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放下,妥协
    ,。

    第三百三十五章放下,妥协

    别墅客厅,没有任何外人,只有参与这次行动的当事人。呼兰、李青峰以及罗长功代表着不同的三方势力,外加顾小波这个叛徒。

    “事情的经过你们都清楚,结果你们也知道,说说吧,这事我们该怎么交代,哪里出了差错?”呼兰作为这次行动的负责人率先开口道,他已经向严二爷汇报了,意料当中被训斥了顿,但并没有那么的严重,毕竟秦升在严二爷这里,真算不上什么。

    冯和直言不讳的开口道“我觉得有人走漏了风声,不然他不会那么轻易的逃走”

    “那你觉得是谁?”李青峰饶有兴趣的说道,同时瞥了眼旁边的罗长功,这里面最有可能自然是罗长功,他倒是乐意见到罗长功吃瘪。

    冯和当然不会妄加揣测,随口道“我不知道”

    罗长功知道他们在针对谁,但他除过给杨登透露那么句话,剩下后面的事,完全没有掺和,任由秦升听天由命,谁知道秦升福大命大,所以他轻笑道“我知道你们什么意思,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你们可以慢慢去查,要是真是我罗长功走漏了风声,你们随便处置就是了。不过……”

    罗长功指着背叛的顾小波,冷哼道“这个人以前可是秦升的心腹,你们轻而易举的就让他反水,难道不觉得其中有问题么?”

    顾小波在这些大佬面前自然不敢还嘴,但是冯和还是站在顾小波这边的,沉声道“如果这次不是顾小波,我们根本不可能设下圈套,所以顾小波肯定没有问题。这次主要疑点有两个,第一,秦升为什么突然提前离开杭州?第二,在防护林里,常八极被楚先生重伤,谷青阳死于我们手中,那是谁杀了我们的人,让秦升顺利逃走?以秦升的实力,不可能那么的神速,楚先生检查过尸体,对手绝对比我们的人实力强数倍”

    罗长功猛拍把桌子起身道“那你们就觉得是我了?劳资特么都不知道你们找个了叛徒,那天晚上我连手机都没碰过,劳资怎么通风报信?”

    李青峰呵呵笑道“这我们就不知道了,你罗老板神通广大,谁清楚你怎么做的?”

    “李青峰你少特么阴阳怪气的,有本事直来直往,劳资陪你玩”罗长功火冒三丈道,丝毫不把这帮人当回事。

    李青峰冷笑道“你以为我怕你?”

    呼兰觉得这事最终还是不了了之,这帮人都不是普通人,就算是最后有人背锅,又能怎么着?大不了三家撕破脸皮,但秦升逃走了的事实无法改变,所以最好还是不要伤了和气,看后面的几位大佬怎么处理?

    “行了,别吵了,这事先这么着吧,一个小人物,还能有通天的本事?我们继续派人追,总归会有消息,其他事情我们也做不了主”呼兰最终拍板道。

    众人最终不欢而散,呼兰和冯和明天就要回上海,杭州已经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顾小波也会跟着离开,同时会带着他那位女朋友,他可不敢留在上海,特别是当他知道楚司空放走了常八极,这让他十分担心。

    罗长功从西溪别墅出来上车时,不屑道“一群傻逼,这都能让跑了,看来秦升还真是命不该绝啊,背后肯定有势力帮忙,我这个决定没有错啊”

    罗长功在回家的路上,再次给吴三爷汇报了情况,吴三爷告诉他,这事就不用他操心了,反正秦升和他们没有多大的恩怨,至于和严家的合作,顺其自然就是。

    罗长功回到别墅,先是吩咐手下把杨登放出来,这段时间杨登被一直关在这里,吴三爷就怕他插手秦升的事情,最后不好收场。

    当看见杨登时,罗长功直言不讳道“杨登啊,秦升的事情结束了,老爷子说你自由了”

    “死了?”杨登停下脚步,叹了口气问道,这个结果他早已预料到,秦升不可能在三方势力围剿下逃走,他能怎么办,也只能坦然接受,只是可惜了。

    这几天,他过的很煎熬,秦升是他的兄弟,吴三爷是他的义父,现在义父为了利益要杀了他兄弟,而且将他软禁起来,不让他帮忙,可见他的心情怎么样?老爷子为什么这么做,他当然明白,在老爷子的字典了,没有什么真正的兄弟,只有真正的利益,当利益足够大,任何人都是可以抛弃的。

    罗长功哈哈大笑起来。

    杨登有些不明白罗长功笑什么,一脸懵逼的盯着罗长功,罗长功解释道“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死,所有人都觉得在这样的处境下,谁都必死无疑。可是就是这么神奇,秦升这小子就是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逃出生天,你说这小子是不是命大,至今我们都没找到半点踪迹,还真是奇了怪了”

    杨登听完以后,直接目瞪口呆,这结果真是匪夷所思,秦升居然逃走了?

