔等人全军覆没,最终全都人间蒸发了。而秦升也在那次之后,消失了足足十个月才重新出现,一点消息都没有,一点踪迹都找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出现在杭州后,秦升又是如何在短短几个月内突然崛起的?这些都是严朝宗的疑惑。

    所以这次针对秦升的计划,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次试探而已,他想要看看秦升到底有多大的本事,何方人物在暗中帮着他,他要一网打尽,绝不再给秦升机会。

    说到这,严朝宗就有些自负了,他根本没想秦升背后的大人物可能是连他都惹不起的角色,因为他不觉得秦升能认识这样的角色,不然早在上海的时候,秦升就已经动用了,不至于被他追的隐姓埋名。

    这次的事情也更验证了严朝宗的猜想,根本没什么大人物,只是秦升狗屎运好而已,其次是知道了秦升在杭州没什么能量,一件如此小的事情就把他折腾成这样,那要是其他事情呢?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林长河找到了他,秦升主动认怂啊,这还用再说什么了?

    这两天时间里,秦升基本都在忙着他的事,林素也在忙着和朋友们见面聚会,那帮朋友都要见秦升,奈何秦升是真的没有时间。

    今天林素告诉打电话告诉秦升,她已经选好了房子,就在西湖边,属于已经不可多得的高端楼盘了,当然也贵的离谱,三室两厅两卫一百三十多平,总价下来轻松破千万。

    林素大概给秦升发了位置以及小区信息和户型图,看的出来她很喜欢,站在阳台上就可以眺望西湖风景,所以秦升直接拍板决定就买这套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林素,专业做金融的林素对于这些事手到擒来,不用秦升操心任何事,反正也不用掏钱。

    秦升忙着干什么?正忙着给在里面待了五六天的常八极等人摆酒去晦气,这段时间大家都忙的焦头烂额,一个个精神状态都不太好,趁着今晚这机会,也都高兴高兴。除过常八极,还有吕远、顾小波和管财务的张副总,还有公关经理珍姐,一个在这行厮混了不少年的大姐大。吃完饭后,珍姐和张副总都已经被秦升放假了,可以好好在家休息了,直到保利国际重新营业,到时候自然会通知他们。

    秦升他们换地方,保利国际关门了,当然只能去云鼎国际了,毕竟光音live正在重新装修当中。

    秦升、常八极、郝磊、宋伟、吕远、顾小波、谷青阳,还有被秦升认可的唐舍等,一群大老爷们聚在一起,当然没有陪酒小姐,也没人唱歌,大家只是放着轻音乐聊天喝酒。

    秦升端起一杯酒,对着常八极等人道“这次的事情,让你们受委屈了,这段时间也辛苦大家了,不管怎么样,我们总算是撑过去了,这杯酒我干了”

    秦升一杯啤酒落肚,其他人都纷纷端起酒杯喝掉了杯中酒,这是他们第一次面对挫折,虽说有各种不如意,但至少是解决了问题。

    “老常,你们几个这段时间就先休息吧,保利国际我打算等一个月后再重新装修改名开业,算是避过这段风声”秦升沉声吩咐道,早已想好了接下来的计划。

    常八极默默点头道“我听你的”

    “这次罗哥和胡老板也都出力了,我明天请他们吃饭,老常你陪我过去”秦升紧跟着说道,至于里面的其他意思,常八极当然明白了。

    秦升紧跟着吩咐道“宋哥,云鼎这边就交给你和郝磊了”

    “放心,有任何风春草动,我都会通知你”宋伟如今坚定的站在秦升这边,当然会听从秦升的吩咐。老周已经被曹达弃用了,只不过是个职业经理人。

    “吕远,你带着唐舍和顾小波,这段时间就留守保利国际,有什么事和老常商量”秦升继续安排道。

    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接下来就是喝酒了。

    “我怎么觉得你有心事?”坐在秦升旁边的郝磊突然开口问道,他和秦升认识这么多年了,虽不敢说真正了解秦升,但秦升的一些小细节还是知道的,比如他如果心里有事的话,总会不自觉的发呆。

