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 打脸啊
    ,。

    第三百七十章   打脸啊

    (第二更送到,希望大家继续在纵横小伙2017年终盘点中,将票继续投给《最强逆袭》)

    地域文化不同,所以不同地方的观念就不同。

    比如在东北,大多数人都觉得有钱就是大爷,觉得钱是万能的,没有钱办不成的事,很多人当官都是为了挣钱,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都敢捞上亿,所以东北向下索贿的风气特别严重。紧邻东北的山东却恰恰相反,几千年来受传统思想影响的孔孟之乡,很多人就算是赚钱,最终目的也是为了当官,譬如那位五假部长,从一个商人一路买成了副部级。更不用说,这些年从山东出来了多少政界军界大佬?有个笑话说,山东长辈对晚辈最大的褒奖就是,这孩子长大了能当大官。

    江浙沪和四九城的文化也不同,江浙沪讲究有钱大家赚有路大家走,彼此关系互通互利,各取所需最终成就利益最大化。

    可四九城的权贵圈子,讲究的却是背景和实力,他们的圈子门槛很高,壁垒森严。因为每个人的背后都是股强大的势力,他们不紧紧代表的是自己,更多的是他们身后的家族等等。他们的身份和普通人不同,大多数人的戒心很强,因为他们清楚不少人接近他们,都不过是为了他们背后的势力而已。

    所以能在一个圈子玩的,要么是从小到大的关系,足以让彼此信任,要么是父辈的关系,有双层保障。

    因此,我们也能看到,四九城乱七八糟的圈子很多,很多人乐此不疲的混迹在其中,可又有多少能混进真正的权贵圈子?

    所以赵哥和三姐,虽然经常来这里,可是从不轻易的和别人攀交情拉关系,因为这样会被被人厌恶,实力没到那个级别,一切都是徒劳无获。

    酒吧的小包厢里,装修的简简单单,本意只不过是为了大家聊天,或者玩狼人杀以及其他桌游有私密的空间,不打扰其他客人,也不被干扰。

    众人进去以后,马未央拉着秦升依旧不放手,这让秦冉有些哭笑不的道“马尾,这是我弟弟,不是你弟弟,你能不能矜持点,你要是看上我弟弟了,现在离婚还来得及”

    马尾蛮不在乎道“你弟弟就是我弟弟,你说你这些年怎么过的,我还能不知道么?再说,我都二十多年没见过小升子了,当然得好好瞅瞅。你要是愿意,小升子也同意,我不介意给小升子当情人哦”

    “真不要脸”秦冉笑骂道。

    秦升一脸无奈,这位美女怎么如此的直接,完全不在乎他的感受,倒是其他两个男人瞅见秦升的囧样,以及冉姐和马尾的斗嘴,笑的是不亦乐乎。不过他们的关注的重点,自然还是这突然出现的冉姐的弟弟。

    张达没有跟着进来,他要给那帮死党们报信啊,比如范德志啊等等。不过也不知道今晚什么情况,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可能年末了大家都比较忙,比如工作啊应酬啊,现在应酬都不让掏手机的,所以也能理解。

    唯有范德志赶来了,刚开始范德志还不信,说张达少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张达再三解释他都不信,直到张达说要是骗他,他想怎么着都行,范德志这才匆匆赶过来。

    打完电话后,张达这才回到包厢里,骂骂咧咧道“范德志那沙比居然不信”

    “你给他们打电话干什么,我还不想让别人知道”秦冉皱眉道,没想到长大会给其他人说,这倒始料未及。

    张达立刻回过神道“哦哦,我的错我的错,太高兴了,还好就范德志来了,其他要么没接电话,要么根本不信”

    马未央懒得听张达解释,冷哼道“你做事能不能别这么冲动的,你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给这个说那个说的,难怪到现在还混不到总部,只能在孙公司当山大王”

    张达嘟囔道“我觉得山大王挺好”

    马未央瞪了眼张达,懒得和他斗嘴,他们这帮人在一起,天天都是你损我我损你的,不过感情却从来没有生分。

    “冉冉,给我们说说吧,什么时候找到小升子的?”马未央迫不及待道。

    秦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思索了会道“其实去年就已经找到他了,老头子一直没有给谁说,连我也是今年才知道的,不得不说老头子的保密工作太厉害。”

    “秦大爷牛逼啊,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都不抱希望了,他还能坚持寻找小升子,果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你们老秦家后继有人了啊”张达啧啧称奇道,他没几个敬佩的人,秦大爷绝对算一个,要不是家里不愿意,他早就给秦大爷当干儿子了。

    马未央也附和的感慨道“秦大爷还是秦大爷啊”

    秦冉继续说道“还记得前段时间你们陪我去上海的事情么?知道我为什么要去闹事?就是为了给我弟出一口气,不过这事还没结束,新仇旧恨迟早要和他一起算”

    马未央听到这话,立刻站了起来道“卧槽,原来这么回事,那孙子居然敢欺负小升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冉冉,你怎么不早说,你要早说我一定得让他吃不了爬着走,哪就那么容易放了他”

    张达眯起了眼睛,终于明白上次怎么回事了,难怪秦冉那么大的火气,他冷笑道“哦,这么回事啊,我知道了”

    秦冉听的云里雾里,但是大概能明白怎么回事,如果不出意外,姐姐先前肯定去上海找过严朝宗?

