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离开,不舍
    第三百七十八章离开,不舍

    (继续努力,继续求票)

    百善孝为先。

    秦升一直认为,如果一个人连最基本的孝心都没有,那这人绝对不值得深交。他对自己父母都这样子,你还期望他对你怎么着?

    为人子女,可以对不起任何人,但唯独不能对不起生你养你的父母,就算你的父母做过什么错事,但他们对你们起码不会有半点坏心,只是有时候可能好心办了坏事。

    秦升之所以要帮老郭讨一个公道,可能是因为他从小没有在父母身边,一直羡慕别人家的温暖,也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他也在反思和秦长安的关系等等。

    老郭的女儿被打翻在地后,本来还想要撒泼打诨学泼妇跟秦升拼命,可看见秦升抓起桌上的盘子后,她吓的瞬间什么话都不敢说了。

    老郭多少有些心疼,毕竟是自己的女儿,本来想要劝劝秦升,可是秦升刚才已经给他说,今天他做什么都不要拦着,不过他会把握分寸,不会太过分。老郭只能作罢,再想想这些年这三个畜牲怎么对他的,也就没有半点心疼了,算是对他的补偿吧。

    秦升示意龙哥的手下将老郭的女儿扶起来,然后放下盘子坐在椅子上,面对着他们冷哼道“知道我叫你们来干什么嘛?”

    老郭的子女都不敢说话,秦升絮絮叨叨道“想来你们心里也清楚吧,这些年你们对老郭做了什么。所以我想和你们讲点道理,不能欺负老实人,更不能欺负自己的父母,这是在作孽,知道不?人在做天在看,你们这么做,不怕有报应么,就不怕以后你们的子女也如此对你们么?”

    老郭的子女们都低下了头,不敢回应秦升的话,但是秦升知道他们肯定还没有后悔,所以还得下点功夫啊。

    所以秦升突然开口道“都给我跪下”

    老郭的子女听到这话,面面相觑,想要反驳又怕挨打,只能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秦升瞪了眼已经吃过亏的郭雄,郭雄吓的瞬间没了魂,扑通声就跪在了地上,紧跟着喊道“爷,我错了,您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小的听着就是了”

    其他两位依旧不为所动,还有点鄙视郭雄,秦升冷笑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说完,秦升给龙哥的手下使了个眼色,几个男人当然明白怎么做了,立刻抓住其他两位子女,拳脚相加之后,三下五除二就让他们跪了下来。

    “你们以为我找你们来,真是和你们讲人生大道理的,我的道理就是拳头,你们不认错,好,我打到你们认错为止。”秦升掷地有声的说道,这句话说完以后,其他人就立刻怂了,再也没有半点神气,毕竟谁都怕挨打。

    秦升继续说道“本来这事和我没关系,不过老郭给我妈守了这么多年陵,我觉得这么老实的本分人,怎么能被欺负呢?所以就有点气不过啊,过来理论理论。你们在我眼里是什么,就是我随便都能捏死的蚂蚁,何况你们还有老婆孩子等等,我收拾你们太容易了。你们要是不信,问问郭雄他满身伤痕是怎么来的?”

    其他两位子女刚才还在琢磨郭雄怎么受的伤,还以为这货又去赌博欠钱被打了,现在才彻底明白过来。

    郭雄率先表态道“爷,大爷,亲大爷嘞,我错了。您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孝顺我爸,不会再让他老人家受半点委屈”

    “这话给我说没用”秦升没好气的说道。

    郭雄立刻跪着往前爬,爬到老郭的面前道“爸,儿子这些年错了,您老人家原谅我吧,儿子以后一定孝顺,一定好好照顾你”

    兄妹三人里面,郭雄往日里是最横的,毕竟这小子一直混社会,认识不少三教九流的人,平日里哥哥妹妹没少被骚扰。今天郭雄都认怂认错了,他们心里早就怕了,只是碍于面子,不知道怎么开口。

    秦升就继续下点猛料道“今天要不是老郭拦着,我可能直接找人废了你们,但是你们毕竟是他的子女,我才打算给你们一次机会。只要你们还生活在北京,我就有很多办法整你们,如果你们不想家人被连累的话,那就识趣点。如果你们想报警,我觉得公安局我比你们熟悉吧”

    这句话,彻底击碎了其他两人最后的防线,谁都想过安定的生活,不想整天提心吊胆。所以刚才还尖酸刻薄的妇人立刻一把鼻泣一把泪的爬到老郭的面前,抱着老郭的腿哭道“爸,饶了我们吧,我们以前不懂事,让您吃了这么多苦,我们以后不会再这么做了,今天我就把您接回家,让您老人家好好享福”

    老郭的大儿子看见弟弟妹妹都屈服了,生怕眼前这男人把最后的火气全部发在他的身上,也赶紧爬了过去,抱着老郭的腿哭喊了起来。

    秦升有些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这么做是否正确,但是只要让老郭的生活能够好点,也就值得了,至于他们是不是心甘情愿,秦升也就没办法了。

    但是,秦升肯定加层保障的,所以道“如果你们认为只要撑过今天就没事了,那我觉得你们想错了。从今天开始,我会让人盯着你们的,只要你们有半点不孝,放心,我会让你们懂的很多人生大道理的”

    “爷,不敢,我们绝对不敢”郭雄这态度比谁都诚恳,因为他是知道这男人的实力的。

    秦升受不了他们这鬼哭狼嚎,直接喊道“别再演戏了,都给我起来吧,我说说你们该怎么做”

    几个人听后,立刻停止哭泣,连忙站了起来,生怕又要挨揍了。

    “从今天起,每个月你们给老郭三千块赡养费,这对你们来说不多吧。还有逢年过节以及老郭的生日等等,必须好好孝敬他。如果老郭愿意继续守陵那不说了,如果他不愿意做了,你们三家轮流照顾他,怎么轮流你们自己商量”秦升将想好的办法告诉了他们,然后问道“有没有意见?”

