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离开,下一站
    第三百二十九章   离开,下一站

    秦长安老了,真的老了,如果秦冉仔细去观察的话,父亲的额头早已布满皱纹,看似乌黑的头发里却隐藏着无数的白发,这些都是岁月和沧桑留下的痕迹。只是秦长安懂的养生,而且每当白头发增多的时候,秦长安就会主动去染发,这才没有被人发现,因为他不想让人觉得太老了。

    但是已近花甲之年的秦长安,再怎么掩饰,也无法改变他的年龄。他很清楚,在没有确定明确的接班人时,不知有多少人窥觑着他的这份商业帝国,何况秦冉还没有结婚,这就充满了很多未知。这也是他为什么不敢匆忙和秦升相认的主要原因,纵然可以让秦升脱离他的恩恩怨怨,但是会让秦升紧接着跳进一个更大的坑里,这个坑要更加凶险。他必须确定秦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性格如何能力如何,这样他才好确定接下来的安排。

    如今,他已经心满意足。

    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父亲,下半生基本都是为了子女而活,秦长安也不例外,他是秦冉和秦升的亲生父亲,是他们人生的靠山,又怎能不心疼呢?

    只是他的爱,比较隐晦而已。

    所以,他可以忍受秦冉的所有任性和埋怨,纵然心里再怎么怨恨,他都无怨无悔,因为他知道终归有一天,他们会明白他这个父亲的不容易,看似光鲜亮丽,但是得有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支撑住这份波澜壮阔的人生。

    让公孙打电话安排最近的航班或者私人飞机,将秦冉送到九江庐山机场,秦长安在机场贵宾楼陪着秦冉待了会,这才和公孙驱车回市区,这一晚上也真够折腾的。

    九江市里,秦升在快捷酒店足足睡了六个小时才醒来,这会已经到下午了,秦升不敢再继续待在九江,生怕那帮人追过来,毕竟九江距离黄梅县太近。

    浸水的衣服这会已经被吹干,秦升只得将就着穿着,然后出门吃完饭准备去买衣服,顺便买一个新手机和手机卡。手机关机后,他知道有很多人都在担心他的安危,何况他还要和常八极保持联系。

    忙完这一切以后,已经是下午四点,秦升回到酒店后,这才给常八极打电话,开口第一件事就是问道“老常,找到青阳没有?”

    常八极听到熟悉的声音,心里略显放松,但秦升的问题让他很为难,只得道“还没有,我怕是凶多吉少”

    时间越来越长,希望也就越来越渺茫,如果谷青阳顺利逃走,那肯定会主动联系他们,秦升那边联系不上,也会联系他或者郝磊,这会都还没有消息,显然出事的概率更大。

    秦升的心情瞬间很失落,他咬牙道“再努力找找,我相信他肯定不会有事”

    常八极虽然也为谷青阳担心,只是他见惯了生死,所以很平静道“生死有命,如果他真的死在这里,也或许这就是他的命,但我们一定不会让他白死”

    秦升没有说话,仇肯定会报,但是如果不是为了保护他,谷青阳也不会就这么死了,所以秦升心里肯定会很内疚。“不说这些了,你现在什么打算,武汉不能去,杭州也不能回,至于西安,肯定也不行”常八极询问道,对于秦升接下来的安排,常八极很关心。

    秦升今天早已想好了对策,武汉不能去,那只能去那个地方了,至少安全有所保障,所以他回道“我去青岛”

    “青岛?”常八极微微皱眉道,不知道秦升为什么选择这个地方。

    秦升随口解释道“齐鲁大地,人杰地灵,我和山东的宋家有段渊源,当初差点成为宋佳的上门女婿,虽说过去是狼入虎口,但总比在这边安全”

    “既然你已经想好了,那就去青岛吧。这段时间,你谁也别联系,郝磊那边我会通知,等你在那边一切顺利了,到时候我们再过去”常八极深思熟虑后说道。

    秦升默默点头,紧跟着问道“那你怎么办?”

    “我先在黄梅县待几天,如果青阳还没有消息,我就冒险回趟杭州打探消息,之后找个地方养伤,然后等你的消息”常八极如此说道。

    常八极已经安排妥当,让秦升不用操心太多,郝磊和唐舍那边他也不管了,想来常八极都会打好招呼。

    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去了青岛以后,迅速打开局面,只是怎么打开局面,他目前还没有具体的计划。

    和常八极打完电话以后,秦升迅速前往火车站买了最近一趟去青岛的火车,随后回到酒店退房,这会距离已经只剩一个小时了。

    从昨晚到现在,秦升的心境波动很大,他再一次在这样的处境下全身而退,相比于上次在九华山已经很好了。

    下一站青岛,秦升知道没有在杭州那么的容易,毕竟杭州他有不少资源可以利用,但是在青岛他要白手起家,除非他愿意入赘宋家,成为宋家那位妖精的男人,这样他才能迅速崛起。

    可惜,显然不可能,毕竟他要为林素负责。

    所以,青岛不像杭州,很有可能长时间要过着在厦门的生活,但是只要人还活着,就会有希望。秦升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孤独,他就不信了,他的命有那么的背,一直要颠沛流离?