    “姐,这事我自己来”秦升随口说道。

    秦冉轻笑道“姐知道,就是心疼你”

    马未央很是严肃的说道“冉冉,小升子说的对,报仇这是就该他自己去,这才有成就感么?小升子,你尽管去,想怎么报仇怎么来,只要不杀人放火,出了再大的事,也有我们给你顶着。你不仅是冉冉的亲弟弟,也是我们的亲弟弟,你别忘了,小时候我们可经常逗你玩呢”

    张达也不轻不重的说道“小升子,什么时候要去上海了,给哥说声,咱们那里还有不少朋友呢”

    其他两个年轻人这时候也表态道“还有我们,咱们都是帮亲不帮理”

    秦升终于明白姐姐为什么要带他来这里了,这是在给他寻找资源啊,到时候真要去了上海,可利用的资源很多啊。

    “谢谢各位哥哥姐姐”秦升由衷的说道。

    就在这时候,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张达以为范德志在附近,这么快就杀过来了,所以兴冲冲的开门。

    开门后,这才发现并不是范德志,而是一个并不认识的陌生男人,张达有些不高兴道“你找谁?”

    不请自来的当然是韦礼,他笑呵呵的说道“我找秦升”

    张达听到是找秦升的,态度这才有所转变,开门让这男人走了进来,对着秦升道“小升子,找你的”

    虽然和秦升才见过几面,但自认为还是朋友,韦礼很自来熟的喊道“秦升,真是你啊,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秦升多么聪明的人啊,要玩心机,他可不比谁差,只是有时候运气和资源不够而已。何况他和韦礼并不熟,所以直接道“我认识你么?”

    韦礼脸色瞬变,有些尴尬道“秦升,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是同班同学啊”

    秦升的意思,长大已然知道怎么回事,也多少明白过来,他轻笑道“小升子,你不认识他?”

    秦升不悲不喜的说道“不认识”

    “我数三下,离开这里,不然后果自负”张达对着韦礼掷地有声的说道,其他人也是怒目瞪着韦礼,他们并不喜欢被人打扰,何况这里也有规矩。

    **裸的打脸啊……

    韦礼一脸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场面,他并没想过秦升会这么说,也没想着打扰他们,只是过来打个招呼,认个脸熟而已。他不知道秦升为何这么说,但是既然秦升已经这么说了,显然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韦礼当然不愿意得罪眼前这帮人,忙陪笑道“不好意思,我可能认错了了,对不起,对不起,打扰各位了,我这就走”

    韦礼边说便往出走,最后还恭恭敬敬的把包厢的门给拉上。

    关上门以后,韦礼一脸的失落和不爽,但是不爽又能怎么着?他下意识想到要报复秦升,将秦升在北京的消息告诉严朝宗等人,可是想到刚才赵哥的话,他又退却了。不就是一次失败么,又没损失什么,他就不信敲不开秦升这扇门。

    当韦礼回到他们所在的位置时,赵哥瞅见韦礼垂头丧气的样子,俨然已经知道结果,呵呵笑道“碰壁了?”

    韦礼诧异道“赵哥早猜到结果了?”

    赵哥摇头笑道“韦礼啊,有时候要收起小聪明,对于他们这帮人来说,不是你有钱他们就会把你当回事的,比你们家有钱的不少吧?说倒就倒说跑就跑说死就死的不在少数,四九城的水深着呢,你慢慢就知道了”

    韦礼一点都不生气,苦笑道“谢谢赵哥教诲”

    包厢里面,秦冉能感觉到刚才气氛的不对劲,她低声询问道“秦升,你认识他?”

    秦升并不否认道“认识,进修班的同学,杭州人,知道我在杭州的那些事情,所以我只是在试探他”

    秦冉立刻明白过来,哭笑不得道“你呀你,和老头子一个德行”

    秦升悻悻一笑,也不否认。

    这点小插曲,对于包厢其他人来说,并不在乎,秦升这么做当然有他的想法,他们不会为了一个外人,去说秦升什么。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