    几个人听到这话,纵然心里有万般不愿,也只能连忙答应道“没有意见,没有意见”

    老郭以为秦升要赶他走,颤抖着站了起来道“小秦啊,我还没老的走不动,就想继续给你们家守陵,真干不动了,我再走行不行?”

    秦升有些感动道“老郭,我没赶你走的意思,就是让你选择而已,你要愿意继续待在那里,就一直待下去”

    “那就好,那就好”老郭这才放心道,他已经在那里习惯了,现在让他去哪可能都不舒服,人老了就是这样。

    秦升安抚好老郭以后,这才重新看着老郭的子女道“你们也听到了,至少目前来说,你们不用轮流照顾了,但是其他该做的都得做到,不然后果自负”

    “我们一定做好,您放心”三位子女纷纷表态道。

    秦升觉得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就要看效果了,所以道“行了,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都可以走了”

    听到这句话后,三位子女长舒口气,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离开前还得给秦升和老郭打招呼说好话,这滑稽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郭雄要走的时候,却被秦升给喊住了,秦升冷笑道“郭雄,听说你喜欢赌啊,回头我会给怀柔这帮大哥说声,从今天起谁要是看见你上赌桌,那就先断一条腿,再看见一次,就再断一只胳膊,如果你想冒险,那就试试”

    “爷,我不敢了,真不敢了”郭雄吓的腿一软道。

    秦升怒骂道“滚吧”

    郭雄连忙往出走,都没敢看路,差点就撞在了墙上。

    三位子女都走了以后,秦升的事情结束了,所以龙哥的兄弟也可以回去了,秦升走到他们面前道“几位兄弟,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这都是我们应该的”带头的那位男人客气的回应道,谁让眼前这男人背景深不可测,连大哥都得恭恭敬敬。

    秦升掏出早已经准备好的两千块钱递给他道“这是一点心意,让兄弟们吃顿好的,别拒绝,不然我不高兴”

    那男人听到这话,也只能接住了,但是很佩服秦升的为人处世,今天算是让他学到了。再三感谢以后,带着手下离开了。

    所有人都在了,只剩下秦升和老郭,秦升长舒口气道“总算是结束了,老郭,差不多要吃晚饭了,今天我们就在这里随便吃点吧”

    这时候,老郭却突然跪在地上,老泪纵横的说道“小秦,谢谢你了,谢谢你了”

    说着还要给秦升磕头,秦升吓了跳,连忙扶助老郭道“老郭,你这是干什么,这会让我折寿的,应该是我谢谢你啊,你给我妈守了这么多年陵,我做这么点事,也是应该的”

    老郭却根本没有理会秦升,而是继续说着感谢的话。

    秦升有些唏嘘感慨,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却让一个比他大几十岁的老人如此样子,他何德何能?

    他当然不知道,今天这事对老郭有多大的影响,因为一个老人几十年的委屈都在今天找回来了,他能不感激么?

    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秦升和老郭的又恢复到了规律的生活,离过年也越来越近了。老郭也买了些年货,准备这过年了,同时将院子以及房间都好好收拾收拾了,看起来也有些年味。

    腊月二十八,这天秦升陪着老妈聊的时间有点长,回来的时候老郭已经做好了午饭,秦升笑着夸了几句说老郭手艺见长啊,老郭却低头吃饭不说话。

    因为一个月时间终于到了,秦升今天就要离开这里了。这一个月时间,是他这些年过的最快乐的日子,所以很是舍不得秦升离开,却也知道秦升肯定得走,他是干大事的人。

    中午刚过,秦冉就开车过来接秦升了,她已经等得有点迫不及待了,这一个月时间真是度日如年的,所以忙完以后就赶紧过来了。

    “东西都收拾好了?”院子里,秦冉见到皮肤粗糙的秦升后,颇为心疼的拉着他的手。

    秦升看眼手中的皮箱和背包笑呵呵道“没什么东西,都收拾好了”

    “那就走吧”秦冉拿起秦升的行李直接道。

    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八了,后天就是除夕,所以他们接下来的行程会很紧张。明天先去西安,除夕回北京,初三去上海等等,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

    当把行李都装进后备箱以后,秦冉这才想起来问道“郭伯伯呢?”

    “在自己房间”秦升随口说道。

    秦冉有些不满道“他也不出来送送你?”

    秦升没有说化,他知道老郭为什么不出来,当然是舍不得他离开,这也让他有些伤感,只得喊道“老郭,我要走了啊,你不送我么?”

    老郭没有出来,一点动静都没有。

    “老郭,别舍不得我,我会经常过来看你的,我不在的时候,你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啊”秦升继续喊道。

    老郭还是没有出来。

    秦升叹了口气,他也不会进去和老郭告别,因为那会让老郭更难受。

    这会,秦冉多少有些明白怎么回事了,没想到这弟弟和老郭相处了一个月,关系如此的亲近。

    “姐,走吧”秦升叹了口气道。

    相视两眼,两人缓缓上车,秦冉启动了车以后,又按了几次喇叭,等了几秒还是没见老郭出来,最终他们无奈只能离开了。

    听到汽车驶离的声音,房间里的老郭,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哭的委屈的像个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