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落幕……
    第三百二十六章  落幕……

    本来平淡无奇的一晚上,最终在后半夜开始波澜起伏。

    顾小波的背叛,给秦升等人造成了致命的威胁,三个人全部被陷入对手的包围圈,如今谷青阳为了保护秦升,以命换命让秦升离开,而他却最终死在了这块他以前根本都不知道的陌生地方。

    惨绿少年,客死他乡,悲哀。

    顾小波跪在地上,从这刻起他彻底不再是以前的那个顾小波,从今往后,他只会顺着错误的方向继续走下去,正如他所说,可能愧疚,但他不会后悔,因为他就是自负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顾小波终于缓缓起身了,他的表情有些狰狞,眼睛更是血丝通红。他紧咬着牙关,双拳紧握,给谷青阳的尸体缓缓的鞠了三个躬。随后毫不犹豫的冲进了夜色当中,因为他还要杀了秦升,决不能让秦升就这样离开,不然用不了多久,躺在地上的就是他了。

    林荫小道里,常八极和楚司空的大战已经接近尾声了,难解难分的战况终于随着时间的拖延开始逐渐清晰,心境已乱的常八极已经身受重伤。不过楚司空的情况也不是很乐观,只是比常八极稍微好点。

    再一次交手,常八极被楚司空的一记寸劲重拳狠狠的击中了腹部,连续先后倒退了数步,嘴角已经流出鲜血,脸上和身上更是多出受伤,衣服也被撕碎了好几片,看起来有些狼狈不堪。

    “常八极,也不过如此么”楚司空略显不屑的说道。

    常八极盯着楚司空冷笑道“你真能杀了我?未必。如果不是你们今天设的这个局,你和我真正交手,你必输无疑,你心里很清楚”

    楚司空很少输,而且他很讲江湖规矩,所以和常八极这种高手交手,他要赢的光明磊落,更要让常八极输的心服口服,所以常八极的话刺激到了楚司空,毕竟如果不是常八极分心,谁胜谁负真不知道。

    所以,楚司空思索片刻,感觉那边应该已经结束了,不需要他再牵制常八极了,就算是常八极现在赶过去,也根本无济于事。如果常八极留下来跟他死战,到时候他就算是能杀了常八极,也要付出绝对的代价,何况他根本不希望别人帮忙。

    因此,楚司空轻笑道“好啊,既然你这么说,那今天咱们就到此为止,不然我会胜之不武。等你解决了你的事,到时候我们再找时间切磋,我不信下一次,你还有什么理由”

    “你确定让我走?如今你占有优势,如果你想杀我,机会难得,可是过了今天,一切未必”常八极冷笑道。

    楚司空乐呵道“哈哈哈,我楚司空从来不是这样的人,要赢你,就要赢的正大光明”

    “好,那咱们后会有期”常八极对楚司空不了解,但是却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人,江湖气息很重,而且是那种老派作风的江湖人,守规矩讲道义留情面,不是现在这帮年轻人,心狠手辣不计代价。如果两人不是对手,常八极倒是很希望和这种老江湖做朋友,而且以他们彼此的性格,到还能真成为朋友。

    只是可惜,他们是对手,不是敌人。

    常八极恭恭敬敬的给楚司空作礼,楚司空也很是客气的回了个礼,这就是他们江湖人的规矩,随后常八极就迅速向着河边的方向赶去。

    常八极和楚司空的大战终于结束,火星撞地球的开场,最终握手言和择日再战,也并没有分出最明确的胜负。不过真要坚持到最后,常八极肯定必输无疑,但楚司空也定然是付出惨重的代价。

    而防护林那边,也已经到了尾声了,因为秦升已经逃之夭夭。

    冯和和顾小波为了谷青阳的事情耽搁了时间,这给庄周和南宫了机会,两人迅速追上了秦升,然后拦住了后面那两个男人的去路,并将他们留了下来,给了秦升足够的时间。

    当两个男人快要追上秦升的时候,南宫和庄周站了他们面前,两个男人异常诧异,因为今晚秦升这边只有四个人,常八极被楚先生拦着,顾小波已经背叛,谷青阳被留在后面,秦升就在前面。

    夜黑风高,眼前的这对男女是谁,虽然看不清楚他们的容貌,但似乎情报里面并没有关于他们的消息,这到底怎么回事?

    带头的男人虽然知道眼前的男女绝对不是朋友,肯定是对手,但还是下意识的问道“你们是谁?”