    接下来,罗长功把这次行动的所有过程都给杨登复述了遍,杨登听的眼睛瞪了起来,没想到如此的凶险,顾小波背叛,谷青阳战死,常八极重伤,秦升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才能逃走,不得不说其中也有运气啊。

    “那现在看来,还得多谢罗哥帮忙啊,没有罗哥你,秦升怕是要死在杭州”杨登若有所思的说道。

    客厅里没有其他人,都被罗长功清退了,所以说话很方便,罗长功回道“我对上海并没多大的野心,不去我在杭州也过的有滋有味,去了保不准得有多少麻烦,所以秦升死不死和我真没多大的关系。但是,毕竟我们和秦升是朋友,秦升也是不错的年轻人,当然希望他能活着,希望他走的更远了,所以才不忍心看他死。这也多亏你把消息传出去,不然他还是死”

    杨登由衷的笑道“罗哥,我相信秦升迟早都会再回杭州,这个仇他肯定会报”

    罗长功叹了口气道“杨登啊,别那么乐观,我只是想让他活着,没想让他报仇。报仇?谈何容易,他要面对什么样的对手?他一个年轻人,就算是打拼一辈子,也未必能站在这样的高度,好好活着就行了”

    杨登没有说话,罗哥所说也不无道理,但是他觉得秦升一定会回来,只是什么时候,他就不知道了。

    “罗哥,你说到底谁在背后帮助秦升?”杨登想到罗长功所说的疑点,皱眉问道“薛清妍?曹达?还是另有其人”

    “天知道”罗长功摇摇头道。

    上海佘山紫园别墅里,严朝宗今天被老爷子喊过来吃午饭,老爷子喜欢清静,平日里除非有事,晚辈们很少打扰,就算是那些老友们,也会提前打电话预约时间。老爷子最喜欢的生活,就是没事擦拭那些宝贝相机,然后坐在草坪上,晒着冬日里的暖阳,昏昏欲睡。

    午饭很简单,除过一样不太油腻的肉菜,其他都是素菜,严朝宗坐在爷爷的右手边,适合老爷子给他顺手夹菜。

    “结果都知道了?”老爷子小口吃着青菜,随口问道。

    严朝宗点点头。

    老爷子紧跟着问道“还放不下?”

    “说放下,爷爷你也不信啊”严朝宗苦笑道,他这辈子至今没有什么纠缠不清的冤家,这秦升算是第一个,如今早已无关林素的事情,他放下了林素,却放不下秦升啊,秦升要是不死,他真是心里不安。

    老爷子叹口气道“你和你爸真是一个脾气,你们两个都没有随我。这事就这么过去吧,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好做你的事,我会让你二叔继续追查下去。他要是聪明,侥幸活着,也得隐姓埋名,如果和你一样不死心,那很容易被发现,严家不会给他机会的”

    “我听爷爷的”严朝宗忐忑不安的回道,他很清楚爷爷虽说语气平淡的说这事,但显然对他很不满意了,他要是真还执拗于这件事,那继承人的资格都有可能被剥夺了。

    老爷子默默点头,然后换了个话题道“月底你去趟北京,你舅爷爷那边要给你介绍个对象,这女孩家里和咱们严家不相上下,要是感觉还不错,那就相处相处,要是不喜欢,就对你舅爷爷直说,怎么选择,你到时候自己看”

    “好,我知道了”严朝宗没有反抗,依旧明白爷爷的意思,舅爷爷亲自开口的女孩,想来家世肯定不简单,必然对严家有利无弊,但是其他就不知道了。他如果聪明,就应该拿下这女孩,这才能更加巩固严家的地位。

    如果是以前,严朝宗肯定不愿意,但是自从林素的事情过后,他的感情观已经变了,这从他不间断的换女友就知道了,所以娶谁都是娶,那就娶个对他对严家有用的女人。

    因为秦升死里逃生,有人欢喜有人愁,但是这些都不关秦升什么事了。此刻,他在青岛的艳阳里,在前任宋之秋的陪伴下,正在沙滩上漫无目的的散着步,只是有些心事重重而已。

    (本章完)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