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放不下
    ≈ap;ap;bsp;第三百六十七章放不下

    】明天去杭州,后天开始闭关码字,新年第一个月,希望努力)

    等秦升上车以后,秦冉这才告诉他,带他回四合院吃晚饭。因为每个月的今天,秦冉都会回四合院陪秦长安吃晚饭,这已经是不成的规矩,再怎么有怨气,为人子女这点孝心还是要有的。所以如今秦升回来了,秦冉也会带着秦升遵循这个习惯,也希望父子两多走动交流,不然僵局永远都不会打破。

    这段时间,秦升心态逐渐平稳下来,有些事情也能想明白了。他开始站在秦长安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他是秦长安的亲儿子,秦长安对他肯定没有任何恶意。一直派人隐藏在暗中,也是为了保护他,想想如果不是秦长安的保护,可能早就死在了九华山上,哪还有如今这逍遥自在。再者,秦长安并不着急和他相认,当然有他所考虑的,这点秦升也想过,只是想的并不通彻而已。

    最后,人无完人,秦长安不是神,庄周也不是神,他们不可能掌控所有事情,他们当然也不希望谷青阳死,但最后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而他们的责任只是保护他而已。一切并不是恶意为人,只不过是阴差阳错,要怪也只能怪严朝宗那帮人了。

    所以,秦升对秦长安的怨气不再那么强烈,毕竟他是学哲学出身的,静下心以后,可以从各方面去思考一件事情,最终说服自己。

    因此当秦冉告诉秦升要回四合院吃饭的时候,秦升没有一点诧异,只是心平气和的哦了声。这倒是让秦冉有些诧异,她生怕秦升会拒绝,还想着怎么说服秦升,却没想到秦升没有丝毫反抗,就这么直接答应了。这个弟弟有时候,还真是让她弄不明白。

    秦冉并没有通知四合院,今天晚上秦升也回来,在路上遇到了水果店,姐弟俩买了些水果小吃,多少是点心意。

    当秦冉的车开进四合院,公孙出来接秦冉的时候,看见秦升一时间还没回过神,良久才激动道“少爷也回来了啊,快进屋,快进屋,外面冷”

    公孙边说边接过秦冉和秦升手里的东西,同时给身后的保镖吩咐道“快去通知,少爷回来了,让厨房再加几道菜”

    保镖连忙快步跑向中院通知秦长安,他们前两天就已经知道上次来四合院这个年轻人是谁了。对于秦家的往事,他们根本不知道,所以突然出现一个少爷,这让他们很是震惊。有些人不禁羡慕眼前这年轻人的运气啊,生在了这样的家庭,这辈子是富贵不愁了。

    公孙带着秦冉和秦升姐弟俩走向中院,每到今天这日子,秦长安都会推掉所有事,提前回四合院亲自下厨准备晚饭,今天也是同样的待遇,这会早已准备好了,就等着秦冉回来了。

    他倒是想过秦升会不会来,不过联想到秦升那天的态度,就觉得不大可能,所以也就不抱希望了。

    当保镖进来告诉他,秦冉带着秦升回来时,秦长安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有意外有欣慰有感慨,最终长叹了口气,父子终归是父子,没有什么坎是不过不去的。

    秦长安缓缓站了起来,向着门口方向而去,等他到门口的时候,公孙带着秦升秦冉也正好到了。

    秦升可以直面秦长安,却不知道怎么打招呼,虽然知道眼前这男人就是他的父亲,可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这声爸怎么都喊不出来。

    秦长安知道秦升心里还没有接受他,但他并不着急这一时半会,所以轻笑道“回来了”

    这个在大多数人面前都冷酷无情的男人,此刻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估计让别人看见会有些匪夷所思。

    秦升尽量挤出丝丝笑容点头,虽然有些强颜欢笑,但总比板着脸好像谁欠他几百万似的要好很多。

    秦冉适时调解气氛道“爸,听公孙叔叔说,你又给我做蒜蓉西兰花了?你上次做的可不怎么好吃”

    说着秦冉就挽住了秦长安的胳膊,秦升都已经回来了,秦冉当然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待老爸了。以前她有怨气可以理解,但现在她只希望这个家能真的像个家,秦升和老爸的关系如此,如果她再任性耍脾气,那会让老爸寒心的。

    “这次保证好吃,他们都尝过了”秦长安呵呵笑道,都说女儿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秦长安却从来没感受过这棉袄的温度,但这并不会影响他对女儿的宠爱。

    秦冉轻笑道“好,那我这就去尝尝”

    “别在这站着了,肯定都饿了吧,先吃晚饭。公孙啊,让厨房上菜吧”秦长安带着秦冉秦升向着餐厅而去,同时对着公孙吩咐道。

    来到餐厅以后,秦冉和秦升分坐在秦长安的两侧,这让秦长安心情颇为高兴,秦冉主动道“爸,今天有点冷,要不让秦升陪你喝两杯,暖暖身子?”