    九江火车站,进站检票口,秦升回头看了眼这座匆匆而过的城市,并没有太多的感慨,目前除过西安,对于任何城市来说,他都只是过客,只是时间长短而已。

    秦升掏出手机,给林素和薛清妍各自发了条短信:我已安全,勿念。

    秦升的记忆力很惊人,但是他能记住的手机号,也就那么几个,林素和薛清妍自然在其中,还有常八极和郝磊,至于其他人的,他还真记不住,所以也就不用打招呼。

    提着在便利店买的零食,胡子拉渣略显憔悴眼神更有些迷茫的秦升,头也不回的走进了火车站,开始下一段旅途。

    火车站外面的某辆车上,庄周坐在驾驶位,旁边是眼神冰冷的南宫,后面则坐着中午就已经到了九江的秦冉。

    她在酒店门口等了几个小时,然后一整天都跟着秦升,秦升的所有一切她都看在眼里。看着疲惫的弟弟,过着如此躲躲藏藏的生活,秦冉真的很是心疼,恨不得现在上去就和秦升相认,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昨晚的所有事情,她都已经从庄周和南宫这里知道,又是让人心惊胆战的一晚上,她听的时候心脏砰砰直跳,可见弟弟昨晚经历的时候,又是怎么度过的?辛亏弟弟安然度过,没有出事也没有受伤,不然她肯定要找秦长安要一个说法。至于

    那些欺负过弟弟的人,用不了多久,她就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特别是那个严朝宗,接二连三的纠缠不止,看来上次的教训还不够狠。

    “姐姐,他已经进去了,我们该走了”南宫转头柔声道,她比秦冉小两岁,所以打小就叫秦冉姐姐,秦冉对她也特别好,只不过他们见面的时候,已经是十岁以后了,所以南宫和秦升并没有交集。

    秦冉叹了口气道“他要去哪?”

    “青岛”庄周已经接到消息,直接回道。

    秦冉咬着嘴唇道“真不知道,这么多年,他经历过多少这样的日夜,又去过多少不同的城市,却依旧没有安定的生活”

    没有安定的生活,只是因为想要的太多,所以庄周道“他骨子里就不是安分的人,更有颗不安分的心,这或许就是他的命”

    “庄叔,你说我该怎么和他见面?”秦冉很是认真的问道,毕竟庄周比她接触秦升的时间要长。

    庄周还确实考虑过这件事,他犹豫片刻道“其实,你们都已经见过他了,选择什么样的方式见面都差不多,他是个特别聪明的男人,立刻会明白其中的玄妙。我怕的就是他,能不能接受?以他的性格,可不愿意被人操控人生”

    庄周的话,让秦冉陷入了沉思,似乎确实如此,那该怎么办?

    最终秦冉有些头疼,不愿意再想,他得回去和秦长安好好聊聊了,所以道“我们回北京吧”

    宁波,回到林家的林素过着平静如水的生活,林长汀意料当中的限制了他的人身自由,对此林素根本没有反抗。她的心情并不好,所以哪也不愿意去,只想陪着奶奶,然后想念着远方的那个男人,祈祷他渡过这次危机。

    当她接到短信的时候,正陪着奶奶在佛堂念经,那个提着的心,在看到那几个充满魔力的字后,瞬间就平静下来。

    那么接下来,她就安安静静的等着秦升的消息就是了。

    上海,薛清妍已经从杭州回来,因为最近的工作实在太忙了,毕竟已经到了年底了,各种项目都要审核等等,秦升拒绝了她的好意,所以她也没有再继续奔波。但是却时刻盯着杭州的局势,特别是当秦升昨晚告诉她提前离开杭州后,她就让人打探着消息,也知道了其中的一些内幕。

    这一天,她一直在担心着秦升,更是打过好几次电话,可惜却一直没有接通,这让她感到不安。现在,她终于接到了秦升平安的消息,也算是彻底放心了。

    只是,那帮人明知道秦升和她的关系,还依旧要逼的秦升走投无路,这个梁子算是姐下来,她薛清妍可是记仇的人,一定会找回场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