    秦升摇摇头道“我能有什么心事,就是这段时间太累了,在梳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总结反省自己有没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

    “人无完人,我们都还年轻,路还长着,别把自己逼的太狠了”郝磊善意的说道,因为从他跟着秦升到上海,就发现秦升不管任何时候,都会把所有事扛在他身上,有时候这些事和他根本没有关系,可他就是这种人。

    这样活着,似乎背负了太多的东西,太累了。

    “我知道,可能想得太多了”秦升苦笑道。他确实有心事,因为严朝宗明天到杭州,林长河已经告诉他,后天中午见面,地点待定,由严朝宗安排,目前这件事秦升还没有给任何人说,因为他怕比如郝磊或者常八极等人会冲动。

    秦升是学哲学的,郝磊知道秦升做事比他聪明,比他更有分寸,也懂得及时调整自己,他只是作为一个朋友关心秦升而已。

    “韩冰过两天新公司开业,想让我们到时候过去观礼,你这两天比较忙,我就没给你说,她也没打扰你”郝磊若有所思道,韩冰和秦升的关系如今很是微妙,自从韩冰来到杭州以后,秦升只见过三次,大多时候都避着韩冰。韩冰毕竟是女人,还有林素的存在,也不好打扰秦升,只得让郝磊转达。

    对于韩冰,郝磊有些无奈,又有些心疼。在他心里韩冰是个好女孩,他和韩冰相处的时间最长,心里或多或少的有些爱意,可是知道韩冰对秦升的感情,秦升也是他的兄弟,不管怎么样,这份感情他都只能藏在心里。

    不管韩冰最终会不会和秦升在一起,他都不会在中间插足,就好像当年他也喜欢苏沁,最终秦升和苏沁在一起了,而他只能默默的隐藏这份感情,直到今天也从来没有表达。有些人为了爱情可以奋不顾身,可以放弃一切,但是对于郝磊来说,父母兄弟最大,所谓的爱情他会随遇而安,世界那么大,总会遇到他喜欢也喜欢他的女孩。

    “具体什么时候,我让人准备花篮什么的”韩冰公司开业,这是比较重要的事,毕竟他是韩冰的好朋友。

    郝磊回道“下周一”

    “恩,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们一起过去”秦升点点头道。

    郝磊还有事要说,好像他是秦升的秘书似的,但是很多事很多人只能通过他传达给秦升,还真是有意思,所以直言道“苏沁周末来杭州,想要见你,我只是给你说声,见不见你自己决定”

    秦升略显诧异,端着的酒杯也下意识愣住了。自从前段时间西安一别后,秦升和苏沁就再也没有联系了,苏沁也没有给秦升打过电话发过消息。秦升当然记得那晚和苏沁爸爸苏永贤的谈话,作为一个父亲,苏永贤当然希望女儿幸福,走出以前的困境,可是感情这种事,不是他想怎么着,就能怎么着的,所以他才求秦升帮忙。

    秦升叹了口气,苏沁毕竟是他曾经深爱的女人,往事虽说如烟如风,可是心中多少还是有痕迹的,他无奈道“我会给她打电话,到时候去接她”

    “恩”秦升的回答让郝磊很满意,如果秦升真的这么狠心的话,郝磊肯定会很失望的,毕竟苏沁人生最美好的时光都留给了秦升,秦升纵然如今有了林素,也不能对苏沁这么的狠心。

    不再说这些烦心的琐事,秦升也没心思去细想这些事,他目前最紧迫的事情,就是怎么面对严朝宗,怎么和严朝宗谈,严朝宗给他们准备了什么?

    这顿酒一直喝到十一点多,秦升等人从云鼎国际出来,准备各自坐车离开。可惜很不凑巧的是,遇到了刚刚从皇后酒吧出来的纨绔屈欢喜,这丫的眼睛还是毒辣,一眼就看见了秦升和常八极,毫不犹豫的带人跑了过来,拦住了秦升和常八极等人的去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