    南宫冷笑道“你们没资格知道”

    “如果不想死,就赶紧离开”旁边的男人威胁道,因为他们也有实力威胁,毕竟是精挑细选的高手,碰到普通对手,绝对有击杀的能力。

    南宫娇笑起来道“死?这么多年,这句话我听了很多遍,可我现在还依旧站在这里,但是他们都已经去见阎王爷了”

    不管这话是真是假,但是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两个陌生的敌人,这两个男人本来就有些下意识的害怕,所以听到这话以后,心里更没有底气了。

    尚未开打,就已经输了气势。

    南宫说话,旁边的庄周一直沉默不语,对于他们来说,眼前这两个男人已经是必死的猎物了,跟将死之人说话,又有什么意思呢?

    两个男人彼此相视两眼,不管对方到底什么来头,只要他们挡住了去路,那就是敌人,对于敌人,只有一个字,杀。

    所以两个人不再废话,不然会耽误更多的时间,于是果断出击,向着庄周和南宫冲了过去,手里都拿着提前准备的短刀。

    庄周和南宫很自觉的左右分工明确,一人挑选了一个对手,南宫率先和对手接触,连续躲开对手的几个刺杀,敏捷的一个转身后,很生气的甩了那男人一个耳光,娇嗔道“你妈妈没教你不准欺负女人么?”

    这一巴掌势大力沉啊,直接煽的那哥们嘴角流血,脸上更是留下五个深深的手印,纵然是夜里也看的清清楚楚,这男人被气的差点吐血了,暴喝一声再次冲向了南宫。

    那边的庄周倒没有南宫那么的调皮,他比较务实,只求短时间内解决对手,所以上来就毫不保留,一拳直接打断了凶手的肋骨。

    双方根本就不是同一重量级的对手,所以这过程和结果早就不言而喻了,如果是常八极和楚司空那种级别,估计不打个十几分钟是没有结果的。

    当那对手强忍着胸腔钻心的刺痛,再次冲上来的时候,脚步已经虚晃了,常八极一脚踢在了他的小腿上,然后紧跟着抓住了他的手臂,顺势用力一扭,就直接卸下了他的持刀的胳膊,这男人疼的有些撕心裂肺。

    不远处的冯和和另外那个男人,以及后续赶来的顾小波,都听到了这声,因为这不是秦升的声音,所以瞬间感觉不妙,立刻向着这边而来。

    庄周不再犹豫,他卡着对手的头,连续膝撞了数次,让他彻底失去了还手的机会,最后抓住男人的胳膊,直接用他的手将短刀插进了他的腹部。这一连套的动作结束以后,庄周迅速向后撤开,根本不让鲜血沾到自己身上。

    男人有些不甘心的缓缓倒在了地上,和最开始岸边的两个男人差不多,只可惜的是,那两个男人比较侥幸,只是被打晕过去,并没有受重伤,而他们在这里却留下了命。

    南宫那边,这时候也差不多了,毕竟实力悬殊太大,呼兰李青峰那帮人就算是找到再厉害的高手,能有楚司空和冯和的实力强么?所以面对南宫和庄周这种级别的对手,他们的实力根本不值一提。

    所以,他们的结果在遇到南宫和庄周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南宫的身手比较敏捷,反应能力也特别强,那男人根本都威胁不到南宫,完全被南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最终南宫没有像庄周那么的残忍,而是直接扭断了男人的脖子,彻底结束了这场战斗。

    一切尘埃落定。

    南宫看向脸色沉重的庄周道“后面的,还要继续杀么?”

    “你这丫头,杀心有点重啊,不太好”庄周摇摇头道,如果说杀人是一门艺术,那么南宫已经到了大师的境界了。

    南宫撇撇嘴道“我只是想完成任务而已”

    “行了,这么长的时间,秦升估计早已经逃之夭夭了,我们没必要再多杀人了,何况天快亮了,留给他们收拾残局的时间吧,我们只需隐藏在暗处就是了”庄周随便安排道。

    南宫听到这话默默点头,最终和庄周迅速消失在夜色当中。

    当冯和赶到的时候,南宫和庄周已经走了,看到眼前惨烈的场面,冯和被震惊了,追击秦升的两个男人都死在这里,他们的实力可不弱啊,秦升根本没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击杀,那这怎么回事?

    难道说常八极干的?

    不可能啊,常八极被楚先生牵扯着,以他对常八极实力的了解,和楚先生最多是平手,不可能那么快的时间杀了楚先生,那到底是谁?

    冯和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中,不过他已经有些失落了,因为不管是谁做的,秦升这会早已经不知去向,追到的可能性很渺茫,更别说杀了秦升。

    那他回去如何交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