    秦长安没有接话,他倒是无所谓,就怕秦升不愿意。没有相认的时候,他倒是知道秦升性格和脾气,可是秦升如今回来以后,跟他不再是以前的关系,他也不好揣测。

    “秦升,怎么样?”秦冉笑眯眯的盯着秦升道,眼神里更有些请求的意思。

    姐姐都这样的态度了,秦升怎么可能忍心拒绝呢,再说他也不会这么做,毕竟这几天想明白了很多事。

    “少喝点可以,我明天早上还有课”秦升不轻不重的说道,这等于算是答应了秦冉。

    秦冉很是高兴,转头对着秦长安道“老爸,开哪瓶啊?我记得你还有五十年的茅台啊,今天舍得喝么?”

    秦长安人生头次和儿子喝酒,这是很有纪念意义的大事,别说是五十年的茅台了,就算是一百年的茅台,秦长安今天也肯定愿意开喝。

    “柜子里的酒,你随便去选吧”秦长安毫不在意的说道。

    得到命令的秦冉立刻起身,向着餐厅里面的套间而去,套间里面有两个特别大的酒柜,里面摆满了了各种年份的各种白酒,大多数都秦长安这些年珍藏下来的,一小部分是别人送的以及购买的。

    餐厅里,秦冉走了以后,气氛瞬间就降到了冰点,只有佣人们来来回回的上着菜,公孙在厨房盯着还没有过来。

    “这几天在清华怎么样?”秦长安不想太过尴尬,看向秦升随意问道。

    秦升只是微微抬头,也随口回道“还可以,比较充实,学到了不少东西,毕竟清华是国内顶级学府”

    “理论还是要和实践结合,你缺少的是实际经验,不像同班的那些同学”秦长安低声说道,这个班的含金量很高,但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学历,这对于秦升来说也毫无意义,所以秦长安没有那样安排。

    秦升知道秦长安想要说什么,所以不轻不重的说道“我更喜欢听历史和哲学,不过好像北大似乎更好点”

    秦升就这么将秦长安想要继续引申的话题堵回去了,秦长安有些哭笑不得,这儿子可没那么好忽悠啊,怎么让他进入公司,这确实是个难题啊。

    这时候,公孙进来了,疑惑道“冉冉呢?”

    “去拿酒了,秦升陪我喝点”秦长安淡淡说道,公孙听到这话喜笑颜开,父子两人能喝酒,那说明感情有点进展啊。

    公孙乐呵道“我去拿酒杯”

    秦冉从里面随便拿了瓶茅台,好像是瓶国庆招待酒,反正那酒柜里什么酒都有,这时候公孙也把酒杯拿出来了。

    “公孙叔叔,你也喝点吧”秦冉笑呵呵的说道。

    公孙摇头苦笑道“我就不喝了,戒了好多年了”

    公孙的酒量很好,可以说两三个秦升车轮战未必是公孙的对手,但是当年出了一次风波,公孙这才下决心从此戒了酒,至今已经过去二十多年,滴酒不沾。对于一个嗜酒如命的人来说,这定力不是谁都有的。

    秦冉只喝红酒,从来不碰白酒,应酬的时候也没人会逼着她喝,毕竟谁都不会为难美女,何况秦冉的背后是秦长安,谁敢得罪?

    秦冉给老爸和弟弟都倒上了酒,最近她就喜欢当服务员,看着秦升重新融入这个大家庭,她比谁都高兴。

    秦长安端起酒杯,犹豫了会道“本来我想晚点给你们打电话说,不过既然你们今天回来了,我就当面说吧”

    秦冉皱眉道“爸,什么事?”

    秦长安有些自嘲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后天是你们妈妈生日,往年都是我去看她。今年这不秦升回来了,正好秦升还没去看过他妈,那你们姐弟俩后天一起去吧”

    秦冉猛然想了起来,不禁后些后悔,怎么这么重要的日子都忘记了,可能是最近秦升回来让她太过高兴,这才忘了这事,所以秦冉道“爸,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

    不过秦冉除过忌日去祭拜,其他时间都不去,每当想起妈妈的时候,她都会去老房子那边,她感觉在那里离妈妈更近点。

    “东西我会让公孙准备,到时候你们直接过去就行”秦长安低声道。

    秦冉皱眉道“爸,你不去么?”

    “这次我就不去了,老夫老妻的,我不去一次,你妈也不会怪我的”秦长安呵呵笑道,只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里闪过一丝心酸,那种心酸对于一个年仅花甲的男人来说,有着不同的意义。

    都说时间最能让人忘掉一切,再刻苦铭心的人和事,都会变得可有可无。可是为什么二十多年都过去了,秦长安却依旧没有放下呢?

    因为对于有些人来说,有些事根本就没想过放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